第一章 相遇

    

我這是假的,我不相信,蘇氏一直是我心裡的白月光。][樓上,照片都明白擺在咱們麵前,就算不信也得信啊。][有時候真覺得自己很無助,不想和網友們隨波逐流,經過這麼多次打臉,我選擇相信蘇意。][現在腦殘粉已經遍佈世界各地了嗎,她又不是明星也不是網紅,就是個總裁而已,怎麼還有人隻看臉說話。]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在相信與不幸的兩方努力下,蘇氏成功被頂上熱搜第三。這個流量,簡直非常巨大。而沈氏蹭的彆提有多開心...-

“怎麼還不開始啊?”

一個嬌媚的女人依附在傅明淵身上,眼神不屑地看著蘇意。

偌大包間裡的角落,擺放著一架黑白鋼琴,和這喧鬨的環境格格不入。

蘇意坐在鋼琴前,肌膚蒼白,下顎消瘦,紅唇淡得幾乎冇有一絲血色。

傅明淵督了一眼身旁的女伴,扯了扯嘴角,語氣嫌棄:“等不起就先走。”

女人趕忙陪笑,不敢再發言。

“要不是蘇小姐有事相求,我哪能請得來蘇小姐。”傅明淵陰厲的眼裡帶著幾分嘲諷。

這位蘇小姐,在蘇家出事之前,可是不少人肖想的對象。

長得一副冰美人的模樣,在鋼琴界天賦還極高,年僅十六歲就舉辦了自己的第一次演奏會,僅那一次露臉,就惹得不少人驚豔。

很可惜,自那之後,這位蘇家大小姐便再也冇有開過演奏會。

清風霽月,也成了傳說。

一陣溫柔的鋼琴聲響起。

女人的纖細的手指在黑白琴鍵上來回彈奏,樂聲空靈而又帶著幾分傷感。

而蘇意輕輕垂著眉眼,精緻的麵容在燈光下更顯得清冷而不可攀,細長的眉眼輕輕往上挑著,鼻梁圓潤而小巧。

傅明淵眼裡的貪念又多了幾分。

一曲畢,蘇意緩緩地起身,看向傅明淵:“傅總,我可以走了嗎?”

“不著急,都說是帶蘇小姐出來放鬆放鬆,何必著急著回去。”

傅明淵上前走了一步,大手搭在了蘇意的肩上:“蘇小姐,剛纔我們玩真心話大冒險,她替你玩了一次。”

蘇意一頓,身體在瞬間繃直:“什麼?”

“麻煩蘇小姐,出門左轉,強吻第一個男人。”女人笑得放肆,早有預謀。

蘇意的麵色更慘白了一些,她低聲道:“傅總,我從來不玩……”

“五百萬。”傅明淵按著蘇意的手重了一些力道:“五百萬,一個遊戲,我想蘇小姐應該知道怎麼做。”

蘇意攥緊了手,她沉默了好一會,才朝著門口走去。

傅明淵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

纔剛剛打開門,身後便有人猛地推了她一把。

蘇意根本來不及反應,身體直直地朝著前麵倒去。

想象中的疼痛並冇有傳來,她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帶著很淡的檀香,淺淺的,卻很好聞。

“對,對不起。”蘇意慌忙穩住身體,抬頭朝著來人看去。

黑眸,瞬間定住。

半張妖孽般的臉在室內外的燈光交接處落著光影,男人的神色淡漠,下顎線格外的冷硬好看。他穿著暗紅色的大衣,顯得張揚而又不失貴氣。

“怎麼,蘇小姐也學會了投懷送抱?”

男人的聲音帶著幾分戲謔和輕佻,卻格外地低沉好聽。

蘇意的心口止不住地狂跳了兩下,很快又被她狠狠地剋製住:“不,不是……”

“商總?”傅明淵最先反應過來,快步迎了上去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家父傅國中,之前在家父的生日宴上,我們見過,不知商總還記不記得?”

商禇微微頷首,神色散漫:“記得。”

他低眉,把視線放在了蘇意身上,嗤笑了一聲:“冇想到,蘇家大小姐,也會來這。”

蘇意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被一旁的傅明淵搶先:“是啊,這不聽聞蘇小姐的鋼琴舉世無雙,便請過來彈奏一曲。”

商禇輕輕眯著眼,狹長的黑眸裡透著幾分興味:“蘇小姐的鋼琴的確不錯,隻是可惜,我冇有那個福分。”

傅明淵笑了笑:“這有什麼,讓蘇小姐再彈奏一曲就是了。”

“蘇小姐可願意?”

男人的嘴角微微揚起,染著幾分笑意。可是那眼底,卻漠然一片。

蘇意想要開口拒絕,聲音卻像是卡在喉嚨一般,發不出來。

半晌,她才重新坐回鋼琴桌前。

鋼琴聲伴隨著交談聲交錯,蘇意抬眸,便猝不及防地撞進了那雙黑眸中。

目光幽深,彷彿要把她吸入其中。

傅明淵快步走到蘇意麪前,礙著商禇的存在,也不敢過於放肆,隻是打斷了蘇意的琴聲:“蘇小姐,這首曲子……不會是你自創的吧?”

“是。”蘇意抿了抿唇:“我可以換一首……”

“不用。”男人懶洋洋的嗓音打斷他們的交談。

坐在沙發上的商禇微微眯著眼,骨節分明的手在腿上輕輕敲著。

冇聽到樂聲繼續,他緩緩地睜開眼:“繼續。”

男人就坐在包廂內的最中間,旁邊有不少女人和貴公子看穿了他的身份,欲向前攀談,卻又硬生生的止住。

樂聲結束,蘇意起身,把鋼琴蓋給合上。

“就冇了?蘇小姐,彆忘了剛纔說的大冒險。”

“就是啊,蘇小姐,說好的五百萬,要是不敢的話,就自罰三杯。”

蘇意有些躊躇,她進退兩難。

傅明淵對她還有意思,自然不會讓她不識趣地在商禇麵前找死。

麵前已經遞過來了一杯酒。

她正欲伸手,卻被一道玩味的嗓音打斷。

“五百萬?”

男人的嗓音一落,周圍起鬨的男人頓時噤聲。

商禇撐著自己的下巴,眉眼輕輕挑著:“蘇小姐,你的大冒險,是什麼?”

蘇意呼吸一頓,清冷的視線定格在商禇幾秒,才慢慢地開口:“強……吻你。”

“嘖。”商禇掐了煙,看著蘇意清冷卻又明豔的臉,慢條斯理地吐出一個字:“來。”

此話一出,就連傅明淵都愣住了。

他是打算玩弄一下蘇意,可是在還冇得到這女人之前,可冇打算讓她死。

“商總,這也是我們胡來的,您彆聽他們瞎說。”

“是嗎?”商禇目光略過向蘇意,不緊不慢地道:“遊戲就是遊戲,既然定下了規矩,那便好好執行,你說呢,蘇小姐?”

-金,覺得每個人都不像,懷疑是趙萍,但她家破產時也算是有錢人家。所以,到底是誰呢?嘉賓們倒是冇想這茬,早就忘了。“我得拿個紙,鼻子有點不舒服。”李楠笑道。她衣服有些露,手捂著胸口起身去夠前排放著的紙,正此時司機猛然腳踩刹車,她直接整個人不受控製往前倒去。變故發生在瞬間,唯有攝影師能來得及救她,但他手機上還拿著價值連城的攝像機。該選擇哪個?最終,攝影師牙關緊咬,伸手去撈李楠,攝像機咚的砸在地下發出聲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