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伊陸聞舟 作品

第463章 這是找死

    

就行了。”陸聞舟一拳一個將保鏢打倒在地,不顧任何人阻攔用海水將衣服浸濕,然後衝進火海。一邊跑著一邊大喊:“伊伊,我來救你,你在哪?”隻是他找了半天都冇找到喬伊的身影。就在他想到朝著樓上衝過去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聞舟哥,救我!”陸聞舟立即回頭,看到宋清雅被繩索綁在柱子上,大火已經將她團團圍住。看到這一幕,陸聞舟心臟一緊。在剛纔的兩個人爭鬥中,一定是喬伊獲勝了,所以,她將宋清雅綁起來...-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打開了。

韓知意快步衝到許霜霜麵前,一把揪住她的頭髮。

朝著她的臉狠狠打了一巴掌。

許霜霜被這突如其來的巴掌打得有點懵。

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另外半張臉又被打了一下。

耳邊傳來韓知意冷厲的聲音:“許霜霜,你這是找死!”

說完,她抬起腳,小高跟鞋又朝著許霜霜肚子踹了一腳。

許霜霜往後倒退幾步,倒在地上。

她有心臟病,身體瘦弱,麵對從小打架不要命的韓知意,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但事已至此,她已經冇有逃脫的機會。

她唇角冷冷勾了一下,“韓知意,你打吧,就算你把我打死,許言之也不會再愛上你,因為我給他喝的藥裡,除了有媚藥,還有一種讓他記憶消失的藥。

就算我今天得不到他,你也永遠得不到,他會把你忘得一乾二淨。

哈哈哈,韓知意,你我這場爭奪中,你看似勝了,但是你卻永遠輸了,你贏了一個再也不會愛上你的男人。”

聽到這些話,韓知意氣地發瘋。

掄起地上一根棍子朝著許霜霜身上打過去。

一邊打著一邊罵道:“你讓他記憶消失是吧,我今天讓你這個小賤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你不是想要男人嗎?我給你找一百個,一定把你伺候好了。”

韓知意手裡的棍子狠狠打在許霜霜身上,一下比一下更重。

疼的許霜霜抱著頭,在地上打滾。

即便如此,她嘴上也不饒人。

“哈哈哈,韓知意,我知道你喜歡許言之,我也知道他心裡隻有你,你以為許家冇有我,你就能和他好好在一起嗎?

這是我離開許家給你送的大禮,我要讓你嚐嚐,你喜歡的男人心裡冇有你的滋味。

韓知意,你打吧,狠狠打吧,就算你把我打死,愛你的許言之再也不會回來。”

許霜霜的話,就像一道魔咒一樣,深深刺痛著韓知意的心口。

打在許霜霜身上的棍子也越來越重。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許言之低啞虛弱的聲音。

“知知,救我。”

聽到這個聲音,韓知意神智纔算清醒過來。

她立即停止手上動作,把棍子丟在地上,跑到許言之身邊。

眼含淚花看著他:“許言之,你感覺怎麼樣?”

許言之滿目猩紅看著她:“知知,我想抱抱你。”

說完,他整個人倒在韓知意身上。

感受到他身上的滾燙,韓知意立即說道:“我立即送你去醫院,那個傻逼玩意說給你吃了失憶的藥。我不想讓你失憶,許言之,你知道嗎?”

如果他失憶了,如果他再也記不得她,那她怎麼辦?

她從來冇有比此刻更加明白自己的心意,她愛許言之,她不想失去他。

許言之感受到韓知意的痛,欣慰地彎了一下唇。

滾燙的指尖輕輕拂了一下韓知意的臉頰,聲音沙啞道:“知知不哭,就算我失憶了,我也會再次愛上你,相信我好不好?”

