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罪孽研究所

    

遠古戰場了!”李文山道。他身為禁魔局局長,真正的官方高層,這種場麵自然不是第一次見到。於是,開口半解釋半詢問道。“對!”雪夜月淡淡道。隻是,她的眸子之中,有著極難察覺的震驚之色。此刻在場的人中,很多都是第一次,或者不超過十次見到秘境空間本體。所以他們也並不能夠察覺眼前的異常。在眼前秘境空間外光層的下麵,正有著巨大的裂紋不斷蔓延。這些裂縫隨著頻率不高的震動不斷延伸與擴大。“整個秘境可能保不住了!”雪...-

楚雲到了交易行之後,簡單逛了一下,好東西確實多了很多。

高品質的材料、裝備數不勝數。

可是價格同樣讓他望而卻步。

基本上隻要是他看上的物品,都是天價。

鑒於自己現在比較窮,所以楚雲也隻能打消了消費一波的想法。

在回到和平飯店的第一時間,楚雲便找到了白老,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大概和他講述了一番。

白老的表情明顯變得冷了下來,口中也自言自語似的說道:

“今天我就應該跟你一起去的!”

語氣之中的自責之意分外明顯。

而且當聽楚雲說對方可能是百慕帝國派來的真王時,白老眼中的殺意幾乎完全無法抑製。

“放心,以我的實力,兩個真王還不至於能殺我!”楚雲滿臉笑容的說道。

隻是,他的自信卻讓白老的麵色古怪起來。

楚雲的實力提升速度太快,幅度也太大,白老感覺自己始終看不清楚雲的實力上限究竟在哪裡。

要知道,他也纔是個真王。

即便讓他一人麵對兩名真王的刺殺,也絕對不會像楚雲這般輕鬆。

即便能夠獲勝,但是可能也要經曆一番苦戰。

而且絕對不可能無傷歸來。

從王級突破到真王,最大的提升便是**的強度。

真王巔峰的攻擊,也不足以一擊秒殺,真王中期。

基本上隻要成為真王,再加上幾件保命的裝備,幾乎很難被殺死。

當然,對於聖者和神靈來說,真王仍舊是螻蟻。

“這次你雖然有驚無險的逃過了刺殺,但是這也隻會讓他們更重視你”

白老語重心長的說道。

楚雲正好想要詢問那些殺手的背景,這樣纔好提前做好防禦的準備。

畢竟百慕帝國那麼大,像魔法協會一樣的勢力肯定也有。

但是,不可能所有勢力都隻盯著他國的天才。

所以楚雲問道:

“這些殺手究竟是什麼組織的?實力如何?”

白老沉吟了片刻,似乎是有些猶豫。

按照楚雲成為職業的時間來說,現在並不是說這些的好時機。

但是按照他的實力來說,卻很應該把這些資訊告知。

楚雲知道了敵人的資訊之後,才能夠更好的提前應對。

所以,白老還是說道:

“百慕帝國,是一個充斥著帝國主義的國家。他們內部的各大勢力都以爭奪其他地域領土為最高目標。”

楚雲一聽,果然和小日子很像。

“這也促使他們中的一些人,很是關注他國的新一代情況。他們認為隻要打壓甚至滅絕了這些新一代,他們就有機會統一世界。

我們曾經就有很多很優秀的後輩們,被這些傢夥殘忍的殺害了!”

說到這的時候,白老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出來的。

楚雲聽著冇說話,但是眼眸之中火光閃現。

“經過很多年的發展,百慕帝國形成了一個叫做罪孽研究所的勢力。他們把我們的新生代天才們叫做罪孽,而他們把自己的行動叫做除孽!”

嘭!

一聲巨響,白老房間之中唯一的一張桌子被楚雲錘的粉碎。

他的表情幾乎已經怒目圓睜。

把彆的國家的希望叫做罪孽,而且還把自己標榜成清除罪孽的人。

這樣的人,這樣的組織,這樣的國家,就不應該存在在世界上。

“白老,難道我們就冇有出一些什麼對策嗎?就這麼放任他們刺殺我國天才?”楚雲含著怒意問道。

“當然有,我們組織過針對罪孽研究所成員的專項獵殺,同時也不斷的提高對天彩門的保護程度。

可是即便這樣,這些可惡的傢夥們還是殺不儘。他們從來不和我們正麵廝殺,每一個都彷彿臭水溝裡的老鼠,隻會從陰暗中走來,偷襲我們的天才們!”

白老看著楚雲憤怒的表情,心中卻很是欣慰。

一些人的品性,其實從對一些事情的看法就能知曉。

如果不是一個極度愛過的人,在聽到這些資訊的時候,是不會表現出這樣的憤怒的。

“你現在不必理會這些,等到你實力足夠強大,翻手便可將他們全部滅絕!”白老安慰了一句。

不過他也不隻是安慰楚雲,他同樣恨這個罪孽研究所恨的牙癢癢。

隻不過以他的實力,並冇法做出更多的事情。

但是楚雲不同,隻要他活著,以他如今的提升速度,估計很快便能夠具備不懼任何刺殺的實力。

再過個十幾年的時間,楚雲獨自滅掉罪孽研究所,也不是不可能。

楚雲則是花了10多秒的時間平穩心情。

這幾乎是他穿越以來情緒起伏最大的一次。

他本以為穿越到異世界,全民轉職,可以快樂的打怪升級的時候,竟然能夠遇到一個媲美小日子的國家。

不過和前世不同的是,現在的他可是外掛在身,隻要再給他點時間,這個星球上絕對不會再有什麼百慕帝國。

隨著這個想法的產生,楚雲的目光也更加堅定起來。

甚至他還希望,這個所謂的罪孽研究所,能夠多派一些高手前來送死。

殺死這些噁心的傢夥,他可不會再有任何留手!

“對了,今天不止你遭遇到刺殺,那位白秋池和孟浩,也幾乎在同一時間也遭遇到了襲殺。”百樂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補充說道。

楚雲一驚,連忙問道:

“他們怎麼樣了!”

這兩人可是在他的刺激下才以一敵眾的,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楚雲也有些不好意思。

更重要的是,這兩位絕世天才,和他同樣都是涼州出生,他不相信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一個地方這麼頻繁的出現龍國頂尖的天才,涼州一定是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如果他們倆死了,楚雲便冇有機會探尋這個原因了。

“他們倆也成功逃脫了!”

聽到白老的話,楚雲鬆了口氣,可是白老卻接著說道:

“涼州這地方究竟有什麼特殊,竟然連續出了你們這幾個天才?而且還都天纔到,這麼離譜?

什麼時候王級躲避真王的刺殺這麼容易了?你們三個竟然一個也冇事?”

白老的語氣之中,充滿了疑惑。

但是這也讓楚雲徹底確認,龍國的這些勢力們,也早就注意到了這個現象。

-洞穴裡收割便可以了。所以楚雲並不想在這裡耽誤太長的時間,他直接調轉了方向試圖從另一邊進入嗜血林穀。可是他剛落地,便又有三五個人影從林穀中走了出來。“懂了!”看這些人的裝備服飾外觀,很明顯同樣是九天公會的成員。楚雲冇有再說什麼,而是直接轉身離去。“有點奇怪啊!”這群人將整個嗜血林穀包圍,並不像是在練級。一般情況下,公會的人隻會集中在練級地怪物密集的區域。像這樣專門安排人員看守周圍,明顯是林穀中正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