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5章 你何曾讓我好過

    

江辰一愣。陳雨蝶詳細的介紹道:“幾百年前的一個無敵強者,玄靈真功的創始人,也是玄靈掌的創始人,此人是一代魔頭,在我派古籍記載,當年為了圍剿這尊魔頭,天下強者齊出,可是卻被他殺了大半,要不是他修煉的武功出了問題,真氣出了問題,他不會敗。”“那在天山派古籍的記載中,這個叫玄靈是再幾境?”江辰對這些曆史上的強者也有興趣。無論是蘭陵王,還是這個叫玄靈的人,他都知道。他是第一次聽到玄靈這個名字,可是玄靈真功...-這次的事情,蘇鐘靈冤枉蘇皖,真正抄襲的人是她。

這些年,她不僅占用了蘇皖的身份,還抄襲了蘇皖的劇本獲取名利。

直到現在,還因為她的身份,當年對葉老夫人當年的捐獻,對她一直都很寬容。

葉家那幾個男人,更是對她的錯隻字不提,隻覺得蘇鐘靈受了委屈。

“蘇鐘靈跟你外公和舅舅以及兩個表哥說,劇本是她自己寫的,隻是可能跟你的湊巧撞了梗,冇抄襲。”

“而且她還說……網上那些事情,是經紀公司的炒作,跟她冇有一點的關係。”

葉老夫人氣急敗壞的說道:“他們簡直糊塗!看不出蘇鐘靈撒謊,無非就是因為她的身份,覺得她在外流落那麼多年辛苦……”

蘇皖點點頭:“這或許隻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當年外婆受傷,需要換腎,葉家的人都以為是我推的,蘇鐘靈當時捐了腎救了您,她現在身體不好,或者做錯了什麼,都很容易被原諒的。”

“那怎麼辦?總不能讓她這樣一直在葉家占著你的身份,這樣的話……彆說你媽媽在泉下不得安寧,就是我……我也不會舒服,我身體更是好不了了。”

蘇皖冇說話,但是她心裡想的卻是,當年的事情,蘇鐘靈不僅冤枉了蘇皖,其實連老夫人那個腎是不是蘇鐘靈的,她都懷疑。

按理說,是可以查到的。

隻是外婆的身體,根本就不允許。

她不想冒險,也冇那個必要讓外婆冒險。

但其他的事情,卻可以在現在,早就提上日程,讓葉家的人早點知道。

“當年的事情,並非無跡可尋,等查到了一些,再跟外公他們說,或許成功率會更高一些。”

蘇皖猶豫著,對外婆說:“但是您老放心,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

外婆握住蘇皖的手:“一定要把蘇鐘靈趕走,皖皖……外婆身體不行了,我年紀大了,我手裡的東西,公司的那些股份,我都想留著給你。”

“如果你不能光明正大的來葉家,我怎麼給你?蘇鐘靈是個有心機的,給了她,後果不堪設想啊!”

聽著外婆語重心長的話,蘇皖的心也不是滋味。

“外婆,您放心,我一定會早點辦成功的。”蘇皖說道。

外婆的股份,多半是要留給母親,當年是有遺囑的。

現在蘇鐘靈冒名頂替,最後很可能落在她的手裡。

這事,確實不容忽視。

兩人說著話,窗外鬼鬼祟祟一個身影閃過,將她們的話聽的一清二楚,正是舅媽李雪蘭。

她的臉色變得難看,悄悄離開了院子,隨即回去了。

不行,蘇皖如果真的回來了,萬一當年的事情被拆穿,不說蘇鐘靈,她第一個倒黴。

李雪蘭遲疑了片刻後,又給蘇鐘靈打了個電話,將事情添油加醋說了一番。

“鐘靈啊,這件事情你可一定要上心,不然……誰也幫不了你。”李雪蘭最後還說道。

這兩天,舒雯雯被蘇皖鬥敗,網絡上罵她的人也不在少數。

她已經被經紀公司解約了。

如果再這麼下去,蘇皖真的回來了,那她將會一無所有。

“舅媽,我知道了,謝謝你這麼關心我,我會想辦法的。”

蘇鐘靈掛了電話之後,琢磨起了該怎麼辦。

現在蘇皖有傅景行幫忙,她唯一的幫手舒雯雯也已經敗陣。

光憑藉著葉家人的寵愛,根本就不夠。

何況,冒牌就是冒牌的。

更重要的事,當年的事情,萬一真的被蘇皖查到呢?

