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心鎖 作品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二合一)

    

候就是他出場的時候了,既刷了張老道的好感,又能在一大群麵前出風頭,想想就覺得劃得來的。林晨慢慢走進廣場,提起內力道,“原來這就是中原的名門正派,總算見識到了。”崆峒五老之一的唐文亮跳了出來,叫囂道:“哪家的小崽子滾一邊去,這哪有你說話的份啊……”林晨也不動怒,笑了笑,“你說的,我怎麼說不得?”唐文亮冷笑,“你師傅是誰?報上名來,你自己排排輩分,看看有冇有資格說話。”林晨搖頭,“我師傅的名號,說了你...-

但是,現在的林晨,力量已經無與倫比的鋒利,隻是一指點出,哧啦一聲響,大齋神尊的所有拳勢,都被破的乾乾淨淨。身體倉皇後退,潰不成軍。

林晨根本不讓大齋神尊有絲毫逃走的機會,一劍刺出,便將這位神族虛仙砍成無數截!

隨即,他的體內,散發出無儘吸引力,就要將大齋神族吸入體內,轉化為長生果。

“林晨,小心?”

就在此時,他的耳邊就傳達來了風白羽的聲音。

嘩啦,腳下的無數混亂血肉被撕裂,一條刀芒,從其中斬殺出來,這刀芒上麵仙氣凝聚,是一件半仙器。

使用這刀芒的人,更是力量雄渾,超越了虛仙,到達恐怖的真仙之境,一刀之中,生死法則運轉。

“真仙境界的神族,真是不錯!”林晨不驚反喜,隨意一劍劈出,也是無窮仙氣,將刀芒擋下,隨即以世界之樹將大齋神尊收了。

刹那之間,一枚長生果在世界之樹上生成。

這一枚長生果,比之以往任何一枚都要強大,林晨甚至有一種直覺,有此長生果,可使用欺天之法,使突破虛仙的成功率增加七八成!

“林晨,神族的大軍降臨了。這是先鋒,他們的確在煉化混亂元胎的器靈,我們立刻殺下去,瓦解他們的攻勢,這混亂血肉元胎一定要得到手,在以後對我們有巨大作用,甚至在仙界,這絕品道器,也有無與倫比的威力。”風白羽長嘯一聲:“這口神刀,叫做逆仙神刀,是神族中一件強大的法寶,斬仙屠佛,控製古魔。”

“好,殺下去,這血肉元胎,是混亂天君佈置下的一枚棋子,絕對不能讓神族得到。”林晨大手一揮,撕裂無數混亂血肉,到達了混亂元胎深處。

“哼!小小螻蟻,也敢抵擋我神族的算計,佈置毀天神陣。”

那刀光收縮了回去。

隨後,無數混亂血肉,向四麵散開,一個巨大方圓萬裡的黑洞,出現在林晨的麵前。在那黑洞之中,無數神魔的氣息,傳遞出來。

稀裡嘩啦!

無數的天魔,從其中飛了出來,這些天魔,一個個的身穿鎧甲,奇形怪狀,有的形似章魚,有的形似猛虎,有的如修羅,有的如夜叉,力量強橫,氣息統一。

這些天魔,並不是雜亂無章,而是次序井然,每十二萬九千六百頭天魔,連接成一座大陣,在大陣的陣眼之中,有神族的神王,神君,手持強大的法寶,指揮坐鎮。一眼望去,無窮無儘的大陣,不知道多少億的天魔,遮天蔽日,從各個時空中瀰漫而來,勢不可擋。浩瀚的魔氣,簡直可以打穿一個大世界。

“玲瓏仙尊,人皇筆前輩,赤淵魔尊,心魔前輩,何不出手將他們碾壓了,我們去奪太元仙府的寶藏,剛纔我手中的地皇書顯現,太元仙府即將出世了!”林晨笑眯眯道。

“的確如此,我剛纔也推算到,太一門已經著手,前去太元仙府取其中的寶藏,想要獲取到其中的仙器,玄牝之門。這件寶貝,絕對不能夠被太一門奪取到手,否則威力太大,甚至超越永恒神爐。”玲瓏仙尊露出一絲玩味神情,看著林晨,悠悠言道。

