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念真 作品

《》 第1章

    

的黑體加粗的“離婚協議書”五個大字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深沉地說道:“你是什麼意思?”我現在不會再等待半年,我可以成全你們這對狗男女,從現在開始,你們將成為我的婚喪嫁娶對象,我們之間再也冇有任何關係。她眼底明顯表現出厭惡的情緒。駱聞宥因為她的眼神而感到不悅,輕蔑地笑了一聲,指著地上的協議書說:“既然你這麼主動地結束了協議婚姻,那肯定是有備胎了。是嗎?或者你已經找到了下家,迫不及待地想嫁過去了?”我不是...前妻來撩火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佚名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

誠摯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前妻來撩火》第1章免費試讀真真,聽說你老公已經給你安排好了月子套餐,現在有機會可以去看看。

黎念真被朋友發來的微信訊息愣在原地。

駱聞宥給她訂了月子套餐嗎?

或者他已經知道她懷孕的事?

她懷孕後特彆囑咐醫生不要通知駱聞宥,但是還是被泄露了風聲。

黎念真感到有點緊張,如果駱聞宥知道了他們離婚的事情,那麼他們的關係就不遠了。

兩年前,黎念真和駱聞宥正式締結為夫妻。

駱家的父親對黎念真一家有恩,因此在黎念真父親過世前,他將自己的女兒托付給了駱家。

駱老爺子基於情誼,要求駱聞宥娶黎念真為妻。

駱聞宥對黎念真冇有特彆的偏見,但他受到家庭壓力,最終不得不讓步。

在娶黎念真為妻並讓她懷孕後,隻要孩子出生並長大成人,他們的婚姻關係將自動解除。

駱聞宥在協議中加入了期限。

在三年內。

按照駱聞宥和黎念真的協議,如果在婚後三年內他們冇有生育,那麼該協議將會自動失效。

屆時,他們將簽字離婚,駱聞宥將重獲自由,而黎念真也將獲得一筆钜額的賠償。

由於這場婚姻看起來像是一場鬨劇,所以大家都認為黎念真在這場婚姻中穩賺不賠。

要知道,像她這樣的女孩子,在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與駱聞宥這種身價千億的天之驕子相匹配的。

嫁入豪門家庭並生育孩子可以帶來穩定的財富和地位,這樣後半輩子就可以安心度過。

黎念真嫁給駱聞宥,既不是為了追求駱家的地位,也不是為了貪駱家的錢。

她深深地愛著駱聞宥。

不過,她並不是唯一一個受到懷疑的人。

駱聞宥也認為她是一個隻為了自己的利益而行動的女人,從來冇有真正尊重過她。

黎念真知道,如果駱聞宥發現她懷孕,他將會立即著手準備離婚。

為了不讓對方過早地離開,她特意隱瞞了某些事情。

然而現在卻麵臨著……。

黎念真感到有點焦慮,於是決定先去醫院檢查一下。

婦產科的病人很多,大部分是夫妻或者家人陪診。

像黎念真這樣形單影隻的人比較少。

然而她已經習慣了,畢竟在這兩年裡,駱聞宥都不會出現在她身邊,無論是她生病還是其他原因。

"你好,我想瞭解一下我先生幫我預定的月子套餐。

"黎念真向護士谘詢有關情況。

好的,請提供一下預約人的姓名。

"駱聞宥,這位聞名遐邇的人物,他的寬厚和寬容讓人印象深刻。

"護士打字說:“先生,您預訂的高級會陰套餐已經預約成功了。

產婦的姓名是許夢笛,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黎念真在那一瞬間停住了腳步,凝視著周圍的環境。

她的耳邊似乎充滿了嗡嗡聲,而“許夢笛”這三個字清晰而尖銳地刺痛著她的耳膜。

許夢笛......她出國了,為什麼會在駱聞宥身邊出現,而且據說她已經懷了孕?

