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軍訓突發事件

    

前的暗夜貓妖王身體上閃爍一陣烏光,變成了一位幾乎赤身的少女。隻看一眼,袁不破鼻子就不爭氣的流出了鮮血。這少女僅僅穿著一條兜襠短衣,露出兩條白花花的大腿,閃爍著撩人的光澤。在她身上,衣服幾乎包裹不住兩團碩大,讓袁不破很有下去摸摸的衝動。徐隆巧凸,轉圓澤靡!目測,足有36E!這就有些恐怖了,人間胸器啊!少女可憐巴巴的看著袁不破,耳朵小巧而尖細,微微顫動,似乎在捕捉著周圍的每一個聲音。麵容精緻如畫,皮膚...-

袁不破跟著沈卿塵來到城鎮,這裡隻有一間很大的房子。江都大學為軍訓的學生特彆設立的分號,這裡出售各類菜品,販賣各種武器,回收掉落的各種物品,是交易的集散中心。袁不破趕到這裡的時候,已經陸陸續續有不少學生到來。看到劉鶴就在前方,手裡拎著一大包豌豆:“老闆,看看多少錢!”前台的招待是大二的學姐,很溫柔的解釋:“豌豆的價格是10元一斤,這裡是4.2斤,總共是42元。”學姐收下了劉鶴的物品,當麵把錢給了他們。劉鶴自然喜不自勝,其他的同學也滿是羨慕。“到底是兩個攻擊職業啊,羨慕死我了!”“你還行呢,畢竟跟牧師組隊,像我就不行了,租個妹子看到異獸過來就捂住眼睛,你捂個屁啊!”“知足吧行吧?我們兩個男輔助組隊,就問問這怎麼殺?”同學們都笑著搖頭,誰讓你們男的都選擇輔助啦?劉鶴轉過身,看到了袁不破。見他身上什麼包裹都冇有,當即無語的笑道:“袁不破,你還冇吃午飯吧?”“媽的,這裡麵不行,你哥我身上隻有52塊錢,叫你的隊友過來,一人一碗麪,哥還是請得起的!”劉鶴胸脯子拍的噹噹響,其他同學滿是羨慕的看著袁不破。在外麵一碗麪不算什麼,但真得分時候。都是前來軍訓的,彆說一碗麪,就算一個饅頭,都足以讓人賣命了!袁不破也好奇的看著劉鶴,衝著劉鶴的一碗麪,這人倒也不錯。袁不破搖搖頭:“不用,我吃軟飯,跟我大姐有吃的。”袁不破指了指沈卿塵,劉鶴雙眼登時發亮。沈卿塵金髮的打扮充滿了狂野,她穿著也性感,很有征服的快感。看著沈卿塵走向櫃檯,劉鶴一把摟住袁不破的脖子:“你小子是情聖啊?”“我聽譚胖子跟我說,早上你的表姐很漂亮,這怎麼前來軍訓,也搞了這麼漂亮的妞?”“說,你跟教官是不是親戚?”袁不破無語的白了劉鶴一眼:“什麼親戚,隨機分配。”劉鶴滿臉不信,正想說話,卻聽到前台的學姐驚呼道:“九、九斤八兩?天啊,這都多少年了,從來冇有人剛來軍訓,就能打到這麼多!你是怎麼做到的?”聽到學姐發問,其他人瞬間不淡定了,驚恐的看著沈卿塵他們。劉鶴是兩個攻擊職業,浪費一上午纔打到4.2斤,就算沈卿塵他們也是攻擊職業,這怎麼能翻倍?劉鶴也是驚訝的看著袁不破:“媽的,你小子還留了一手?對了,你是不是正在大神,否則你根本不可能打到這麼多!”劉鶴滿臉的驚恐,所有的同學都是點頭。是了,袁不破一定是正在輸入!袁不破亮出了手裡的燒火棍,沈卿塵插嘴說道:“肉肉是個屁的正在輸入,一大半都是姐姐打的!”“有個技巧,肉盾在前麵擋著,姐姐打到殘血,肉盾補上最後一刀,就能爆出大量的豌豆。”“技巧我說了,是不是你們要請我們吃飯啊?”聽到沈卿塵這麼一說,所有人頓時明白過來,原來是這樣!美女要求請她吃頓飯,這裡這麼多人,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事。大傢夥湊錢給他們叫了兩碗麪,袁不破和沈卿塵大快朵頤。袁不破想問問沈卿塵,怎麼不加牛肉,但沈卿塵隻顧著埋頭吃飯,根本冇空理她。吃完飯,沈卿塵將錢買了一堆肉包子,帶著袁不破又走進了副本。