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村夜 作品

插畫

    

照顧不知道的人,還是好好說明一下吧。那是出在滿點堂的次世代遊戲機ZII平台上的單機RPG遊戲。它還並未被髮行。開發這個遊戲的帝國公司招募試玩玩家,並會給當選者頒發『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的測試版。測試版也就是成品版在發行前還留有小BUG的遊戲啦。試玩玩家要玩這些在販賣前的最新遊戲。但是同樣的,有著遇到無論有多少BUG都不能生氣,發現BUG的時候要對開發公司彙報的義務。我和翔在去年的五月參加了在幕張所...-

第一卷

Scene1

如果進入了遊戲的世界,你會怎麼做呢?網譯版

翻譯

有希@輕之國度

那時候,我一定張大嘴巴,露出了一副呆滯的表情吧。

(咦?咦?這是什麼啊?)

我身處一片綠色之中。強烈的陽光十分刺眼,讓我不禁想到了夏天的太陽。

而這是不可能的。我應該是在位於自家二樓的六畳大小的房間纔對。

的確是那樣冇錯。從學校回來後……連製服都冇有脫就把腳塞進了被爐……拿起滿點堂的最先進的次世代遊戲機ZII的手柄……麵向二十寸的液晶寬屏電視開始玩RPG『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嗯,冇錯。到那時為止都記得很清楚。

那、那麼為什麼!為什麼自己會突然身處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

雖然被爐也好,手柄也好都不知消失到哪裡去了,而我卻維持著坐在被爐裡,拿著手柄的姿勢,全身的冷汗飆流而出。

本能叫囂著:不好,情況非常的糟糕啊。但是我卻如同被束縛了一般完全動彈不得。

“嗚哇!”

突然,一道影子竄過,被嚇了一跳的我回過神來,條件反射地抬頭看去。

一隻鳥正在飛翔,通過了我的頭頂,飛向了遠方,越變越小。

我再次瞪大了眼睛。那隻鳥明顯比鷹或禿鷲大得多,而且有著如同孔雀般絢麗的羽毛。

(什麼啊!那到底是什麼啊!)

我戰戰兢兢地站了起來,警戒著轉頭觀察周圍的情況。

這是個寬廣的草原。萬裡無雲的天空泛著讓人心曠神怡的鮮豔的藍色,讓我想起了以前在電視上的特彆節目中看到過的撒哈拉沙漠的天空。長到齊膝高的草,葉子的邊緣有著小小的鋸齒,雖然有點像芒草,但是卻絕不是芒草。

臉上的血色一下子退了下去。我該不會是瘋了吧?拚命讓自己冷靜下來,我再一次試著抓住記憶的線索。

(那個,從早上起來的時候開始吧。洗臉,吃早飯,去學校,因為今天是第三學期的最後一天,所以有結業式,聽完校長那長長的演說後,終於解放了……)

“是勇吾……嗎?”

似乎聽到過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考。回過頭去,我的同級生兼死黨的宮本翔正站在那裡。

“翔?”

穿著學校的製服,矮小,瘦弱,帶著銀邊眼鏡,嘴邊有著小小的痣。不可能看錯的,這正是我認識的翔。

“勇吾!是勇吾吧!”

翔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衝了過來。

“呐,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明明應該回家後玩遊戲的啊!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的啊?”

“我纔想問你呢。我也應該在家裡纔對啊!而且,那個,應該是在玩『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纔對……”

“我也是。在玩『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咦咦咦咦咦!?那是什麼啊!在頭頂上的那個!”

翔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視線朝著我的臉的稍微上方處。

我向上看去。

一瞬間,似乎看到有什麼滑了過去。雖然我轉動腦袋打算好好看清楚,可無論怎麼做都隻能看到一點點。看來,“那個”好像就呆在我的頭上,隨著我轉動腦袋而一起動。

(嗯?)

我在那時候注意到了。

翔的頭上有著紅色和藍色的橫條,並且顯示著翔的名字。

出於直覺,我也明白了自己腦袋上的也應該是同樣的東西。

“這,是那個嗎?難道紅的是HP,藍的是MP槽嗎?顯示著勇吾,也就是說顯示的是角色的名字嗎?”

翔用顫抖的手指著在我頭上的東西說道。

“翔的頭上也這麼顯示著呢。”

“真的假的!?”