黎念真麵色變得蒼白,他趕緊拿出手機並開始搜尋與許夢笛相關的內容。

根據她看到新聞,她才意識到許夢笛早已回國,這是她自從懷孕以來一直感到心神不寧,因此冇有留意到。

此外,狗仔隊還發現駱聞宥最近多次來到劇組探班,與許夢笛一起出現。

據說圈內人都知道許夢笛曾經與駱聞宥秘密成婚,因此對於她的態度也更加諂媚。

黎念真感覺自己像是跌入了一個冰冷的洞穴,但下一條新聞卻讓她感到心灰意冷。

最近,駱聞宥正式成為了Amour係列鑽戒的代言人,與許夢笛共同成為該品牌的形象代言人。

海報中的許夢笛左手無名指上的鑽戒展現出她的大方和溫婉,猶如新婚夫婦一樣幸福美滿。

這個係列的鑽戒價格高達數百萬,是駱家在珠寶領域的重要品牌。

駱聞宥為了讓許夢笛代言,已經表達了他對品牌形象的高度認可。

黎念真苦澀一笑,下意識撫摸著自己手指上的婚戒。

駱聞宥在結婚當天,是在去教堂的路上順便在街邊買下了她的婚戒。

五塊錢一個的鋁製戒指,雖然早已氧化褪色,但黎念真卻將其視為珍寶。

她過去曾以為駱聞宥並不在乎這些***。

經過一段較長的時間,她方纔意識到駱聞宥此舉的真正原因。

五元戒指是鋁製的,價格與價值千萬的鑽戒相比,性價比很高。

駱聞宥並非不懂,他隻是認為黎念真不太相配。

黎念真不記得自己是怎樣下樓的,當她走到醫院門口時,發現外麵正在下雨,而門口卻聚集了一大群人。

還有在場的路人、媒體朋友以及持有長槍短炮的攝影師等等。

黎念真視線被人群中央一個高大頎長的人影所吸引。

冷峻魅惑的男人似乎被嘈雜的記者惹惱了,但他仍然細心地舉起了一隻傘,同時抬起另一隻手,保護身邊的美女不受擠占。

黎念真成功認出了那把傘,她特意買來並放在家裡作為情侶傘。

雨下得很猛烈,地麵上積聚了水窪。

女人有些一瘸一拐地走著,看起來像是腳踝扭傷了。

男人擔心她會在水窪處滑倒,於是他把傘交給了助理,然後把女人公主抱起來,小心地踏進醫院。

駱聞宥展現出了他平日的溫柔與細心的一麵,讓黎念真感到十分驚訝。

他給她的是冷漠、厭惡和不屑一顧的態度。

愛或不愛從細節處即可看出,但黎念真卻像鴕鳥一樣逃避這些問題。

駱聞宥抱著許夢笛走進醫院,他的視線好像朝著黎念真的方向看了一眼。

黎念真警惕性高,立刻躲到了門後麵。

她原本是明媒正娶的駱太太,但現在卻像小偷一樣躲起來,不敢與人見麵。

黎念真感到自己可悲又可憐,這一瞬間他深刻地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

黎念真回到家中後便窩在沙發上,不食不動,一動不動。

駱聞宥在晚上十點進入家門。

今天是他一週回到一次家的時候,即使在這段時間裡,黎念真也找藉口不讓他碰她。

黎念真雙膝跪在沙發角落,整個客廳一片昏暗。

他的眉間微微皺起。

“駱家不需要這麼省電費,因為你不開燈。”

黎念真冇有做出反應,當燈突然打開時。

過去,駱聞宥一進門,黎念真會立刻接待他,但現在他看起來毫不在意。

他靠近黎念真,看到黎念真臉上的表情變得蒼白,眼圈微微紅腫。

突然問她:"你今天去了哪裡?"黎念真想到醫院看到的畫麵,然後他嘴唇微微閉合說:“我待在家裡。”

駱聞宥的眼眸微微閉上,他不再追問,語氣冷漠地說道:“今天你必須去醫院檢查,我提醒過你了嗎?”黎念真蜷縮著微涼的手指,冇有說話。

駱聞宥在這兩年多時間裡,會定期讓黎念真進行孕檢,這樣他就能第一時間得知她是否懷孕,並且儘快著手處理離婚的事情。

黎念能夠察覺到他的諷刺和表現出的不耐煩。

許夢笛已經懷孕了,所以她需要讓位。

她握緊了拳頭,內心既感到酸楚,又感到憤怒。

他對自己的婚姻關係感到不滿,並且在婚姻期間出軌,而且他並不隱瞞自己的行為。

因為他冇有對她有一絲一毫的關心。

黎念真忍不住輕笑出聲:“那你呢,今天去做什麼了?是去找許夢笛嗎?”駱聞宥眼神冷漠,語氣不友好地說道:“你是跟蹤我嗎?”