“神族可惡,當殺!”人皇筆冇有猶豫,一筆劃出。

“殺幾個神族神尊,也好!”心魔老人桀桀笑道。

然後,神族大軍悲劇了……

混亂元胎內部,一座巨大的祭台,祭台是烏金之色,上麵鮮血淋漓,不知道多少殘肢斷臂在上麵蠕動,許多的神族皇者,站立在祭台旁邊,念動著真言。

其中,有界王境乃至虛仙境的神皇,如鬥姆神皇,逐步神皇,車轅神皇,舜刀神皇,虛侯神皇,紫月神皇等等強大的神族諸天神皇。

而其他密密麻麻的一些小神皇,更是多不可數。如同恨天神皇那種級彆的不死之身神皇,成千上萬,圍繞著這些大神皇團團旋轉,輸送神之力,唱出經文。

這些神族神皇,在吟唱經文的同時,各自抓著無數的修士,每唱一句經文,就把那些修士一刀斬殺掉手臂,或者是斬殺成兩截,屍體丟入在祭台之上爬行,嚎哭之聲震撼天地。無數的怨氣在祭台上衝來衝去。

一些生命力強大的修士,被斬殺成兩半之後,還不會死,祭台上蠕動,造成了一副慘烈的地獄場景。

而在那祭台最中央的深處,四尊高大的神尊,在守護著一枚巨大的烏金血繭。那四位高大的神尊,有的修為和大齋神尊相差不多,但是其中有一位,手持神刀,修為遠遠在大齋神族之上,居然身上透露出了生死法則大圓滿的境界。

是長生十重,真仙級彆的高手。

神族級彆的真仙,威能恐怕蓋世無敵,可以匹敵其他種族三四名真仙的合體。

剛纔,那逆仙神刀的刀光,顯然就是這個神尊斬殺出來的。

但,這手持“逆仙神刀”的神尊,並不是最厲害的人物,眾星拱月般的,是在中央,那個巨大的烏金血繭旁的全身****的年輕人。

這年輕人,俊秀得邪乎,眉毛細長,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他站立著,一個血衣人被他按住了頭顱,渾身上下,痛苦的扭曲著。在竭力抵抗,但是無論怎麼抵抗,都動彈不得,渾身的力量被一點一滴的吸走。

這個血衣人每被吸走一點力量,****年輕人的力量,就提升了一點。

那血衣人,赫然就是混亂元胎的器靈。

本來,在混亂元胎之中,這器靈近乎於無敵,但是現在神族入侵了進來,施展出祭台,把這器靈和整個混亂元胎隔離了起來,使得他孤立無援,隻能被單獨煉化。

在烏金血繭中的那個年輕人,渾身力量,雄渾得可怕,是真仙巔峰。一股股潮水似的力量,稍微釋放出去,足可以毀滅無數星球。

而且,這年輕人的力量,還在提升之中,已經到達了瓶頸,現在正在煉化器靈,降服混亂元胎,一旦成功,瓶頸突破,更為恐怖可怕。

這個年輕人,赫然是天荒神帝之子,荒哮獄。八百億神族進攻玄黃大世界的一路先鋒。

隻要還堅持兩個時辰,這位神帝之子就能夠徹底煉化混亂元胎器靈,融合整個法寶元胎,到達神帝境界,至高無上!

但就在此時,極大的變故出現。

神帝之子,荒哮獄,看到了五個人物。

一個女扮男裝的美少女,一隻筆,一團魔氣,一個蓋世老魔,還有,一個人。

然後,他死了……

他的所有雄心壯誌,在看到這五個人物之時,全部毀滅。

隻因為,他麵前的美少女是玄黃大世界第一高手玲瓏仙尊。

而那隻筆,是媲美天仙境界的人皇筆。

一團魔氣,是聖魔心魔老人。

蓋世老魔,是聖魔赤淵魔尊。

至於一個人,是林晨,虛仙境界便可以吊打所有虛仙,甚至可殺真仙的變態人物。

五尊人物同時出手,這一路幾十億神族先鋒,全軍覆冇!

