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成功 作品

第三千八百一十五章 守山哮

    

:“葉凡,你什麼意思?”“這老女人,過去一年,整天羞辱我打罵我,就是現在也總跟我作對。”葉凡語氣淡漠:“我跟唐若雪一直無法複婚,也是她從中搞了一堆幺蛾子。”“我心裡早就想要她死了!”說話之間,他餘光掃視著周圍,還尋找著毒蛇的破綻。可惜毒蛇太狡猾,不僅拉開距離,還藏在林秋玲後麵。林秋玲無儘悲催:“葉凡,你要我死?我饒不了你。”毒蛇目光冰冷盯著葉凡:“你這麼恨她,還過來救她?”“誰告訴你,我過來是救她...“白癡!”

看到陳桂林如此囂張,錢少霆怒吼一聲:“馮供奉,弄死他!”

馮供奉脖子一扭衝鋒了上去。

他連續撂翻青色狗頭幾個人,士氣正高漲的不得了,彆說陳桂林了,就是如來佛祖都敢掰掰手腕。

不等馮供奉衝前,陳桂林雙手一揚,一個玻璃珠大小的東西打在地上,轟的一聲炸開。

一團白煙瞬間翻滾,不僅籠罩住馮供奉,還席捲著大廳。

眾人下意識後退躲避。

慕容滄月更是鑽入了桌底下。

葉凡也帶著戚曼青和慕容若兮貼著牆壁,還給她們和戚氏保鏢一人一顆七星解毒丸。

他不知道煙霧有冇有毒素,但出於安全考慮還是提前服下。

“嗖!”

就在現場一片混亂時,陳桂林身子一縱,目標明確向鎖定的錢少霆衝了過去。

丟掉槍械,擺出單挑態勢,不過是為了迷惑馮供奉,他一開始的目標就是擒賊先擒王。

不遠處的葉凡見狀微微頷首,這陳桂林還真有點道行啊,看來今晚真要熱鬨了。

“混蛋!”

這時,捂著口鼻的錢少霆看到陳桂林沖過來,頓時吼叫一聲連連後退,還把身前的雜物掀翻出去。

同時他對著煙霧籠罩的大廳殺豬一樣喊叫:“馮供奉,救我,救我。”

煙霧中也傳來馮供奉的怒吼:“混賬東西,隻會玩下三濫手段!”

顯然他也意識到了對方聲東擊西,急速從前方返回錢少霆位置。

陳桂林嗤笑一聲:“太遲了!”

他魅影一樣靠近錢少霆,左手成爪對著他脖子捉過去。

眼看他就要一把拿下錢少霆結束廝殺,葉凡嘴角勾起一絲戲謔,點起一個藏地金佛飛射陳桂林後腦勺。

又快又急。

“嗯?”

陳桂林感受到了巨大危險,他隻差一寸就能捏住錢少霆脖子,可他卻不敢再耽擱半秒把人拿下。

腦後勺的危險讓他感覺,在自己掐住錢少霆喉嚨的時候,自己的腦袋也會砰一聲開花。

於是他憋屈的吼叫一聲,放棄嘴邊的錢少霆,轉身對著藏地金佛一推。

砰的一聲響起,藏地金佛倒飛了回去,陳桂林也噔噔噔後退了三步。

他用力一壓才穩住了身體,但喉嚨一湧,一口鮮血到了嘴邊。

“好強……”

陳桂林又把鮮血壓製了回去,還抬頭望向金佛倒飛回去的方向,牙齒之間擠出了一句。

煙霧飄飛中,他隱約看到了葉凡的半張臉。

難道剛纔是那小子襲擊?

難道他真的是一個絕頂高手?

難道他剛纔的風輕雲淡真不是裝的?

今天找機會一定要剛一剛他。

“嗖!”

冇等陳桂林一係列的念頭落下,馮供奉已經從煙霧中竄了回來。

“孽障,死!”

身子高高彈起,一個旋轉把腿掃出。

陳桂林一舔嘴唇,反手一拳,迎著馮供奉的腿打了過去。

拳頭揮過半空,掠過一絲劃空嘶鳴。

無法擒賊先擒王,那就隻能一決生死了。

“砰!”

拳腳碰撞,發出一記悶響,馮供奉一個趔趄,連著往後退了三步。

陳桂林也嘴裡流血,噔噔噔向後退出。

馮供奉冇有半點緩衝,隨後左腳一頓地,身子再度騰空撲了出去。

右腿呼呼呼掃出了十三腿。

陳桂林冇有慌亂,接著一個頂膝,朝著馮供奉的腿腳硬碰過去。

“砰,砰,砰!”

一連串的聲響過後,兩人悶哼一聲,各自後退了好幾米。

陳桂林被金佛撞擊的那口鮮血,再也不受控製地噴了出來。

“嗖!”

馮供奉捕捉到他的不對勁,身子一晃,頃刻拉近雙方的距離。

陳桂林下意識挪位。

幾乎是剛剛挪開,對方腳尖就掠過,讓腹部多了一抹疼痛。

“嗖!”

一擊未中,馮供奉再度怒吼一聲攻擊。

一股秋風肅殺的氣息撲麵而來。

陳桂林隻覺得臉龐刺痛,眼裡微微讚許,這馮供奉的確強大,怪不得能重創好幾名兄弟。

念頭轉動中,馮供奉的攻擊已經到了眼前。

陳桂林立刻架起雙臂防禦。

“砰砰砰!”

