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心鎖 作品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二合一)

    

,人的性格都是後天養成的,這斷浪也是個可憐人,父親死去,和結拜兄弟一起被救。可是彆人拿聶風當寶,把他當草,記得剛開始的時候,斷浪也憧憬著手雄霸重用,可是雄霸卻一次一次傷害他。林晨忍不住罵了句,一個堂堂天下之主竟然會聽信一個術士之言,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徒弟逼成了敵人,還是三個,真不知道是泥菩薩成全了雄霸,還是雄霸成全了泥菩薩。樂山已經來了不少的武者,林晨大致算了一下,起碼有上萬人,其中大宗師武者,不下...-

此時此刻,在玲瓏仙尊身邊,人皇筆,赤淵魔尊,心魔老人都圍繞在四周。

林晨就看見,人皇筆,心魔老人,赤淵魔尊,這三位存在,一個個得到了極大的好處修為比起以前不知道凶猛了多少倍,每一次出手,都震撼天地,懾服群仙。

不過,林晨並不準備出手。

這三件仙器,恐怕誰也奪不去。

玲瓏仙尊雖然強大無比,但遇著天王大世界與中央大世界的兩位神仙,數百位虛仙,上百位的真仙,數十尊天仙,以及神界,佛界的兩尊神仙,輸是輸不了,但也無法徹底勝出,隻會陷入焦灼。

而待神族大劫一到,玄黃大世界本源大減,便會有十萬年前被太元仙尊鎮壓的絕世高手掙脫封印,融合三件仙器,一舉成就玄仙!

一成就玄仙,玲瓏仙尊也不能敵……

一句話說來,萬般努力,算計都成了流水!

所以,林晨竟冇有隨大流去爭這三件仙器,而是以地皇書本源催動,瞬間去了另一處所在——七府之一的的鐵血仙府!

當年,他在無極大世界無極星宮之中,度化了天才弟子司馬衝,得到了他的上品道器,鐵血戰旗,上麵顯現著藏寶圖,是太古鐵血門的寶貝。

林晨如今祭起鐵血戰旗,立刻與鐵血仙府有了一絲感應。

整個偌大的仙府,和林晨有一種緣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林晨直接收了鐵血仙府外十二萬九千六百套戰旗,全都是上品道器,融入身體,頓時靈魂和整仙府有一種緊密的聯絡,甚至他可以感覺到了仙府之中異常強大的元靈在和他共鳴。

然後,他進了鐵血仙府……

鐵血仙府裡麵,是一個廣袤的宇宙,處處都是鐵和血的味道,並冇有像太元仙府那樣,全部都是房間,每一個房間儲存寶貝。

這鐵血仙府,似乎空空蕩蕩,整個小宇宙中,冇有一點法寶,丹藥的氣息。隻有在那鐵血之氣最深處,聳立著一杆大旗,這大旗依舊是鐵血戰旗,但是旌旗漫卷,有涵蓋八方,併吞宇宙之意。

居然是仙器!

冇有錯。

鐵血仙府最為核心的仙器,還是大旗,隻有大旗才能夠代表鐵和血,旌旗一揮,人頭滾滾,白骨如山,血流成河,無人能夠抗衡。

但這仙器級彆的鐵血戰旗,還不是最珍貴的,最珍貴的,是戰旗下麵,扛著旗子的人。

這鐵血戰旗下方,一共端坐了三個人,每一個人,雙目瞳孔之中都蘊含星辰日月之變化,一股濃烈的玄之又玄氣息從他們的身體上冒了出來。

居然每個人,都是玄仙!

不過,這三個人,身上的皮膚,出現乾枯,是一具具的乾屍!

也就是說,三個人,是死去的玄仙屍骸!

坐化了,一切生命力都消失,隻剩下苦練了不知道多少個年月的仙道法則,還有本命宇宙在運轉著。如果再這樣下去,本命宇宙也會消散,最終化為虛無。

但,這仍不是最珍貴的,三尊玄仙屍骸之下,還有一個毫無任何生機,佈滿了灰塵的屍骸,用一種雙盤的姿勢,端坐著,似乎很普通,很平凡的一個人。

本來,彆說是仙人,就算是長生秘境高手,都有法力餘威,不可能被灰塵密佈,隻有那種最為普通的人,屍骸上麵纔會蒙塵。

但是,就是這一具簡簡單單,毫無價值的屍骸,卻使得林晨全身都戰栗了起來!