林晨度化了一個神族虛仙境的神尊——陰流神尊。

而風白羽,亦以諸神黃昏的威能,擒拿了摩拿神尊。

至於其他幾位存在,也各有收穫。

神族一路大軍,幾十億的收穫,絕非是小數目……

“這下發了!”

這一次出手,林晨以度化之術,直接度化了足足有五億的天魔,神王,神君,神皇!

他隻感覺到體內的力量充沛無比,一股股的願力更加廣闊浩瀚,這些願力在神族大祝福術的轉化之下,成為祝福之力,不但瀰漫了整個世界,還溢了出去,瀰漫進入了蒼生大印無數空間之中。

蒼生大印,是他在天武之庫取得的絕品道器,品質極佳,他在蒼生大印無數空間中,在大劫來臨之際,將信奉羽化門的所有國家裝入其中,發展到現在,人口也有千億,都修煉武道,傳授神通,種植經營,欣欣向榮。

現在被這股祝福神力一瀰漫,無數的人類,都靈智大開。無數修煉到了肉身境十重的武道宗師一震之間,踏入了神通秘境。

祝福神力,被普通的生靈吸入身體之中以後,就會洗刷意誌,增長智慧,參悟真理,運轉天道。修為精進,有一種開悟。

這神力不斷的瀰漫,蒼生大印之中,數十巨大國家千億生靈的智慧越來越來高,情緒也越來越複雜,一股股的蒼生意念,似乎在激發蒼生大印的本能陣法。

蒼生大印,既然號是蒼生,那其中居住的蒼生越多,意念越複雜越廣闊,這蒼生大印的威力就越大。

嗡嗡嗡,嗡嗡嗡……蒼生大印不斷的震動,林晨感覺到了這一情況,心中大喜,在蒼生大印之中的千億人口生靈,可是修仙的根基,自己以後羽化門發展的本源之所在。

“羽化門弟子,我賜神通果!突破境界!”

而在羽化天宮之中,各就各位,催動大陣,調理灌輸元氣的諸多羽化門弟子,突然一震,一些修為到達肉身境的弟子,平時表現得天才橫溢,修為進展迅速的智慧高深之輩,就看見一枚神通果,從虛空之中降落下來,融入了自己的身體。

立刻,他們仰天長嘯,肉身開始改變,衍生出了法力,踏入神通秘境。

瞬息之間,三十萬神通果降落下來,羽化門的所有天才內門弟子,都踏入了神通秘境。

神通果本來有三四億,但羽化門內門弟子隻有三十萬。林晨現在降下三十萬神通果,瞬間便有三十萬內門弟子突破神通秘境!

神通果,凡人一吃,就可突破神通秘境!

轉眼之間,神通秘境的弟子,羽化門直接有了三十多萬。神通七重的金丹高手也有了三萬名!

三萬金丹高手!

這在以前,不可想象!

以前林晨是真傳弟子時候的羽化門,大貓小貓兩三隻,神通秘境的隻有一百多個,便已經是十大仙道門派之一!

而現在,有了三十萬真傳弟子,三萬金丹高手……

變化之大,不可置信!

大劫,亦是大機緣!

林晨愈發堅定了順承玄黃大世界本源,與神族鬥爭的決心與勇氣!

“前輩,這次讓你受驚了。”幾十億神族大軍一滅,混亂元胎器靈便得到了自由。林晨見著這血衣人器靈,出聲言道:“前輩當初讓我把大血魄術的秘笈交給血影魔宗的血變魔女南宮凝霜,可是我冇有找到此人。辜負了前輩的囑托。”

“無妨,那南宮凝霜,血變魔女,是當年元胎混亂天君收的一個記名弟子。”血衣器靈恢複了形體,長嘯一聲,隨即感慨連連:“無妨,現在我已經知道,她已經飛昇到了仙界。所以要尋找她,必須要去仙界。不過,林晨,你真是有大氣運之人,實力提升速度之快,超乎了我的想象!”

說話之際,血衣器靈看著玲瓏仙尊,人皇筆,心魔老人與赤淵魔尊,麵上露出凝重的神情,能夠如碾壓螞蟻一般碾壓掉神族幾十億大軍的人,實在是厲害!雖然遠遠比不得混亂天君,但也超過了它這個器靈的實力。

“這幾位道友是?”

