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念真 作品

《》 第2章

    

都變得汙濁了。你可以問我來這裡是為了做什麼,是不是有什麼空閒時間?駱聞宥身穿意大利工匠手工製作的西裝三件套,完美地凸顯出他健碩性感的身材,但眼底的冷漠卻令人心碎。假如真的有空,倒不如花更多時間去閱讀書籍,提升自己的能力。彆總是想著在公司裡閒逛。黎念真緊咬唇角,儘管心裡感到難過,但仍然能夠控製住麵上的表情。我已經完成了我的任務,所以可以放心離開。我送你一條手繩,作為結婚禮物,現在把它還給你。“這種手...主角叫黎念真駱聞宥的小說叫做《前妻來撩火》,它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前妻來撩火》第2章免費試讀有人剛剛在我們店裡下訂單,要求我們為駱聞宥的公司設計定製一件婚紗。

下單的單位是駱聞宥的公司,"江遇語氣小心翼翼,“穿婚紗的人是......是......"。

"是許夢笛。

""黎念真是以他沙啞的聲音,先一步向江遇幫他把那個令人難以啟齒的答案說出來。

駱聞宥昨天警告她協議婚姻隻剩半年,她竟然冇有想到今天他就急著給許夢笛訂婚紗了。

原來的文字內容是:明明許夢笛纔是那個插足彆人婚姻的小三,現在卻好像是她黎念真強行霸占許夢笛的東西不放手似的!經過修改後,文字內容變成了:許夢笛的老公黎念真好像一直在強行霸占她的東西,儘管她本人是那個插足彆人婚姻的小三。

黎念真緊閉雙眼,抑製住內心翻湧的悲傷,然後說出了他一直不敢表露的決定。

小魚兒,我想跟我丈夫離婚。

或許及時止損是最好的選擇。

她具有雙手和雙腳,即使一個人帶著孩子,也可以過好自己的生活。

江遇歎了口氣,表示他一直都會支援你做的決定。

如果這個不行的話,我們可以繼續換一個。

江律師恰好是黎念真午飯後請來擬定離婚協議書的相熟律師。

根據離婚協議書的內容,冇有提到她已經懷孕。

她已經失去了父母,所以腹中的孩子是她唯一的親人,她希望將孩子留給自己。

黎念真手持兩張薄薄的紙,感覺鼻尖一陣酸楚,她這場荒謬的婚姻終於即將結束。

在簽署離婚協議書之前,江遇安慰了她,而黎念真勉強擠出微笑:“在簽離婚協議書之前,我要把的東西要拿回來。”

我媽媽在她臨終前留下了一條手繩,我在結婚時將它送給了駱聞宥。

現在,這條手繩也該回到駱聞宥的手中,物歸原主。

黎念真得知駱聞宥會在下午兩點回到公司並開始辦公,因此她讓江遇開車送她到公司樓下。

"你好,我在尋找駱聞宥。

"前台小姐抬頭一看,立刻被黎念真的外貌所驚豔——宛如從古代畫作中走出來的玲瓏美人!在網紅臉充斥的時代,能夠找到幾個具備古典雅韻的美女實在是不容易啊。

前台女士詢問:“您有預約嗎?”"不,但你可以問一下駱聞宥,我叫黎念真。

"前台依言打好內線電話後,抱歉地看著黎念真說:“不好意思,黎小姐,駱總正在會客,他現在冇有時間見您。”

請問要接待一位客人嗎?

黎念真皺起眉頭,心裡頭產生了一絲疑惑。

於是,她直接用手機撥打了駱聞宥的電話號碼。

我來到你公司樓下,找你有什麼事呢?

駱聞宥一大早出門時冇有打招呼,現在倒是有人給他打電話。

黎唸的真實態度可以用冷靜的語氣來表達,他冷笑著說:“我出門為什麼要和你說?難道你出門就一定要和我報備嗎?彆浪費時間,直接給我開個電梯權限。”

駱聞宥輕蔑地笑了一聲:“那又如何?”

黎念真諷刺地說:“你辦公室裡難道有什麼我不能接觸的人嗎?”前台內線電話響起,前台小姐接通後連連應是,駱聞宥冇有迴應,直接掛斷了通話。

冇多久,前台內線電話再次響起,前台小姐接通後眼神多了幾分好奇,似乎駱聞宥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前台小姐陪著黎念真走向電梯,忍不住八卦地低聲問,“黎小姐,能告訴我您和駱總之間的關係嗎?”黎念真心情不太好,於是他有了一個作弄的心態。

駱聞宥的行為已經讓她覺得非常討厭了,所以其實可以考慮直接讓他離開,避免與他產生更多的接觸。

她說道:“我有一個秘密要告訴你,駱聞宥是我養的小白臉。”

黎念真使用私人電梯直接到達頂樓,不費任何功夫。

這是她第二次來到駱聞宥的辦公室,上次她剛結婚不久,帶著美好的期待前來送飯,然而那些飯菜不僅冇有被吃完,駱聞宥還命令她不得再來公司。

駱聞宥不想讓彆人知道他和某人的婚姻關係。

黎念真輕輕地敲了敲門,門內傳來了一聲冷漠的“進來”。

她打開門,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通常坐在辦公桌後麵的駱聞宥,而是一張小沙發上的許夢笛。

許夢笛輕輕倚著沙發,神情平靜自若,顯然經常光顧這裡。

駱聞宥禁止黎念真來公司,是為了在辦公室和許夢笛幽會嗎?想到這一點,黎念真覺得公司裡的空氣都變得汙濁了。

你可以問我來這裡是為了做什麼,是不是有什麼空閒時間?

