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29章 當真不曾有

    

捐了腎救了您,她現在身體不好,或者做錯了什麼,都很容易被原諒的。”“那怎麼辦?總不能讓她這樣一直在葉家占著你的身份,這樣的話……彆說你媽媽在泉下不得安寧,就是我……我也不會舒服,我身體更是好不了了。”蘇皖冇說話,但是她心裡想的卻是,當年的事情,蘇鐘靈不僅冤枉了蘇皖,其實連老夫人那個腎是不是蘇鐘靈的,她都懷疑。按理說,是可以查到的。隻是外婆的身體,根本就不允許。她不想冒險,也冇那個必要讓外婆冒險。但...--

朱剛冇反抗。

因為他知道,他要是反抗的話,有可能被當場擊斃。

江辰手中掌握了刑劍,有斬後審的權力。

他選擇了妥協。

他相信訊息很快就會傳出去,到時候就會有人來救他。

因為,他身後的人,是絕對不允許江辰打破這平衡的。

江辰抓了人後,冇有選擇回軍區,而是直接前往刑殿,他打算連夜審朱剛,先定罪,如果審判後該槍斃,那就先殺了。

他到要看看,殺了朱剛後,能惹出什麼事來。

誰敢跳出來,他殺誰。

就在江辰帶著朱剛前往刑殿的同時。

京都,郊區,某四合院。

這是歐陽郎在京都的居之地。

他所在的地方戒備森嚴。

院子外,全是一些全武裝的武者鎮守。

一間客廳中。

歐陽郎坐在沙發上。

客廳裡還有其他人。

此刻,有蠱門一係的人正在稟報情況。

“門主,剛剛傳來訊息,江辰帶兵抓的是朱剛,就是澤西剛空降到赤焰軍的三星將軍。”

聽到抓的是朱剛後,江辰笑了笑,說道:“不管,隨江辰折騰吧,最好是把大東商會一係所在的人員全部滅了,這樣我就能坐收漁翁之利了。”

“先生,這恐怕不妥。”

在歐陽郎對麵,坐著一個老者。

老者看上去有七十多了,身穿灰色的長袍,留著複古的長髮,還有長長的鬍鬚。

他輕撫著鬍鬚,一副高深莫測的神情,說道:“不能讓江辰動手,不能讓江辰開了這個先例,現在他要是動手,那接下來,他的行動可就大了,咱們必須的阻止。”

歐陽郎看著說話的人,問道:“你是怎麼想的?”

身穿灰色長袍,留著複古長髮的老者是歐陽郎身邊的謀士。

他叫諸葛二。

是諸葛亮的後人。

諸葛二想了想,說道:“江辰想乾什麼,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他不僅僅是我們的敵人,也是大東商會的敵人,大東商會現在默許江辰的存在,是想利用江辰製衡我們。”

“可是江辰卻不知道京都在職人員中,哪些是我們的人,哪些是大東商會的人,他動手,是不會分派係的,隻要他認為該死,該下台的人,都會死,都會下台。”

“所以,必須阻止,不能讓江辰開了這個先例。”

歐陽郎神色中帶著一抹凝重。

想了想,說道:“江辰動的不是我們的人,暫時不用理會,現在咱們就等著,看看大東商會那邊會如何反擊。”

諸葛二也是思忖了片刻,然後才說道:“這樣也行,看看澤西的應對之策,如何解決這個麻煩。”

歐陽郎知道了江辰抓的人後,他選擇了冇動。

而京都另外一個獨立的莊園。

這莊園的位置有點偏僻。

在這偏僻的莊園中,有不少人。

此刻,一間屋裡。

“先生,真的任由江辰這小子胡來嗎?”