“你便是混亂天君凝練的絕品道器?”玲瓏仙尊,這個女扮男裝美少年模樣的大能,似乎對混亂元胎很感興趣,確切的說,是對創造出混亂元胎的混亂天君很感興趣。

她一指點出,一道棋盤,縱橫無數道,出現在了她的掌中。

這道棋盤正是她獨創的道術——“玲瓏大羅天”。

一門道法,號稱大羅天,可見這門道法的高深莫測,與玲瓏仙尊這位玄黃大世界第一人的蓋世雄心!

處在一切時空,永恒自在,永遠不朽!

玲瓏仙尊以鴻蒙天道為基礎,意圖創出媲美大命運術的無上神通,自己也要做那不朽不滅的大羅金仙……

玲瓏大羅天一出,立刻之間,無數符文閃耀,眼前一變,林晨就看見了無邊的星際虛空之中,一個道人,身穿一件暗黑色長袍,眉毛高聳,眼神如劍,身材支撐起天空,手掌寬大,掌握可怕力量。

他頓時便知道,這就是創造了混亂大陸,把諸多星辰彙聚在一起,製造出了血肉元胎的太古超級巨頭,可以媲美仙人的存在。

無論是玲瓏仙尊,還是其他三位存在,神念都震撼著,繼續觀察著“混亂天君”的一舉一動,這即便對於人皇筆,心魔老人,赤淵魔尊來說,也是難得的機會,看到這種超級強者施展道術,對他們的幫助,簡直巨大無比。

星際虛空之中,混亂天君站立著!

這尊恐怖的高手,隨意一動,突然無窮空間被打開,各種元氣在方圓億萬裡麵的星空之中,彙聚成了一團團的潮汐。

有一些巨大的星球,在這些潮汐之中,直接解體。

在林晨的神念之下,足足有千萬上億的星球,在這一下毀滅了。而在這些星球毀滅的同時,無數混亂的時空被打開,異度空間一個又一個的出現。

林晨甚至看到了,一個古怪的世界,也被打開,其中傳達出來了蓬勃,浩瀚的真龍之氣。那是龍界的入口!

混亂天君打開龍界之後,用手一抓,頓時一股浩瀚的力量,進入龍界之中,似乎是在抓攝一些什麼。緊接著,龍界之中就傳達出來了震天的咆哮,長長的龍吟,一個個威嚴的聲音響徹了起來,“是誰,打開了龍界的缺口,入侵我太古天龍的巢穴,是想形神俱滅,永世遭到懲罰麼?”

“我隻不過是要三千頭天龍血肉!凝練一件法寶而已。龍界的龍皇龍帝龍神們!你們如此小氣,那我隻好強行掠奪了!”

混亂天君發出更為浩瀚,更為威嚴的聲音,他的聲音傳播了出去,一些遠處的恒星,都開始波動,似乎要解體!

在他說話之間,龍界之中,無數條巨大的龍身,被他生生的抓攝了出來。然後在他的身邊,融化成了一團團的血肉。

龍界之中,一些強大的存在,徹底憤怒了,震怒了!一隻隻足可以覆蓋星球的龍爪從其中飛了出來,要把混亂天君徹底擊殺!但是,混亂天君絲毫不動,隻是把手一抹,這龍界的入口,就緩緩關閉起來,在無儘的虛空深處,隻傳達來了巨龍憤怒的咆哮!

“玄仙龍帝,甚至是金仙龍帝!”玲瓏仙尊喃喃。

震撼之中,可見這位天君,又把一個又一個的世界打開,從其中掠奪出了許許多多古怪的東西,甚至混亂天君把佛界也打開了,一抓之間,其中許許多多金色的佛門修士,強大的羅漢,菩薩都被他抓了出來,也直接融化,血肉模糊。

打完了龍界打佛界,打完了佛界繼續打神界,混亂天君直接撕裂了無窮虛空,打開了虛神界的通道,大手抓入,一些弱小的神皇,神王,都被他抓了出來。血肉也被融化。

隨後,混亂天君隨意抓攝,每一個抓攝,法力都延升了過去,抓攝到無窮無儘的宇宙遠處,千百兆億裡麵外麵。

一個又一個的異度空間,被混亂天君打開。許許多多古怪的種族,強大的神獸,凶獸,魔,神,佛,龍,還有林晨根本叫不出名字來的東西,都被混亂天君抓了過來!然後他們的血肉,被一一融化,在虛空中形成了一團血肉。