駱聞宥身穿意大利工匠手工製作的西裝三件套,完美地凸顯出他健碩性感的身材,但眼底的冷漠卻令人心碎。

假如真的有空,倒不如花更多時間去閱讀書籍,提升自己的能力。

彆總是想著在公司裡閒逛。

黎念真緊咬唇角,儘管心裡感到難過,但仍然能夠控製住麵上的表情。

我已經完成了我的任務,所以可以放心離開。

我送你一條手繩,作為結婚禮物,現在把它還給你。

“這種手繩是什麼?”黎念真不敢相信地看了看麵前的人,手裡拿著一根手工編織的紅色手繩,然後低聲說道,“請你不要告訴我你已經把它丟了。”

駱聞宥皺著眉不作聲,思考了一會兒纔想起黎念真說了什麼東西,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奇怪。

黎念真觀察到對方的反應,心間已感涼意。

就在這時,坐在一旁的許夢笛不自在地拽了拽袖口,黎念真下意識看去,居然在許夢笛的袖口窺見一抹紅!黎念真像發了瘋一樣衝過去,抓住許夢笛的手腕,扯起袖口,明晃晃地掛在許夢笛手腕上的正是黎念真的手繩!在她母親生命的最後時刻,她把一些遺物交給了她,這些遺物曾經被她深情地送給她的丈夫,但現在卻出現在了另一個女人手裡。

"駱聞宥!請詳細解釋一下!"駱聞宥語氣嚴肅地表示:“這隻是一條很便宜的手繩,值得如此大動乾戈嗎?你能不能更成熟一些?”我媽媽留給我的遺物,我結婚時特彆親手送給你。

我希望你能夠珍惜它,不要把它送給彆人。

如果你這樣做,那麼我就不會那麼輕易地給你這個禮物了。

我希望你能夠理解我的感受,不要讓我感到那麼尷尬。

黎念真感到悲憤和失落,眼淚不受控製地從麵頰上滑落。

駱聞宥皺起了眉頭。

突然,夢笛輕聲抱怨道:“居然是一隻死人的手繩……我帶著它已經很久了,感覺有些晦氣。”

黎念真突然感到全身僵硬,然後猛地舉起手,給了她一巴掌。

許夢笛感到困惑,臉頰因紅腫而感到疼痛。

"我不會容忍你對我的母親不尊重。

如果你再敢這樣做,我將親自采取行動。

"黎念真的聲音聽起來冷漠而憤怒,而許夢笛則不敢開口說話。

駱聞宥終於站起身來,過來質問:“你們為什麼不能好好說話,非要采取行動呢?”"怎麼可能?我打她,你卻心疼了?"這一刻,黎念真的感到憤怒,他看著駱聞宥,“如果你不想讓我得逞,就最好看好你的心上人,彆讓她落到我手裡,否則我一定不會讓她有好日子過。”

黎念真將離婚協議書從包裡拿出來,並將其扔到了駱聞宥的身上。

駱聞宥看到離婚協議書掉在地上,檔案上的黑體加粗的“離婚協議書”五個大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深沉地說道:“你是什麼意思?”我現在不會再等待半年,我可以成全你們這對狗男女,從現在開始,你們將成為我的婚喪嫁娶對象,我們之間再也冇有任何關係。

她眼底明顯表現出厭惡的情緒。

駱聞宥因為她的眼神而感到不悅,輕蔑地笑了一聲,指著地上的協議書說:“既然你這麼主動地結束了協議婚姻,那肯定是有備胎了。

是嗎?

或者你已經找到了下家,迫不及待地想嫁過去了?”

我不是你,我不會做出那樣令人討厭的事情。

彆擔心,雖然我們隻有三年的婚姻,但我不會拿你的一毛錢。

結婚以來,你一直是我支付生活費用的人,冇有我的允許,你無法使用我的錢。

如果冇有工作,你很難找到一個月薪3000的工作。

“字字如劍,直刺胸口。”

黎念真感到非常生氣,她知道駱聞宥對她的態度並不好,但是當確切地聽到駱聞宥親口說出這些話時,她仍然感到心痛難忍。

我生死與你有何關,簽署了離婚協議,我們今生再無關聯。

黎念真轉身,毫不猶豫地離開了門口。

"黎念真。

"駱聞宥突然出聲叫住了他。

駱聞宥用鞋底踩過離婚協議書,朝黎念真走來,她側過頭看見了他。

駱聞宥陰冷的眼神緊緊盯著她,就像要將她生吞活剝一樣。

我給你一個機會,讓你把這些可笑的東西都拿走。

否則,就算你跪著求我,我也不會接受。

黎念真淡笑,充滿嘲諷。

作為駱聞宥,你真是個傻瓜,你纔是最可笑的。送你一條手繩,作為結婚禮物,現在把它還給你。“這種手繩是什麼?”黎念真不敢相信地看了看麵前的人,手裡拿著一根手工編織的紅色手繩,然後低聲說道,“請你不要告訴我你已經把它丟了。”駱聞宥皺著眉不作聲,思考了一會兒纔想起黎念真說了什麼東西,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奇怪。黎念真觀察到對方的反應,心間已感涼意。就在這時,坐在一旁的許夢笛不自在地拽了拽袖口,黎念真下意識看去,居然在許夢笛的袖口窺見一抹紅!黎念真像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