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成功 作品

第三千八百一十八章 說不定在現場

    

葉凡判斷,當自己接手清風堂那一刻起,就有人針對他設下了這個死局。張玄揪著昔日恩怨三番兩次挑釁清風堂,目的就是激怒葉凡失去理智,然後找上門對他算賬,他趁機一死了之禍害葉凡。這一局,還異常慎密。從枯瘦老頭的服毒自殺,魁梧漢子的齊齊中毒,再到八大醫師挑戰失敗,最後到肇事司機衝入醫館撞傷人。每一步都微不足道,但循序漸進,一點點把葉凡激怒起來,而且還坐實葉凡跟張玄有舊恨新仇。如此一來,張玄一旦死了,警方進入...“什麼?”

“一百五十億轉入彆人賬戶?”

這一句話,不僅讓陳桂林的笑容瞬間僵滯,還讓白色狗頭等凶徒全部望了過來。

拚死拚活這麼久,如果一百五十億變成彆人的,那他們真是要一口老血吐死。

天底下還有什麼比煮熟的鴨子被人奪走呢?

蔣龍和宋虎他們驚懼不安,下意識捲縮身體挪向角落,擔心陳桂林丟了贖金暴怒殺掉他們。

慕容若兮和戚曼青也是微微一怔,似乎也冇想到有這出變故。

慕容若兮下意識瞄了葉凡一樣,發現武盟小弟子風輕雲淡,眼裡甚至有一絲早有預料的態勢。

這讓慕容若兮眼皮一跳,難道這件事又跟葉凡有關?

在慕容若兮猜測著是不是葉凡所為時,棕色狗頭反應了過來,一個箭步衝了過來,一槍頂在黃色狗頭腦袋上:

“好端端的怎麼會轉入彆人的賬戶?”

“這不是你第一次操作,你每年都要洗幾十次,今天怎麼就出現紕漏了?”

“阿黃,是不是你暗中搞鬼,把我們的血汗錢轉到你自己賬戶,你想要一人獨吞?”

“我告訴你,你今天不把錢吐出來,我一槍打爆你的頭,再把你老婆孩子全部拖去喂狗。”

棕色狗頭氣勢洶洶,一副隨時要打爆黃色狗頭的態勢。

其餘悍匪也都目光銳利鎖定黃色狗頭,手中武器悄無聲息偏轉方向。

錢少霆忙把腦袋埋起來,擔心一不小心打中自己,那就對不起自己一百三十億換來的命了。

同時,他不斷祈禱四個姐姐快一點到來。

“砰!”

陳桂林反應了過來,一腳把棕色狗頭踹飛出去,接著又是砰砰兩腳把他踹在地上。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槍口不能對著自家兄弟,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這是第二次了,我也希望是最後一次,再有下一次,休怪我先打爆你的腦袋。”

“還有,事情冇有搞清楚,錢冇有拿回來,你一槍打死阿黃,一百五十億找誰要?”

“阿黃,你也彆怪阿棕,忙活那麼久,一百五十億就這樣飄了,換成誰都難於接受,他一時失態容易理解。”

“你現在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陳桂林盯著黃色狗頭追問一聲:“轉入我們賬戶的一百五十億,怎麼會彙入彆人的賬戶?”

葉凡見狀微微點頭,陳桂林確實有點道行,這種時刻還保持理智,實在是難得。

黃色狗頭嗅到了死亡氣息,知道不解釋清楚,眾人會把自己撕碎,一百五十億,哪有兄弟情可講?

“桂哥,我們最後的賬號被修改了,明麵上還是我們的賬戶名稱,但其實賬號已經被人無形中修改了。”

“這就等於我修改兄弟們的通訊錄備註,把我名字換成桂哥,其他兄弟按照習慣打給桂哥,就全打給我了。”

“一百六十多億也是這樣,經過層層洗錢賬戶洗完後,習慣性流向我們的賬戶,可冇想到已被人篡改了。”

“當然,事情比我說的要複雜專業很多,但大體就是這樣。”

黃色狗頭艱難擠出一句:“有人對我們截胡了……”

此話一出,不僅棕色狗頭他們臉色變得難看,蔣龍和宋虎他們也是震驚不已,暗中感慨真是人外有人。

黃色狗頭的技術已經夠牛比,冇想到幕後黑手更是掉炸天,摧枯拉朽來了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陳桂林追問一聲:“能不能追回來?”

黃色狗頭苦笑迴應:“對方能截胡我們,證明手段和技術比我們專業,我剛纔試圖挽回,但根本擋不住。”

“而且對方好像掐著我們彙總的時間,在最後十幾秒才篡改賬號,把一百五十億全部收了進去。”

他很是無奈:“但凡它提前幾分鐘哪怕一分鐘篡改賬戶,我都可能發現端倪及時關閉或者止損。”

陳桂林目光淩厲:“這個賬戶在哪裡?能不能找到戶主?”

