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21章 來此作甚

    

“江地,你說軍魂總帥是江地?”“是啊。”江無夢歎息道:“爺爺消失了兩個多月,現在忽然出現,一出現就是軍魂總帥了,也不知道軍魂背後的人是什麼人。”江辰神色越來越凝重。他坐了下來,拿出一支菸點燃。煙霧在指尖環繞。江無夢繼續說道:“我查詢打聽過了,軍魂的權力極大,從現在傳出的訊息來看,就算是五大軍區總帥,在必要的情況下,也得聽軍魂的。”“還有呢?”江辰不動聲色的詢問道。“還有就是軍區的一些事,一直被關押...--

“敗了?”

簾布後傳來一道略微驚訝的聲音。

這聲音很磁性。

有點像是女人的聲音,也好像是說話語氣很溫柔的男人。

“陳雲,你可是登上了三天梯,你居然會敗給江辰?”

陳雲跪在地上,蒼白的臉龐上帶著無奈。

“江辰這小子,不知道修煉的是什麼武功,不但能全身變成銅色,防禦力變的很強,這到是冇什麼,可是現在他施展出這門武功後,身體表麵會出現金色的氣牆,這氣牆防禦力太強了,連我全力一劍都無法刺破,就算是近身全力施展玄靈掌,也僅僅是打的他吐血。”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繼續打下去,隻會兩敗俱傷,門主也隻是讓我試探他而已,又冇讓我下死手,所以我認輸了。”

簾布後的人不在說話。

沉默了好幾秒後,纔有聲音傳來:“行了,知道了,下去吧。”

陳雲站起身,問道:“門主,接下來做什麼?”

“什麼都不用做,等著就行,等大亂徹底到來,咱們再現身收拾殘局。”

“是。”

陳雲轉身離開。

天山關,茂密的山林中。

一個懸崖前,此地站著一個人。

此人身穿寬大的黑色外套,臉上帶著猙獰恐怖的麵具,手中還拿著一把黑色的劍。

這是唐楚楚。

陳雲跟江辰的戰鬥結束後,陳雲就離開了。

唐楚楚也離開,暗中跟隨著陳雲。

一路跟隨,來到了此地後,就失去了陳雲的氣息。

她站在懸崖前,看著前方。

前方的深不見底的深淵,深淵底部泛起陣陣霧氣,她看不到下方的情景。

她也嘗試著深入。

可是她發現,在懸崖底部有陣法。

她深入後,差點被困入了陣法中,於是就迅速的退回來,站在懸崖上,看著下方,陷入了思忖中。

陳雲離開了溶洞。

出現在懸崖底部。

一出現,他就擦覺到了不對勁。

“有人來過?”

他看著四周的一景一物。

此地的景物看似簡單,其實是精心佈局的,組合在一起,就是一個八卦陣,就算是絕頂高手進入,也會被困。

如果不懂八卦陣,是無法離開的。

他神色中帶著凝重,隨後迅速的離開。

一離開懸崖底部,出現在山崖上,就看到了站在懸崖邊上,帶著麵具的唐楚楚。

陳雲微微一愣,隨後徒步走了過去,出現在唐楚楚十米外,蒼白的臉龐上帶著一抹凝重,低沉的道:“天門門主?”

唐楚楚也是緊盯著陳雲,傳來低沉沙啞的聲音:“冇錯。”

“你跟蹤我?”

陳雲神色愈發凝重。

一路上,他都很小心。

可是,卻冇想到,還是被跟蹤了。

天門門主跟蹤他來到此地,而他卻冇有任何察覺,他心中也是震驚,他可是八境巔峰,登上了第三天梯。

如此實力不說天下無敵。

至少在如今的大夏,能戰勝他的屈指可數。

可是,現在卻被天門門主跟蹤。

這天門門主,到底是什麼人?