“真的。彆動,好好呆著。”

我伸出手去想要碰觸翔頭上的橫條。

雖然能看見,卻碰不到。似乎是立體影像,手就這麼穿了過去。翔也對著我做了相同的事。

“什麼啊……這到底算什麼嘛……”

“呐,勇吾。我們在放學回家的路上說聊天的對吧?說『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很有趣來著。”

“啊,是啊。”

“然後也熱議了這個話題對吧?說是如果能進入RPG的世界該多好啊。這個紅色和藍色的橫條以及角色名在頭頂顯示的狀態簡直和『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裡的角色一模一樣啊。”!

“騙人的吧?這裡難道是……”

“該不會是遊戲裡吧……?”

“不,等等。彆犯傻了,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

“如果有能讓我認同的理論的說明的話就快告訴我啊!”

這怎麼可能!

我把視線從翔身上移開,開始再次觀察起周圍的風景。

“翔,從剛纔開始我就有點在意了。這裡的風景,總覺得好像見過……又好像冇見過……”

“嗯。我從剛纔開始也有這種感覺。呐,勇吾,如果我弄錯了,希望你能跟我直說。”

翔用食指輕輕頂了頂銀邊眼鏡的橫梁。朋友的習慣性動作此時在我看來卻如同是外星人的行為。

“這裡應該是在『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之中吧?作為這個遊戲起始地點的村子和鎮是隨機決定的吧?我是從阿爾達村開始的。勇吾呢?”

“我也是阿爾達村。”

“這裡,難道不是阿爾達村附近的草原嗎?”

……!

我試圖尋找著可以反駁翔的話。

可是,我失敗了。

我,嚴島勇吾是公認的遊戲玩家。

我的爸爸就是幾乎把整個人生奉獻給遊戲的人了。作為日本遊戲文化的黎明的外星人入侵的風潮的時候,對爸爸的那個年代影響極深。爸爸的青春充滿著對遊戲的熱衷,以至於成了玩家。接著決定要以遊戲為職業,現在開著遊戲商店和遊戲中心各一家,並以此養家。

正因為如此,我家簡直就像遊戲博物館一樣。作為爸爸的起點的裝有外星入侵遊戲的箱子就不提了,作為家用攜帶遊戲機的開端的遊戲手錶,把日本的顧客文化推向世界的家庭電腦,雖然成了支流但仍被成為名機的自動導航和PC引擎等,以及幾乎所有的被稱為電視遊戲的硬體都齊聚一堂。並且,因為各種硬體所發行的軟件也幾乎全部網羅了,如果有遊戲控能做到這種程度的話也是值得尊敬的吧。

在這種環境下成長的我,成為遊戲玩家也是必然的吧。與其說我是在玩,不如說是如同在呼吸一般,從有記憶起就在玩遊戲了。

好了……

我和翔所說的『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究竟是什麼呢?

為了照顧不知道的人,還是好好說明一下吧。那是出在滿點堂的次世代遊戲機ZII平台上的單機RPG遊戲。

它還並未被髮行。開發這個遊戲的帝國公司招募試玩玩家,並會給當選者頒發『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的測試版。

測試版也就是成品版在發行前還留有小BUG的遊戲啦。試玩玩家要玩這些在販賣前的最新遊戲。但是同樣的,有著遇到無論有多少BUG都不能生氣,發現BUG的時候要對開發公司彙報的義務。

我和翔在去年的五月參加了在幕張所舉行的東京遊戲展,來到帝國公司的攤位前,看到了招募『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的試玩玩家的廣告,就參加了應募,然後運氣很好地當選了。在兩個月前……也就是一月上旬,遊戲被送了過來。

這之後,我和翔都被這個RPG迷住了。我和翔都超喜歡遊戲的,特彆是RPG。而這個『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更是完美到讓我們心醉神迷。

這個遊戲的設定籠統地說就是這樣的。舞台是怪物橫行,除了人類外還有精靈和矮人之類的生活,劍與魔法的幻想世界——安塔納爾。在安塔納爾,想要毀滅這個世界的大惡魔吉亞斯巴爾克複活了,為了阻止它,玩家踏上了旅程……這也算王道吧,是稍微有些老套感覺的舞台設定啦。

但是,『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的係統十分厲害。“最細微的地方也和真的一模一樣的3D世界!”“通過最強的物理引擎.GS8,讓一切物理現象都和現實世界一樣再現!”“所有的NPC都搭載著人工智慧,如同真正的人類那般行動!”“一個一個自動生成的NPC!一個一個自動生成的任務!無限接續的冒險世界!”“行善行惡都是你的自由!可以成為勇者!也可以成為暗殺者!拯救世界和毀滅世界都由你來決定!”之類的標語到處可見,而這些竟然都名副其實。

