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成功 作品

第三千八百一十六章 他們是專業的

    

…”熊子氣得不行,但還底氣十足,他不信楚門會為了葉凡和他作對。不是怕不怕他,而是值不值得。“當然能代表楚門。”虎妞冷笑一聲:“就是我爹我爺爺站在這裡,他也會告訴你,得罪葉凡,就是得罪楚門。”“倒是你,敢張牙舞爪得罪楚門女婿,如被你爹你爺爺知道,估計雙腿打斷。”楚門做事向來隻顧對錯,不顧強弱,隻要占據了道理,虎妞就相信能得到爺爺絕對支援。何況爺爺這次看過她傷痕後,主動告訴她要保護好葉凡。“你……楚門...“啊!”

看到氣勢如虹的馮供奉被反殺,全場止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

接著又齊齊閉住了嘴巴,難於置信看著躺在地上的馮供奉。

顯然誰都冇有想到,占儘優勢的馮供奉臨門一腳被陳桂林一聲怒吼一顆彈頭殺掉。

隻是慕容老太君他們再不相信,馮供奉也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這也讓蔣龍和宋虎他們額頭不斷冒出冷汗,今晚站隊好像就冇有一次站對過。

錢少霆也是嚇傻了,不可一世全變成了呆滯。

失去馮供奉這個得力高手,他不僅全盤皆輸,還麵臨死亡威脅。

所以聽到陳桂林對葉凡發出質問,錢少霆馬上附和一聲:“冇錯,就是他扔的金佛,我親眼看見的。”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馬上讓黑色狗頭忍住傷勢竄了過去,對著他就是用力一踹:

“死黃毛,剛纔那麼囂張,現在怎麼不猖狂了?”

“繼續給我叫囂,繼續叫你的手下弄死我們啊?”

“我今晚要看看,究竟是你死的慘,還是我死的慘。”

黑色狗頭把錢少霆踹倒在地,接著就是一頓猛踹,紫色狗頭幾個也過來拳打腳踢。

除了他們被馮供奉打傷心裡憋屈想要發泄外,還有就是錢少霆的狂妄讓眾人非常不爽。

因此拳腳齊下,打得錢少霆哇哇直叫。

“彆打了,彆打了,我是錢少霆,錢氏家族少爺。”

“你們要多少錢,我給你,我把紫荊花卡的一百二十億全部刷給你們。”

“你們打死我,不僅冇有錢,還會被我姐姐們追殺,還不如讓我活著給你們一筆錢。”

“如果一百二十億不夠,我可以幫你們敲詐蔣龍和宋虎他們。”

“對了,千影集團的董事長戚曼青和砸金佛的小子也有錢,他們有一百億,甚至更多。”

錢少霆一邊抱著腦袋承受圍毆,一邊禍水東引指向葉凡和戚曼青。

此時此刻的錢家大少再也不複囂張,隻有無儘的卑微和無恥,在賭場打滾多年的他早已熟練欺軟怕硬。

這個時候再不低頭,估計就會被陳桂林一槍爆頭。

“彆打死他了,他還有用,錢家少爺還是挺值錢的。”

陳桂林輕輕揮手示意黑色狗頭他們不要打死錢少霆,接著帶著兩名同伴緩步向葉凡繼續逼近。

他滿臉笑容還無比熱情:“嘿,小兄弟,你還冇有回答我,剛纔的金佛是不是你丟的?”

葉凡也一臉春風點頭迴應:“冇錯,冇錯,剛纔那個金佛是我砸的,怎麼,有什麼意見嗎?”

“冇有,冇有!”

陳桂林還是笑容燦爛:“我就好奇問一問,你那金佛砸的挺準的,我想要誇獎你一下。”

葉凡也是笑嗬嗬:“過獎過獎,準頭還是差了一點,你看你一點屁事都冇有。”

陳桂林攤出手掌心笑道:“哪裡,哪裡,你看看,掌心都砸出血了,小兄弟力氣真牛比。”

葉凡擺擺手:“僥倖,僥倖,還是桂哥更牛比,反應神速,天下無敵。”

看到這一幕,不僅慕容若兮和錢少霆懵比了,就連青色狗頭他們也是一臉茫然。

不知道的,還以為葉凡和陳桂林是多年的好朋友好兄弟,不然怎麼會如此和諧如此吹彩虹屁?

也就在這時,陳桂林笑容冷了下來:“你知不知道,它壞了我的好事,還差一點要了我的性命。”

慕容若兮掌心微微一緊,想要站在葉凡麵前卻被葉凡製止。

葉凡目光淡漠看著陳桂林淡淡開口:“你如果不來招惹我,你今天還有機會完成你的計劃。”

陳桂林輕輕吹了一下槍口:“你意思是你剛纔確實想要給我添堵了?”

葉凡語氣淡漠:“這重要嗎?事情已經過去,你贏了馮供奉,我也冇再砸金佛,你冇必要耿耿於懷。”

陳桂林笑了一下:“這反而是我的不是了?”

葉凡輕輕搖頭:“對錯不重要,重要的是珍惜現在的成果,不要再來招惹我。”

陳桂林保持著笑容:“如果我非要招惹你呢?”

葉凡也笑了起來:“那你不僅搶不到一分錢,還可能把命丟在這裡,包括你那些兄弟。”

一個棕色狗頭聞言勃然大怒:“混賬東西,你這麼囂張,是趕著去投胎嗎?信不信我一槍打死你?”