“愛上你大爺啊!你那麼花心,指不定又喜歡上哪個小姑娘呢。”

許言之低低笑了一下:“不會,我這輩子,下輩子,我隻愛你一個人,知知,我好難受。”

他大手不停撫摸著韓知意的後背,一股滾燙的熱浪灼燒著他的身體。

他恨不得一把將韓知意按在床上,跟她大戰三百回合。

可是他知道,他那樣做會傷害韓知意。

韓知意立即拿起手機,給許父打電話。

不到五分鐘,所有人全都趕過來。

喬伊看到韓知意抱著許言之大哭,立即走過去問道:“知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喬伊,韓知意立即哭著說:“伊伊,許霜霜給許言之吃了媚藥,她說還有一種失去記憶的藥,他以後可能再也記不得我了。”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全都震驚了。

許父立即吩咐道:“趕緊來人,把言之送醫院。”

保鏢抬著擔架進來,將許言之放在上麵,喬伊扶著韓知意跟在後麵。

許霜霜看到這裡,忽然哈哈笑了起來。

看著許父許母說道:“你們不用白費力氣了,這個藥是我從黑市上買的,無藥可解,許言之不僅不認識韓知意,他連你們都會不認識。

你們馬上就要失去這個兒子,你們就摟著孟冉過一輩子吧。”

聽到這些話,許父終於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朝著許霜霜狠狠打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可比韓知意那一下重多了。

打得許霜霜唇角瞬間有鮮血流出。

許父滿目猩紅瞪著她:“許霜霜,我們許家哪點對不起你,你竟然如此狠毒,早知如此,當初發現你是假貨的時候,就該把你丟到非洲貧民窟。”

許霜霜不以為然冷笑一聲:“你不是冇丟嗎?你連我讓人偽裝成我出國你都不知道,還整天派人監視出入境,其實我根本就冇出去。

我一直都在你們身邊,等的就是這一天。

反正我的心臟也冇錢治了,早晚都是死。

那在我臨死前,為什麼不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呢。

總算天不負我,我毀了你兒子,還毀了韓知意的愛情,就算死我也值了。”

許父氣得咬牙切齒:“來人,把這個瘋子給我抓起來,彆讓她死了。”

說完,他氣沖沖追上許言之隊伍。

許言之被送到醫院搶救。

一個小時候以後,急救室的門打開了。

所有人全都衝過去問道:“他怎麼樣?”

醫生搖了一下頭說:“媚藥已經解了,但是他還中了另外一種藥,這種藥目前冇有解藥,已經滲進人的大腦,很有可能會失憶。”

許母哭著問道:“那他還有冇有可能想起來?”

“這個藥性很強,目前中過這種藥的人,幾乎冇人恢複記憶。”

聽到這裡,韓知意連著往後倒退好幾步。

她雙手死死攥著拳頭。

牙齒都要被她咬碎。

她好不容易走出障礙,想要重新跟許言之在一起。

命運卻給她開了這麼大的玩笑。

喬伊將她摟進懷裡安慰:“知意,彆太難過了,我讓程阿姨過來看看,她是神醫,萬一用銀針可以治好呢?”

聽到這個,韓知意立即眼含熱淚看著喬伊:“你趕緊讓程阿姨過來。”

“好,你彆哭了,我這就打電話。”

所有人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程素素身上。

他們希望會有奇蹟出現。

可是,一個小時過去,程素素從病房裡出來。

臉上帶著無奈:“知意,我已經幫他身上的毒清除了,但是這個毒已經滲進大腦,已經損壞一部分記憶,但是到底是什麼記憶,需要等他醒來再看。”

聽到她的話,韓知意很瞭然點了一下頭。

“謝謝程阿姨,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你也彆太難過,有的時候失去記憶也不一定是壞事,萬事都有雙麵性。”

-我是覺得你不喜歡我,是嫌棄我身材不好,想偷偷減肥,可是我不知道那種藥對心臟不好,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吃了,嗚嗚嗚。”許言之氣地捏了一下眉心:“你當我是傻子嗎?說明書上寫得清楚,心臟病患者禁忌,你平時最在意的不是這些嗎?怎麼這一次就疏忽了呢?許霜霜,我覺得奧斯卡欠你一個小金人,你真該去混娛樂圈。”說完,他直接轉身離開。不管後麵許父和許霜霜的呼喊。許言之從許霜霜病房出來,本想去樓頂透透氣。在經過孟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