抽出既存RPG好的精華所在再次構建,加上附加要素,它就是這樣奢侈的作品。況且明明是測試版,卻完全找不到像BUG的BUG,硬要說的話就是進入迷宮和小鎮的時候,讀取的時間有點長罷了,這也太厲害了吧。

我和翔都冇日冇夜地玩,在學校碰到麵也就熱談昨天在『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裡做了些什麼。而在官網上,試玩玩家們也是讚不絕口。

所以那一天,結業式結束後的回家路上,我和翔這麼說了。

“滿點堂的ZII似乎還冇有能凸顯硬體的閃光點呢。不過,一旦等『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發售了,也許能達到百萬銷量呢!”

“我也這麼想。那太讓人上癮了。”

“就好像自己真的成了幻想世界中的人一般呢。村子也好鎮子也好,草原也好森林也好,一切都做得那麼真實。外形一樣隻有顏色不同的敵人完全就冇有出現過,可以很好得感受到製作人的熱情呢。”

“就像把以前X-BOX360平台上出來的那個上○卷軸給好好進化了的感覺呢。在物理引擎方麵,微風吹過湖麵所引起的波紋,樹葉飄落時一片一片旋轉著飄落的樣子之類的,都和真的做的一樣。NPC所搭載的人工智慧也是,厲害到讓人產生是在和真正的人類打交道的錯覺……”

“對對!上○卷軸,我可喜歡啦。隻是那個遊戲的畫風是歐美風格的,在日本有因外觀而難以接受的人,稍微有點可惜呢。在這點上這個遊戲的畫風采用了日本人也喜歡的風格。設計角色時也能按自己的喜好製作出美型的角色,這也是重點嘛!”

“這麼說來,翔現在玩到哪裡啦?”

“劇情?嗯……這之前已經轉職成魔法師了,練起來嚇了我一跳,魔法師需要的經驗值也太厲害了吧。攻擊魔法也好輔助魔法也好,恢複魔法也好召喚魔法也好,居然是個什麼都能用的全才!雖然什麼都能做到這很有趣,但是成長起來可要命啦。”

“就像勇○鬥惡龍裡的賢者一樣呢。”

“對對。所以啦,因為能做到各種各樣的事情,超有趣的,就這樣接了許多任務。所以主線劇情根本冇怎麼動過啦。勇吾你呢?”

“我也是,主線任務根本冇怎麼動。轉職成歌德斯騎士後就一直在升級。”

“現在多少級了?”

“78。”

“咦?你也升得太厲害了吧?你到底沉迷到什麼程度啊!”

“也有廢寢忘食的因素啦。不過歌德斯騎士可以特化單體攻擊力,所以越是升級也就越容易練級。而且,也不知道算BUG還是算特定的,我找到了能得到大量經驗值的方法。”

“哦?就像勇○鬥惡龍的泥漿之手練級法,或者是Wizar○ry的灰色惡魔練級法那樣的?呐,告訴我怎麼做的!”

“告訴你是可以啦,但是除了歌德斯騎士外的職業攻擊力不足,恐怕是冇辦法做到的。更何況是魔法師這樣的法係職業,隨便怎麼想都不可能啦。”

“這樣啊。那等二週目的時候我選其他角色試試看吧。但是在這個以指數關數來增加必須經驗值的這個遊戲裡達到LV78還是太過了啦!真是的,勇吾真是玩家的代表呢!”

“我隻不過喜歡升級罷了啦。”

“話說這個遊戲令人完全不想動主線呢。該說是不想讓它結束嗎?總覺得結束了好可惜呢。”

“對!就是那樣!想一直呆在安塔納爾的世界裡呢,這遊戲就是會讓人有這種想法呢。”

“對吧?但是,要說稍微有點不滿的話……雖然能雇傭傭兵的NPC來組成團隊來冒險,但是,單機RPG還是有點寂寞呢。如果能來個網絡版可以和其他玩家組隊冒險就好了。”

“是啊。如果能和翔一起冒險的話一定會很有趣的。”

“我和勇吾的話正好是近戰職業和遠程職業,應該能成好搭檔的。”

“是啊。再說得貪心點的話……我有時候會想象呢。如果能進入這個遊戲的世界就好了。”

“是啊,這可是玩家的夢想啊。生在和平而富足的日本,雖然這麼說很不好啦,但我還是希望自己不是作為普通的日本高中生,而是作為魔法師,活在劍與魔法的世界安塔納爾啊。就算是伴隨著危險的生活也行!我想成為魔法師啊!”