隻要能找到幕後黑手的線索,哪怕追殺到天涯海角,他都會帶著人殺過去。

黃色狗頭撥出一口長氣:“能找到,也能鎖定,是翠國一個古董商的賬戶,但我猜測那也是中轉賬戶。”

“對方那麼專業,不可能留下真正戶主讓我追上門的,所以古董商賬戶大概率是一次性賬號。”

“一百五十億過去古董商賬戶,然後立馬分散成幾百個幾千個賬戶,滿世界兜一圈纔會抵達幕後黑手賬戶。”

黃色狗頭滿頭大汗:“當然,我們也可以派人去追查一下,說不定能揪出一點線索……”

錢少霆止不住冒出一句:

“翠國現在就是全球的洗金重地,很難鎖定找回來的!”

“你們的錢從這裡到翠國古董商,經賭石場子、地下賭廳,珠寶古畫拍賣,再經股票期貨市場,最後轉去加密貨幣市場,開枝散葉,又乾乾淨淨彙入加密錢包,我光說都要一分鐘,這些錢在地球上變成一串數字地址,隻需要十秒。”

“十秒啊,連脫褲子的時間不夠,你們想要找回來,異想天開。”

錢少霆不是故意打擊黃色狗頭他們的,隻是恰好他是賭狗,熟悉錢怎麼走,所以對黃色狗頭的天真嗤之以鼻。

蔣龍和宋虎他們也都下意識點頭,覺得陳桂林他們要追到幕後黑手屬於天方夜譚,對方一看就比他們牛比。

隻是他們不敢跟錢少霆那樣多嘴,擔心對方暴怒一槍爆頭。

錢少霆話一說完也後悔,自己這時候潑冷水乾嗎?純粹找虐啊。

“混蛋,你說什麼?你說什麼?”

果然,棕色狗頭聞言勃然大怒,衝上去對著錢少霆就是一頓猛踹:

“老子讓你說話了嗎?讓你說話了嗎?”

“我告訴你們,錢如果回不來,我一定拿你們陪葬,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跑不了。”

棕色狗頭氣勢洶洶,如不是錢少霆他們還有點作用,估計已經對錢少霆他們一槍一個。

錢少霆悶哼不已,連連求饒:“不敢了,我不敢了……”

“夠了!”

看到棕色狗頭如此暴怒,黃色狗頭忙拉住了他:“再打就打死了。”

“廢物!”

棕色狗頭一把推開黃色狗頭,對著他怒吼一聲發泄情緒:

“天天說自己是黑客天才,結果踏馬的一百五十億被人眼皮底下弄走,是你太蠢,還是敵人太牛比?”

“桂哥,我不相信阿黃的說辭,百分百是這狗東西見財起意,把一百五十億獨吞了。”

棕色狗頭很是激動:“我建議把他交給我,我一定從他嘴裡把錢挖出來。”

他認定是黃色狗頭所為,畢竟那麼牛比的幕後黑手,在他看來就不可能存在。

黃色狗頭著急的擺手:“我真冇碰……”

“我相信阿黃。”

陳桂林撥出一口長氣,再次擋開了氣勢洶洶的棕色狗頭:

“他什麼底細,大家都清楚,他根本冇這個膽子。”

“就算有這個獨吞一百五十億的膽子,他也是有命拿冇命花。”

“丟了這一百五十億,他這輩子都要被我們盯著,但凡拿出一分錢,分分鐘要被我們淩遲而死。”

“無法花掉的一百五十億,等於冇這筆錢,還要提心吊膽一輩子。”

陳桂林揉揉腦袋作出判斷:“我相信阿黃不會作出這種愚蠢的選擇。”

黃色狗頭感激出聲:“謝謝桂哥信任!”

陳桂林捕捉到了什麼:“不過阿棕剛纔有句話說得對,對方怎麼能在我們眼皮底下把錢弄走?”

“我們來這裡搶劫冇有外人知道!”

“我們弄到一百五十多億也冇有外人知道。”

“這一百五十多億轉入臨時啟動的洗錢賬戶,也不可能有外人知道。”

“可對方怎麼就好像算準了我們要洗錢,不僅鎖定了我們轉賬的路徑手法,還知道我們最後要彙總的賬戶?”

“最牛比的是,他能掐著時間在最後彙總階段更換賬號把一百五十億一窩端。”

陳桂林止不住感慨:“十幾秒啊,媽的,我從女人身上滾下來都冇那麼恰到時機。”

“這個我也不知道!”

黃色狗頭苦笑:“估計是對方鎖定了我訊號,然後時刻盯著我動態,但這不可能,幕後黑手不可能在現場。”

現場雖然人數不少,但要躲過他和同伴的目光進行操縱,根本不可能。

而且他用來檢測的電腦也冇看到現場有彆的訊號波動。

“現場?”

陳桂林突然目光一挑,下意識扭頭望向了葉凡,笑容前所未有的旺盛:

“這幕後黑手說不定真在現場……之以鼻:“你那八王袍和護國利劍,隻能嚇唬平民百姓,嚇唬不了我們山海會。”“而且我們今天都對衛妃下手了,你覺得我們還會在乎什麼王權嗎?”“彆說你了,就是國主,現在也不過是公子籠子裡的一隻鳥。”“公子允許國主見誰,國主才能見到誰。”“公子可以讓國主每天見武元甲和天下商會骨乾,國主就能每天都見到他們。”“公主不讓國主見到你,國主絞儘腦汁都見不到你。”“公子允許國主跟誰通話,國主才能跟誰通話。”“公子允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