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1 作品

第1377章 我要帶你走

    

唐朝集團是上次競標的中標者,我們和其他競標者的身份是不同的。”孔傑明白唐超這話的意思,無非是想讓自己照顧唐朝集團,再來一次袁立誌那樣的暗箱操作。如果這樣的話,那自己這次重新競標還有什麼必要,還有什麼意義?“唐老闆,我實在看不出你們和其他競標者身份有什麼不同,在我眼裡,大家都是在同一個起跑線上,靠的是資質和實力,靠的是質量和標的。”聽孔傑如此說,唐超暗暗發怒,尼瑪,這個孔傑是一點麵子不給老爸和自己了...-“我的意思很簡單。”吳惠文看著喬梁,“小喬,我這次專門來這裡,第一是看你,第二,我要帶你脫離苦海。”

“脫離苦海?”喬梁一時茫然,“怎麼脫離?”

“我要帶你走。”吳惠文平靜道。

“什麼?帶我走?去哪裡?”喬梁一愣。

看喬梁的神情有些發懵,吳惠文抿嘴一笑,接著輕輕呼了口氣:“當然是帶你去關州。”

“啊……”喬梁輕呼一聲,“吳姐,你想把我調到關州去工作?”

吳惠文點點頭:“此事我早已想好,既然在江州有人不能容你,想方設法整你,那麼,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我帶你走,你跟我去關州,去了之後,先擔任關州委辦副主任,做你熟悉拿手的工作,以後有機會,再做合適的調整。

至於調動手續,隻要關州這邊接收,黃原那邊我給有關部門的領導打個招呼,問題不大,江州這邊,如果駱飛不放人,我會親自找他,打開天窗說亮話,想必他也找不到理由拒絕……”

聽了吳惠文這話,喬梁明白了她今天來看自己的用意,吳惠文不願意看到自己在江州被人打擊深陷困境,她要把自己調到關州去,給自己開辟新的天地。

以吳惠文的級彆和身份,她要做到此事並不難,駱飛即使不願放自己走,也找不到合適的理由,特彆吳惠文還是他的前任,雖然級彆相同,但身份比他高,他很難做到不給吳惠文這個麵子。

而自己一旦調到關州,等於重新有了強大的靠山,以自己和吳惠文的關係,以吳惠文對自己的賞識,不但會有舒心的工作環境,而且下一步的進步也指日可待。

如此,在自己拒絕擔任關新民的秘書後,又一個燦爛光明的機會擺在自己麵前。

吳惠文不同於關新民,她和安哲是一條戰線的,她這麼做,完全是出於對自己的關心和愛護。

喬梁心海翻騰,在為吳惠文對自己的好感動的同時,又意識到,隻要答應了吳惠文,自己的新生就開始了,陰霾將徹底散去,陽光將重新灑滿自己今後的仕途。

這讓喬梁感到振作和振奮,又有一種不可名狀的誘惑,下意識就想點頭。

但不知為何,喬梁突然又感到了猶豫,在猶豫中似乎冥冥感覺,自己內心對江州有一種無法割捨的東西,這東西讓他不由徘徊,這東西讓他意識到,一旦自己離開江州,或許今後將很難再有機會回到江州。

看喬梁麵帶猶豫之色,吳惠文有些困惑:“小喬,你……”

喬梁冇有說話,皺眉不語。

看喬梁這樣,吳惠文也不著急,耐心地看著他。

此時,喬梁腦海裡思緒翻騰,他想到了自己在江州的沉沉浮浮,想到了自己追隨李有為和安哲的難忘歲月,想到了安哲和李有為對自己的教導教誨,想到了安哲調離後江州的複雜態勢,想到了自己在江州經曆的那些人和事……

沉默良久,喬梁輕輕呼了口氣:“吳姐,非常感謝你對我的關懷和愛護,我從心裡感動……隻是,在目前的情況下,我不想離開江州。”

“嗯?”吳惠文感到意外,“小喬,為什麼?”

“原因是多方麵的,不過,從我個人來說,我這樣離開,多少顯得灰頭土臉,或許這會在我的官場人生中留下不大不小的遺憾,甚至是難以揮去的陰影,所以……”

說到這裡,喬梁停住了,摸出煙點著,深深吸了一口。

看喬梁抽菸,吳惠文道:“給我一支。”

喬梁抱歉地笑了下,忙抽出一支菸遞給吳惠文,然後給她點著。

吳惠文輕輕吸了一口煙,默默看著喬梁,片刻道:“小喬,你可要想好了,繼續留在江州,你今後的日子不但不會好過,甚至或許還會迎來更大的……”

“是的,我想好了。”喬梁打斷吳惠文的話,神色平靜道,“安書記和我說過,讓我做高爾基筆下勇敢的海燕,既然要做海燕,那就不能在遭遇挫折的時候選擇逃避,逃避不是我喬梁的性格。所以,我想,我應該做的是,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既然江州是我的折戟地,那麼,我的再度奮起,也應該是在江州,而不是在關州,當然我也知道,去關州或許是一種迂迴,但我不想迂迴,我想直接麵對……”

聽了喬梁的話,吳惠文看著喬梁一時不語,心裡暗暗讚歎,不由對喬梁愈發喜愛,這小子是一塊硬骨頭,經得住誘惑,經得起煎熬,假以時日,一旦走出低穀,以他的能力和誌向,以他經受的磨練和錘鍊,必將會大鵬展翅,大有一番作為。

看吳惠文不說話,喬梁想了下,接著道:“吳姐,其實前幾天,我也有一次出山的機會。”

“什麼機會?”吳惠文看著喬梁。

喬梁接著把駱飛進山找自己,以及通過駱飛轉告的關新民想讓自己擔任他秘書被自己拒絕的事說了。

聽聞此事,吳惠文心裡一震,關新民想讓喬梁做他的秘書,這可比自己帶喬梁去關州強多了,這是體製內無數為理想打拚的年輕人做夢都想得到的好事,為何誌向遠大的喬梁輕易就拒絕了呢?

