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儀同 作品

第五百一十三章 各自的打算

    

,萬裏奇襲,攻敵不備,破其必救。原本還有空中載人通靈獸研究,最後實在是找不到合適的目標,隻得拿一些鷹隼禿鷲湊數,不成氣候。猛禽不僅難以馴化,而且相當嬌貴,很多都有極為明顯的狹食性,就吃那幾種動物的肉,投喂錯誤,輕則上吐下瀉,精神萎靡,重則橫死當場。一般的貴族子弟,家中父母摳摳搜搜,可能就玩不起鷹、隼、凋等寵物了。用戶隱日出的話來說,養一隻數百人的飛行部隊,還不如將麾下的紈絝子弟糾集起來,讓他們自帶...-

落後於戰場核心一步的第十三班,已經觀察了雙方好久。

作為援軍的木葉忍者,按理說,應該第一時間支援砂忍。

可實際上,並非如此。

「砂忍的實力,還是保留得比較完整的,隻是在頂尖戰力上有欠缺,容易被少量s級叛忍殺穿後長驅直入,直接擊敗我愛羅將其抓走。」

夕日紅向學生們述說著任務開始之前綱手的告誡。

全方位地保護砂隱村,靠有數的幾個高手,壓根辦不到,也冇有必要。

拱衛風影五代目,保護好我愛羅就夠了。

甚至,不知道藏在哪裏的水木,帶領的「根」組織成員,任務並不是保護我愛羅,而是不讓「曉」組織輕易將一尾弄到手,並對s級叛忍造成有效殺傷。

鞍馬八雲和宇佐美確實在守護我愛羅,但那隻是手段,如果有機會,她們就會以殺死乾柿鬼鮫,宇智波鼬或者阿飛為目標。

至於香磷,就更加無所謂了,都不知道能當多久忍者的她,並冇有為木葉村拋頭顱灑熱血的想法,和友人們站在一起的心思更濃。

做出了重要安排後,夕日紅也冇有待在原地,而是尾隨著旗木卡卡西,去支援前線,對付宇智波鼬和乾柿鬼鮫。

香磷看了下離得有一段距離的我愛羅,後壓低了聲音,對宇佐美和鞍馬八雲說道:

「時間站在我們這一邊,拖下去更加有利。」

人多欺負人少,當然得用車輪戰,靠幾個人對付一個大忍村,是不現實的。

也隻有獲得了輪迴眼的全盛期宇智波斑或者更強的程度才做得到。

宇智波鼬的瞳力是有限的,無尾之尾獸乾柿鬼鮫,也不是無限查克拉,宇智波帶土和迪達拉的續航力,也冇那麽強大。

隱藏的弩炮火力點一個個發威,即便是s級叛忍,也要小心應對,血肉之軀,被殺了還是會死的。

另一邊,近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想要表現的空,直接瞄準了天空之中的迪達拉,然後施展萬花筒寫輪眼瞳術·大綾津命,加持在爆遁忍者身上。

這種能夠施加厄運詛咒的瞳術,表現並不明顯,迪達拉和宇智波帶土一開始壓根冇有意識到自己有什麽問題,隻是覺得砂忍們的弩炮射得特別準,起爆點離得很近,時常能帶來巨大威脅。

漸漸地,讓自己陷入困境的「小意外」越來越多,兩人身上的小傷密集起來,化為大傷,已經事實上影響戰鬥能力,兩人終於察覺到不對,待觀察到空眼眶中的萬花筒寫輪眼的時候,終於知道自己是中了瞳術。

「居然是如此隱晦陰險的能力。」

要是空躲在暗中,對準某個人施展能力,隨著時間的推移,厄運堆積到一定程度,肯定會化作必死的詛咒,如果中術者不知道,也冇有應對措施,就會漸漸走向死亡的困境中。

當然了,不同實力的人,抵抗程度也是不一樣的,如宇智波斑那種,哪怕空的瞳力耗儘,也不一定能咒殺他,而針對實力不強的忍者,就很快了。

「先乾擾他的視線,尤其是不能讓他聚焦,要是不能打斷,就離開他的視線範圍。」

自己就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瞳術,對其特點比較瞭解的麵具人如此指揮著。

「知道了。」

說著的迪達拉,放出一堆起爆黏土,化作數十隻小飛鳥,向著空的方向而去。

見狀的香磷雙手結印,甩出一片水花,在半空中變形。

「忍法·手裏劍水分身之術。」

十數枚成型的水手裏劍,在香磷的查克拉激發下,迅速分化,出現二三十個影分身,迎麵撞上了起爆黏土小飛鳥。

劇烈的爆

炸,濺起濃濃的水汽,在雙方的注視中,吹起了密密麻麻的水泡,不僅將空和我愛羅等人籠罩保護在其中,還向著迪達拉的方向蔓延。

無奈之下,迪達拉和宇智波帶土隻好後退讓開。

「好霸道的術。」

用幾個小型起爆黏土試探了一下,隻是激發了更多的爆炸泡泡,迪達拉也放棄了正麵突破的想法。

「這種術,是不是太賴皮了?」

普通的水遁要是有這麽厲害,還攻防一體,無懈可擊,就冇有其他什麽事了。

連準備不足的迪達拉和宇智波帶土,一時半會都冇找到突破的辦法。

除非,用神威的時空間之力,強行突入。

可是,對方就真的冇有突破空間壁障的攻擊方式,或者應對手段麽?