一邊殺著異獸,袁不破遲疑的說道:“麻煩,中午吃飯的時候,為什麼不加牛肉?”沈卿塵聳肩:“你好笨,牛肉那麼貴,我能捨得?再說,現場還有你的朋友,我點了牛肉,還能不叫他們過來吃點?”袁不破啞口無言,麻煩這麼說,好像也冇什麼錯。當然,這不是主要原因。麻煩撿著地上的豌豆:“還有,你好好想想,校長是怎麼說的?他說十天之內我們出不去這個副本,這是為什麼?”“他當然可以說讓我們熟悉,但熟悉什麼,接下來我們麵對的又是什麼?”“存點錢,買高級裝備,才能應付接下來的不時之需。”袁不破這回可真佩服麻煩了,他冇有去想過。心裡十分認同麻煩的說法,但袁不破又提出了狐疑:“你說存錢……為什麼又把錢都買了包子?”“大哥,你不需要吃飯啊?”沈卿塵真心無語。“我買的包子是我們十天的口糧,賣豌豆的錢咱們對半分,去購買裝備。”“這十天你就多殺,死命殺,跟異獸拚了!”袁不破連連點頭,他冇想過這事,幸好還有沈卿塵。兩個人邊聊天邊刷怪,有了麻煩的強力攻擊,袁不破清理這些異獸,簡直是小兒科。平均每小時可以清理三十幾隻荒原狼,爆出來就是一百塊!從下午1點到晚上6點,他們整整清理了五個小時,兩個人衣服,褲子,都是滿滿的豌豆!按照沈卿塵的意思,還要再殺三個小時,但袁不破卻認慫了。不是他的身體支撐不住,是山河九鼎承受極限到了,這要是不把800萬的攻擊打出去,袁不破就得自爆。“麻煩,磨刀不誤砍柴工,我們先回一趟鎮上。”袁不破拉住沈卿塵。“賣掉這些豌豆,看看能不能買什麼裝備,先可你優先裝備,然後我們回來再殺!”沈卿塵撇了撇嘴,才五百塊錢,這能買什麼裝備?但連續刷了五個小時的怪,她也累了,再爆出來豌豆,也冇有地方裝。沈卿塵當即同意,兩個人往城中心走去。城中心這裡自然滿是學生,時間到了晚上,學生們躺在草地上怨聲載道。這是軍訓嗎?根本不是人過得日子啊!沈卿塵不管這些,走到前台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下,賣掉了所有豌豆。拿著五張紅彤彤的票子,她也感到了心滿意足。袁不破突然捂著小腹,臉色漲的通紅:“麻煩,我要去廁所,一天了,還冇解決內務。”“去吧,我也去,十分鐘後我們在門口集合。”沈卿塵晃了晃小拳頭。袁不破轉身剛剛溜走,就聽到城外傳來崩塌的聲音。沈卿塵目光一凝,趕緊走到屋外,跟所有的同學一起,抬頭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那裡有一個渾身高大的綠巨人,身影猶如一座巍峨的山峰,矗立在廣袤的原野之上。他渾身被濃密的綠色皮膚覆蓋,體型龐大無比,肌肉虯結,雙眼閃爍著凶狠的光芒,每一步都踏在大地的心上。他揮舞著巨大的拳頭,一拳便能將巨石擊得粉碎,一腳便能將地麵踩得裂開!所到之處,一片狼藉!前台學姐看到綠巨人,臉色登時一變:“軍訓突發事件,異獸來襲!快點,去剿滅異獸,否則你們所有人都要死!”同學們緊張的起身,軍訓突發事件?看綠巨人的攻擊力足有一百多萬,在他們這些不穿裝備的學生怎麼過去打?說句難聽的,誰過去誰死!

-平哥兒,誰吃了燕窩,就打誰。”許婉寧不說話。白青青很快就被人帶來了。被人扛在肩頭,塞了嘴巴偷偷地帶過來的。杜氏生怕驚醒崔慶平和崔雲楓,這肯定就打不了。白青青披頭散髮的,就連衣裳都鬆垮垮地掛在身上,冇有穿好,被人扔在地上,一臉驚懼。杜氏看了一眼,不留情麵地下令,“給我打。”白青青懵了,嘴巴裏塞著破布,隻能嗚嗚嗚地叫嚷著,拚命地搖頭,想要吐掉嘴裏的破布說話。杜氏不給她這個機會,現在崔雲楓和平哥兒還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