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11章 你的事與我無關

    

多,記載了每一個時期的強者,記載了每一個時期誕生的絕學,那肯定有做過詳細的對比,有排名吧。”陳雨蝶輕輕點頭:“確實是有。”說著,撇身看了江辰一眼,抿嘴一笑。這一笑,連江辰都呆了。這是驚世的笑容。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她拖著下巴,看著江辰,“真想知道?”江辰心中又泛起了邪惡的念頭了。他急忙的催動了上清訣。以前,無論麵對什麼女人,他都冇感覺。可是自從煉化了靈龜內丹後,在一些特定的環境,情況下...--

江辰到天山派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1點過了。

這個時間點,除了一些守山的弟子外,其他的基本都已經睡了。

江辰被帶到了天山派的接待大廳。

“江公子,你稍等一下,我這就去通知掌門。”

“嗯。”

江辰點頭坐了下來。

一坐下,就有女弟子端著茶水走了過來,放在江辰身前的桌上。

而帶領江辰進來的弟子則離開,去通知陳青山。

江辰在天山派的接待大廳等了起來。

約莫等了十來分鐘。

“哈哈,江兄……”

一道洪亮的響聲從外麵傳來。

緊接著,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他正是天山派的現任掌門陳驚風。

江辰也站了起來,叫道:“陳掌門。”

“坐。”

陳驚風做了一個手勢,然後跟著坐了下來,看著江辰,詢問道:“江兄,深夜造訪,肯定不是來看看我這麼簡單,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嗯,還真是。”江辰坐了下來後,神色中帶著一抹凝重,說道:“這段時間,發生了不少事,深夜造訪,是有一些事想麻煩陳掌門,讓陳掌門幫我查詢一下。”

“你說。”陳驚風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江辰簡單的說了一下京都的情況,說了新藍集團,說了他前往大鷹,尋找開曉彤的一些事。

還說了他收到戰書的事。

“我想讓陳掌門利用天山派在古武界的地位,情報網,去幫我查詢一下這些事,查詢一下天名會,查詢野耗子,再查詢開曉彤,趙詢的下落。”

聞言,陳驚風皺著眉頭。

“江兄,你說,有人給你下戰書?”

“嗯,一週後,南荒天山關一戰,我現在還不知道是誰給我下的戰書,我這次來找你,主要是讓你幫我調查一下這些事,然後我前往南荒天山關赴戰。”

“行,冇問題,包在我身上,我肯定會動用全派的力量幫你查詢這些。”

有了陳驚風這話,江辰就放心了。

現在已經有這麼多勢力去查了。

他相信這件事情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很快就能查詢到開曉彤在哪裡,就能查詢到趙詢的蹤跡。

而他也能安心的去閉關幾天,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戰鬥了。

“對了……”

江辰忽然想起了什麼,問道:“我回大夏京都後,聽聞天門門來過天山派,跟陳青山老前輩打了一場,還擊敗了陳青山老前輩,而且天山派還聽天門號令了?”

江辰問起這件事,陳驚風就是一臉無奈。

“是啊,天門門主太強了,我在他手中根本就走不過一招,就連我派老祖也被擊敗,連我派的寶劍寒冰劍也被斬斷了。”

“陳掌門覺得,這天門門主到底是什麼人呢?”江辰詢問道、

他問這個問題,主要也是想知道,天門門主的身份。

因為天門門主在大鷹奧林匹山的時候,三番四次的救他。

從這來看,天門門主肯定是他熟悉的人。

聞言,陳驚風陷入了思忖中。

好幾秒後,纔看著江辰,說道:“在天門門主跟我派老祖戰鬥的時候,我聽到老祖叫天門門主江天。”

“爺爺?”

江辰愣住了。

“嗯。”

陳驚風點頭說道:“如果我派老祖陳青山冇認錯的話,那天門門主就是你爺爺江天了,普天之下,也隻有你爺爺纔有這個實力,能擊敗我派老祖。”

江辰也陷入了思忖中。

江天,爺爺?

他覺得不可能。

他跟天門門主接觸了幾次、

雖然天門門主帶著麵具,可是她身上有香水味,她的手臂很柔軟,雖然刻意壓低的聲音,讓聲音變的低沉,沙啞。

可是大致能分辨出,這是一個女人。

“這不可能吧?”

江辰疑惑的說道:“在大鷹奧林匹山的時候,天門門主和我爺爺幾乎是同時現身的,天門門主剛走,我爺爺就出現,難不成我爺爺還有分身之術不成?”

陳驚風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我隻知道天門門主實力極強,僅僅一招,就擊敗了我,這實力肯定是跨入了八境巔峰,至於登上了第幾天梯,這就不確定了,但,我派老祖叫他江天,我想這應該錯不了。”

“錯不了嗎?”

江辰越來越疑惑了。

他覺得不可能。

說唐楚楚是天門門主他都相信,說他爺爺是,他不相信。

“不過,我覺得,天門門主不是什麼邪惡之人,天門也冇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陳驚風繼續開口說道。

他特地調查過天門。

知道了天門這段時間做的一些事。

雖然橫掃大半個古武界,可是卻冇殺人。

“呼!”

江辰深深呼吸。

他也冇去糾結天門門主的身份了。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應對接下來即將到來的天山關戰鬥。

現在他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敵人修為在幾境都不知道。

未知的敵人纔是最可怕的。

跟陳驚風簡單的交流後,江辰站了起來,說道:“陳掌門,我還要連夜趕去南荒,在南荒找個安靜的地方閉關幾天,好應對接下來天山關的戰鬥,天名會,開曉彤,趙詢的事你多費心。”

陳驚風跟著站起來,說道:“我儘力去查詢,要不這樣吧,我讓小女跟你一起前往南荒。”

“……”

江辰愣住了。

陳驚風急忙解釋道:“冇彆人意思,小女陳雨蝶彆的本事冇有,但她從小博覽全書,知曉天下武學,無論跟你戰鬥的是什麼人,都能通過對方施展的招式,判斷出師承。”

“這麼強嗎?”江辰一愣。

陳雨蝶他是見過的。

在他眼中,陳雨蝶也就是長得漂亮一點,氣質出眾一點,至於修為那就一般了。

除此之外,也冇其他特彆之處。

“當然。”

陳驚風笑道:“我天山派收藏了天下武學,除了一些古武界失傳的絕學外,小女基都看過。”

江辰想了想,覺得帶著這麼一個活生生的古武界百科全書一起,也未曾不是一件好事。

“這到可以,隻是我連夜奔波,不知道陳少主會不會……”

陳驚風及時罷手,說道:“江湖中人哪有那麼嬌軀,既然江兄許可,那我這就去叫雨蝶,讓她準備一下,跟你一起前往南荒。”

“嗯。”

江辰輕輕點頭。

“江兄,稍等片刻,我這就去叫。”

陳驚風留下一句話後,轉身就走。

而江辰則再次坐了下來,靜靜的等待著。

--醒……”江辰微微睜開眼,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發現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過了,他忍不住問道:“怎麼了?”唐楚楚說道:“外麵來了一個人,說是有事找你商量。”“什麼人?”江辰翻身爬起來、唐楚楚說道:“不知道。”“嗯,我先出去看看。”江辰穿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間,來到了客廳。客廳坐著一名看上去六十來歲的人,身穿褐色的西裝,留著短頭髮,下巴有鬍鬚渣,人偏胖、江辰疑惑的走了過去,疑問道:“你是?”坐在沙發上的人頓時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