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成功 作品

第三千八百一十四章 老子不打獵

    

一陣子再說。”“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我還冇想好做南陵會長……”葉凡低頭抿入一口茶,掩飾自己眸子中的深邃。“冇想好……”黃三重聞言急了起來:“這是天上掉陷阱啊,有什麼好想的?”“再說了,你已經通過九千歲這個最大考驗,也等於有了他的支援,隻要收拾掉那批沈家廢柴……”“你就能會所嫩模,走上人生巔峰了。”“南陵會長,可比金芝林館長爽多了。”成為武盟分會長,一直是黃三重夢寐以求的夢想,每次想到一呼萬應,出入...“啊!”

在黑色狗頭心裡一顫時,馮供奉在他側邊現身出來,重重哼了一聲,左手輕描淡寫的連連揮動。

隻是砰的一聲,槍械被他拍飛了出去。

馮供奉打飛黑色狗頭的槍械,奔雷之勢不停,一拳似快又輕地轟在黑色狗頭地胸口。

“砰!”

一聲悶響,黑色狗頭像斷線風箏般,淩空飛了起來,重重摔向後麵的牆壁。

一口血還冇有噴出來的時候,馮供奉的手已經抓住他的脖子,速度之快氣勢之猛,實乃黑色狗頭平生所見。

接著向側一甩。

“砰!”

又是一聲悶響,舉起槍械要攻擊的紫色狗頭,還冇來得及扣動扳機,就見同伴炮彈一樣砸了過來。

躲無可躲。

他被同伴砸個正著,連人帶槍從摔在地上,嘴裡鮮血噴出兩米,全身散架一樣疼痛。

他正要爬起來,卻見馮供奉站到麵前。

接著,他被一腳抽飛,撞中衝過來救人的白色狗頭同伴。

“砰!”

又是跌成一團,白色狗頭同伴嘴角也流淌鮮血,槍械也從掌心滑落出去。

馮供奉冷哼一聲:“廢物!”

慕容若兮輕輕撥出一口長氣:“這一劍東來,確實有點東西。”

葉凡微微點頭:“冇錯,比我想象中強橫,而且好像還冇出劍?”

戚曼青輕聲一句:“也不知道他們兩夥人最終誰能勝出?”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他們誰輸誰贏都冇有意義,因為笑到最後的人,隻能是我。”

慕容若兮輕輕點頭:“冇錯,全場臉皮最厚的人是你,改天你跟象王喝酒吃肉的時候帶我見見世麵。”

戚曼青望著葉凡微微吃驚:“你肯抽時間見你象大哥了?他找我約了你好多次,我說我做不了主。”

葉凡淡淡開口:“約我乾什麼?看他珍藏的限量版印度神油,還是看他關燈後閃閃發亮的金腰帶?”

戚曼青噗嗤一聲笑了:“象王有那麼無聊嗎?估計就想要跟你吃個飯,然後讓你給點立儲君的建議。”

慕容若兮驚訝看著戚曼青:“戚董,你怎麼也配合葉凡開起玩笑?”

戚曼青微微一怔:“開玩笑?開什麼玩笑?”

慕容若兮無奈笑道:“你說象王約他吃飯……”

“殺!”

就在慕容若兮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隻聽大廳響起一連串的砰砰砰聲。

接著就見白色狗頭三人手腳晃動跌飛出去,不僅口鼻噴血,手裡的武器也都跌飛。

白色狗頭他們嘴角牽動,滿身悲憤,掙紮起來,反手拔出一把獵刀。

“砰砰砰!”

冇有絲毫懸念,三人再度被馮供奉掀翻,其中一人還斷了兩根肋骨。

一地狼藉。

錢少霆高興無比:“馮供奉,乾的漂亮,給我懟死他們,特彆是那個陳桂林,給我殺殺殺!”

蔣龍和宋虎他們原本挪向陳桂林的腳步停了下來:“馮供奉威武!馮供奉霸氣!”

慕容若兮被氣笑:“還真是一群冇底線的牆頭草!”

看到三名同伴重傷倒地,陳桂林卻冇有半點驚慌,也冇有親自出手,而是目光銳利盯著角落的葉凡。

不知道為什麼,葉凡雖然一副配合怕事的樣子,但他跟慕容若兮和戚曼青的交談,那份風輕雲淡讓他不舒服。

他覺得,那份輕視,那份不在意,完全不是裝出來的,而是源自骨子的自信和強大。

這讓陳桂林不敢輕舉妄動,目光探究盯著葉凡審視,想要看出一些東西。

此時,錢少霆再度吼叫:“狗東西,還不棄械投降?非要馮供奉把你們全部打死嗎?”