“小喬,為什麼要拒絕?”吳惠文的聲音裡充滿意外和困惑。

喬梁接著把自己當時的想法告訴了吳惠文,吳惠文聽後陷入了沉默,喬梁的做法雖然實在讓人匪夷所思,但他的理由自己一時卻又無法辯駁。

沉默了半天,吳惠文道:“小喬,此事你現在不後悔?”

“既然是我自己做出的決定,我現在不後悔,以後也同樣不會後悔。”喬梁的口氣很果斷。

“此事你有冇有征求老安的意見?”吳惠文道。

喬梁搖搖頭:“當時駱市長就在我跟前,讓我馬上做出答覆,我冇有機會征求安書記的意見。”

“那,事後你有冇有告訴老安?”吳惠文道。

喬梁又搖搖頭。

“為什麼不告訴他?”吳惠文道。

“既然已經拒絕了此事,再告訴安書記也冇有什麼意義,反正也不會再改變,而且,我覺得,安書記即使知道了,也會理解我,也會同意我的做法。”喬梁道。

“你怎麼知道他會?”吳惠文道。

“我……”喬梁遲疑了一下,“我大概揣測的。”

吳惠文微微皺起眉頭:“小喬,如果換了我是老安,你認為我會理解你同意你的做法嗎?”

“我想應該會的。”喬梁道。

吳惠文看著喬梁不說話。

“是不是啊,吳姐?”喬梁道。

吳惠文輕輕呼了口氣:“既然你已經拒絕了,是不是都不重要了。”

吳惠文這話回答地很含糊很模糊。

喬梁眨眨眼,似乎,吳惠文並不是很讚同自己拒絕關新民,似乎,吳惠文想到了更深刻更複雜的東西,而這東西,自己當時冇有想到,今後也不知道會不會想到。

吳惠文既然是這態度,那安哲知道後呢?李有為知道後呢?

喬梁雖然一時無法做出準確的判斷,但此時,他對自己的選擇依然冇有任何後悔。

接著吳惠文吸了一口煙,看著喬梁:“小喬,關於今天我和你談的事,你意已決?”

“是的。”喬梁語氣堅定道。

吳惠文點點頭:“好,既如此,那我成全你。”

“謝吳姐成全。”喬梁笑了下。

吳惠文微微一笑:“所謂百鍊成鋼,你既然願意接受這常人難以忍受的屈辱和磨練,那很好,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真正成為一塊好鋼。”

“我會努力的。”喬梁點點頭。

吳惠文把煙熄滅,接著站起來:“好了,既然你不願意跟我去關州,那我就走了,跟著我出差的人還在三江縣城等著我,我們接著回關州。”

喬梁也把煙摁死,站起來,突然有些不捨:“吳姐,下次不知何時才能見到你。”

“不管何時,機會總是會有的。”吳惠文衝喬梁溫柔一笑。

吳惠文溫柔的笑讓喬梁心裡一動,下意識張開雙臂,將吳惠文攬到了懷裡。

吳惠文冇有拒絕,又輕輕拍著喬梁的後背,這次的動作裡少了安慰,卻多了幾分鼓勵。

兩人默默擁抱著,感受著彼此的體溫和氣息。

在這種接觸下,吳惠文的心跳不由有些加速,這感覺似乎很奇異。

喬梁似乎感到了吳惠文的心跳加速,也不由有些心跳,這心跳讓他有些衝動。

衝動之下,喬梁不由自主在吳惠文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接著在她耳邊低語了一句:“吳姐,你不但是個好官員,還是個好女人。”

其實類似的話,喬梁和吳惠文說過一次,那次是在雨中,他和吳惠文共同打著一把傘。

說完喬梁鬆開吳惠文,臉上帶著乾淨的微笑。

吳惠文也笑了:“小喬,謝謝你的誇獎。”

“我不是誇獎,是實事求是的評價。”喬梁一本正經道。

吳惠文繼續笑:“你這張嘴啊,就會討女人喜歡。”

喬梁一咧嘴,嗬嗬傻傻笑起來。

然後兩人出了宿舍,吳惠文接著上車走了。

看著吳惠文的車子離去,想著今天跟吳惠文的談話和接觸,喬梁腦子裡突然湧出一句話:我不喜歡被征服,但我誓死捍衛女人征服男人的權力。

琢磨著這句話,喬梁心裡感到一絲絲暖意,嘴角露出一抹純淨的笑。-知該怎麼說了。喬梁嘿嘿笑了下:“小葉,這年頭好奇心會害死人的,我勸你不要奇怪。”“可我就是覺得奇怪,而且很奇怪。”葉心儀固執道。“那你就奇怪吧,反正我不覺得奇怪。”“為什麼?”“無可奉告。”“嗯?”葉心儀皺起眉頭,“莫非你知道原因,卻不想告訴我?”“聰明。”喬梁乾脆道。“你真的知道?”葉心儀半信半疑,卻又來了強烈興趣。“廢話。”“那你告訴我。”“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喬梁反問道。“我和你是好朋友,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