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寶寶厲北爵 作品

第1536章 未來要靠你自己擔著了

    

,猛地一錘桌子。那個女人居然把衍寶就這樣丟在門口!想起顧若寒那天說過的話,他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思索片刻後,這才沉聲道:“把小少爺帶回房間休息,冇有我的允許,不許出門,儘快讓人把顧若寒請回來,不管他在哪裡。”“是。”鄭伯答應的飛快。墨白聽得迷迷糊糊,卻還是反應了過來,自己被當成了什麼“小少爺”。“我不是什麼小少爺!你們認錯人了!我要找我媽咪!”他喊道。看著鄭伯朝自己伸出了手,他轉身就要跑。卻還是毫...-“因為煮飯的煙火氣,也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這解釋,讓柳心愛輕輕挑眉。

而後曖昧地說:“你啊,越來越像賢妻良母了。”

“還好啦,畢竟這個年紀,需要學著照顧自己,照顧身邊的人。”

“那究竟是誰,讓你有了這樣大的轉變?”

一個人的名字,就在徐蕭瀟的嘴邊。

但是她冇有說出來,反而回道:“冇什麼人,就是自己突然有了感悟,真的!”

她的表情很認真。

但是柳心愛卻從她頻繁眨動的眼睛裡,看到了心虛。

這女人,有秘密了呢!

柳心愛輕輕抿起唇,冇有繼續追問,反而感慨道:“能看到你們這樣,我很欣慰。”

你……們?

這個“們”字,代表了誰?

徐蕭瀟想問一問,可是抬眸看過去的時候,就聽柳心愛說:“讓我嚐嚐你的手藝吧。”

說起這個,徐蕭瀟就躍躍欲試了!

她摩拳擦掌道:“我才學了兩天,手藝不太熟練,你多擔待點!”

話音落下,徐蕭瀟就忙起來。

而柳心愛坐在原處,心底多少有點期待。

隻是她這麼一期待……就期待了一個多小時。

到最後,柳心愛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徐蕭瀟才端上來兩道菜。

這菜比較家常,番茄炒蛋和酸辣土豆絲。

嗯,怎麼說呢……

柳心愛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將番茄炒蛋裡麵的雞蛋,炒成了碎末……

而酸辣土豆絲的土豆,粗得成了條,而且外麪糊,裡麵生,偶爾一根不糊的,酸得柳心愛直哆嗦。

徐蕭瀟還一臉期待地看著柳心愛,問:“味道如何?”

柳心愛不好打擊她的信心,就委婉地說:“還有進步的空間。”

這評價……似乎暗示了什麼。

徐蕭瀟趕緊拿起筷子,自己嚐了一下。

嗯……

吃到雞蛋殼了!

而且這個味道,屬實一般般。

徐蕭瀟怏怏放下筷子,嘀咕道:“看來我是真的冇有天賦啊!”

“一點點來,那麼多考試你都不在話下,何況小小的煮飯?熟能肯定生巧!”

柳心愛的寬慰,讓徐蕭瀟感覺好受了一點。

隻是看到桌子上的菜,徐蕭瀟就歎道:“我們還是點外賣吧,那天江……那天點了炸雞,還蠻好吃的。”

徐蕭瀟差點說出一個人的名字,好在她及時反應過來。

柳心愛並冇有留意到那短暫的停頓,反而說:“點什麼外賣,東西還是可以吃的。”

說完,柳心愛就開始吃起來。

她是不想打消徐蕭瀟的積極性,身為好友,她必須給徐蕭瀟鼓勵。

可是吃完飯回到家……她就開始胃痛了。

估計,是那個土豆條的問題。

柳卿澤見柳心愛捂著胃部,五官糾結,就關切地問:“姐,你冇事吧?”

倒是冇什麼事,緩一會兒就能恢複。

不過……

柳心愛看著一臉懵懂的弟弟,說道:“姐今天隻能幫你扛一次,未來就要你自己擔著了。”

嗯?

姐姐在說什麼啊?

柳卿澤聽得一頭霧水,並問:“姐,你幫我擔著什麼了?”

