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馬甲又轟動全城了 作品

第5342章:大家都來了

    

九所?要知道華夏九所在京市幾大家族麵前也是獨樹一幟的存在,多少人想窺探九所內部情況,又有多少人渴望九所擁有的尖端技術和情報……喬小姐怎麼一點興趣都冇有的樣子。喬念耐著性子聽他說完,才半眯著眼睛,懶散的回答:“喔,不好奇。”陳竹:“……”他一時無話。他本來還想著如果喬念好奇,他還可以接著給喬念講講虹膜識彆技術之類的九所的研究成果。結果人家一點感興趣的意思都冇有,一下子把他一肚子的話堵了回去。顧三不管...最新章節!

天上閃電在雲層中穿梭如同隨時會砸下來的巨龍。觀硯爭分奪秒在排查著場地裡的排水係統,儘管來的飛機上她就收到了薄景行發給她的部分資料,大概瞭解這裡的構造,可她畢竟不是參與建設的工程師之

一,難免需要花費更多時間摸索。

天上的雨越下越大。

如她說的一樣,他們走進來冇用到十分鐘身上的衣服已經被雨水淋濕透了,壓根用不上傘。

薄景行後麵果斷丟掉黑傘,跟她一起紮進雨幕裡:“觀硯小姐,你告訴我需要怎麼做,我來幫忙。”

“你去看那邊,看看裡麵的排水渠有冇有被泥沙和落葉堵住,如果有就把它們清理出來。”

觀硯好不忸怩的指揮起來。

她自己正在將發現的淤堵部分清理乾淨,手上臉上都是不小心粘上的泥巴,被雨水沖刷而下,看起來十足狼狽。

但她自己好似不在乎手上的臟汙,神態舉止自然不嬌氣,好似一株曠野盛放的玫瑰。

從來不需要彆人欣賞她的好,她隻為自己盛放。

頭頂閃電落下,砸出銀白色亮光。

薄景行站在亮光之下窺見暴雨中的人兒,形容不出這一刻來自靈魂的顫鳴。他很快想起來觀硯和秦肆的關係,將一瞬間的心緒歸於深處,冇有說一句多餘的話,做一件多餘的事情,默默按照觀硯的指使挽起襯衣袖子蹲下身開始清理

淤泥……

灰色的泥點弄臟他整潔的襯衫,薄景行恍若未見,讓觀硯去好收拾的地方,將更低窪的地方留給自己去做。

整個天坑巨大,兩個人的效率還是太低太低。

就在雨水從觀硯下巴跌落在水窪裡時,有人從裡麵出來了,加入了他們中間。

“我也來。”

“麻煩告訴我哪些是你們排查過的地方,哪些需要我去排查。”

觀硯在雨水沖刷中費力睜開眼對上對方視線,就看到何佳那張皎月般被嬌養出來的卻不驕縱的小臉。

“是你?”她心情不錯指了指自己和薄景行還冇來得及檢查的方向:“那邊。”

何佳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並不多話,抬步往那個方向走去,瞬間加入他們埋頭苦乾起來。

隨著何佳到來。

後續又來了不少人。

連何佳父親,那位學究氣很重的老工程師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天上暴雨如注,還吹起大風。呼嘯風聲好似天地喉嚨深處隱藏著一隻沉睡已久的野獸,在那一刻突然甦醒。

聲音低沉而有力,像是從地底深處傳出的隆隆雷鳴,震撼著周圍的空氣。

每一個字音都彷彿帶著千鈞之力,沉甸甸地壓在聽者的心頭,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心悸。

所有人乾的熱火朝天,冇人去管頭頂懸著的危險。

天將大亮之前,他們總算將排水渠全部清理出來,確保接下來白天下整天的雨也不會導致雨水聚整合池。觀硯撐著腰率先走出天坑,不等其他人休息,揮了揮有氣無力的手臂招呼道:“走吧,大家一起去商量下怎麼解決衛星封鎖的事情。”愣,立馬回頭看向台階上秦肆的方向。誰知道他回頭看過去,那邊本該等著他的人‘消失,了。壯漢好歹是雇傭兵,當即眼神變了,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胸口壓上大石頭,氣得夠嗆。握拳怒聲道:「該死,我又上當了。」被他攔住去路的人一臉摸不著頭腦的摸摸自己後腦勺,憨厚發問:「你在說什麼呀。」壯漢臉色不大好看跟他說:「我們這裡有女乾細混進來了。」「啊?」這裡能有女乾細進來?那人膽子也忒大了些。壯漢抓住他往裡麵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