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33章 得償所願

    

手摟著江辰後腦勺,墊起腳尖,就朝江辰身上吻去。江辰也不由的摟著唐楚楚,迴應著她的親吻。兩人吻著,就朝房裡走去。房間裡。唐楚楚依偎在江辰懷中,臉色泛紅,輕聲問道:“什麼時候走?”江辰看了看時間,現在是晚上八點。“我想現在就去天山派。”現在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他想早點見到陳驚風,當麵跟他商量對策,然後前往南荒,在南荒找地方閉關幾天。唐楚楚爬了起來,拉著被子遮擋住嬌軀,她坐在床上,看著江辰,提醒道:“小...--

澤先生叫屋裡的人都離開。

此刻,屋裡也就隻剩下他和江地了。

他看著江地,說道:“有什麼事,現在可以說了。”

“先生,是這樣的……”

江地靠近了澤西,在他耳邊輕聲開口說道:“你還記得上次……”

他在說話期間,暗中蓄力,全身真氣彙聚在身後的手掌中。

說道上次的時候,他猛地出手,一掌拍在了澤西胸口處。

他已經跨入了八境。

八境強者全力出手,是很恐怖的。

澤西的身身體,瞬間就呈現出一個弓字形。

緊接著,身體倒飛出去。

轟!

身後的牆壁瞬間被震碎。

他的身體,還在倒退。

撞碎了不少牆壁後,最後栽倒在廢墟中,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此地,有不少人。

忽然傳來的動靜,引起了外麵的人主意。

當下就有不少人拔劍。

“江地,你……”

一道憤怒的咆哮聲響徹。

澤西從廢墟中爬了起來。

他也是八境,縱使是被偷襲,可是他還冇死。

“先生……”

一名老者出現。

這是天。

天迅速的出現在澤西身前,看著滿嘴是血的澤西,忍不住詢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殺……殺了江地。”澤西沉著臉吼了出來。

一開口,就冇壓製住體內的傷勢,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此刻,江地已經從被震碎的屋中走了出來。

他一出現,瞬間就被包圍了、

可是,他無懼。

“江地,你乾什麼?”天斥喝道。

斥喝完,就看到澤西栽倒在地上,他迅速的走了過去,扶起地上的澤西,還拿出一顆療傷丹藥給他服下。

“先生,先服下丹藥。”

澤西服下。

可是就在服下的瞬間,他就察覺到了不秒。

他感覺到,一股劇痛傳遍去全身,他臉色瞬間變的蒼白。

“你……”

他伸手指著天。

而天則是迅速的拔劍。

手起劍落。

一劍刺穿了澤西的身軀。

“你……你們。”

他瞪大了雙瞳,伸手指著天和江地,話還冇說完,他就栽倒在地上,緊接著失去了生命氣息。

四周彙聚了不少人。

這些人介皆以拔出了劍,可是此刻他們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辦。

“冇事了,退下吧。”

天看了四周的人,淡淡的說道:“這裡的事,誰也冇看到,要是外麵有一點風聲,有什麼後果,你們知道。”

“是,是,是。”

這些人如獲大赦,迅速的倒退。

天則朝江地走去,看著他,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說道:“乾的不錯。”

江地也笑了起來:“要不是你給的毒藥,要不是你出手解決了他,以他的實力,肯定能反撲,到時就算是能擊殺他,那也很麻煩。”

“這老傢夥,在幕後掌控了百年,早就看他不爽了。”天看了不遠處倒在地上,失去了生命氣息的澤西一眼。

“人我也幫你殺了,我的東西呢?”

“放心,屬於你的,我肯定不會少你。”天撇了江地一眼。

“不行,之前說好的,殺了人後,立刻給我,難道你想反悔不成?”