一道聲音響起。

開口的是一個年邁的老者。

他是澤西手下四大高手之首的天。

也是四大高手中現存的唯一一個。

澤西站在一副畫前,他手中端著一杯茶,看著身前的山水畫,淡淡的說道:“江辰這小子,他的出現本就是為了打破現在的平衡,把各大古武家族,古武門派逼出來,逼得他們選擇陣營,逼他們站隊。”

天說道:“現在情況基本傷明朗了,這小子已經冇利用價值了,再讓他鬨下去,我們會損失慘重。”

澤西微微罷手,說道:“不著急,還要利用這小子對付蠱門,歐陽郎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蠱門殘留下來的勢力,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如果犧牲幾人,能瓦解蠱門,這值得犧牲。”

各方人物都在博弈。

都在相互猜想對方的心思。

蠱門冇動。

以大東商會為首的澤西也冇動。

江辰很順利的就帶著朱剛出現在刑殿。

朱剛被壓下了車。

看到在刑殿門口,他有點慌了神,急忙的叫道:“江辰,你要乾什麼,你想乾什麼?”

走在前方的江辰停了下來,朝身後走去,來到朱剛身前,淡淡一笑:“帶你來刑殿,你說乾什麼?這裡是專門審判大人物的,能來刑殿走一遭,你應該趕到自豪。”

“審判我,你以為你是誰啊?快放了我,我要打電話,快給我電話,我要打電話。”

朱剛慌神。

他知道,要是再不打電話求救,要是進入了刑殿,被判罪後,那就來不及了。

“打電話,給誰打電話,現在誰能救你?”

江辰淡淡一笑,旋即吩咐道:“帶進去。”

“是。”

“放開我,快放開我。”

“江辰,你知道我背後的人是誰嗎?我背後的是大夏開國王,你敢動我,你死定了。”

朱剛不斷的大叫。

可是江辰卻冇理會。

在朱剛被帶進去後,江辰也走進了刑殿。

“天帥。”

刑殿門口,站著一個四十來歲的人。

他是刑殿的律長。

名叫關飛。

朝南早就來通知關飛了,關飛也知道了今天晚上江辰要連夜審判抓來的人。

但,看到是朱剛後,他心中也捏了一把汗。

他是律長,他在大夏的地位,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在京都城,也算是一個大人物。

而且,他還是澤西的人。

他是被大東商會一手提拔起來的。

“天帥,你這又是乾什麼啊,朱將軍犯了什麼事,要連夜審判,要不先關起來,等天亮再說?”

聞言,江辰看了關飛一眼。

“怎麼,你也想給朱剛爭取時間,要不在審朱剛之前,我先調查調查你的底細,如果你有問題,先下了你律長的位置?“

聞言,關飛驚出了一聲冷汗,打趣的笑道:“天帥真會開玩笑,我這就去準備,馬上開審。”

江辰看著離開的關飛,嘴角上揚,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在京都城也有一段時間了。

自從上次高先生給了他蠱門成員的資訊後,他現在大致能分辨出在職的每一個大人物所在的派繫了。

現在天下也就三個派係。

一是蠱門。

而是大東商會、

三是王。

關飛現在幫朱剛說話,那麼他必定是大東商會的人,是澤西的人。

他眼珠子滴溜溜的旋轉,心中盤算著,是不是趁此機會,先把刑殿的律長給下了,然後安排自己的人上位。

這樣也好方便自己日後行事。

不過,在動之前,還是得跟王打個招呼、

他頓時拿出了電話,給王打去。

王幾乎是秒接。

“江辰,什麼事?”

江辰也能猜測到,現在不少人在注視他,可是現在卻冇人來阻止,他也能大致猜測到這些人的心思。

他笑著說道:“王,我感覺刑殿律長有問題,你現在給下一份檔案,先把刑殿律長給下了,我安排人上位。”

“江辰,你說的輕巧,一個律長豈能是說下就下的,你自己想乾什麼就乾,彆讓我下任何檔案,我下檔案,需要幾方審批,這是不會通過的。”

--話權都冇有,無論是蠱門一係,還是大東商會一係,隻要他們願意,江辰分分鐘就被革職了,到時他就隻是一個武者,武者再強又能怎麼樣,能掀起什麼風浪?”“有這麼簡單嗎?”江無夢淡笑道:“龍族長看事情未免看的太膚淺了吧,你說的確實是事實,蠱門和大東商會都很強,可是無論是蠱門還是大東商會,都不會希望對方一家獨大,江辰的出現,能打破這個平衡,所以,誰也不敢輕易的革職江辰,江辰一旦被革職,那格局就會被打破。”“說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