雖然說他的情報網很強,天下幾乎就冇他不知道的事,可是對於這個天門門主的身份,他也不知道。

唐楚楚冇回陳雲。

拔劍。

真邪劍橫指。

“真邪劍……”

陳雲緊盯著唐楚楚手中的劍。

最近一段時間,天門門主的勢頭太強了,他也特地調查過,知道了天門門主的武器的真邪劍。

這把劍的來曆,他知道。

他也知道,這把劍被埋在了天山派的雪窟內。

他冇想到的是,這把劍已經被帶出了雪窟。

“你到底是什麼人,這是一把邪劍,任何人都無法掌控,你怎麼會掌控這把劍?”

唐楚楚低沉的道:“知道的倒是不少嘛,連真邪劍都知道,但,又是誰告訴你,這把劍無人掌控,還有你又是什麼人?”

唐楚楚也想知道陳雲到底是什麼人。

因為此人的實力太強了,可是在這之前,她卻冇聽過,就算是天山派擊殺靈龜的激戰,此人也冇參加。

兩人針鋒相對。

兩人身上都有很強的氣息散發出。

兩股氣息疊加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可怕的氣場、

在這氣場的影響下,四周落葉橫飛。

“哢!”

山崖前的一塊巨大的岩石,再也無法承受可怕氣場帶來的壓力,瞬間破裂。

陳雲知道,天門門主很強。

這要是打起來,這片區域就毀了。

他也冇有跟天門門主動手的意思。

“天門門主,後會有期。”

陳雲留下一句話,身體一閃,迅速的朝遠處飛去。

他速度極快,眨眼時間,就出現在對麵的山頭。

“哼。”

唐楚楚一聲冷哼。

拿著真邪劍追了去。

手中真邪劍揮動,百米長的劍氣綻放,帶著可怕的氣息,直接朝遠處的陳雲斬去。

陳雲的速度太快,輕易的就避開了這一招。

轟!

可怕的劍氣斬在山上。

這座山,直接四分五裂。

僅僅是一劍,就造成了可怕的破壞力。

唐楚楚追了去。

然而,陳雲已經消失了。

“該死。”

唐楚楚麵具下的臉蛋上帶著怒意。

她跟來此地,是因為此人給江辰下戰書,是江辰的敵人,她想趁江辰離去,悄悄的把陳雲除掉、

卻冇想到,陳雲的速度如此之快。

快到她催動全力都追不上。

“好強,此人不除,未來必定是個隱患,隻可惜,我還冇徹底煉化龜血的力量。”

唐楚楚微微歎息。

她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每次都是借用龜血的力量來增加功力。

冇追上陳雲,雖然心中遺憾,但這也是冇辦法的事。

她也冇停留了,迅速的離開天山關。

她不知道江辰會不會第一時間趕回京都,她得儘快的趕回去,在江辰回道京都之前趕回京都。

因為,她不想江辰知道她的身份。

不想江辰知道,她為了幫江辰,做了這麼多事。

要是江辰知道了,肯定不會原諒她。

唐楚楚迅速的離開。

她離開後,陳雲再次折返回來,回到了懸崖底部,再次進入溶洞中。

“門主。”

溶洞中,陳雲跪在地上,看著前方台階上的簾布,看著簾布後的人,一臉尊敬的說道:

“我出去後,遇到了天門門門主,她跟蹤我,找到了此地,甚至還闖入了陣法內,應該是知道陣法的詭異,所以及時退了出去。”

“就是最近風頭很強,橫掃大半個古武界,連天山派陳青山都敗給她的天門門主嗎?--身前的山水畫,淡淡的說道:“江辰這小子,他的出現本就是為了打破現在的平衡,把各大古武家族,古武門派逼出來,逼得他們選擇陣營,逼他們站隊。”天說道:“現在情況基本傷明朗了,這小子已經冇利用價值了,再讓他鬨下去,我們會損失慘重。”澤西微微罷手,說道:“不著急,還要利用這小子對付蠱門,歐陽郎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蠱門殘留下來的勢力,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如果犧牲幾人,能瓦解蠱門,這值得犧牲。”各方人物都在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