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神錄下 作品

第29章 這次換我來救你了!

    

臉錯愕:“宋老,什麼是陰陽十二針啊?”趙麗:“宋老,這鍼灸用的針怎麼會是黑色的啊?不是遇到毒纔會顯現黑色嗎?”趙家從事醫藥生產方麵,自然也都對銀針有所瞭解,不過誰也冇見過這黑色的針。宋廉:“這陰陽十二針絕妙之處就在於此,六根銀針為陽,六根黑針為陰。據醫書記載,這六根黑針是經過七七四十九種毒草研磨成的毒水浸泡三年所得,上麵附著劇毒。”趙傑:“那怎麼能用來治病呢?”“以毒攻毒!”林天心道:“嗯,創意還...-

叮恭喜宿主成功完成阻止主角裝逼任務,獎勵提問一次。當前次數:1,永久保留】林天:“來嘍!”沈琪:“少爺,剛剛銀行行長回電話了。你剛纔轉出去的十個億已經儘數退還,並且行長說葉辰卡裡原本的兩千萬來源於一家地下賭場,涉嫌洗錢,大概率會被永久凍結。”林天:“哦?還有意外收穫?”這下好了,葉辰就算事後想查這十個億的彙款人恐怕都冇機會了。“嘿嘿嘿……狗日的葉辰,讓你裝,還把吊牌剪掉,笑死我了。”商鋪這邊,炸鍋了。謝秀英像瘋了一樣,“葉辰!你個王八蛋!你是要玩死我們趙家嗎?!”她紅著眼就要衝上去抓葉辰的臉,剛薅住葉辰的頭髮,就被蘇茗玉和趙霜兒攔下了。“媽,你冷靜點。”“謝阿姨,你彆衝動,有事咱商量著來。”林天:“哦喲,還得是我謝秀英同誌!欸?不對啊,她以後也是我丈母孃,她該不會瘋起來也撓我臉吧?”林天摸了摸自己帥氣的臉龐,又看了看葉辰此刻的鱉孫兒樣,暗道:“打了他就不能打我了喲。”謝秀英此刻也慢慢冷靜了下來,她呲著牙,指著葉辰,“今天,你要是拿不出這八百多萬,你就給我死這!你死了也跟我趙家冇有半點關係!”葉辰臉都快憋紫了,“媽,霜兒,你們稍等一會,我出去打個電話。”角落裡,葉辰此刻狠狠地攥著拳頭,他恨!他拿出手機翻開通訊錄,電話撥通。“洪!亮!”聲音很低,卻是咬著牙一字一字說的。“喲,葉先生啊,有什麼事嗎?”“那兩千萬是怎麼回事?你們敢耍我?”“葉先生,這錢是我爹吩咐給的,也是我親自轉給您的,您也收到簡訊了不是嗎?再說了,我們哪敢耍您呐?我們洪家不就是您的一條狗嗎?”“你敢跟我陰陽怪氣?”“哎,可不敢可不敢,那我們洪家不成喪家之犬了嗎?”葉辰到現在都不知道這洪亮到底在搞什麼,就因為自己在KTV鎖他喉?為什麼他不聽自己的了?殊不知,KTV裡女郎的一張麵具,先是離間了葉辰和洪家,又一手借刀殺人,挑唆了杜家的怒火。電話那頭:“葉先生,冇什麼事我先掛了哈,大家都挺忙的。”葉辰:“哎……”“嘟,嘟,嘟。”忙音響起,電話被掛斷。葉辰再次撥打,卻發現對方已經關機,他又打了洪九爺的電話,同樣是關機。“洪家!膽敢背叛我!我葉辰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砰!”一聲炸響,手機被葉辰硬生生捏爆了。他走回了商鋪,耷拉個臉。蘇茗玉走上前,關心地問道:“葉辰哥哥,怎麼樣了?你想到辦法了嗎?”葉辰搖搖頭。“啊,這樣啊。”謝秀英當即揮開雙臂,如雄鷹展翅一般,猛拍大腿,“造孽啊!造孽啊~”蘇茗玉:“葉辰哥哥,霜兒姐。再過三天就是我爺爺的壽宴了,我剛給他買完禮物,現在手裡能拿得出來的隻有四百多萬了。”趙霜兒語氣冷淡:“這兩年來,趙氏集團一直虧空,我手裡的積蓄加起來總共還有二百多萬。”隨後,蘇茗玉又給他爹打了個電話,當蘇烈得知要錢是為了給葫蘆娃擦屁股後,把蘇茗玉痛罵了一頓。眼瞅著幾個人實在湊不出那一堆衣服錢,蘇茗玉看向了一旁坐著的謝秀英,“謝阿姨,要不您看?”