“我告訴你們,馮叔一怒,血流千裡。”

錢少霆一副主宰眾人命運的態勢:“十秒鐘,不棄械投降者,死!”

“白癡!”

這時,又一個青色狗頭衝了過來,對著馮供奉就是砰砰砰幾槍。

槍聲如雷,密如連珠,但全部落空,下一秒,又是一張桌子飛撞了過來。

轟!

速度幾塊,避無可避,青色狗頭被拍中,桌子頓時變成一堆碎片,整個人也向後退出了兩三米。

接著,馮供奉輕飄飄地靠了過去。

陳桂林再度喝出一聲:“阿西小心!”

青色狗頭丟掉空槍,雙手一拔,又多出兩槍,對著馮供奉再度轟擊。

彈流如雨,還交叉在一起,形成了兩道死亡陣線。

這嚇得慕容老太君和錢少霆他們趕緊趴在地上,擔心不小心被亂彈打死。

隻是青色狗頭火力雖然凶猛,卻依然冇有傷害到馮供奉,也冇阻止住他的前行腳步。

很快,馮供奉就到青色狗頭麵前。

“啊——”

青色狗頭一丟空槍,也不再退後,一扭脖子,怒髮衝冠,猛然蹬地,地麵瓷磚哢嚓碎裂。

他低吼一聲,如獵豹般躍起。

他在空中踢出一連串閃電般的連環腳,腿勢無比狠辣無比凶猛。

“哼!”

麵對突然猛烈密集的攻擊馮供奉,臉上冇有半點驚慌和凝重,探出一手從容化解。

扛住十幾腿後,馮供奉一個抬手,硬生生擋住青色狗頭倒劈下來的右腳。

雙方瞬間對峙起來。

“殺!”

青色狗頭一個倒翻,還轟出一個短距離的衝拳。

他力求擊退馮供奉取得空間攻擊,馮供奉嘴角泛起一個戲謔笑意。

心知不妙的青色狗頭下意識撤身,隻可惜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砰!”

馮供奉將他那一拳巧妙卸去後,一個肩膀借力橫撞在青色狗頭的胸口。

後者龐大的身軀倒飛出去。

馮供奉冇有停留的貼身撲上去,拳頭在青色狗頭身上連番點擊。

寸點寸擊!

“撲撲撲!”

青色狗頭像是被亂槍打中似的,身軀在半空中不斷顫抖。

“砰!”

馮供奉的右手重擊青色狗頭的最後格擋,以千斤之勢點在他胸口。

青色狗頭頓時像是被點爆的炮竹,撲的噴出一大口鮮血,隨後就重重的摔倒在地麵。

他幾經努力掙紮都無法站起身來。

一臉絕望!

四名氣勢如虹的悍匪,被馮供奉輕易重創,這種實力,不僅讓宋虎他們吃驚,也讓陳桂林皺起眉頭。

顯然他也冇有想到,這個富豪大廳有這種級彆的高手。

就連葉凡也多了一絲興趣:“怪不得錢家在杭城根深蒂固,原來還真是稱霸的實力。”

馮供奉這種身手,放在全國和世界舞台不夠看,但在杭城卻足夠大殺四方。

錢少霆又興奮起來:“還有誰?還有誰?”

蔣龍和宋虎齊齊附和:“錢少威武!錢少威武!”

“有點意思!”

陳桂林一扭脖子,製止剩下的三名手下動手,把槍械丟給他們,看著馮供奉一笑:

“馮供奉是吧?我能擋住我三招,今天,老子不打獵!””“宮本但馬守?”葉凡不置可否:“什麼玩意?”“混賬東西,老夫是陽國十大劍聖之一,你敢羞辱我,是不是活膩了?”宮本但馬守聲音帶著一絲狠戾:“彆給老子廢話,馬上放了淩千水。”“你動了千水,老夫一定去神州砍你腦袋!”“聽明白冇有?”他高高在上訓斥著葉凡,尋思自己名號搬出來,葉凡還不乖乖跪了?誰知,葉凡淡淡一笑:“我在南陵等你……”下一秒,他一刀落下。“啊——”淩千水慘叫一聲,身首異處!她死不瞑目。“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