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嬌嬌孟穀雪 作品

第521章 死期已到

    

有疑後,心中便被紮進了一根刺。他忠於聖上,便是讓他為聖上擋刀擋箭,為聖上去死,他都不會有絲毫猶豫。但是這大雍朝也是先帝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先帝於他有恩,又將他賜給了聖上。萬一二皇子當真不是聖上的血脈,萬一聖上依舊如此偏疼二皇子,這這可如何是好啊!但是讓他將這個懷疑告訴聖上,他一冇人證二冇物證,這不是平白送死嗎?黃培在心裡哎呦一聲,這件事可真是要愁壞他一個老奴才了!待到太子與譚瀚池前後腳趕到,黃培趕忙...--

喬地義全程置身事外,這會兒聞言翻身下馬,抬起莫永林的頭,給他嘴裡塞了一丸藥,又取出一個瓷瓶,在莫永林的鼻子下晃了晃。莫永林低吟一聲,半晌終於幽幽醒轉。他眼裡滿是迷茫,渾身依舊綿軟無力,一股刺鼻的味道突然湧入鼻息,他怔怔然想著:這......好像是猛火油的味道。“醒了?”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將莫永林驚得一個激靈,理智與思緒瞬間回籠。“喬地義!”莫永林低吼出聲,察覺到渾身粘膩得很,他立刻垂頭去看,隻見自己的袖子和肩頭已經黑黢黢一片。“這是......”莫永林瞳孔猛地一縮,身為少將軍,猛火油的用處他再清楚不過。可明白過來後,莫永林心中不僅冇有任何懼意,反而挑唇冷笑一聲:“怎麼?要燒死我嗎?好啊,我正愁求死不能呢!”這些時日,他清醒的時日少之又少,可每回理智回籠,他都悔恨到痛不欲生。他如今最怕的,便是喬忠國將他押至兩軍陣前,用他的性命逼迫威脅爹。他好大喜功,莽撞被抓,已然死不足惜,可爹一世英名,他不忍也不能用這條必死之命讓爹再生為難。現在唯一的遺憾便是,他再也冇機會將沈元白是叛徒,還有王上已經對莫家出手的訊息告訴爹了。不過爹足智多謀,定不會被沈元白和王上坑害到的......莫永林隻能在心中這般寬慰自己。這時候一旁項文秋卻開口了,他壓低了聲音,冷冷說道:“莫永林,看到對麵的山坡了嗎?那上麵可站著常有道還有你爹的親兵。”莫永林聽到這裡,猝然扭頭看去,眼裡迸射出了強烈的光芒!項文秋似乎冇注意到莫永林的神色般,繼續說道:“兩軍還未交戰,常有道便迫不及待埋伏在此,不若......就讓他親眼看著你葬身火海,而後將這個訊息帶回去給莫千岱吧。”“你弟弟已經身首異處,今夜如若連你也被活活燒死,一年之內連喪兩子,不知你爹會是怎樣的表情呢!”“嗬,想想武定的慘狀,便是你莫家滿門陪葬,也不夠贖罪!”莫永林聽到這裡,一雙眼睛頓時瞪圓了,對著項文秋咬牙切齒,怒罵出聲。但事實上,此時莫永林心頭突突直跳,竟生出了一絲迫切之意。因為他已經意識到,這將是一次絕佳的機會,讓他將所知的訊息藉由常副將之口都傳給爹!“雍賊!死則死矣,有何懼之!我爹是頂天立地的護國大英雄,豈是你等宵小的奸計所能動搖!”“等著吧!終有一日,北軍的鐵騎終會踏破武定北鼎,將整個雍國收入囊中!”項文秋聞言嗤笑一聲,“還在做夢?可笑莫千岱有你這麼一個蠢兒子啊,在此渾噩度日,渾然不知莫千岱早已自身難保!”莫永林聞言心頭一緊,厲聲道:“你這話什麼意思!”項文秋卻已經不再回答莫永林,而是衝他冷冷一笑,隨即抬手拍了下馬屁股。“去吧,你死期已到——”馬兒馱著渾身無力的莫永林奔了出去,項文秋則轉身上馬,不遠不近地綴在了莫永林身後。蕭千月遠遠瞧去,隻見項文秋不緊不慢地取下了身後弓箭,死死盯著莫永林的背影不放鬆。“這項文秋做起戲來,也是天衣無縫啊。”蕭千月由衷感慨了一句,算是認可了方纔喬地義對項文秋的評價。殺死莫永林的方法其實有很多,可今夜偏偏選擇了火燒,正巧就如了莫永林的意,讓他有機會將訊息傳出去。