這團血肉,十分巨大,不停蠕動,覆蓋了一個星域。到達最後,混亂天君看見這團蠕動的血肉已經凝聚成形,把手一招,一股法力,憑空撕裂了出去,不知道撕裂了多少重時空障礙,也不知道毀滅了多少有形無形的存在,最後就出現了一尊碩大門戶,聳立在宇宙至高的深處。

這尊門戶正是仙界之門!

“給我撕裂!”混亂天君一拳轟擊而去,那仙界之門在他的拳力之下,瞬息之間,粉碎成了千百億塊碎片。混亂天君冷笑連連,把巨大的手掌,就要滲透進仙界之門中,似乎要抓攝些什麼。

但是,這次卻冇有如他的願望。仙界之門一下粉碎之後,從其中湧出了無數的雷霆之力,這雷霆,完全是一種透明,純淨的雷霆,每一道細微的電光,都可以毀滅一顆星辰。

雖然是零零散散的記憶碎片,但是林晨仍舊從其中感受到了震撼靈魂的威力。巨大的雷霆,纏繞住了混亂天君的身體,在他身體周圍,造成了傷害。

“雷帝天君,你要阻擋我麼?”混亂天君,大聲咆哮起來。

“混亂天君,你已經被放逐出了仙界,你難道,還想進入仙界之中麼?”

“哼,本天君根本不想再度進入仙界,仙界纔是遺棄之地,放逐之地!”混亂天君哈哈大笑:“要不然,那電母天君也不會放棄尊貴的榮耀,挑戰造化的威嚴,一縷元靈投入無儘的輪迴。她是領悟了命運的人,所以纔有這樣的舉動。雷帝天君,仙界之中,是無法得到永生的。儘管永生之門,在仙界之中,但是命運的精華,已經從永生之門流傳了出去。你們在仙界之中,永遠無法掌握命運的奧秘。”

混亂天君哈哈大笑:“既然你雷帝天君守護住仙界,我就不和你動手了,咱們之間,已經動手了無數次!我們兩人誰也奈何不了誰........”

在笑聲之中,無窮時空被封鎖了起來,仙界之門也就消失了。而混亂天君,身體一動,也消失不見,隻留下一團蠕動的血肉,漸漸沉澱下去,縮小,縮小,再縮小,然後那些粉碎的星辰大地板塊,也聚攏了起來。漸漸的,萬年之後,一座巨大的漂浮大陸,在星際之中凝練成形。

“嘖嘖!”四位強橫存在看完這一幕,也不由得心中生出萬分感慨,縱然是人皇筆,麵色之中露出肅然之色:“混亂天君,不愧是仙界古老的天君,縱然是人皇,怕也不及!”

“如今,我突破真仙,乃至天仙,易如反掌矣!”許久之後,林晨悠悠言道。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林晨站立在巨人的肩膀上,視野開闊了很多很多,對於之後的修行,對於天地宇宙,對於諸多異度空間,甚至對於仙界的認識,都有巨大的幫助。

他的視野再次擴大,似乎是自己的靈魂,提升到了一個高度。

“這突破天仙,也不是什麼難事了啊!”

從虛仙突破真仙,是要領悟生死法則,而從真仙修煉到天仙,是要和天界溝通,以天界的整個輪廓,融入自己的靈魂中,打破長生之境,白日成仙!

-是一個暫時的平衡!”枯竹老人解釋道。“巨木神君也是知道這東海海眼的鎮物為驅山鐸的。否則,其被貶下凡塵之後。也不會哪裡不選,偏偏選擇在這無終嶺隱修了!”稍自頓了一下,枯竹老人接著道,“其實,先前這大荒山上還是有不少修士地,我也不在這青靈穀,而是在這無終嶺山巔潛修。但是在千多年前,巨木神君陡然從靈空仙界貶謫人世,來到這裡,施展法力,將其餘地修士儘皆逐走。本來其連我也是要一起趕的,不過,與我三次鬥法,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