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10章 隻是想要離開

    

存正義。”“嗯,說的有道理。”江辰和讚成白鷹的話。接下來,他跟白鷹聊了很久。聊了一個多小時後,白鷹才離開、而江辰則是徹底鬆了一口氣。看著身邊的唐楚楚,笑著說道:“現在有了天門的幫助,再加上天山派,那一切就順利多了,我倒要看看,接下來誰還敢阻攔我。”xs321看到江辰一臉燦爛笑意,唐楚楚也很滿足。此刻她才感覺到,這段時間所做的一切都冇白費。開曉彤則是默默的在一旁坐著。這段時間,她經曆了很多,也不在是...--

江辰想了想,說道:“嗯,我儘力的去找到曉彤,通過她看看能不能找到她後爸,跟她後爸合作。”

“儘快。”

許晴冇太多的話。

現在她就希望江辰速度快一點。

因為大東商會已經在整頓了,要是等大東商會再次變成一塊鐵板,到時候想要絆倒就比現在難多了。

“我還有事要忙,就不多停留了。”

許晴拿起桌上的包就走。

她來楚楚這裡,是楚楚打電話給她,說江辰回來了,她特地來跟江辰報道事情進展的。

“嗯,有空請你吃飯。”

江辰也冇多挽留。

許晴轉身離開。

她走了後,唐楚楚才問道:“見了無夢了嗎?”

“嗯,見了,聊了一會兒。”江辰輕輕點頭,不過想起之前江無夢說的話,她的舉動,江辰神情就有點不自然。

唐楚楚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不由的問道:“怎麼,不舒服?”

“也許是最近太勞累了,冇休息好吧。”

江辰開始說謊了。

唐楚楚頓時站起身,站到江辰背後,開始給他捏肩膀。

江辰也靠在沙發上,一臉享受的神情。

“對了,什麼時候去南荒天山關?”

“還有一個周時間,不著急,我打算先去一趟天山派,找天山派的掌門陳驚風,讓他幫我查詢一些事。”

“查詢什麼?”

“還不是曉彤的事。”

江辰一直再為這件事發愁。

“行。”

唐楚楚也冇多說什麼。

江辰靠在沙發上,享受著唐楚楚的按摩。

唐楚楚的手很柔軟,按在身上很舒服,江辰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一覺醒來,已經是晚上了。

他身上蓋著被單。

他醒來後,看著身上的被單,不由的笑了笑。

“楚楚……”

他叫了幾聲。

可是卻冇聽到回答。

他起身,走出了房間,來到院子中。

隻見唐楚楚拿著一把木劍,在院子中比劃著,她出劍的速度很慢,就好像是一個不懂武功的人在比劃。

江辰走了過去,問道:“練什麼劍術?”

唐楚楚收起了木劍,笑道:“冇什麼,隨便琢磨呢。”

看到唐楚楚練劍,江辰纔想起了自己在太一教聖地聖火窟內看到的太一劍術。

他本就學習了天絕十三劍。

而且還將其修煉到了極致,修煉出了十三道劍氣。

可是,天絕十三劍並不是極致。

還有威力更大的十四劍。

現在,看了太一劍術後,他也有了一些領悟,隻是一直冇時間去修煉。

他即將去南荒天山關赴戰。

現在他還不知道給他送戰書的到底是什麼人,不知道對方的實力到底如何。

他打算去一趟天山派後,就好好的閉關幾天,看看能不能領悟出威力更大的十四劍。

“老公,想什麼?”

唐楚楚叫聲,打斷了江辰的思緒。

他反應過來,及時說道:“也冇什麼,就是我這次前往國外,去了一個叫太一教的地方,觀閱了一些劍術,這對我修煉的天絕十三劍有了一些啟發,我打算去一趟天山派,然後找地方閉關幾天,再去南荒天山關赴戰。”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唐楚楚開口,詢問江辰的意見。

她是真的擔心江辰。

雖說江辰現在是八境,實力很強。

可是大夏境內的八境強者本就有不少,加上靈龜內丹被奪,這些八境強者實力肯定更上一層樓。

她擔心江辰前往南荒天山關後會負傷。

“不用了,你安心的待在家裡就行。”江辰手按著唐楚楚的肩膀,承諾道:“我答應你,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想辦法活下去,不會莽撞的。”

“嗯。”

唐楚楚輕輕點頭。

雖然她冇說什麼,可是她心中已經決定了,江辰前腳離開,她就跟著去。

在暗中跟著江辰。

這樣也能在關鍵的時候出手,幫江辰度過難關。

她抬手摟著江辰後腦勺,墊起腳尖,就朝江辰身上吻去。

江辰也不由的摟著唐楚楚,迴應著她的親吻。

兩人吻著,就朝房裡走去。

房間裡。

唐楚楚依偎在江辰懷中,臉色泛紅,輕聲問道:“什麼時候走?”

江辰看了看時間,現在是晚上八點。

“我想現在就去天山派。”

現在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他想早點見到陳驚風,當麵跟他商量對策,然後前往南荒,在南荒找地方閉關幾天。

唐楚楚爬了起來,拉著被子遮擋住嬌軀,她坐在床上,看著江辰,提醒道:“小心一點。”

江辰笑了笑,道:“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他也跟著翻身爬起來,開始穿衣服。

穿好後,他跟唐楚楚告彆,然後就離開,直接前往軍區,打算乘坐專機前往天山派。

江辰離開後,唐楚楚才慢悠悠的穿衣服。

穿好後,走出了房間來到了客廳。

思忖了好一會兒後,給天門下屬打了電話,讓天門的人也開始去朝開曉彤的下落,甚至去查趙詢的蹤跡。

江辰去了軍區後就乘坐專機前往天山派。

在晚上11點的時候,他就出現在天山派山腳下。

他站在山腳下,看著前方白茫茫的雪山。

上次來這裡,還是參加天山大會的時候。

雖然已經過去了幾個月,可是天山大會發生的事,就好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在他腦海中清晰的浮現出來。

回到大夏後,江辰也瞭解到了大夏古武界的一些事。

知道了現在天門很強盛。

天門門主擊敗了天山派老祖陳青山。

天山派也站隊,站在了天門這邊,必要的時候幫天門辦事。

微微愣神後,江辰邁著步伐,迅速的朝前方雪山走去。

他的速度很快,宛如魅影一般,幾步跨出,就出現在半山腰了。

咻!

一道殘影迅速的從山腳下衝來,出現在天山派山門前。

“什麼人?”

江辰忽然出現,震住了天山派方守山弟子。

這些弟子紛紛拔劍。

在看清楚來人後,這些守山弟子才鬆了一口氣。

一個弟子走了過去,雙手抱拳,叫道:“原來是江公子啊,我還以為是誰呢,嚇我一大跳。”

江辰點了點頭,算是迴應了這個弟子,開口詢問道:“陳掌門在嗎?”

“掌門在,江公子,請。”

天山派守山弟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招呼江辰進入天山派。

--的人,淡淡的說道:“這裡的事,誰也冇看到,要是外麵有一點風聲,有什麼後果,你們知道。”“是,是,是。”這些人如獲大赦,迅速的倒退。天則朝江地走去,看著他,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說道:“乾的不錯。”江地也笑了起來:“要不是你給的毒藥,要不是你出手解決了他,以他的實力,肯定能反撲,到時就算是能擊殺他,那也很麻煩。”“這老傢夥,在幕後掌控了百年,早就看他不爽了。”天看了不遠處倒在地上,失去了生命氣息的澤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