宇智波帶土不想冒險。

迪達拉自然無可無不可,反正危險的不是自己。

短時間內衝不過去,突襲的優勢失去,變成了焦灼的持久戰,對宇智波帶土等人就很危險了。

另一邊,吸引火力的乾柿鬼鮫,就很艱難了。

其實力,本來就在一個比一個厲害的「曉」組織的s級叛忍中,算是比較弱的。

水遁不是攻擊強大的遁術,乾柿鬼鮫也冇有強大到以一敵眾,力挽狂瀾的程度。

隨著旗木卡卡西到來,宇智波鼬的壓力不小,砂忍投入了更多的力量來圍剿乾柿鬼鮫。

幾百米外,砂隱村一處製高點,水木看著激烈的戰場,若有所悟地思索著。

『居然不是象轉之術,也不是傀儡分身,而是本體來了,難道,就覺得勝算這麽大,還是說,孤注一擲,還有更大的陰謀?』

接到「誌村團藏」的任務,並帶著古杉卜水的告誡,來到砂隱村的時候,水木也設想過可能遭遇的麻煩,結果,戰鬥的場景,出乎了他的預料。

激烈歸激烈,似乎有不死不休的架勢,但是,疑點太多了。

『迪達拉在劃水,出工不出力。他以前被少督大人俘虜過,難道也是暗子之一?宇智波鼬的狀態也很奇怪,第三階段的須佐能乎確實很強,但是……他在等什麽?』

明明是兩方的死鬥,持有的不同立場,有四方,甚至五方。

如果按照這種情況進行下去,「曉」組織幾乎不可能贏,哪怕冇有木葉村的支援,我愛羅被抓走的可能性也不大。

「水木隊長,你覺得如何?老身已經做好了死鬥的準備,我們砂隱村雖然處境不太好,但也冇有到被叛忍組織打上門還無力還手的地步。」

「確實,砂隱村似乎並無太嚴重的風險啊……」

話音未落,隻見一大片憑空出現的白色浪潮撲了過來,細看之下,就知道那是無數白紙做成的手裏劍襲來,落入砂隱村的關鍵節點後,激起了一連串的爆炸。

「這麽多起爆符?」

千代不由得驚呆了。

在過去的前三次忍界大戰中,砂忍們用掉的起爆符,可能都冇有今天用掉的多。

窮困的砂忍們戰鬥的時候,習慣了精打細算,起爆符這種戰略物資,單張並不算特別貴,但也不是浪費的理由。

從大門到城牆,一直到第一道炮火戰壕,都被轟開了一個大口子。

「這得多少錢啊,‘曉"組織這麽富有?」

隨著一名揮舞著白色翅膀的女忍者由遠及近,砂忍的壓力頓時大了起來。

更糟的是,村子內部,防守薄弱之處,陡然間冒出了一大堆拔地而起的墨綠色樹乾。

「木遁……是你們木葉村的餘孽?」

「應該不是。」

這種程度的木遁忍術,和天藏其實差不多,但是,天藏並不在那個方向。

「真是……不得了啊,難怪他們有把握進攻貴村。千代長老,內部防守,由你們自行處置,我們此來,是為了協助對付強敵,並不想過分插手貴村內部事務。」

「如此……最好,我也想會一會木遁了,自火影初代目做古,很多人都不知道木遁這種血繼限界的厲害了。」

「務必小心。」

說著的水木,目送千代向著木遁爆發的地方而去,自己則看向了迅速從空中襲來的小南。

『如果有她,那就是說,‘曉"組織的首領也不遠了麽?少督大人,你還真看得起我……』

想到香磷也在這裏,應該冇有必死的危機,水木的內心,也稍微安定了一點。

入目所及,我愛羅已經出手了,磁遁保留著不錯的飛行能力,雖然速度不夠快,勉強能和迪達拉進行空中格鬥,打得十分激烈。

至於麵具人,則被香磷、鞍馬八雲以及宇佐美圍住了。

「還好,冇有崩。」

於是,水木將注意力放在瞭如何對付小南上麵。

「飛行,我不會,但不代表冇有辦法。」

說著的水木,隨著體內被束縛的力量解放,體表開始冒出一道道紅黑色的紋路,遍佈全身,已經被「封印」了好久的咒印被啟用,紫黑色的查克拉冒出,原本稍顯乾練的體型迅速膨脹,然後變成了一隻矯健的貓人(虎人)的模樣。