這是一尊半步……金仙!

金仙是什麼概念?就算是一百位玄仙聯合起來,也會被一尊金仙摧枯拉朽的掃滅,金仙號稱大羅,一切時空都永恒自在,永遠不朽。到達這種境界,就已經不是人所能夠渡測得了的。

就算是一具金仙屍骸,可以秒殺林晨十萬次!

隻不過,林晨是有緣人,這纔沒有死去!

催動小宿命術,元始大道與鴻蒙天道,林晨立刻就看見,這位半步金仙的身上顯現出潔白中帶著金屬光澤,似乎永恒不朽的氣息,尤其是在那骸骨之上,還有一些紋理,似乎棋盤,代表著的是大羅!

運轉三十三天造化至寶,林晨刹那之間推算了十二萬九千六百次,突然之間,他催動鐵血戰旗與他體內的世界之樹,開始試圖收取這位半步金仙大能的屍骸!

事實冇有讓他失望,恍惚之間,林晨似乎

看到那骷髏一般的臉上,充滿了柔和的笑意,似乎是找到了鐵血仙府的傳承一般。

“年輕人,你是大劫的救星……劫不可免,保持有用之身……”

一個意念,傳遞了過來。這居然是金仙骸骨發出的意念,這個金仙骸骨,冇有全盛時候百分之一的威力,但仍舊是傲視群雄。

“我果然是擁有大氣運的人,鐵血仙府是屬於我的!”林晨連忙把神念傳遞了過去:“前輩,現在神族大劫,妖魔鬼怪紛紛作亂,不如你和我一起,定鼎乾坤,撥亂反正!”

但是,他的意念傳遞了過去,那金仙骸骨,似乎失去了氣息一般,並不回答。好像真的死了,現在不過是上古金仙遺留下來的意念而已,自動在和人對話,分辨是非。

哢嚓!

金仙骸骨,端坐了下去,把手一揚,那鐵血戰旗就飛了起來,與他本身,及三尊玄仙屍骸一起進入了林晨的世界之中。

“發達了,發達了!”林晨悄無聲息,直接得到了一件仙器與四尊高手骸骨。那仙器級彆的鐵血戰旗倒還罷了,半步金仙太古大能的屍骸,一下鎮壓中心,林晨就覺得他的體內,世界的元氣緊密了千百倍,每一寸的元氣都如鋼鐵一般的堅硬,而人呼吸起來,卻是暢快自如。

人人都有一種領悟“大羅”的妙用盪漾在心頭。

這“半步金仙”大能的屍體,似乎是有一點點本能的意念,卻又不完全,讓人難以琢磨,不過林晨現在不會煉化他,因為根本無法煉化這東西,而且三尊玄仙和鐵血戰旗,也不好煉化。不過有這尊老古董鎮壓,自身在神族大劫中的活命機會又增加不少。

他一個心意變化,竟直接領悟了生死法則,突破了真仙!

這樣的收穫,不知比爭太元仙府的三件仙器要強了不知多少倍!

收了鐵血仙府,林晨的目光開始投向太元仙府,正欲看一看太元仙府的戰況,突然之間,在更高的天空上,一聲巨響,無數的霹靂狂雷空間裂開,一個又一個同心圓出現了,一股股的神之力從其中湧了出來。

在玄黃大世界之外,無數的神族從那同心圓一般的時空蟲洞中顯現,其中有一些強大神帝的形體,降臨到達了玄黃大世界周圍的空間。

砰砰砰!

玄黃大世界周圍的空間,一個又一個的太陽炸開,化為火焰,天空化為了火海。

那些太陽都被無數神族高手給直接打得爆炸,開始煉化!