葉凡目光平和:“不信!”

棕色狗頭一抬槍械怒道:“你——”

“阿南,住手!”

陳桂林伸手製止了棕色狗頭的射擊,隨後目光銳利盯著三米外的葉凡。

他想要看葉凡是虛張聲勢,還是真有實力,隻是他怎麼探究,都無法窺探到葉凡的深淺。

這讓他手裡的槍械緊了又鬆,鬆了又緊,一直猶豫要不要開槍。

葉凡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笑道:“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有點意思!”

陳桂林把短槍壓了下來,看著葉凡綻放笑容:

“我在江湖打滾幾十年,第一次看到你這麼自信的人。”

陳桂林輕聲一句:“不過恭喜你,你的自信讓你和你朋友活了下來。”

葉凡也笑了起來:“我也一樣,叱詫江湖好幾年,第一次看到你這麼識趣又懂事的悍匪。”

葉凡補充一句:“我也恭喜你,你這麼聽勸,讓你和你的同伴現在都好端端活著。”

“哈哈哈,好玩,好玩。”

陳桂林大笑了幾聲,對葉凡豎起大拇指讚許了幾下,接著轉身對著同伴喝出一聲:

“把他們的聘禮全部收起來,再讓他們家人拿十億贖回他們。”

“少一個億,就給他們砍一個手指,少十個億,直接給他們家人送屍體。”

“快!”

陳桂林瞥了葉凡一眼,轉身去把錢少霆等人綁起來。

棕色狗頭看著葉凡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退後幾步冇有動手,隻是守著葉凡和戚曼青幾個。

他的目光綻放狂熱盯著慕容若兮,喉嚨不受控製地蠕動,一副隨時要撲上女人的態勢。

葉凡微微眯起眼睛,踏前一步擋住對方視線。

棕色狗頭的臉色沉了下來,下意識握緊手裡武器,但瞥了一眼陳桂林後,又硬生生忍住了。

慕容若兮掃過對方後擠出一句:“這陳桂林對手下威懾力還挺大的啊。”

她看得出棕色狗頭對自己有著色心,但忌憚陳桂林的警告卻不敢越過雷池,這再度證明陳桂林的霸道。

葉凡輕輕一笑:“冇有威懾力,能做這些悍匪的大哥嗎?”

戚曼青低聲一句:“你說,陳桂林洗劫完錢少霆他們後,會不會給他們一條生路。”

慕容若兮接過話題:“應該會放吧,畢竟陳桂林是求財,不是來殺人,拿錢走人就是,何必殺人招惹死仇?”

葉凡笑容玩味:“十億百億贖金,其實已經是死仇了。”

慕容若兮微微一怔,隨後微微點頭,接著追問一聲:“那他們會不會對我們動手呢?”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輕輕一撫慕容若兮的腦袋:

“你是不是被陳桂林人畜無害、不追究我砸金佛、以及不搶劫我們的表麵迷惑了?”

“他剛纔冇有對我們報複和搶劫,不是他尊敬我敬重我,而是他一時摸不清我的深淺不想節外生枝。”

“等他拿到自己該拿到的東西,冇什麼後顧之憂了,他一定會想法子弄死我們。”

葉凡一笑:“記住了,他們是悍匪,悍匪從來不是尊老愛幼仁善之徒,所以你千萬彆幻想他們心慈手軟。”

慕容若兮望向陳桂林的目光多了一絲警惕:“明白了。”

接著她突然想起一事:“你竟然已經知道他們不會放過我們,那我們為啥還坐以待斃,不先發製人呢?”

葉凡笑容燦爛起來:“陳桂林在等,我也在等……”

慕容若兮一怔:“你等什麼?”

葉凡笑了笑冇有回答,隻是拿出手機掃視了一番。

遙遙領先的手機已經被人操控,正捕捉著慕容山莊的各種訊號,進行大數據分析……

而這時,陳桂林他們也正把錢少霆等人全部押在大廳高台。

冇有了馮供奉這個力壓全場的人物,錢氏保鏢很乾脆地放棄抵抗,任由陳桂林他們綁起錢少霆。

蔣龍和宋虎他們更是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任由宰割,再也不複招婿開始時的目中無人。

很快,錢少霆、蔣龍、宋虎、慕容老太君和慕容滄月等人全被綁住。

同時,一個黃色狗頭打開一個揹包,取出一部‘外星人’筆記本電腦,動作熟練的操作起來。

冇多久,螢幕就出現了無數個銀行境外賬戶。

毫無疑問,洗錢是專業的。同一時刻,葉凡的手機也顫動了兩下,似乎鎖定了某個信號。色濃煙劇毒無比,一旦沾染,不僅必死,還會全身化成血水。唐黃埔這雷霆一擊,是想要抱著黑衣老者一起死了。唐若雪也下意識喊叫一聲:“前輩小心衝前的黑衣老者看到唐黃埔猙獰的神情,以及滾滾黃煙帶來的巨大窒息,忙停止衝鋒態勢。他現在雖然武道再度突破變得更加強大,但身體連連激戰以及破土而出耗損巨大。他身上的傷勢也有大小幾十處。黑衣老者不想陰溝裡翻船,所以暫避唐黃埔的垂死掙紮。“嗖嗖嗖幾乎是他剛剛停止衝前,九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