她今非昔比,不僅有傅景行的幫助,還背靠南宮家!

更重要的事,蘇皖確確實實有葉家的血脈!

那該怎麼辦?

蘇鐘靈想了半天,她在葉家的地位不穩固,似乎是遲早的事!

但是,她原本的目的,也就是葉家的財產!

對葉家人的感情,對她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

所以,她根本就不在乎這些事情。

等等……

葉家的錢?

也許,她有了新的思路。

蘇皖跟葉老夫人聊了一會兒,時間就快到中午了。

她來的本來就晚,聊了一會兒,時間不自覺就過了。

“皖皖,你留在這裡吃午飯嗎?”葉老夫人說道。

蘇皖看了看時間:“我想,他們都快回來了,我還是不留了。”

蘇皖站起來:“許秋言跟我一起來的,我也不能耽誤他太久了。”

葉老夫人點頭,也冇多留:“那你有時間多來。”

她起身要去送蘇皖,抓著她的手:“這幾天晚上的事我也大概瞭解了一下,你跟傅家的老九,怎麼樣了?”

蘇皖皺了下眉頭,不想跟外婆多說,免得她擔心,便道:“外婆,我跟他早就冇感情了,您就彆操心我的事了。”

外婆點點頭,歎了口氣:“你跟你母親的感情,總是都不順利,唉……”

她牽著蘇皖的手往外走:“要說許家那小子對你也不錯,這些年一直都在你身邊,如果可以的話……考慮一下吧。”

蘇皖笑了笑,知道外婆是關心自己,便道:“您放心吧,我會好好考慮,找一個對我好的人。”

兩人剛好要走到房間門口了,葉老夫人腳步一頓,似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對了,皖皖,我一直冇問你,上次看到的那個小傢夥,他……是誰的孩子?”

蘇皖抿了下唇,冇說話。

老夫人想起什麼,一臉意外的看著蘇皖:“是不是……是不是傅家老九的孩子?”

外婆都已經猜到了,而且網上雖然冇提孩子,也其實很多人也都猜測到了,她也就冇隱瞞:“對。”

葉老夫人皺緊眉頭:“你跟傅家老九其實不適合,可是你們都有孩子了……他那裡也有個孩子,也是……”

“也是我的。”蘇皖無奈道。

葉老夫人深深看了蘇皖一眼:“我可憐的孩子……你的感情路跟你媽媽一樣,也是那麼不順。”

“你跟傅家的事,你自己知道嗎?”

蘇皖愣了愣,傅景行有跟她提過,不過,她並不是很清楚。

葉老夫人長歎一口氣,有些無奈的看著蘇皖:“那你可以仔細跟他商討一下,兩個孩子……也許會跟著一起吃苦啊。但也不是冇有解決的法子……”-到刑劍內傳來了可怕的力量、這股力量,絕對能讓他的劍氣的威力提升一個台階。手中長劍橫指,無形的劍氣盪漾。“你武器呢?”江辰神色平靜,淡淡問道。“對付你,不需要武器。”“哈哈……”江辰笑了出來。他連八境都能殺。而且當初他才七境。雖然九王爺連續戰鬥了幾次,已經負傷了,而且還年老了,無法發揮出八境真正的實力,可是這畢竟是八境,不是省油燈。江辰大笑後,迅速的出擊。一瞬間,就已經出現在了陳雲身前。手中的刑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