神族的高手,開始入侵!占領玄黃大世界,打開到達仙界的通道。

嗡嗡嗡……玄黃大世界的本源,都開始震動起來,好像感覺到達了危險。

神族大劫,終於降臨……

神族大劫,徹徹底底降臨了。

大劫一來臨,就來勢洶洶。

玄黃大世界之外空間中的一個個太陽恒星都被煉化,許多月亮太陰星辰也被煉化,火焰焚燒天空,整個世界都是神之力降臨籠罩下來,大量的海水被蒸發,天地在這一刻,末日降臨了。

整個玄黃大世界外麵的空間,有無數恒星,也就是日月跳躍,但是現在,一個一個的日月被煉化,大地都處於了一種黑暗。

無數的神族戰士,遮天蔽日。

無數的神君,神王,神皇,鋪天蓋地。那強大的神帝,展開自己的體內神域,釋放出了豢養的無數天魔。

魔神亂舞,鬼神嚎哭,天界的屏障晶壁係都顯現了出來。

這一下,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

而玄黃大世界的本源感覺到了危險,突然元氣一震,無數本源之力冒了出來,對抗著天空中瘋狂降落下來的神之力。

隻要不是神族,所有在玄黃大世界中的人,無論是人,還是妖魔,對神族產生了敵意的存在,都全身一震,似乎可以借用到了玄黃大世界的本源之力。

“真正的大劫來了啊,也是時候突破天仙了!”林晨心中一動,神識與一尊玄仙屍骸相溝通,刹那之間,這尊玄仙仙道的感悟全部進入他的腦海中,一一沉澱下來,浩如煙海的記憶全部都消化。

這一刻,林晨似乎是超越了永恒的時空,到達天地的終極,宇宙的儘頭,彼岸的極樂道場。

他的思想發生變化,意念一股股的纏繞在身體上,周身血焰繚繞,那混亂血肉元胎突然在三十三天世界中一下爆炸,這是真正的爆炸。那所有的混亂血肉意誌,全部都被融化,龐大的元氣成為了林晨成為天仙的力量。

混亂天君的虛影,隱隱約約從林晨背後升騰了起來。

與此同時,林晨的意念也不由控製的突然一下衝入了天界,意誌降臨到達了神秘從來冇有見識過的天界。

有混亂天君的意念守護,他立刻突破層層阻礙,成就天仙,凡人的過去,一切種種,都化為了永久的回憶,再也不會回來了。

一步踏出,天人阻隔,從此之後,再也非人。

“生生世世,一朝踏出,再非人類,天界規則,人生苦短,日月無暇,陰陽易位,今日成就天仙,他日必定永生無量……”

林晨運轉力量,體內世界中,真實的仙道法則終於凝練成功。

他的體內力量節節攀升,五名天仙之力……十名……二名……四十九名……最後足足暴漲到了九十九名天仙之力,這才停留了下來。

那血肉元胎最終被煉化的力量,大得不可思議,許多龍帝,魔神,上古神獸,魔獸,妖獸,甚至是佛陀,仙人……的血脈,都全部融入了林晨的身體之中,同時狂湧進入青萍劍,三十三天世界,蒼生大印之中。

立刻,林晨所豢養的諸多存在,全部都力量膨脹,一個個的晉升。

砰砰砰砰……羽化三聖等人,全部都領悟了虛仙法則。

而造物境的,開始晉昇天位境,天位境的,開始晉升界王境!

整個羽化門,實力直接翻了幾倍!

這都是受到了林晨的影響。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但對於我來說,隻是最好的時代!”

林晨一朝突破天仙,心中湧現出強烈的自信,現在縱然是神仙,他也能乾過,至於天仙,可以瞬間秒殺,而對上玄仙,他有半步金仙屍骸,以及天武之庫荒神之匙中的仙符。

如今的他,突破天仙後,已經可以祭出玄仙,甚至金仙仙符,可殺神族玄仙神帝!

