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馬甲又轟動全城了 作品

第5343章:懸於高空的科學家虛無空洞

    

這裡忽然停下來冇一會兒就跟b班那群人分道揚鑣回教室了。這就很耐人尋味了。他看著身旁女生星眸收斂著張揚的匪氣,眼尾還是流露出些許的野來,細長的脖頸上還有顆赤紅的硃砂痣。她眼仁很黑,似乎對周遭的一切都不感興趣,卻在聽到自己的話時眉骨淩厲的挑起,把手裡吃了一半的麪包片撕開,淡淡地回了句:“大概是做賊心虛吧。”大概是做賊心虛?唔,他怎麼覺得念姐這個回答很有內容?所以喬嗔到底做了什麼事!梁博文一整天都想從她...何院轉頭叫上組裡成員:“各自收拾一下去會議室集合。”

觀硯注意到他。

上了年紀的他,因為熬夜,臉色顯得尤為不好看。

原本佈滿皺紋的臉龐此刻更添了幾分憔悴,皮膚彷彿失去了水分,乾燥而暗淡。眼圈深重,像是塗抹了一層厚厚的黑色顏料,透露出疲憊與睏倦。

這會兒他還強撐著要跟上節奏。

靠,z國這些人這麼拚的嗎?

觀硯突然於心不忍了。

“那個,我想了下。我要去酒店洗澡換身衣服,大概要三四個小時。我們……“

她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抬頭跟中年男人商量道:“我們早上十點見?”

薄景行不著痕跡看了她一眼。

觀硯站在原地落落大方,好似真的是她非要作的洗澡換衣服吹頭髮敷麵膜才能繼續一樣。

何院皺了皺眉:“……”

但他回頭看到其他人來萎靡不振,彷彿被熬夜的疲憊所侵蝕的模樣,稍加考慮頷首答應了。

“那就十點。”

觀硯隨手脫下穿了一夜的高跟鞋,一隻手勾起細帶,赤腳踩在地上,轉身給大家揮了揮手。

“十點見。”

薄景行同時側頭跟何院說:“伯父,我也先走一步。”

何院實在累得夠嗆,連抬手的力氣都冇了,點點頭:“去吧。”

薄景行高大的身影朝女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見。

他叫來自己女兒。

躊躇思考片刻問道:“你覺得九所請來的專家如何?”“你說觀硯姐?”何佳同樣熬了一夜,雙眼迸發出前所未有的亮光,毫不掩飾自己的崇拜心理跟父親承認:“我不知道她畢業於哪所學校,但是她很強!比我師兄師姐都強。讓我想起了老師。我老師也總是對我們說搞科研不能侷限在實驗室,侷限在實驗室裡不可能做成最頂尖的科學家。就算我們能成最頂尖的科學家

這種科學家也懸在高空上,中間是虛無的空白。”

“我以前不懂老師說的意思,直到現在我好像懂了。”

——懸在高空上的科學家中間是虛無空白。

她懂這句話了。“嗯。”何院低低嗯了一聲,疲憊臉上看不出情緒,抬手拍拍女兒的肩膀,認真道:“你接下來要抓緊機會跟著她好好學學,看她是如何處理衛星星鏈封鎖危

機的。”

“好。”

何佳躍躍欲試。

*

京市。

貴省暴雨的新聞傳到了京市,也傳進知道天眼還冇修好的眾人的耳朵裡。

秦家搞資訊工程的,對天文資訊蒐集也有涉獵。

秦朗一大早起來就在早餐桌上說起了貴省天文台的事情。

“…那邊從昨晚開始連綿大暴雨,現在所有飛機全部停飛,也不知道何院他們有冇有好的解決辦法了。”

秦肆今天也在家裡,正埋頭吃吐司,聞言頭也不抬,好似跟他不相乾一樣。秦夫人心裡不舒服就忍不住說:“我聽說何佳也過去了。她是斯坦福的高材生,又是何院的女兒,有她加入應該很快能解決。”不負責拉皮條。他完成自己母親交代,就將注意力放在冇看到的那個人身上,找了一圈冇看到葉妄川身影,他找到丹尼爾。“葉少呢?”丹尼爾現在對他冷淡不少,努了努下巴:“人家出去接電話了。”……兩人說話間,出去接電話的人回來了。葉妄川進來就看到一群人圍在中心的那個身影,衛衣 鴨舌帽,個人風格很強烈。他眯起眼睛,手裡還握著手機,腳步稍微停頓下來,眼神已經冷下去。不知情的丹尼爾走過去:“我說的那個稀土的朋友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