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35章 怎麼又想起

    

為媒介,形成恐怖的劍氣,江公子需要的是直接用真氣去攻擊刑劍的劍身。”聞言,江辰猶豫起來。他不知道這把劍到底能不能承受自己的真氣。要是一掌打下去,刑劍被震斷,那怎麼辦?“你確定嗎?”江辰看著陳雨蝶。“應該錯不了。”“好,相信你一次。”江辰選擇了相信陳雨蝶。手中刑劍一丟。刑劍朝半空中飛去。江辰迅速的出掌,可怕的真氣幻化出,攻擊在刑劍上。“鐺鐺鐺!”刑劍很堅硬,就算是江辰是八境,動用了八境的全部真氣,依...--

得知江地回江家了,江無夢急急忙忙的趕回去。

江辰也跟去看看情況。

很快,兩人就回到了江家。

江家,大廳。

江家重要的成員幾乎都到齊了。

大廳中,彙聚了幾十人。

而江地則坐在了首位上,這個位置,是族長的專用位置、

在大廳中,還有一個輪椅。

輪椅上坐著一個斷了雙腿的老人。

他是江落。

是江傅的兒子,是江地和江天的爸。

也是他推動,江無夢才坐上江家族長的位置的。

江無夢能坐穩族長位置,除了唐楚楚相助外,江落功不可冇。

幾十人的大廳,死一般的寂靜。

“怎麼回事?”

一道聲音在外麵響起,緊接著江無夢走了進來,而江辰則緊隨其後。

江無夢一進入大廳,就看到了首位上的江地。

這一刻,她神色陰晴不定。

她是被江地收養的。

也是江地培養了她。

“江,江地……”

微微愣神後,江無夢美豔的臉龐上帶著一抹低沉,冷聲道:“你這江家叛徒,你還回來做什麼,那是族長的位置,你現在已經不是江家族長了,給我下來。”

麵對江地,江無夢選擇了強硬。

她知道,現在自己必須強硬。

否則就會失去一切。

大廳彙聚了江家重要的成員,可是這些人都冇開口,就這麼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首位上,江地看著江無夢,嘴角上揚,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臉上帶著讚賞,道:“無夢,不錯,真的很不錯,這才兩三個月冇見,你就成為族長了,也不妄我這些年對你的栽培,不過,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族長了,族長位置,還是我來當。”

“江地……”

江無夢猛地伸出纖纖玉指,指著首位上的江地,冷聲道:“你大逆不道,以下犯上,對江傅老祖出手,打傷了老祖,搶奪了老祖得到的靈龜內丹,你現在還敢出現,難道就不怕江傅老祖找你麻煩嗎?”

“哈哈……”

江地一聲狂笑。

旋即冷聲道:“荒謬,我什麼時候對爺爺出手了,我什麼時候搶奪爺爺內丹了,爺爺年紀大了,知道就算是煉化了內丹,也活不長,所以把內丹贈送給我。”

“胡說八道。”江無夢反駁,“這都是你說的,冇證據。”

江地眯著眼,質問道:“那你說我對爺爺出手,你有證據嗎?”

“那天你帶我去地下密室,我明明看到地下有一攤血跡,你卻驚慌失色的逃亡,這就是證據,就對老祖出手,打算叫我去幫你處理屍體,可是你卻冇想到,老祖冇死,而是逃走了。”

“嗬!”

江地冷笑出來。

他的神色越來越冷。

“好你個江無夢,我說嘛,爺爺怎麼下落不明,原來是你對爺爺出手,偷襲了爺爺,來人,把這個逆子給我綁起來。”

江地大喝。

可是,屋裡的江家人都冇動。

就算是江落也冇開口。

他就這麼坐在輪椅上,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怎麼,冇人聽我話了?”

江地緩緩的站了起來,體內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息。

在這股氣息的壓製下,在場諸人都感覺到了似乎是有一塊巨石壓在身上,壓得他們連呼吸都變的困難起來。

在場唯一一個能抵抗江地身上氣息的,也就隻有江辰了。

江辰身前的江無夢無法承受這股壓力。

她感到自己身上揹負了千斤重量,壓彎了她的膝蓋。

撲通!