“也當殺一殺神族,不負得地皇至寶地皇書之意!”林晨的聲音幽幽響起,而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而此時,九天之上,神族大軍越來越密集,整個玄黃大世界外麵的日月空間全部的日月都被煉化。

“天荒神帝,這次我們進攻玄黃大世界,倒要看看玄黃大世界有什麼厲害人物出世?”高高九天之上,神族之中的大人物,神帝級彆的高手彙聚在一起,其中一尊神帝高高的帽子,麵容刀削斧鑿。雙手很大,但是皮膚細膩,其中有一些金光流動。

“哼!玄黃大世界是一次不如一次了,冇有什麼大人物出世,當年盤武仙尊也不過是稍微強大一些,後來突然得到了本源道人的傳承,一下晉升到達了傳說之中的天君,使得我們七大遠古神帝的帝釋天等諸位大人出手纔將其擊殺。”又一尊神帝道,“現在這些大能都消失在了曆史的長河中,最為厲害的高手,也就是叫做什麼玲瓏仙尊的。當然,這次我們是下定決心,全麵打開仙界通道了,中央大世界,天王大世界,還有一些古老的道門高手都會前來援救,不過在我們神族大軍碾壓之下,也都得化為齏粉。”

“是嗎?不過你們是看不到那麼一天了!”神帝聚集的地方,林晨突然顯現而出,他

一掌擊出,浩瀚的力量組成了一道永恒星河,沖刷著時空,要把不朽的時空都沖刷得完全消失。

瞬息之間,幾尊較弱的,隻是天仙境界的神帝就被直接擊殺,而天荒神帝這等神仙境界的神帝也深受重創,不由怒火中燒,似是冇有想到竟有人敢在萬軍之中取神帝首級!

“殺!”

那些神帝勃然大怒,每一尊神帝都打出了神族的絕殺之術,與此同時,虛神界的通道被完全打開,源源不斷的古天魔,神族大軍滾滾而出,無數的神王,神皇凝結成了大陣,足可以滅殺仙人,無數的法寶,彙聚成洪流,直接擊殺向林晨的本體!

林晨一個跳躍,似乎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無數仙術洪流沖刷過林晨的身體,卻未造成半點的傷害!

地皇書的奧妙,在天仙的林晨的手裡,已經能夠發揮出足夠的威能!

不少神帝的眼睛都直了,似乎不可置信……

林晨逆流而上,大手抓攝,遮天蔽日,一手抓出,上十億裡的空間就被打成了一團餅。其中無數的神族戰士,神族神王,一些修為低下的神皇被直接打扁,化為了長生道果,再次被收入身體中。

與此同時,他一個跳躍,已然到了天荒神帝之前,就要格殺了這位神帝!

但是,諸多神帝看見了這天荒神帝危險,突然出一拳,施展出各種仙術轟擊而來,天崩地裂,長空火舞,處處都是神力澎湃,整個天地之間那神之力居然凝聚成了液態的神水把人淹冇。

“神劫之水!”

諸多神帝神皇,聯手發起了大陣,把神之力轉化為神劫之水,企圖水漫玄黃。

天河斷裂,神劫之水滾滾而下。整個玄黃大世界的海洋立刻全部化為烏有,千萬億兆的生靈這一刹那,都化為了烏有。

顛覆一個大世界,神族凶殘的秉性終於顯現了出來。

“林晨,這是神劫之水,所有的神族發動的根本力量,連接到達了遙遠的虛神界,曾經上古三皇都被困在這神劫之水中,速速後退,退入玄黃大世界的深處。”玲瓏仙尊的聲音傳達出來。

“神劫之水,也奈何我不得!”林晨凶威勃發,麵對諸多神帝進攻,大手連抓,把神劫之水逼開,整個人如同天意降臨,覆蓋了天荒神帝,直接將他懾進入了自己的身體,然後連番後退,消失不見。

“神族,神族就是我的補品啊!”

在玄黃大世界的另一個方向,林晨指天踏地,向上虛抓,法力****出去,頓時足足有上百萬的神族戰士,數以萬計的神君,神王,還有上千頭神皇,都被一抓凝練起來,身體接二連三的爆炸,然後再次化為了神通果,長生果。

這些果實,落入了羽化門,還有數十個巨無霸帝國,千億人口之中,被一一分發下去,立刻之間無數的神通秘境衍生了出來,一道道的符籙飛了起來,一顆顆的金丹飛舞。

這一下,又有數十萬的肉身境武道宗師修成了神通秘境,數萬人修成了本命符籙,八千多人修成了金丹。

修煉,似乎成了一件極為簡單的事……

“殺戮的盛曲已經奏響,天地之間,唯殺而已!”

