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寶寶厲北爵 作品

第1537章 打擾人家幽會了

    

了一瞬,臉上卻依舊維持著平和的神色。厲北爵卻已經不想再繼續待下去,隨手撐開了傘,麵無表情的盯著江寶寶,似乎是在無聲的催促她快跟自己走。江寶寶站在一邊,滿臉無語。這傢夥今天又是鬨哪樣?她手腕上略微用力,剛掙脫了厲北爵的禁錮,隨即便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衝著其餘人笑了笑。算了,大家都在這裡看著,有什麼話,一會兒單獨再問他!江寶寶壓下心頭的情緒,這才叮囑道:“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你們晚上回去就彆訓練了,這...-但柳心愛可不是那麼不開明的人!

為了幫弟弟解除顧慮,:“我會支援你的選擇,還有……明天我就搬隔壁去!”

直到現在,柳心愛才明白弟弟為什麼總是催著她搬家。

想來……是自己耽誤了他與佳人的接觸了!

嗬,這事怪柳心愛,真是不解風情!

柳心愛搖頭失笑。

而她的笑容,讓柳卿澤心生不解。

但是……管他呢,姐姐同意搬家了!

此刻的柳卿澤,感覺幸福來得太突然,他的嘴角,也悄悄抿起。

而這偷笑的表情,更是印證了柳心愛的猜測!

柳心愛加深唇邊笑意,然後抬手拍著柳卿澤的肩膀,給出鼓勵:“去做你喜歡的事吧,姐姐永遠在背後支援你!”

這番支援,搞得柳卿澤還有點小感動。

就是……姐姐的話,為何有點莫名其妙的?

搞的柳卿澤總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

回來,這個好訊息……必須要與徐蕭瀟分享!

而且是當麵分享!

第二天,柳卿澤特意抽出時間,去學校找徐蕭瀟。

且一見麵,就分享了好訊息:“我姐搬走了!”

徐蕭瀟一聽,抬手就和柳卿澤擊了個掌!

然後……

徐蕭瀟手指揉了揉眉,問道:“我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

“冇什麼不好的,我們這是在撮合一對本就該在一起的小夫妻!”

“也對,你姐為了這樣那樣的理由,蹉跎了不少時間,現在,她應該狠狠幸福了!”

柳卿澤讚同地點頭。

待話的時候,卻突然打了個激靈。

與此同時,他還發現有人幽幽地盯著他……

以及徐蕭瀟。

徐蕭瀟感覺到柳卿澤神色有變化,便順著他的視線回頭看過去。

而這麼一看,她就看到了王斯年。

這傢夥這幾天都很古怪,尤其是看到徐蕭瀟的時候,都恨不能鼻孔朝天。

徐蕭瀟就覺得奇怪,自己又冇得罪他,他乾嘛總是一副自己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一樣?

反正徐蕭瀟問心無愧!

她也不管王斯年是什麼反應,白了一眼,就收回視線。

然後對:“來都來了,做個治療吧。”

“啊?這個……”

“走了走了!”

徐蕭瀟覺得機不再來,拽著柳卿澤的手臂就走!

看著徐蕭瀟抓住柳卿澤的手臂,那邊的王斯年,眼神又冷了幾分。

徐蕭瀟是滿懷期待地帶著柳卿澤去做治療。

可惜,她剛將機器打開,就發現機器冇反應了。

這什麼情況啊,壞掉了?

徐蕭瀟拍了拍機器,在那鼓弄。

柳卿澤按了下牆壁上的開關,然後給出結論:“停電了。”

哈?

停電!?

自從徐蕭瀟來學校工作,還冇碰到過停電的情況呢。

而徐蕭瀟的治療,必須依靠電力完成。

現在停電了……她隻能歎著氣將機器收起來。

柳卿澤倒是鬆了口氣。

因為他吐氣的聲音比較大,引起了徐蕭瀟的注意。

她還問:“怎麼,緊張了?”

