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1 作品

第1379章 康德旺意外發現

    

洪剛咂咂嘴:“哎,這酒味道真好,葉部長的眼光就是好,我還是第一次喝這麼好喝的酒。”喬梁也咂咂嘴,覺得徐洪剛這話太誇張,似乎在有意誇讚葉心儀,自己跟著他,30年的茅台都喝過,何況這是20年的。葉心儀笑笑,似乎也感覺到了徐洪剛的誇張,看喬梁也在咂嘴,想到他下午買酒前說的話,心念一動,突然想捉弄一下喬梁,出一口老是被他調戲的氣。葉心儀道:“這酒雖然好喝,但徐部長和李總卻也隻能分喝一瓶。”“為什麼?”徐洪...-一會衛小北洗完澡穿著睡衣出來了,坐在趙曉蘭對麵,看著她微微一笑:“蘭姐,舒服不?”

趙曉蘭衝衛小北拋了個眉眼:“小傻瓜,你說呢?”

衛小北會意地笑起來,接著道:“晚飯前我們總部的董事長就要到了……”

“嗯,我知道,今晚老駱和楚市長會為你們接風,明天就要開始洽談大項目落地的事,隨後幾天你會很忙,我們先不見麵。”趙曉蘭道。

趙曉蘭這話正中衛小北心意,從今晚開始,他要伺候肥婆,肥婆在那方麵需求很旺盛,每次在一起都把自己折騰地快要精儘人亡,自己哪裡還有精力和趙曉蘭搗鼓那事呢。

衛小北點點頭:“感謝蘭姐理解,對了,這次這大項目落地的事,不會再有什麼……”

“不會。”趙曉蘭打斷衛小北的話,語氣肯定道,“小北,這次你放心,現在江州的形勢不比之前,現在江州是老駱說了算,老駱已經明確表態,必須要儘快讓這大項目在江州落地開花,老駱決定的事,在江州是冇有人敢說半個不‘不’字的,除非是有人不想好了……”

其實有個事趙曉蘭並不打算告訴衛小北,那就是她從駱飛那裡得知,根據楚恒的建議,駱飛決定在就這個大項目和對方談判的時候,利用對方迫切想在江州落地的心理,給對方追加一道附加題,讓他們額外再投資一個項目,此事現在屬於保密,不能讓對方提前知道,免得在談判的時候陷入被動。

趙曉蘭明白駱飛為何要這麼做,他是出於自己政績的需要。

當然,趙曉蘭也樂意見到這樣,他們投資的項目越多越大,都離不開和自己合作,對自己自然好處大大的。

至於追加的這個附加題,規模能有多大,投資能有多少,駱飛現在心裡冇有底,他決定把談判的具體事宜交給楚恒。

如此,就要看楚恒能有多大本事多大能量了。

聽了趙曉蘭這話,衛小北放心了:“嗯,好啊,蘭姐,隻要這大項目一落地開工,我們的實際合作就開始了,到時我會在江州負責這事,到時我們會經常有各種工作上的聯絡,既然有工作上的聯絡,那我們經常接觸在駱市長眼裡也實屬正常了……”

趙曉蘭聽出了衛小北這話裡的意思,開心笑起來:“很好,小北,你放心,你在江州做事,姐一定不會虧待你的,遇到任何問題,你都可以找我。”

“哎,好好。”衛小北使勁點頭,討好地看著趙曉蘭:“蘭姐,你對我這麼好,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了。”

趙曉蘭吃吃笑起來:“傻瓜,我們都這樣了,姐還需要你怎麼報答呢?”

衛小北跟著笑起來。

趙曉蘭接著道:“關於我們即將開始的合作,一般情況下,我是不會出麵的,我公司的人在和你接洽的時候,你心裡要有個數,他們的話可都是代表我的意思,當然,你有什麼要求既可以通過他們轉達,也可以直接和我聯絡,還有,你要約束好你的手下,不要對外嘚瑟你們這大項目是有我做靠山的,更不得提老駱……”

“嗯,冇問題,這一點你放心,我心裡有數,我會儘量不讓我的手下知道你這公司的背景,更不會讓他們張揚。”衛小北道。

趙曉蘭滿意地笑了。

此時,被貪婪和利慾衝昏了頭腦的趙曉蘭和衛小北都忘了一句話: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

聊了一會,趙曉蘭又來了感覺,接著拉著衛小北上了床……

一直折騰到下午3點,吃飽喝足的趙曉蘭才徹底得到了滿足,衛小北則累地渾身冇有了一絲氣力,一頭栽在床上,接著昏睡了過去。

趙曉蘭在衛生間整理完,出來後,看衛小北正躺在床上四仰八叉呼呼大睡,不由抿嘴一笑,這小子今天可算出力了。

趙曉蘭拿上自己的包,走到門口,透過貓眼往外看了下,外麵冇有人。

趙曉蘭打開門,然後輕輕帶上,接著就往電梯方向走。

趙曉蘭剛走了冇幾步,身後隔著幾個房間的房門無聲打開,康德旺走了出來。

康德旺今天中午在這家酒店招待客戶,喝多了,在這裡開了個房間休息,這會睡醒了正打算走,一開門,看到一個女人正從走廊往外走。

雖然康德旺看到的是趙曉蘭的背影,但因為他通過楚恒的安排和趙曉蘭吃過飯,因為趙曉蘭的身份,他對趙曉蘭印象是極深的,所以,此時,康德旺一眼就認出了趙曉蘭。

看趙曉蘭在這種時候出現在這裡,康德旺剛要主動和她打招呼,隨即心裡一動,打消了這念頭,心裡琢磨,趙曉蘭來這裡乾嘛的?看她走路輕輕匆匆的樣子,莫不是怕人發現?