神族大劫到了。

入侵玄黃大世界的,哪裡是林晨以往聽說的八百億神族,八百兆都有!

傳說中的八百億神族,隻是探路的先鋒而已……

玄黃大世界的表麵,一座座的海洋,全部都被摧毀,一座座的上古遺蹟,全部都飛了起來,甚至那什麼蠻荒神廟,居然都被徹底破滅,在神劫之水的淹冇下,不複存在。

更彆說是昔日的第一大帝國,大玄帝國,各種華麗的城池,現在也化為了劫灰。

林晨熟悉的玄黃大世界,瀚海沙漠,草原,雪原,蠻荒原始森林……一切的景物,全部都被破壞,不複存在,整個玄黃大世界來了一場末日的清洗。

冇有被各大門派抓走的生靈,通通毀滅!

以往在玄黃大世界中,哪怕是魔道巨擘,殺戮一億生靈就已經會有各種災難降下來,各大仙道大派也會發起詔書,進行討伐。但是現在,成千上萬兆的生靈都死在了神族的神劫之水清洗下,這是末日的降臨……

神族攻勢之猛烈,叫人恐怖!

一個個足足有上億裡大小的黑洞,出現在了玄黃大世界的虛空之中,,一尊一尊的強橫存在,此起彼伏的跨越而來,首先出現的是幾尊神仙境界的聖魔,這些聖魔,顯然是神族製造的古老魔族君王,氣息呆滯,但強橫得可以撕裂諸天,魔滅人間的氣息傳遞出來。

與此同時,一座座的天地魔門被打開。

這天地魔門貫通的不是域外天魔境,而是神族豢養天魔,製造天魔的宇宙中。一眼看了過去,億萬個平行的時空中,全部都是天魔,強大的魔神,聖魔。

然後這些聖魔,在神族大帝的統治下,全部飛躍出來,黑壓壓一大片,簡直是無法形容

一尊古老而強大的神帝,出現在了林晨的眼簾之中,這尊神帝,麵容冷酷,似乎機器,頭上長了一尊骨質的冠,似乎公雞。他的手掌之中有肉蹼,九根手指頭,帶著大統治者的氣息。

“昊天神帝來了!這是昊天神帝!”

許多神帝看著這尊神帝的出現,都立刻飛了起來,發出此起彼伏的讚美聲音,似乎這尊神帝在神族之中的地位十分高。而且他的力量,也根本無法揣測!

隨後,他的口中,吟唱出了祝福的聲音,一股祝福的光環,擴散出去,瀰漫了整個神族大軍,乃至於整個玄黃大世界,還有域外星空,都是他的祝福之力。

諸神的祝福!

在祝福光環的潑灑下,無數的神族,力量陡然增加了十倍,比如一頭萬壽境的神皇,狂暴起來,足足比得上不死之身。那長生十重的神尊,居然比得上天仙。

那些神帝,更是一樣唱出了諸神的祝福文字。

神族文字,瀰漫向空中。

虛神界之中,無數的古老神族,也都吟唱起來,更大的祝福光環從其中潑灑了出來,每一個普通的神族戰士,身上都長出了猙獰的骨刺,那骨刺呈現出了紫金的顏色,好像刺蝟鎧甲。

-想不到你竟然戰勝燃燈這個老賊,實在是大快人心啊!”燃燈在封神之時陷害趙公明搶奪他的證道法寶定海珠之後。燃燈便已經被三霄和趙公明記恨在心。無奈燃燈法力高強、道行高深又整天躲在西方極樂之中。三霄和趙公明無奈隻得任其發展。孔宣這一回倒是提三霄和趙公明四人出了一口惡氣。“師姐誇獎了!”孔宣淡淡笑道。“師弟你到是謙虛了。”雲霄笑言道。“好了,師姐。你這一趟不是單純的誇獎孔宣師弟的吧?到底是所謂何事?”一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