還需要繼續跟蹤嗎?外麵到處都是你和許夢笛的流言蜚語,有關你們的訊息,你們的探班、代言等等。

難道你真的不知道這樣的行為會讓你的父母感到生氣嗎?駱聞宥的臉色變得冷漠,與父母的話題相關。

"他步步緊逼,高大身軀遮蔽了黎念真的身影,用力捏住了他的下頜,“你以為你們能夠束縛我一輩子嗎?黎念真,我們之間的協議時間隻剩下半年了,你必須知道適可而止。”

黎念真忍不住想笑,他不僅笑話彆人,也笑話自己。

協議……協議中是否規定了在婚姻存續期間可以出軌呢?她的目光投向他,眼神清亮如同透著光的水霧一般,顯得異常迷人。

駱聞宥在那一瞬間停了下來,並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迅速解開領帶,聲音平靜無感情:“駱家並不是你該待的地方,黎念真。

好聚好散對我們雙方都有好處。”

他說完話後,似乎不想和她浪費時間,於是轉身順著樓梯往上樓走去。

"駱聞宥。

"黎念真突然大聲叫住了他。

她忍住了尷尬的氣氛,同時也保留了一絲絲希望,問:“這兩年多來,有冇有過隻要我們繼續相處,也能過下去的想法?”即使是微不足道的,一瞬間。

聲音在空氣中緩緩擴散,直到逐漸消失。

駱聞宥身形一頓,很快就爬到了樓梯上。

這種問題,他竟然懶得迴應。

黎念真眼中閃過的光芒熄滅了。

她整夜冇睡覺。

第二天,駱聞宥冇有去公司,黎念真不想在家裡麵對他,於是她一大早就躲到了她GAY蜜江遇的婚紗店。

江遇聽完整地傳達了黎念真所講的事情的來龍去脈後,感到非常生氣,於是他嚴厲地批評了駱聞宥家族的十八代祖先。

罵完黎念真後,他看著神情陰鬱的黎念真,內心充滿了心疼和擔憂。

在這種情況下,你孩子的下落如何呢?黎念真搖頭表示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發現自己懷孕後,她曾經考慮過不要這個孩子。

她希望這樣一來,她可以更長時間地陪伴在駱聞宥身邊,希望有一天駱聞宥也會回顧過去,再次看到她。

然而,醫生告訴她,她天生***壁偏薄,如果墮胎,未來可能很難再次懷孕。

這可能是她猶豫不決的原因。

再加上現在出現了許夢笛這個變量,情況就更加複雜了。

在她結婚之前,她曾認為隻要足夠真誠和耐心,一定可以贏得駱聞宥的心。

那麼,這場婚姻已經持續了這麼久,但是似乎隻有她在扮演獨角戲。

黎念真感到一陣迷茫,難道她真的要為了一個出軌的男人而憂心忡忡嗎?她並非戀愛腦,隻是堅信人心可以經久耐用。

根據目前的觀察,駱聞宥的行為顯然是不可接受的,他在婚姻期間出軌並與情人懷了私生子,這種行為不符合道德和倫理標準。

兩人接著聊天,而江遇的手機在此時不停地響鈴。

他不得不接起電話,與對麵進行了幾個回合的交流,突然之間臉色變得異常。

江遇憐憫地看著黎念真,黎念真的心情頓時沉重下來。

"已經很久了,感覺有些晦氣。”黎念真突然感到全身僵硬,然後猛地舉起手,給了她一巴掌。許夢笛感到困惑,臉頰因紅腫而感到疼痛。"我不會容忍你對我的母親不尊重。如果你再敢這樣做,我將親自采取行動。"黎念真的聲音聽起來冷漠而憤怒,而許夢笛則不敢開口說話。駱聞宥終於站起身來,過來質問:“你們為什麼不能好好說話,非要采取行動呢?”"怎麼可能?我打她,你卻心疼了?"這一刻,黎念真的感到憤怒,他看著駱聞宥,“如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