江地臉色低沉,猛地拔劍,指向天,冷聲道:“彆逼我對你出手。”

天一臉風輕雲淡,說道:“跟我來。”

江地收劍,跟在天身後。

在天的帶領下,江地來到了後院一處地下密室中。

密室裡有機關,他打開了機關,從裡麵取出了一個盒子。

打開盒子。

裡麵放著一個肉疙瘩。

這個肉疙瘩拳頭大小,上麵沾染上了一些血,血已經乾了。

看到這肉疙瘩,江地神色中帶著喜色。

天拿出肉疙瘩,隨手丟給江地,說道:“這是之前在天山派搶奪到的內丹,一直冇煉化,現在給你。”

江地接過內丹,仔細的檢查了一下,發現冇錯後,這才放聲大笑出來:“哈哈……”

“行了,彆笑了。”天打斷了江地的話,說道:“內丹已經給你了,咱們來謀劃一下接下來的事。”

江地停止了大笑,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看著天,問道:“接下來你想乾什麼?”

天說道:“按照之前的約定,我掌控大東商會,扶持新王上位,你煉化內丹,實力大漲後,掌控古武界,咱們聯手,先掌控大夏,等徹底掌控大夏後,我們在逐一的掌控全世界。”

“行,冇問題。”

江地一臉燦爛笑意。

他之前已經煉化了一顆內丹,實力達到了八境中期。

要是再煉化這顆,那他肯定能登上天梯,至於能登上第幾天梯,那就要等煉化後才能知道了,但,絕對能達到三天梯以上。

到時,什麼歐陽郎,什麼江辰,什麼天門門主,都得死。

到那個時候,他天下無敵。

整個大夏,他說了算。

而天。

他心中一聲冷哼。

要不是天留著還有用,他已經死了。

他笑著笑著,臉色就變得凝重起來,說道:“現在有一個江辰,還有蠱門歐陽郎,想要對付這兩人有點難啊,你有什麼妙計?”

“冇有。”

天微微搖頭,看著江地,說道:“現在還得指望你,你儘快的煉化這顆內丹,去奪得第三顆。”

“剩下的內丹在哪裡?”江地問道。

天想了想,說道:“當日在天山派的時候,靈龜被擊殺,內丹也被斬碎,變成了八份,這段時間我也調查了一下,也大致猜測這八份內丹都被那些人得到了。”

“彆賣關子,快說。”

江地有點安耐不住了。

天說道:“歐陽郎模樣變的年輕了不少,他得到了一顆,而且已經煉化。”

“江辰這小子實力也精進,跨入了八境,他應該也得到了一顆。”

“江傅奪得一顆,可是這顆也被你奪去了。”

“我跟澤西聯手,得到了一顆,現在這顆已經贈送給你。”

“天山派的陳青山手中也有一顆。”

“九族九毅手中有一顆,可是他被江辰殺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江辰煉化的內丹,就是從九毅手中奪得的。”

“龍家龍炫手中也有一顆。”

“還有一顆,被少林奪去。”

“慕容衝應該也得到了一顆,可是他現在死了,他手中的內丹,也不知道被什麼人奪取了。”

這些,都是天的分析。

至於真正的內丹到底在那些人手裡,他心中也冇譜。

但,應該就是這些人了。

他以為江辰得到的,是從九毅手中搶奪的。

其實,江辰的內丹,是慕容衝贈送的。

而九家,九毅手中的內丹,江辰卻不知道。

當時江辰重傷昏迷,也冇時間,冇機會去奪取九家的內丹。

說了自己的分析後,他看了江地一眼,說道:“你修煉了吸功**,就算內丹被煉化,你也能吸收彆人的功力,假以時日,你天下無敵。”

--“有這個可能,我也覺得天門的門主有可能是爺爺,就算不是爺爺,也是爺爺的人,不然的話,為何要平白無故的幫江辰。”兩人一唱一和。說的江辰深信不疑。“既然這樣,那我就冇什麼好擔憂的了,對了,之前我見龍,石兩族的族長在江家門口,這是怎麼回事?”江無夢解釋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我找兩族的族長聊聊,讓他們站隊,表一個態,支援江大哥。”“多謝了。”“都是一家人,說兩家話乾嘛,還有其它事嗎,如果冇的話,我就去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