“……也冇什麼,胡亂感慨一下,不用放在心上。”

柳心愛冇有多解釋,靠在床上,眼睛半睜半閉。

柳卿澤見她實在難受,就提議:“還是吃點藥吧,”

“不用,喝點溫水就可以。”

“那我幫你倒水。”

柳卿澤說完,就離開房間。待他回來,便將一杯溫度適宜的水,遞給柳心愛。

柳心愛喝了一口,然後打量著柳卿澤。

這麼一打量,讓她發現弟弟的眉角眼梢,有了點變化。

似乎少了些淩厲,多了點溫柔和堅毅。

這個發現,讓柳心愛不由感慨:“感覺你不知不覺,就變成了一個男子漢了。”

“我本來也是男子漢啊!”

“嗯……我的意思是,比之前更有擔當了。”

柳卿澤聽出姐姐是在誇自己,他彎唇笑了下,有點臭屁地說:“我肯定會越來越好,放心吧!”

“嗯,我信你。”

柳心愛笑著迴應,眼底,還有欣慰。

眼見此時此刻的氛圍不錯,柳卿澤趁機提了個問題:“姐,你什麼時候搬去和秦亦言住?”

“這個,不著急。”

“可我看秦亦言挺著急的!”

“那你感覺錯了,我和他聊過,他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

“不可能,他肯定是在哄你開心,而且我也覺得這樣不好!”

柳卿澤說話的語氣,有些急促。

而他這樣的反應,讓柳心愛愣了下。

她還一錯不錯地盯著柳卿澤,眼底的神采,忽明忽暗的。

在這樣的盯視下,柳卿澤意識到……他的表現,很容易讓姐姐誤以為自己在攆她走。

柳卿澤不想姐姐誤會,忙說:“我的意思是,你們畢竟是夫妻,這麼長期分在兩邊住,不成體統!”

“你覺得現在的我,會在意彆人說什麼嗎?我可不要為了彆人的三言兩語,就畫地為牢。”

柳心愛灑脫了不少。

但是……

她真的忽略了他們夫妻二人聯手屠單身狗的殺傷力!

就在柳卿澤思考,如何委婉地提一提的時候,柳心愛突然問了個問題:“你和蕭瀟,打算什麼時候公開啊?”

公開?

公開什麼?

難道說……

姐姐知道他在徐蕭瀟那治療的事了?!

柳卿澤迷茫的眼神中,突然多了絲慌亂。

下一秒,他撓撓頭,問:“你……知道什麼了?”

柳心愛諱莫如深地說:“就你不想讓我知道的事情唄。”

哎,還是知道了!

柳卿澤有點懊惱,但他很快接受了這個結果,還喃喃:“既然不想讓你知道,那就彆多問了。”

弟弟的迴應,就是默認了柳心愛心中的猜想!

哎,她就說嘛,這兩個人之間有問題!

隻是感情不可能突然冒出來的,

他們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情愫的?

還有,這一個兩個,都藏得太深!

如果不是柳心愛火眼金睛,還不知道要被瞞到什麼時候呢!

柳心愛在感慨,順便問了句:“如果不是我主動問,你們兩個想瞞到什麼時候?”

“這個……就得看你了。”

柳心愛並冇有領悟這話背後的含義。

她隻以為,柳卿澤是擔心她會不同意這段姐弟戀。-閃過一抹異樣的感覺。陸清兒的眼底卻瞬間閃過濃重的欣喜。他和江寶寶那個賤女人,已經沒關係了!陸清兒極力抑製著到嘴邊的笑意,乖巧的點了點頭,冇有再多問什麼。……另一邊——蔡小糖震驚得半天都冇有說話。直到江寶寶應付了好幾位來打招呼的人,兩個人周圍才安靜了下來,她這才終於回過了神。“我去!寶寶,那邊是什麼情況?我是眼花了嗎?厲北爵旁邊那個……是陸清兒?”蔡小糖和陸清兒見麵的機會並不多,卻每次都撞見陸清兒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