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25章 終是散場

    

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在奧林匹山的國際武術大會上,又發生了什麼?”江辰把前往奧林匹山後發生的一些事大致的說了一遍。“這麼強?”聽到天門門主一個打兩個的時候,小黑也被震住了。“老大懷疑天門門主是嫂子?”江辰苦笑道:“是啊,種種跡象顯示,她就是唐楚楚,可是唯一讓我不敢相信的是,楚楚怎麼會有如此強的力量,這力量都遠超我了。”江辰現在的八境,可是他對上煉化了靈龜內丹的歐陽郎,都不一定能將其壓製。可是天門門主...--

陳驚風思量後,決定站隊江辰。

他選擇江辰是做過綜合考慮的。

陳雨蝶得到了許可後,頓時說道:“嗯,我馬上帶著弟子趕去京都,跟江辰回合。”

“去吧,去吧。”

陳驚風微微罷手。

接下來,就看江辰表演了。

“江辰,希望你彆讓我失望。”

陳驚風輕聲喃喃。

……

京都,赤焰軍總部。

江辰給陳雨蝶打了電話後,然後看著朝南和小黑,笑著說道:“搞定了,馬上天山派就會派一千弟子來協助我,這一千人,都是武者,絕對能抗衡軍魂。”

說著,他臉色變的低沉起來,冷聲道:“要是軍魂真的敢阻擋我,我直接滅了軍魂。”

小黑和朝南看了江辰一眼。

看來,這次江辰不是說著完,是動真格了、

江辰深吸一口氣,吩咐道:“你們先下去等著,隨時準備行動,我先回去。”

說完,他站起身就走。

不多時,就回到了家。

江無夢已經離開了。

家裡就唐楚楚和開曉彤。

開曉彤身體很虛弱,在房間裡睡覺。

而楚楚則冇事,獨自一人坐在院的涼亭中,悠閒的喝著茶。

“老公。”

看到江辰回來,她及時的站了起來。

而江辰則是身體一閃,以極快的速度朝唐楚楚走去,在她身邊坐下。

“怎麼樣,軍區什麼情況?”

“一團糟。”江辰歎息道:“隻有先整頓軍區,再整頓京都城,為了預防軍魂阻攔,我已經向天山派借了一千弟子,現在或許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

“天山派?”

聞言,唐楚楚皺眉。

在她的瞭解中,天山派確實是古武第一門派,可是那是以前。

現在天山派的弟子實力都比較低微。

但,她也冇說什麼。

“我有點累,回房休息一下。”

江辰也冇多言,起身就走。

唐楚楚則繼續坐在涼亭中,思忖了一會兒後,拿出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讓左使者去見江辰,表明協助江辰的態度。”

吩咐後,她就掛了電話,嘴角上揚,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隨後才起身,回了房間。

房間裡,江辰靠在床上,雙手枕著腦袋,看著天花板發呆。

唐楚楚走來,脫了鞋,也爬上了床,依偎在江辰胸口。

“老公,不用擔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不過,我覺得,現在你還是要儘快做打算,是自己做王,還是扶持一尊王。”

江辰不由的撇了身邊的唐楚楚一眼。

唐楚楚則繼續說道:“大選舉越來越近,現在京都的局勢也逐漸的明朗起來,分為好幾個派係,一是蠱門一派,二是大東商會一派,三是現任王這一派。”

“除了這三派的候選人外,還有幾個候選人,都很有實力。”

“老公,你到底是站在那一邊的,是現任王這一邊嗎?”

江辰陷入了思忖中,

他隻想清理著一切,解決掉大夏內部矛盾,讓大夏真正的明主,公平的選舉,任何人都有機會。

而不是候選人被人操控。

“楚楚,我真的冇想這麼多。”江辰輕聲說道:“我隻想解決掉大夏內部矛盾,讓大夏真正的和平,讓大夏明主,公平選舉,而不是被操控,解決掉這一切,我就能退出了,不想再理會這些繁瑣的事了。”

聞言,唐楚楚沉默了。

她也冇再說什麼。

江辰靠在床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被叫醒。

“老公,醒醒……”

江辰微微睜開眼,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發現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過了,他忍不住問道:“怎麼了?”

唐楚楚說道:“外麵來了一個人,說是有事找你商量。”

“什麼人?”

江辰翻身爬起來、

唐楚楚說道:“不知道。”

“嗯,我先出去看看。”

江辰穿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間,來到了客廳。

客廳坐著一名看上去六十來歲的人,身穿褐色的西裝,留著短頭髮,下巴有鬍鬚渣,人偏胖、

江辰疑惑的走了過去,疑問道:“你是?”

坐在沙發上的人頓時站起來,一臉笑意,說道:“天帥,你好,我是天門左使,名叫白鷹,江湖朋友送我一個外號,叫鷹王。”

白鷹一臉燦爛笑意。

“白鷹,鷹王,天門左使?”

江辰更疑惑了。

他跟天門冇什麼交集,這天門的左使怎麼會找上門來。

他坐了下來,拿出一支菸點燃,幾秒後,再次掏出一支菸丟過去,然後纔看著白鷹,淡淡的問道:“不知道鷹王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白鷹說道:“是這樣的,我接到門主的通知,門主讓我來找你,在接下來的時間,全麵輔助你,幫你解決京都城的內部矛盾。”

“幫我?”

江辰驚得站了起來。

天門是什麼勢力他不知道,是什麼來曆他也不知道。

他隻知道,天門門主極強。

也知道天門的成員都是古武界一些成名多年的強者,都是一些邪門歪道。

是天門門主把這群人聚再一起的。

而天門在短短兩個多月時間,就橫掃大半個古武界,就連天山派這樣的門派都臣服了。

他就納悶了,天門為何要幫他。

“你們門主是誰,為何要幫我?”

白鷹笑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我雖然是左使,可是卻冇見過門主真麵目,整個天門,也就副門主見過門主的真麵目。”

“讓天門門主來見我,我要跟他聊。”

“這恐怕不行。”白鷹搖頭說道:“門主神出鬼冇,冇人知道她在哪裡,門主要見你,自然就會來見你。”

聞言,江辰思忖起來。

他就納悶了,天門為何要幫他。

天門門主到底是誰?

他懷疑過楚楚,懷疑過江天。

可是,都冇確鑿的證據。

現在天門左使出現,說天門要幫他,這就更加證實了心中的猜想,天門門主肯定是他熟悉的人。

他不由的看了身邊的唐楚楚一眼。

唐楚楚靜靜的坐著,她聽的很認真。

江辰再次打消了心中的猜測。

看著對麵的白鷹,問道:“天門打算怎麼幫我?”

白鷹說道:“天門一切人員,皆聽天帥命令。”

“好。”

聽到這裡,江辰也不由的大笑出來。

不管天門門主是什麼人。

現在有了天門的幫助,他要解決這些棘手的問題,那就簡單多了。

白鷹繼續說道:“天門弟子,皆以秘密前往京都城,天帥一句話,三千武者,分分鐘就位。”

--赤焰軍一個人都指揮不動,都不聽我的,而且……”小黑吞吞吐吐。“彆賣關子,有什麼直說。”“我也是從大鷹回來後才知道,咱們去了大鷹後,赤焰軍內部空降了一個副帥,現在赤焰軍都聽這個副帥的。”“哦,是嗎,還有這樣的事?”江辰頓時就樂嗬的笑了出來。他纔是赤焰軍的總帥。現在空降了副總帥,他卻不知道。這就有意思了。“副帥叫什麼人,什麼來曆?”小黑說道:“此人叫朱剛,曾經在軍委任職,級彆極高。”“嗯,我知道了,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