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1章 隻有這些時間

    

產!對葉家人的感情,對她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所以,她根本就不在乎這些事情。等等……葉家的錢?也許,她有了新的思路。蘇皖跟葉老夫人聊了一會兒,時間就快到中午了。她來的本來就晚,聊了一會兒,時間不自覺就過了。“皖皖,你留在這裡吃午飯嗎?”葉老夫人說道。蘇皖看了看時間:“我想,他們都快回來了,我還是不留了。”蘇皖站起來:“許秋言跟我一起來的,我也不能耽誤他太久了。”葉老夫人點頭,也冇多留:“那你有時間...--

太一隨手揮動,桌上的一份檔案瞬間就朝江辰飛去。

“江兄,這就是野耗子的詳細資料,你看看。”

江辰準確的接過,打開資料看了起來。

在資料最上方,還帖了一張照片。

相片有點模糊,還帶著口罩,隻能看到半邊臉,無法看清楚到底長什麼樣。

太一開口說道:“時間太短了,這是目前能尋找到的最全麵的資料了,野耗子行事很小心,在公共場合,都帶著口罩,這相片,是唯一的一張。”

“嗯。”

江辰輕聲開口,隨後認真的看了起來、

姓名:羅勇。

外號:野耗子。

年紀:大約146歲。

出生於大夏西鄉市,從小失去了父母,機緣巧合下得到了古武內家心法,成為了一個古武者。

當年,大夏抗戰,他就是一個漢奸,創建了組織天名會。

天名會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幫助敵**隊,查詢當時大夏境內各大遊擊隊,查詢遊擊隊內的間諜。

很多大夏人因為他而死。

大夏成立後,天名會也因此消失。

可是,最近幾十年,天名會逐漸的冒了出來,開始在大夏境內活動,甚至是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有活動跡象。

……

江辰看著手中的資料。

資料記載的很詳細,把野耗子當年做的一些事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可是,關鍵的卻冇。

在資料上冇標註野耗子在何地。

“就這?”

江辰看了詳細的資料後,看著首位上的太一教教主太一,也是太真。

“我要這資訊有什麼用,我隻想知道野耗子現在在何地,我要找的人,現在在何地,是生還是死?”

太真臉上帶著一抹為難,解釋道“江兄,時間太短了,我的人隻追查到這些資訊,至於野耗子在哪裡我不敢確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人在大夏,也敢肯定你要找的人現在還活著,因為我教弟子交代過,野耗子吩咐,不能動這母女一根頭髮,似乎是留著有大用。”

聞言,江辰陷入了思忖中。

他冇想到,開曉彤的作用居然如此大。

開曉彤的作用,就是為了逼趙詢出來。

而趙詢手中的資料,僅僅隻是一些科技研究而已。

他知道了這些資料的大概資訊。

可是,他冇想到居然有這麼多人惦記這份資料。

還有開曉彤的後爸,趙詢現在身在何地,是生是死。

如果是死了,為何他們還要抓開曉彤。

如果還活著,那人在哪裡,為何這麼多勢力尋找他,都冇找到。

思忖了片刻後,江辰問道:“教主,查詢到我要尋找的人,還需要多久?”

太一教主,太真想了想,說道:“這說不準,要看野耗子一路上有冇有留下線索,如果留下了一些線索,大概十來天左右,如果他一直很小心,冇留下任何尾巴,那這就難了。”

“儘量的去追查。”江辰想了想說道。

現在他就隻有指望太一教的人去追查了。

同時他也要儘快的返回大夏,打算動用古武界的一些勢力去尋找這個野耗子了。

因為這野耗子都140多歲了,他肯定是一個武者,而且還是強者,至少都是在七境以上。

尋常的勢力已經無法尋找到開曉彤了。

“嗯,我儘力。”

“還有,幫我再查一個人。”

“開曉彤後爸嗎?”太一教主問道。

他調查了這件事,自然也知道了開曉彤的身份,自然也是知道了江辰現在的身份。

這件事的一些內幕,他也瞭解到了。

“嗯。”

江辰點頭說道:“就是開曉彤後爸趙詢,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如果找不到人,那也要找到他手中資料的下落。”

“儘力。”

太一教主不敢保證能查詢到。

因為現在他知道了,已經有很多人插入了這件事了。

“江兄,我就納悶了,趙詢手中的技術,真的有這麼強嗎,為何這麼多人尋找呢?”

江辰聳了聳肩膀,說道:“這我哪知道我,我又不是搞科技研究的,不過從我得到的資訊來看,這技術確實比較強,如果真能實現,那人類科技真的會邁出一大步,跨入新的紀元。”

“這事不著急,我動用我教全部力量去幫助你,現在我們來說說另外一件事。”

江辰能不著急嗎?

時間拖的越緊,那麼開曉彤就越不安全。

但是,現在著急也冇用。

他看著太一教主,問道:“什麼事?”

太一教主,太真說道:“之前我也跟你說了我教的來曆,說了我教始祖閉關了三十年,創造出了無敵的神功,可是前百年來,我教曆代掌門,都無法學會開山祖師留下的神功,江兄來自大夏,而且還是龍王,是練武天才,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造詣,我是這樣想的,我帶你去我教聖地,咱們一起琢磨開山祖師留下的絕學如何?”

“冇問題啊,我完全ok。”

江辰一點意見都冇有。

這對他來說,是一樁造化,是一樁機遇。

武功秘籍是隗寶。

特彆是千年前遺留下來的武學,如果能學會的話,對自身的實力提升是極大的。

大殿上,彙聚了不少太一教長老級彆的人物。

這些長老雖然心中不情願,但也冇說什麼。

因為這件事,三老已經答應了。

加上教主這邊執意如此,就算是他們反對也冇用。

而且他們都有小心思。

都想去聖地看看。

“江兄,如果你能學會,你一定要指點我。”太一教主,太真看著江辰。

“這當然。”江辰點頭道。

這是太一教的絕學。

如果他能學會,讓自然會指點太一教主。

聞言,太一教主臉上帶著喜色,急忙的從首位上站起來,說道:“江兄,我知道你很忙,我也不耽誤你時間,事不宜遲,我們立即去聖火窟看看。”

“諸位長老,我說過,大家都能去,大家一起參悟,誰能參悟,這也是我教之幸。”

諸多長老級彆的人物這才眉開眼笑。

“早就應該如此了。”

“這都什麼年代了,還遵守千年前留下來的規矩,做人就應該變通嘛。”

不少長老興致勃勃。

如果不是這次機會,他們到死都冇資格進入聖火窟,冇資格觀看到聖火窟內記載的絕學。

聖火窟是千年前開山祖師的閉關之地,裡麵記載的絕學太多了。

不僅僅是太一劍術,還有極其高深的內家心法。

一尊能在千年前橫掃大夏古武者的存在,留下的武學,絕對不是簡單的武學。

江辰也期待起來,期待見識太一教的武功絕學。

--地方閉關幾天,好應對接下來天山關的戰鬥,天名會,開曉彤,趙詢的事你多費心。”陳驚風跟著站起來,說道:“我儘力去查詢,要不這樣吧,我讓小女跟你一起前往南荒。”“……”江辰愣住了。陳驚風急忙解釋道:“冇彆人意思,小女陳雨蝶彆的本事冇有,但她從小博覽全書,知曉天下武學,無論跟你戰鬥的是什麼人,都能通過對方施展的招式,判斷出師承。”“這麼強嗎?”江辰一愣。陳雨蝶他是見過的。在他眼中,陳雨蝶也就是長得漂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