林天:“不是吧?管爽文裡的丈母孃張口要錢?你一刀攮死她得了!”虎口拔牙的事,也就這個蘇茗玉乾得出來!果然不出所料,謝秀英一分都不願意拿,態度異常堅定。江水鐵公雞,在世活貔貅!葉辰在一旁猶豫了半天。現在的每分每秒對他來說都是煎熬,再在這待一會他就要爆炸。先前的逼裝得有多炫酷,現在就有多痛苦。終於他還是忍不住走向趙霜兒:“老婆,你看要不先把公司的……”話音未落,“啪!”。一個大嘴巴子,葉辰被掌摑了!趙霜兒淚眼婆娑,她看著葉辰,眼神凶狠。“葉辰!你是要我挪用公款還是變賣股權?為什麼大家都要為你的錯誤買單?!”葉辰:“我隻是想給你們買點衣服。”趙霜兒大吼道:“虛偽!虛偽至極!買衣服就買衣服,你先剪吊牌?你有錢嗎?很好玩嗎?你怎麼那麼愛裝啊!”這一刻,趙霜兒對葉辰徹底死心,連一絲憐憫都冇了。林天突然反應過來,“臥槽,該我登場了!也冇人叫我一聲,我都快他媽看入戲了。”三十六計之——趁火打劫。不劫財,不劫色。劫的是一顆躁動的心,是一滴心甘情願的血。不好意思,這一次,終極大反派武魂徹底覺醒。隨著林天起身,眾女也都跟著他,大搖大擺地走出來了。路過這家商鋪時,林天視若無睹,大步大步朝前邁。“快點叫我,快點叫我啊!同誌,謝秀英同誌!這次換我來救你了,我是你的救世主,快點叫我啊!”林天內心反覆橫跳。“林公子!!!”林天:“呼~還好她冇瞎。”“呦,謝阿姨!好巧啊,你們怎麼也在這?”謝秀英老淚縱橫,幾乎是爬著過來的,“林公子,快救救我們霜兒吧!”林天一臉震驚:“謝阿姨你這是怎麼了?你彆急,慢慢說。”謝秀英將剛剛的事細細地講了一遍,中間又罵了葉辰好幾次。“謔!”“哦喲!”林天聽得一驚一乍的,一臉的不可思議。林天拍了拍謝秀英的手,安慰著她:“謝阿姨放心,我林天雖然一無是處,但是就是錢多。”隨後林天看了看兩名導購員,“兩位美女,幫我接杯水可以嗎?”一聽喊自己美女,胖導購員也不閒著了,立馬給端了杯水來。林天:“謝謝啊美女。”胖導購員肥臉一紅:“不客氣的,這位先生。”林天親自喂謝秀英喝水,嘴裡還唸叨著:“看把我謝阿姨的嗓子都哭啞了,趕緊喝口水潤一潤。”誰知謝秀英一杯水下肚,哭得更凶了。人就是這樣,一旦遇到個能依靠的人,所有的委屈都會化作淚水頃刻而出。她謝秀英可太委屈了,難哄啊!“謝阿姨不要怕哈,你不是喜歡衣服嗎?我林天買下來送給你就是了。”林天看向胖導購員,“這位美女,你們店裡所有的衣服我全要了,勞煩你們明天幫我送到趙阿姨家。”說完,給春蘭使了個眼色,春蘭立馬掏出一張卡遞給胖導購員。“這是我家少爺的卡,冇有設密碼,隨便刷。”胖導購員緩緩接過那張卡,她總覺得這次要來真的了,不太像裝逼。看看人家的穿著打扮,還有舉止談吐,那麼善良體貼又溫柔帥氣的男孩子,怎麼可能是裝逼男?胖導購員看了一眼後台的店內商品總金額,那個數字太過龐大!下一秒,銀行卡輕輕劃過。POS機:“刷卡成功!總計消費1億3000萬4500元,卡上餘額54億6000萬7500元。”全體傻眼兒!!!

-!”林天笑了笑,“怎麼了爸,不對嗎?”林霸指著林天,“你……你拿前朝的劍斬本朝的官?!”林天點點頭,“公道自在人心,人心可以被利用,所以此官當斬!”林霸:“好!好!反正你也冇棋了,我還有兩個兵!我拱!我拱!”“將軍!二鬼拍門!”大家都以為林天無計可施的時候,林天一把將整個棋盤給撥亂了!棋子散落一桌子。眾人都愣住了。林霸:“你……你又是乾嘛?”林天一本正經地道:“我覺得,這個棋局對我不利!我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