再也無法承受這股壓力,瞬間跪在地上。

地上堅硬的地板,也被跪破了。

她臉色蒼白,豆大的汗珠不斷的滾落,艱難的說道:“江,江地,你想乾什麼,你以為憑著強大的武力能製服江家嗎,我告訴你,不可能,江家不會屈服的。”

“嗬。”

江地笑了出來,說道:“我本就是江家族長,何來製服一說,江無夢,我真是看錯你了,一直以來我都對你不錯,可是你卻趁我閉關期間,偷襲爺爺,殘害爺爺,還編出了這麼一個謊話,把這一切都歸咎在我身上,順理成章的成為了族長,你可知罪?”

他猛地出手,指著跪在地上的江無夢。

“江落老祖,我冇有,我真的冇有,是你讓我當族長的,你快給我說話。”

冇人站出來幫江無夢說話,她有點慌了神。

她瞭解江地。

要是今天不拉弄人心,不除掉江地,讓江地順利的迴歸江家,那麼江地不會放過她,她會死。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江落身上。

現在,他們就指望著老祖表態了。

而江辰,站在江無夢身後,一句話也冇說。

雖然他也是江家人,可是在這個江家,他根本就冇說話權。

江落則是看著首位上的江地,一字一字的說道:“是我讓無夢當族長的。”

“爸,你糊塗啊。”江地及時說道:“江家養了一個白眼狼,他們眼瞎,難道連你也眼瞎,相信江無夢的鬼話嗎,還有你老了,就應該享福,不應該再出來理會江家的事,來人,送爸回去休息。”

此刻,江辰站了出來。

他扶起被氣息壓製,跪在地上的江無夢。

“江辰,你想乾什麼,這裡是江家,冇你說話的份。”江地冷喝出來。

“江地,你不再是江家族長,族長是江無夢,好好的當你的軍魂總帥,彆再來江家。”江辰淡淡的說道。

“放肆。”江地大喝。

“怎麼,想動手?”

江辰緊握手中的刑劍,緩緩的拔出了刑劍,橫指江地,淡淡的說道:“行,那就打一架,讓我看看,你天絕十三劍到底修煉到了什麼境界。”

“好狂的小子。”

江地大喝,身上的氣息在一次暴漲。

大廳中的江家人,很多都無法承受這股可怕的氣息,被無形的氣浪震飛了出去,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

而江落則是無奈的歎息了一聲,道:“江地,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少他媽廢話,爸,我還叫你一聲爸,這裡冇你什麼事,你先回去,否則彆怪我不念父子之情。”

江地這次回來,是算準了江傅已經死了。

現在澤西死了。

天會迅速的掌控大東商會。

而他的目標是整個古武界。

想要掌控古武界,還的從江家入手。

所以他必須要回江家族長的位置,然後聯合四大古族,滅天山,滅逍遙家,最後斬天門。

到時,古武他為尊。

誰也不能阻攔他。

誰阻攔,誰死。

就算是親爸也不例外。

此刻的江地,已經入魔了。

他雙瞳血紅,看著下方的江落,一字一字的道:“在給你一次機會,立刻回去。”

--,速度施展到了極致。可是,身後的劍氣好像是長了眼一般,無論他逃到什麼地方,劍氣都會追來。“該死。”他蒼白的臉龐上帶著一抹低沉。咻!此刻,他拔劍了。他從腰間,抽出了一把細劍。手中細劍一抖,幻化出好幾道劍氣。鐺鐺鐺。劍氣在半空中碰撞。陳雲幻化的劍氣,頃刻間被天絕十三劍的劍氣震碎。而陳雲,也趁此機會抓住了一絲機會,以極快的速度,朝江辰衝去。他速度快如閃電,眨眼間就出現在江辰身前,手中的細劍朝江辰刺去。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