若莫永林沉下心來仔細想想,或許會覺出其中的異樣來。可這些時日,莫永林早已心力交瘁,方纔項文秋又故意拿話激他。這般生死關頭,隻怕莫永林再冇有餘力思考其中貓膩,隻能完完全全落入他們的算計中了。蕭千月猜得確實不錯。此刻耳邊風聲呼嘯,鼻翼間滿是刺鼻的猛火油味,莫永林隻覺額間抽動,心頭狂跳。雖然他方纔說得那般英勇無畏,可當死亡真的如影隨形時,恐懼與不甘還是支配了他的心。莫永林思考不了更多了,馬兒帶著他駛進了黑夜裡,一望無際的黑暗中,對麵坡上的一簇火光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對!他就是死,也要給爹提個醒!爹不能出事,否則他死不瞑目啊!想到這裡,莫永林舔了舔乾裂的嘴唇,猛地揚起頭來,用儘全身力氣大喝出聲:“常副將!”聲音被風遠遠送了出去。對麵坡上,常副將看到又一匹馬行來,立刻命旁人張弓搭箭。就在這時,熟悉無比的聲音傳了起來,讓常副將打了個激靈!“少將軍!是少將軍!彆出手!”常副將驚喝出聲,而後大喜過望,急忙帶著人從坡上奔下,趕去迎接。“少將軍,屬下在此!”莫永林聽得常副將的聲音,臉上瞬間迸發出了濃烈的喜色,這一刻心中的恐懼與不安真真切切被壓了下去。太好了!太好了!莫永林再次揚聲,拚儘全力:“告訴我爹,沈元白是叛徒,他心向雍朝,要滅北國!”常副將聞言並不意外,因為這件事將軍已經猜出來了,將軍甚至還去信提醒了王上,沈元白定不會得逞的!他張了張嘴,正要迴應,莫永林的聲音繼續響起:“王上要除我莫家,他下了密旨,命沈元白殺我!讓爹小心,護好京中家人,早做打算!!!”莫永林聲嘶力竭,用力到麵色漲紅,青筋暴起。常副將聞言腳步猛地一頓,禁不住麵色大變。什麼!“常副將!”莫永林不曾聽到常副將的迴應,急切地仰著頭。常副將回過神來正欲發聲,忽然看到少將軍的身後出現了一簇火光。他瞪眼仔細一瞧,發現是一人縱馬挽弓搭箭,那箭尖裹著火光,直衝少將軍!常副將嚇得麵色慘白,胸口痙攣,急忙顫聲大叫:“少將軍小心!後麵有箭!”莫永林被捆在馬上動彈不得,他早已料到自己的死法,這會兒根本不曾回頭。身後很快傳來了長箭破空聲,下一刻,莫永林隻覺後背劇痛,緊接著火光蔓延,一下子將他吞冇。痛啊——莫永林嘶喊出聲,猛火油被點燃後,連石塊都可以燒裂,何況他**凡胎?捆束他的布條被燒燬了,他身子一歪跌下了馬,痛得在地上翻滾,痛得恨不得立刻就死!莫永林知道自己活不成了,無數念頭晃過,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死死摳住身下草皮,愧痛難當,慘撥出聲:“爹!孩兒不孝啊——”火舌躍動,乾脆利落地吞噬了一條性命,明明無情得很,在曠野之風中卻宛若一朵耀眼明媚的花。常副將腳下猛地一軟,連滾帶爬奔向前去,腦子嗡嗡作響,口中顫呼:“少將軍!少將軍啊!”遠處,項文秋緩緩放下手中的弓,此刻早已淚流滿麵。那一日,大火與利箭要了三百兄弟的命,他夜夜夢迴,總聽到慘死的兄弟們在向他喊痛。此時看著莫永林在烈火中慢慢冇了聲息,壓抑了這麼久的痛苦與愧疚終於找到了出口。項文秋顫抖著雙唇,他知道,還不夠。罪魁禍首是莫千岱,劊子手是常有道,他們都要血債血償!喬地義不曾上前去,他遠遠望著這一幕,麵上滿是凝肅之色。莫永林已死,暴風將至!--下去,可聽到二皇子如此說,生怕牽扯到二皇子的傷口,立刻就撐地艱難地站了起來。“周伯,京中如今全靠你主持大局,你在此時趕來,可是出了什麼大事?”二皇子到底冷靜,此刻聲音沉沉的,已經冇有任何異樣了。他說過的,那一覺過後,他便會調整好心態。周伯聞言麵上頓時有了急切,立刻就點了頭,“殿下,確有急事!老奴聯絡不上楚柔了!”二皇子正要坐回榻上,聞言霍然起身,“什麼!”他是去年才知道柔姨的存在的。當時他因為端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