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行止 作品

《月夢刺殺全文》 第5章

    

「知道什麼?」「咱們王爺不行啊!」誰?誰不行?!見我表情驚訝,沛娘揚了揚眉,「怎麼,你還不知道?」我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沛娘也有幾分吃驚,「難道你不是被王爺帶回來掩人耳目的嗎?」我是嗎?我不是嗎!沛娘見我似乎當真不知道,蹙了蹙眉,「不應該啊……你入府後,王爺可與你有親密行為?」我搖了搖頭。「那日在書房,王爺碰你了冇?」我又搖了搖頭。「那不就對上了,你一個如花似玉大美人,要是正常男人誰能忍得住?」她...會吃個閉門羹。誰知道沛娘牽著我的手把我拉入房內...《月夢刺殺全文》第5章免費試讀單靠我是不行了,我想到了那日的小妾。沛娘入府比我早。而喬行止身邊除了她,身邊再無其他女子近身。肯定有勾引喬行止的經驗。我咬牙拿出了新買的胭脂,準備和她賠禮道歉,順便獲取點有用資訊。原本還以為有了那日的隔閡,怎麼都會吃個閉門羹。誰知道沛娘牽著我的手把我拉入房內,「盼星星、盼月亮,就盼著妹妹來呢。」和那日在書房外與我高聲對峙的,判若兩人。狐疑之際,我就聽她壓低聲音問我,「你過來找我,是不是也知道了?」我傻了。「知道什麼?」「咱們王爺不行啊!」誰?誰不行?!見我表情驚訝,沛娘揚了揚眉,「怎麼,你還不知道?」我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沛娘也有幾分吃驚,「難道你不是被王爺帶回來掩人耳目的嗎?」我是嗎?我不是嗎!沛娘見我似乎當真不知道,蹙了蹙眉,「不應該啊……你入府後,王爺可與你有親密行為?」我搖了搖頭。「那日在書房,王爺碰你了冇?」我又搖了搖頭。「那不就對上了,你一個如花似玉大美人,要是正常男人誰能忍得住?」她下結論,「所以,你就是掩人耳目的。」沛娘顯然把我當成了自己人,繼續跟我說道,「王爺曾經在戰場上受了重傷,不能人道了。不過這是秘密,連聖上都不知道。」「當年聖上催婚,王爺為了清閒索性納了我進門。我也不喜歡王爺,我就是就是圖這活兒安逸。」我消化了半天資訊,半晌才拍桌子,「既然如此,那你為何那日還要找我麻煩?」提到這個,沛娘臉上閃過尷尬,「你不知道,王爺給的實在是太多了!不乾點啥,我實在是良心不安啊。」我:……從沛孃的院子裡出來,我整個人精神恍惚。連站都站不穩了。我是個美人刺客,專門靠勾引男人取人狗命。倘若喬行止真是個「不行」的,那我還刺個屁的刺!回去之後我仔細琢磨了一下這件事,總覺得有古怪。沛娘是喬行止的妾室,與我怎麼也算是半個競爭關係。她的話不可全信,我必須要親自驗證一番。我雖學藝不精,但容貌與身段卻是美人刺客中的佼佼者。尤擅歌舞。當晚,我換上了薄如蟬翼的紅裙,外頭套了件披風推開了書房的門。「王爺,奴家今日學了一曲舞蹈。不知王爺此時可有時間,幫奴家指點一二?」喬行止盯著我看了幾秒,彷彿思考我想乾什麼。就在我以為他要把我轟出去的時候,他身子靠在椅背上。「跳吧。」我忍住羞赧,將外麵披著的衣裳脫掉。裡頭隻剩下那件輕薄的衣裙。然後緩緩扭動了起來。當年教我舞蹈的嬤嬤都稱讚,我的舞藝乃尋常所不能及。一曲畢,我紅著臉看向座位上的男人。隻見他看著我神色不明,微微蹙眉,表情談不上愉悅。我紅著臉詢問,「王爺,您覺得如何?」喬行止抿了抿唇,欲言又止。「像是……發了瘋的水蛇。」我:?還嫌不夠,喬行止又補了句,「還有,你腹瀉剛好,還是不要衣著暴露。衣服儘量護著肚子,免得再染風寒。」我:?實錘了。喬行止,他就是有病!闖進來,臉上閃過慍怒。「誰準你跑過來的?」話音落下,哭聲再次傳來。「鬼,有有有鬼!」我撲過去揪著喬行止的衣袖,聲音帶了哭腔,「王爺,定是那井中婢女深夜索命來了!」喬行止聞言先是一愣,隨即臉上帶了淡淡的笑意。他將手中的書放下,托腮看向我,「人是我殺的,要找也是找我,你怕什麼?」我整個人僵住。哇哦,說得好有道理!那現在豈不是跟他在一起更危險?!我默默從他身上爬下來,「既然如此,奴家就不打擾王爺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