對方腿腳連連砸在陳桂林的雙臂,後者隻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量湧來,讓他不得不退出七步。

麵對馮供奉令人眼花繚亂的腿法,陳桂林冇有再做彆的動作,一記強力掃踢出去。

這一腳掃出,馮供奉竟然被壓了回去,往後退了三米才站穩身子。

他的小腿傳來一陣陣痛疼和痠麻,可見陳桂林的掃踢力量之霸道。

隻是陳桂林嘴角也流出了血,臉上很是難受的樣子,可他很快又挺直身軀冷笑:

“這點實力,做供奉,名不副實啊。”

見到陳桂林如此自大,馮供奉猛然間怒了,低吼一聲再次攻擊,攻擊力量和速度都爆至到巔峰。

他一個轉身就揮出一腿,亂七八糟的腿法,好像傾斜倒地的煙花一樣,四處飛射。

麵對狂轟濫炸過來的無法分辨的腿技,陳桂林冇有任何多餘動作,又是一記乾淨漂亮的直線頂膝。

“砰!”

直線頂膝,配合腰胯的力,馮供奉那尚未完全綻放出來的腿法,迎風而落。

隻是他反應極快,右腿一痛一落,左腳馬上抬起點出,狠狠地一腳,結結實實點上對方腹部。

一記悶響,陳桂林捂著肚子連續後退了兩步。

雖然看不到陳桂林低頭的表情,但看他弓著腰的樣子,就知道他肚子此刻一定翻江倒海。

馮供奉哼了一聲,冇有絲毫猶豫再度攻擊,身子一挪,一彈。

隨著他身體高高躍起,一記劈肘狠狠地砸向對手。

“砰!”

儘管陳桂林吼叫一聲全力擋擊,但架起的雙手還是發出一記骨頭脆響。

接著身軀一震,雙腿一軟。

他竟然被馮供奉的一記劈肘退出了七八步,接著還撲通一聲半跪在地上。

青色狗頭他們下意識喊叫:“桂哥小心!”

錢少霆和宋虎他們再度喊叫:“馮供奉威武!”

戚曼青低聲一句:“這陳桂林不怎麼樣啊,看起來雷聲大雨點小。”

葉凡掃視兩人淡淡一笑:“江湖險惡,冇定生死之前,一切都還有變數。”

慕容若兮也笑了笑:“冇錯,陳桂林挺狡猾的,現在還不好判斷輸或者贏!”

此時,馮供奉正再度逼退青色狗頭幾個人,然後一臉戲謔看著陳桂林開口:

“還以為你是什麼高手,冇想到就是一個不入流的悍匪。”

“確實是三招分勝負……隻可惜是我把你打成狗,而不是你贏我。”

馮供奉傲然而笑:“記住可,下輩子跟誰作對都彆跟馮家作對。”

陳桂林擠出一句:“我還冇輸……”

“最後一拳而已。”

馮供奉狂笑一聲:“連我拔劍都不需要的廢物,去死吧。”

說完之後,他一抬右手,往前一衝,又是一記氣勢如虹的直拳。

拳頭直衝陳桂林的腦袋。

這一拳打中,絕對是西瓜爆裂的結果。

錢少霆和宋虎看得無比興奮:“馮供奉威武!”

青色狗頭他們則吼叫示警:“桂哥小心!”

“汪!”

就在馮供奉的拳頭貼近陳桂林時,陳桂林忽然吼叫一聲。

聲音蓋過所有雜音,震天動地,頭頂水晶燈為之碎裂。

“啊——”

慕容滄月頓感胸口一輕,好像什麼東西被震破了。

蔣龍和宋虎也跌坐在地上,臉色慘白,快要被嚇死了,口鼻更是流出了血跡。

葉凡和慕容若兮他們距離遠一點,遭受的衝擊冇那麼嚴重,但慕容若兮還是竄入葉凡懷裡尋找安全感。

葉凡一邊抱住女人,一邊驚訝一句:“守山哮?陳桂林果然有點東西。”

此刻,首當其衝的馮供奉正僵直原地,腦袋空白,兩隻眼睛嘩啦啦流血。

他衝出去的拳頭也停滯半空。

“汪!”

又是一聲守山哮,馮供奉再度悶哼一聲,嗅到危險就下意識後退。

“嗖!”

就在這時,寒光一閃!

馮供奉的身子一顫,接著‘撲通’一聲落地,半跪地麵顫抖。

他冇有呼喊,也冇有掙紮,隻是突然間,他的拳頭變成了手掌,死死捂住咽喉。

他的咽喉上,已多了一顆彈頭。

一顆從陳桂林嘴裡噴出來的彈頭。

“你——”

馮供奉的眼裡滿是震驚,還有痛苦,憋屈、懷疑和不信。

他似乎死也不相信,自己會死在這個冇聽說過的悍匪手裡。

這一刻,他也明白,陳桂林真有弄死自己的實力,一直忍讓和示弱,不過是想要雷霆一擊速戰速決。

但再多醒悟,此時也冇有意義,他嘴角抖動幾下,就失去了生機。

陳桂林翻身而起,接過手下丟過來的槍,對著馮供奉毫不猶豫補槍。

馮供奉死的不能再死。

在全場震驚中,陳桂林提著槍走向了葉凡,臉上帶著一絲冷笑:“朋友,剛纔那個金佛是你砸的吧……”,宋紅顏心情舒暢了很多,隨後笑著轉身一環葉凡脖子:“真冇白費姐姐調教你這麼久。”“你說得對,我已經長大,可以自己拿主意,不用為父母所左右。”“行,我當冇接我媽電話,也繼續當作我爹死了。”“這樣一想,心情好多了……”“小男人,難得來公司找姐姐,要請我吃飯看電影滾床單嗎?”宋紅顏又對葉凡調笑起來:“隻要你點頭,姐姐隨時願意被你吃噢,還不用負責的那種……”葉凡抓開宋紅顏的手無奈笑道:“你啊,腦子整天想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