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襲玉 作品

《孤煙選集》 第4章

    

淚嘩啦啦地流。陳襲玉道:「三妹彆急,我拉著你的手,你把身子探出去,隻差一點就夠著了。」原來如此。前世,陳襲玉就是用這招害得陳文茵落水,最終名聲掃地,絕望自儘。我擠開陳襲玉,搶先握住陳文茵的手腕:「我來拉著你。」小貓成功被套進網裡。正往回收時,我眼角的餘光看到一旁的陳襲玉朝我們撞了過來。我用力一拉,把陳文茵和小貓拉了回來,帶著她一起滾到了甲板上。陳襲玉撞空,一個跟頭翻進了湖裡。陳文茵被嚇到了,拿著竹...春日宴擺在了雁棲湖邊。天氣很好,春意融融,來湖邊賞花玩水的百姓很多。...《孤煙容蘊選集》第4章免費試讀春日宴擺在了雁棲湖邊。天氣很好,春意融融,來湖邊賞花玩水的百姓很多。陳襲玉一襲耀眼紅衣出場,被眾星捧月圍在中間。她一眼看到我,款款走到我跟前,挑眉諷刺道:「聽說太子去丞相府了?撿我不要的男人,感覺如何?」我淡淡笑道:「陳小姐訊息不夠靈通啊,我不喜歡男人,我喜歡女人。」她滿臉驚悚地望著我。我卻看向她身後一位沉默寡言的姑娘。懷裡抱著隻斷了條腿的狸花貓。陳襲玉順著我的視線側頭看過去,冷哼道:「那是我家三妹妹陳文茵,就喜歡貓貓狗狗。」待到湖中泛遊時,陳襲玉突然摔碎了茶盞。狸花貓受到驚嚇,從陳文茵懷裡掙脫出去,慌不擇路之下跳到了湖裡。小貓身有殘缺,無法自救,隻能無助地在湖裡掙紮慘叫。陳文茵衝到欄杆邊,拿竹竿去夠小貓,卻怎麼都夠不著,急得眼淚嘩啦啦地流。陳襲玉道:「三妹彆急,我拉著你的手,你把身子探出去,隻差一點就夠著了。」原來如此。前世,陳襲玉就是用這招害得陳文茵落水,最終名聲掃地,絕望自儘。我擠開陳襲玉,搶先握住陳文茵的手腕:「我來拉著你。」小貓成功被套進網裡。正往回收時,我眼角的餘光看到一旁的陳襲玉朝我們撞了過來。我用力一拉,把陳文茵和小貓拉了回來,帶著她一起滾到了甲板上。陳襲玉撞空,一個跟頭翻進了湖裡。陳文茵被嚇到了,拿著竹竿去救人。我搶過去:「我來!」陳襲玉越想順著竿子往上爬,我就越往湖裡亂戳。戳得她吱哇亂叫,咕嚕嚕喝了一肚子湖水,直直往下沉。眼看快淹死了。船上其他人發現了這邊動靜,紛紛湧到甲板上,看著水裡撲騰的陳襲玉無能為力。這次遊船不知為何,所有的下人都被留在岸邊,船上隻有各家的小姐。我則有些遺憾。就差一點,差一點就殺掉了。但沒關係,死不了我也定不會讓她好過。我深吸一口氣,放聲大喊:「來人啊,救命啊!」在陳襲玉無比驚恐的眼神中,我繼續拔高嗓音,勢要鬨得天下皆知。「國公府陳家大小姐,掉進湖裡啦!!!」樁件件地清算。所有人,一個都跑不掉!秦北顧雖失勢,但還是太子,想扳倒他,得徐徐圖之。這段時日,我閉門不出。把前世發生的所有事,事無钜細全都默了出來,以防日後遺漏。恰好,國公府陳家送來了請帖。陳襲玉辦了場春日宴,邀上京城各家小姐去賞花吃茶。前世我回絕了,冇去赴宴。但這場宴會,發生了件人儘皆知的大事。陳家嫡次女陳文茵不小心落水,被湖邊出遊的百姓看去了身子。姑孃家清譽儘毀,最後被流言逼得懸梁自儘。陳襲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