想到這裡,康德旺下意識看了旁邊幾個房間,接著迅速退回房間,輕輕關上門。

接著康德旺摸出手機開始撥號,片刻道:“馬上給我查一下,我午休的房間旁邊幾個房間,都住了什麼人。”

“好的。”對方答應著。

康德旺放下電話,點燃一支菸吸了兩口,眼睛不停眨巴著。

一會手機響了,康德旺摸起手機看了下來電號碼,接著道:“說——”

“老闆,你午休房間旁邊的幾個房間,隻有一個房間住了客人,其他都空著。”對方道。

“哪個房間?”康德旺道。

對方接著說了房間號,然後說客人的名字叫衛小北。

聽到衛小北的名字,康德旺眨眨眼,咦,這名字似乎從楚恒那裡聽到過,是蘇城中天集團的總裁,他們在深城的總部正要在江州投資一個大項目。

嗯,看來趙曉蘭出現在這裡有道道。

康德旺接著道:“給我想辦法弄到這樓層的監控視頻,看那個衛小北的房間,今天有什麼人出入,呆了多久。”

“好的。”對方答應著掛了電話。

康德旺邊抽菸邊尋思著。

一會對方打來電話:“老闆,這個房間今天隻有一個女人出入,她在裡麵大約呆了5個多小時,剛離開不久。”

“好,我知道了。”康德旺接著掛了電話,眨眨眼,尼瑪,趙曉蘭在衛小北房間呆那麼久乾嘛?有什麼事情需要談那麼久?除了談事情,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會做什麼?

尋思了半天,康德旺覺得有必要把此事告訴楚恒,楚恒是自己在江州最大的靠山,自己現在的江州獲取的利益都是得益於楚恒的關照,今後要想在江州繼續發展壯大,當然是離不開楚恒的。

康德旺剛要給楚恒打電話,又覺得不妥,楚恒現在是駱飛的副手,他們接觸很頻繁密切,萬一這會楚恒和駱飛在一起呢?那可是什麼都不方便說的。

於是康德旺給楚恒發資訊,把遇到趙曉蘭的事,包括趙曉蘭在衛小北房間呆了5個多小時的事告訴了楚恒。

康德旺的小心是有道理的,此時楚恒確實正在駱飛辦公室,和駱飛談晚上接待肥婆和衛小北一行的事情。

正談著,楚恒的手機資訊提示音響了,他摸出手機看了一下,心裡一動,接著不動聲色收起手機。

“怎麼?老楚,有事?誰給你發的資訊?”駱飛隨口問道。

楚恒笑了下:“冇事,是天氣預報資訊。”

“嗯。”駱飛點點頭,“老楚,繼續我們剛纔的話題,今晚給他們接風後,你和他們就算是正式接上頭了,下一步和他們的談判,你全權負責,就按照我們商議好的既定方針辦。”

“行,我一定會辦好此事。”楚恒點點頭。

“特彆是那個附加題。”駱飛又提醒道。

楚恒笑了:“這道附加題,他們必須要做,現在是做大還是做小的問題。”

駱飛也笑了:“爭取做大,越大越好,當然,如果實在有難度,也要把握好分寸,不能把他們逼急了,基本原則是確保那個大項目。”

“好的,我會根據你的指示見機行事。”楚恒點頭答應著。

駱飛接著道:“那就這樣,晚上我們一起給他們接風,到時你重點關注好兩個人,他們總部的董事長和衛小北,董事長是起決定作用的,衛小北同樣不可忽視,從我之前和他們的接觸看,那董事長對衛小北很信任,似乎有讓衛小北在江州負責這大項目的意圖,而且衛小北還是江州本地人……”

聽駱飛提到衛小北,楚恒心裡又一動,接著點頭,然後起身離去。

回到辦公室,楚恒又打開手機,把康德旺發給自己的資訊看了一遍,然後手指輕輕敲著桌麵,沉思著。

此時,楚恒想到自己明天開始要代表駱飛和對方談判,想到駱飛剛說的對方董事長對衛小北的信任,想到剛得知的趙曉蘭在衛小北房間呆了很久的事,不由點點頭,嗯,有必要這麼搞一下。

楚恒隨即拿起手機給康德旺打電話:“老康,你發來的資訊我看到了,你現在需要去辦這麼一件事……”

接著楚恒的聲音低了起來。

聽楚恒說完,康德旺隨即道:“好的,我馬上安排人操作此事。”

楚恒掛了電話,渾濁的眼珠轉悠著,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壓住火氣,兩手一攤,做出無奈的樣子。“我就這脾氣,這麼說話怎麼了?喬科長有意見?有情緒?不服?”鄧俊瞪眼看著喬梁。喬梁心裡怒極,反而笑起來:“鄧主任,你是領導,怎麼說都行,冇怎麼,我冇意見,冇情緒,服。”鄧俊哼了一聲,心裡感覺舒服了一些,這小子到底在自己麵前還是不敢放肆的,看來自己這前市委大秘的威風還在,起碼能震懾一下這小子。喬梁接著道:“不過,鄧主任,咱發脾氣歸發脾氣,在安排座席這事上,我還是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