“不過這是無法實現的夢啦。那,再見咯。”

“啊,等等。勇吾,你春假裡有空嗎?”

“這個春假肯定會被『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給占滿了,也可以說很忙吧。”

“就這麼說新學期見也太無情了吧?春假裡我會去勇吾家一次的。不過要說見了麵做些什麼的話,也一樣是玩『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罷了。”

“我知道了。但是,我還是話說前頭,姐姐在春假期間會因為打工而不在家。妹妹則是和老媽一起去北海道滑春雪了。”

“咦咦?什麼嘛,真無聊。那我不去了。”

“喂喂!”

“開玩笑啦。那,下次見啦!”

……

…………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

我們的夢實現了。

“怎、怎麼回事?啊,不,該怎麼辦?該怎麼辦才能回到原來的世界?”

我慌了起來。啊,是啊,普通都會慌的吧?

“咦?原來的世界?回去?為什麼?”

翔透過銀邊眼鏡眨了眨眼睛,用看著外星生物的眼神看著我。

“什麼為什麼啊?這裡可是安塔納爾啊!是異世界啊!”

“喂喂喂。勇吾你纔是啊,在說什麼呢。”

翔開心地笑了。

“如果這裡真的是『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的裡麵的話可就太厲害了不是嗎?可以真的作為戰士和魔法師活下去啊!夢想實現了啊!玩家的夢想!真的可以成為戰士和魔法師活下去啊!這不已經是RPG粉絲所垂涎的境況了嘛!”

“就……就算你這麼說,我也毫無心理準備啊……雖然是有說想要進入遊戲的世界裡,但是這也太突然了吧?”

雖然很丟臉,我真的十分不安。如同突然被拉到了外國,就這麼被丟在了路上的異邦人一般的不安感充斥著我。

“彆露出這種表情啦。比起這個如果不好好享受這個境遇可就是損失啦!對吧?”

翔拍了拍我的肩。

“顯示著HP和MP還有角色名也就是說,狀態欄也能顯示的吧?該怎麼做呢?啊!出來了!出來了!想著要顯示狀態欄就出來了!”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興奮不已的翔,不,該說是盯著翔胸口突然出現的狀態視窗,完全無法移開目光。

“哦哦哦哦!太好了!我還在想如果要從LV1開始該怎麼辦呢,快看!和最後存檔時候的數據一樣!快看快看,職業也是魔法師!其他的狀態也和存檔數據一模一樣!哎呀,這個角色培育起來可是超辛苦的。在LV

UP之前存檔,如果屬性升的不好,就立刻讀檔。看,這個INT很高吧?呀謔!”

我也試著去想“顯示狀態欄”。

令人難以置信!狀態視窗一想就顯示出來了!

職業是歌德斯騎士,看了一眼STR和VIT的數值,的確是我在『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裡所培育的角色的數值。

“但是,那個啊,G變成0了。”

翔對著我的指摘露出了吃驚的表情,然後慌張地對著自己的狀態視窗確認了一下。

“咦~~~~這算什麼啊!我拚命存下的G啊!不管怎麼垃圾的道具都賣到商店好不容易纔攢下的啊!居然是0!太過分了!嗯?這麼說我纔想起來,我和勇吾都冇有裝備武器防具或是道具呢。隻有穿著製服嘛。”

“去看看道具視窗嗎?”

話音剛落,空中就打開了道具視窗。看了看其中,居然以粗體字清清楚楚顯示著“內褲”“襯衫”“學生服(上)”“學生服(下)”“襪子”這樣如同開玩笑一樣的道具名。我在此時注意到道具欄中冇有鞋子而低頭看了看腳。

雖然穿著襪子卻冇有穿鞋子。看來是保持著在房間裡玩『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時的裝備著……啊,不,是穿著的……道具……也不對,是服裝,就那樣被帶到這個世界來了。

“啊啊啊啊!這麼說來,雖然現在才注意到!勇吾,你就是原來那樣的勇吾嘛!嗚哇,那我難道也就是原來那樣的我嗎?”

不用翔說我也立刻就察覺到同樣的事了。

“樣子和原來世界的翔一樣啦。不是用角色設計所做出來的。”

“咦咦?什麼嘛,真無聊。我可是花了超多時間在角色設計上的,製作了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無敵美型的角色的啊!因為我也想作為帥哥活下去嘛!也想長的更高一點!啊!對、對了!比起這個!”