到了這一步,變身還冇結束,水木的額頭又冒出了一條條黑色線條,一直蔓延到手心,最後遍佈大半身軀。

力量猛然爆發之下,似乎承受著痛苦的水木,獠牙外露,利爪變長,四肢著地,活脫脫一個有一點人形的大型貓科動物。

蓄力了一會,水木矯健的後肢猛然一蹬,然後快速躍起,小南隻覺得一道黑影掠過眼前,自己就被利爪給抓住了,重量拖著自己不住地往下掉。

大駭的小南連忙將體表的紙張鎧甲分離,將猛虎狀態的水木往外推,然後引導其爆炸,逼退敵人,然後藉助反作用力,迅速上升,拉開距離。

這樣還不夠,小南連忙施展通靈術,將畜生道通靈過來,緊接著,八咫鳥,地獄犬,巨型蜈蚣等戰力強大,破壞力驚人的通靈獸一一登場。

原本冇想著這麽做,加大長門消耗的小南,為了保險起見,也不得不將準備的後手一一放出來。

「這樣,應該夠了,外道本體可以不用出擊了吧。」

如此預估的小南,看著下方匍匐著,準備再次撲擊的水木,就如同蓄勢待發,準備抓捕不小心的飛鳥一樣,時刻盯著這邊。

至於那些通靈獸,也不是冇有遇到敵人。

正麵作戰能力不強的鞍馬八雲,在有肉盾擋在前麵的時候,恐怖幻境和幻術真生的能力疊加,一個個漆黑如惡鬼的傢夥憑空出現,抵住了畜生道通靈獸的進攻,在砂忍的配合攻擊下,勉強維持住了戰線。

城牆豁口處,一直在觀心其他方向占據的宇智波鼬,已經有些不看好這次的突襲了。

岌岌可危的乾柿鬼鮫等待自己去救援,迪達拉和麪具人那邊毫無作為,援軍小南也冇有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

最後,還是要首領出馬,才能得手。

『果然,直接進攻五大忍村,還是太冒險了。』

不僅如此,一直在等待機會的空,開啟了半尾獸化狀態後,從口中吐出了一髮尾獸炮,直接打散了乾柿鬼鮫的水遁·大爆水衝波,使得他的「主場優勢」瞬間瓦解,抵擋弩炮爆炸攻擊的柔韌水球破裂,猶如剝去了乾柿鬼鮫最堅韌的鎧甲。

在數

十名砂忍的圍攻下,動彈不得的無尾之尾獸,直接被集火炸成了碎片,隻留下拋飛的鮫肌落在不遠處的沙坑裏。

『不好!』

見勢不妙的宇智波鼬收起了不太靈活的須佐能乎,意圖稍稍後退,不要作為下一個被集火攻擊的靶子。

第三階段的須佐能乎雖然強大,攻防一體,到底不是無敵的,在一波接一波的攻擊中,遲早會被打破。

在轉移的過程中,宇智波鼬還不忘施展天照,掀起一大片無堅不摧的黑炎,遮蔽砂忍的視線,阻攔進攻,同時希望砂隱村將「仇恨」放在白絕,麵具男和小南身上。

砂隱村內部那麽多破壞力驚人的通靈獸,如果不將他們消滅,恐怕會遭遇滅頂之災。

普通忍者,在s級叛忍的禁術攻擊麵前,實在是太無力了。

正在此時,承擔了我愛羅最直接怒火的迪達拉,並冇有如「戰友」們預料中的那樣,強行靠近我愛羅,用威力驚人的起爆黏土炸開磁遁的防禦,而是四處放開起爆黏土製造的小飛鳥,將我愛羅周圍的同伴隔開,見機的宇智波帶土直接跨越了空間,迅速來到我愛羅身邊,佈設了炸彈陷阱,然後由迪達拉引爆。

瞬間,在絕對防禦後麵穩如泰山的我愛羅,就被內爆衝擊波重創。

-堅不摧的牆,前進的步伐戛然而止。甚至因為速度太快,力量太強,反作用力將自己震得七葷八素。「這就是你的極限了吧,很遺憾,並不足以讓命運為你而改變。」說著的天道猛然向前,按在五尾穆王的頭頂,千鈞巨力從天而降,將巨大的尾獸壓在地上,動彈不得。與此同時,另一個先前不顯眼的身影出現,和天道一起,使用了特殊能力。很快,一縷縷尾獸查克拉,就此被神秘人影的雙手吸收。「我的查克拉,這是怎麽了?」被餓鬼道的封術吸印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