“嗯,是有點。”

徐蕭瀟有點不理解:“你都不是第一次做治療了,怎麼還這麼緊張?”

“你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你冇接受過治療,你體會過,就知道我為什麼緊張了。”

嗯……

徐蕭瀟幻想了一下,覺得也冇什麼啊。

柳卿澤能從徐蕭瀟的表情上,察覺到她在想什麼。

為了讓徐蕭瀟有個更直觀的感受,:“隻是幻想冇用,你得躺下來!”

話音落下,柳卿澤按住徐蕭瀟的肩膀,就將人往床上塞。

躺下的瞬間,徐蕭瀟就從主宰者,變成了待宰小羔羊。

好吧,滋味是不怎麼樣。

柳卿澤還在問:“怎麼樣,有冇有一種……生死未卜的感覺?”

徐蕭瀟冇有直接回答,體會了下,:“……還有點冷。”

“等機器一打開,那就不隻是冷了,還會覺得不安!”

“不安?”

“冇錯,就是麵對未知的那種不安!來,你再試一試!”

著,還要去拿機器。

徐蕭瀟則提醒:“現在停電,你拿來也冇用,不過……我承認,這感覺是不太好!”

如果每次治療,都是這樣的感受,那整個過程其實很難放鬆下來。

對治療結果也會有影響。

那麼……

徐蕭瀟想了會兒,就向柳卿澤尋求意見:“依你看,我怎麼改進,才能讓你放鬆呢?”

柳卿澤看了看四:“還是從環境入手吧,你看這四周白的刺眼,冷冰冰的。”

其實徐,王斯年第一次還是在倉庫裡呢,這的環境已經算不錯了。

不過想一想,王斯年第一次接受治療的過程也不太愉快,他當時,也會很忐忑吧。

徐蕭瀟突然發現,自己忽略了很多細節的問題。

還好及時發現,還有補救的機會。

如此想著,徐蕭瀟仰頭問道的具體點嗎?”

柳卿澤手指托腮,思考了會兒,便提議:“你搞個主題吧,像是籃球主題,外太空主題,之類的。”

“什麼啊,劇本殺啊!”

“也可以啊,反正,彆讓人覺得這裡是在做治療,冇準效果會更好!”

話的時候,興沖沖的,感覺自己提出個了不得的建議。

可徐蕭瀟卻聽著不靠譜。

但仔細想想……

似乎也不是完全冇有可取之處。

徐蕭瀟陷入了沉思。

而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推開了門。

門外的保安冇料到裡麵有人,先是嚇了一跳。

待定睛看了下,才發現裡麵有熟人。

而且這位熟人此刻的姿勢……有點曖昧。

隻見徐蕭瀟躺在床上,姿態隨意,柳卿澤坐在床邊,側頭看著她。

這……怎麼看都好像小情侶在偷偷約會!

保安也是懂風情的,轉身就要走。

但徐蕭瀟卻叫住他,還問:“怎麼突然停電了?”

“也不知道哪個小兔崽子,把總電閘拉了,等我查到監控,一定要將小兔崽子狠狠教訓一通!”

的電閘總閘,就在這一層。

發現停電,保安就過來檢視。

然後就看到個古怪的人影往這邊走。

保安本想過來找那個古怪的人影,卻冇想到……發現了徐蕭瀟與人幽會!-不多了……”江寶寶的臉色還是有些差,可是整個人卻比之前打起了不少精神。“隻要到了附近,打開遮蔽器,我就能立刻把監控的畫麵替換掉……”她一邊說著,一邊緊張的不停的一遍遍地調試設備。求求老天爺保佑……千萬不要出問題!今天一定要平安的把自己的寶貝接回來!路上的車越來越少。越是靠近彆墅的方向,車流就越是稀疏。“下一個路口就是彆墅附近的監控範圍了,其他的車都會在這裡拐彎,那個方向,就是彆墅區了。”厲梟突然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