“怎麼了?”

“這裡是『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的裡麵,而我是魔法師!也就是說現在的我說不定可以使用魔法吧?魔法!喂,你怎麼想?”

“那試試看唄。啊,等等!彆用太強大的啊。用小型魔法輕輕地來一下,輕輕地。”

“好嘞!”

翔分開雙腳站好,用右手指向天空。

“有什麼指名的嗎?”

“什麼都好啦,試著用用看。”

“那,那麼……”

翔深深吸了口氣。

“疾電穿刺!”

……

…………

什麼都冇有發生。

“那是其他遊戲的招式吧?彆開無聊的玩笑了,快點啦!話說,不是讓你用小型魔法嗎?疾電穿刺或是電閃雷鳴什麼的真的出來的話不就慘了嘛!”

我用比較生氣的語氣責備了翔。這傢夥有偶爾暴走就刹不住車的壞習慣。

“稍微開點玩笑而已,彆生氣嘛。那麼,正式來。”

翔再次深吸了一口氣。

“火球術!”

越來越強的熱風捲起,吹向了我的臉。正在這麼想的時候,翔張開的手上出現了一個西瓜大小的火球,向著空中飛去。

“出……出來……出來了,真的……”

翔完全無法隱藏他的驚訝,輕輕地顫抖著。我也一樣。然後,我注意到翔腦袋上顯示著的藍條有一點點變成了白色的地方。這時表示使用了魔法所以MP減少了……嗎?

“這絕對冇錯了。這不是夢對吧?喂,勇吾,我現在不是在做夢,對吧?”

“要試試傳統做法嗎?”

我用力擰了翔的臉。

“怎麼樣?”

“痛。”

“對我也做一下。”

“好。”

……痛痛痛!你也太用力了吧!我飛快地拍掉了翔的手。

“勇吾。我擰了你後,你的紅條稍微減少了一點耶。這就是HP減少的意思吧?應該是那樣吧?”

“也就是說,果然……”

“這裡是『吉亞斯巴爾克的複活』的裡麵啦!絕對冇錯!呀謔!”

“這不是該開心的時候吧!接下來該怎麼辦啊?”

“什麼該怎麼辦,這可是RPG啊,首先要做的事情隻有一個吧?打倒怪物,賺G,買齊武器和防具!啊,對了對了!也去各地的村子或小鎮看看吧!”

怪物。

我對這個單詞有不祥的感覺。

這裡如果是遊戲裡的話,如果是劍與魔法的幻想世界安塔納爾的話,是會有怪物出現的吧……?

“總之,這個草原是在初期村子之一的阿爾達村附近的吧?那就先去阿爾達村吧!以我和勇吾的等級,就算冇有武器和防具,也可以秒殺這附近出現的怪物的。”

“……是啊,就一直呆在這裡也什麼也無法改變……”

“但是,阿爾達村到底在哪邊呢?在初期村子附近冒險也已經經過了很長時間了,印象很模糊啊。還有,以電視機的畫麵來看景色和以自己的眼睛看景色,總覺得差了很多,方向感也很模糊啊……”

“的確是穿過那個森林,朝下來著吧?”

我指著草原對麵能看到的那片森林。

“這麼說來好像是那樣冇錯。”

“去看看吧。”

“是啊!”

於是,我和翔開始在草原上前進了。

“這麼一說,怪物嗎……這附近有什麼怪物出冇來著……?”

我依然對這個單詞有著薄薄的不祥之感。

“那我倒是記得。因為無論外觀還是動作都很噁心嘛。是巨蟻啊。”

“啊,對對,就是那個!”

“這個遊戲和初期的Wizar○ry或洛○人的真Ⅲ那樣,從序章開始就毫不留情,遊戲平衡難度就很高呢。LV很低的時候該怎麼說呢,就是一直死啊死的。雖然不是一根筋通到底的設定是我喜歡的類型啦。但是自從記住了火球術開始就……”

話說到一半,突然又有熱風聚集,翔來回揮舞著的手上放出了火球,那危險的火球就這擦著我的臉飛了出去。

“嗚哇啊啊啊啊啊!火!火出來了!”

“笨蛋!小心點呀!你想殺了我嗎?”

“不,那個,隻不過唸了咒文的名字就發動了……”

“從現在開始小心點吧,真的拜托你了。”

“嗯,那個,我想說什麼來著?對了對了,學會了火球……啥米之後,打巨蟻就一下子輕鬆了很多。嗯,我就是想說這個。”

“那,我也冇有武器,如果巨蟻跑出來的話,就拜托你用那個搞定它吧。”

“知道了。但是以勇吾的LV的話,那種史萊姆啊哥布林等級的雜碎,就算空手也能打倒的吧?”

“……看狀態欄是這樣冇錯啦……”

我邊走邊看著自己的手,試著輕輕握緊再展開。

翔來了這個世界後能夠使用魔法了。

那,我呢?

我是LV超高,並且完全特化了攻擊力的歌德斯騎士。也就是說,現在我的身體裡有著把怪物一招秒殺的巨大力量。但是,真的是那樣嗎……?

話是這麼說,我還是邊提防著怪物的襲擊邊走。對我來說,翔那種隨便和樂觀缺少緊張感的性格也是令我不安的要素之一。

“翔。”

“嗯?”

“魔法師能用回覆技能的吧?”

“攻擊、輔助、回覆、召喚,什麼都會哦。但是相對的,必要的經驗值非常多,LV的UP也很慢啦。”

“如果發生了什麼萬一,就拜托你回覆了。”

聽我這麼說,翔有些害羞地撓了撓鼻尖。

“我不會見死不救的啦,你是我的朋友嘛。”

“謝啦。”

我和翔都是遊戲玩家,從中學開始就一直混在一起了。明年就是高中二年級了,所以差不多一起呆了四年了。

嗯。

雖然儘是些令人吃驚的事情,但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隻是……雖然翔因為夢想實現了而高興不已,我還是對原來的世界留有迷戀的。該說是有說不定再也回不去了的不安感,而讓我冇辦法純粹地享受現在的境遇吧。

雖然還不知道回去的辦法,但既然能來就應該有辦法回去的,我希望如此。

當前,還是去阿爾達村看看,如果能知道些什麼就好了……

“嗯……在玩遊戲的時候冇什麼感覺,但是實際走起來,這個草原真是好大啊。”

“是啊,看來到村子為止要花上些時間了。”

正說著……

前方發出了尖聲的悲鳴。我和翔嚇得停了下來。

“聽到了嗎?”

“聽到了!是人的聲音!”

有什麼踏著蹣跚的步伐,如同在草的海洋中遊泳一般向我們這邊靠近。

“什麼……那是什麼啊……”

右手持劍的紅髮女孩向我們的方向跑了過來。露著因恐懼而扭曲的拚命的表情,好像正在逃離什麼一般。

有不知是什麼的巨大的黑塊追著她不放!

(那是怪物嗎?那女孩是因為被怪物追趕而在逃跑嗎?)

必須要救她才行!我下意識地這麼想。

追著女孩的怪物的真麵目很快就露了出來。那是一隻巨大的螞蟻。反射著陽光的甲殼烏黑透亮,六隻腳如同正在高速地移動。那大的離譜的螞蟻比透過電視機的畫麵所看到的真實多了,也更加恐怖。我因恐懼而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身體也僵硬起來。

此刻,女孩跌倒了。

手裡的劍也飛了出去,正巧掉落在我的麵前。

(喂!翔!快用魔法把那怪物給……)

我回頭看向翔。

但是,翔卻一臉蒼白。

“嗚哇!那是啥啊!怪物嗎?是怪物啊!噁心死了!實際在近處看起來真是太噁心了!我最怕昆蟲了啦!地球防○軍裡大群的螞蟻也夠噁心了!而且,在現實中,我連蟑螂都怕啊,真的額!”

不……

這傢夥不行啊!隻有我上了!

“救命啊!救命~~~~~”

女孩抬起頭來大聲呼救。

而我也因她的叫聲而回過神來。

我拔起插在麵前的劍,拚命朝著那黑色的怪物斬去。

-現在開始小心點吧,真的拜托你了。”“嗯,那個,我想說什麼來著?對了對了,學會了火球……啥米之後,打巨蟻就一下子輕鬆了很多。嗯,我就是想說這個。”“那,我也冇有武器,如果巨蟻跑出來的話,就拜托你用那個搞定它吧。”“知道了。但是以勇吾的LV的話,那種史萊姆啊哥布林等級的雜碎,就算空手也能打倒的吧?”“……看狀態欄是這樣冇錯啦……”我邊走邊看著自己的手,試著輕輕握緊再展開。翔來了這個世界後能夠使用魔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