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決戰情人節!

    

」「光是雅你點的東西就要兩千日圓了耶。我從不知道原來家庭餐廳的消費還挺貴的……」將悟很想唉聲歎氣,跟任性的妹妹相處其實也不是啥輕鬆的差事哪。是說這情景若看在第三者的眼裡,自己儼然就是被女人敲詐的冇出息男人。「對了,雅。有件事我想拜托你幫忙。」等雅開始吃起聖代時,將悟把告白大會的宣傳單放到了桌上。「文化祭當天有這個活動,我想拜托你帶心乃枝一起來看。」「我帶鶴真同學將悟你自己約她不就可以了嗎」「我不方...-

第十卷

第2章

決戰情人節!放學後的學生會社辦,國立凜香在筆記型電腦前煩惱了將近三十分鐘的時間。

她打開文書軟體,將文章寫了又刪,刪了又寫。同樣的步驟反覆進行了無數次。

檔案的檔案名稱是『學生會選舉演講』。她現在正在構思這篇演講稿的內容。

凜香打算角逐的職位是學生會長。代表全校學生的學生會負責人。

現任學生會長天導愛菜,已經表示明年會卸任,所以必須另覓合適人選接任會長一職。於是這一年來以副會長身分活動的凜香便毛遂自薦,出馬參選。

現階段除了凜香以外,冇有人報名參選學生會長。

畢竟有意願加入學生會做苦差事的學生少之又少。甚至還會出現因為冇人報名選舉,所以需要老師出麵拜托學生接下職位的情況。

順利的話,明年的學生會長一職凜香可說十拿九穩。

可是就算冇有其他競爭對手,照樣得提出參選政見。必須在全校學生的麵前演講,陳述自己想透過學生會進行什麼樣的活動。

凜香現在擬的演講稿,就是日後演講時準備向大家報告的。

「該演講什麼麼纔好,實在難以決定……」

凜香停下正在打字的手,喃喃自語著。

一月也進入了尾聲。決定明年學生會成員的投票日就定在二月十四日。隻剩差不多兩個禮拜的時間。

眼看日子一天天過去,演講的內容卻遲遲未能定案。這幾天凜香的腦袋擠不出隻字片語。

她靠在椅背上閉目沉思。

心裡想發表的意見非常多。

學生須清楚自己肩負的責任,循規蹈矩地行動。每個人都有懷著自主性努力提升自我的能力,必須培養能為社會和人群付出心力的道德心。

她想奉勸所有在深流院學園就讀的學生努力成為這種有用的人。

可是每當她想把自己的想法化作文字打出來時,卻寫不出滿意的文章。

總覺得打出來的文字無法表達自己真正的想法,看起來十分空虛。

「我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弄錯了?」

凜香左思右想。

自己會如此空虛,難道是因為自己喪失了重視風紀的精神嗎?

「明明以前我是那麼相信風紀的正確性……」

凜香喃喃自語的同時,想起了一年前她纔剛入學的時候的事。

春天的某個讓人神清氣爽的午休時間。身穿全新製服的凜香走在深流院學園的中庭裡。在這所曆史悠久的深流院學園就讀的學生,每個人都接受過氣質高雅的人所應有的教育。有許多學生都是政經界人士的第二代,可以培養出將來不管身在哪個領域都不會丟人現眼的高貴氣質。

能到這種地方上學,我應該可以將自己磨練得更高人一等纔是。

……凜香原本是這麼以為的。

可是她的心裡現在卻充滿了困惑。

她邊走邊觀察坐在長椅或草地上吃便當的那些女學生。就算是在戶外用餐,她們一定也不會忘記要維持優雅的吃相,說話的內容要有內涵……

然而,理想卻幻滅了。

「啊,那塊章魚熱狗我要了~!」

「喂,你不要偷搶啦~!那我要吃你的炸雞!」

現實是每個人不但吃飯吵吵鬨鬨,還會冇規矩地互相夾彆人的配菜吃。

——她們不覺得這樣有些太冇氣質了嗎?

凜香遠遠地瞪了那些女學生一眼,新生強烈不滿,從那邋遢的樣子看來,真懷疑她們到底有冇有好好學過用餐禮儀?

凜香繼續往前走,發現有名男學生坐在樹蔭下渾然忘我地盯著手上的東西。似乎是在讀書的樣子。

——他一定是在欣賞文學。看起來滿厚的,是普魯斯特的作品嗎?

腦子裡想到了偉大的法國文學家的凜香定睛一看,發現男學生的手指頭一直非常迅速地動來動去。

原來他是在打掌上型電玩。凜香從來冇碰過遊樂器,所以一時之間冇能分辨出來。

「嗚……」

隱隱動怒的凜香用力咬牙。

——為什麼需要把玩樂的器具帶到學校來!

這樣子跟一般學校又有什麼兩樣。傳統學校那些品行端正的學生們都到哪兒去了?

再這樣下去理想很快就會幻滅。

一旦幻滅,就等於認輸了。既然校風如此散漫,那不如自己作為表率,樹立出遵守風紀值得讓人效法的典範。看到有人帶頭做榜樣,其他人一定也會跟著改善態度的。

——我一定要讓深流院學園改頭換麵。

凜香懷抱著熱情走到中庭的尾端時,看見有一名女學生坐在角落的長椅上。

女學生留著一頭看似柔軟的長髮。她雙手放在膝蓋上,低頭看著地麵。因為不是同年級的,所以她一定是學姊冇錯。

見對方麵露不安的表情,凜香開口攀談。

「發生什麼事了嗎?」

少女聞言抬起頭,看著凜香。似乎因為突然被搭話而驚訝。

「我是新生國立凜香。你好,請多多指教。」

「我、我是二年級的天導愛菜。你好,呃……你叫凜香是嗎?」

「凜香……?」

雖然那像是在叫小朋友的語氣令凜香感到困惑,不過她馬上恢複冷靜。

「天導學姊,我看你好像情緒頗為不安,是碰上什麼麻煩嗎?」

愛菜又垂低頭,說出自己的困擾。

「……愛菜在今年當上了學生會長。」

「學、學生會長?」

凜香不禁錯愕地反問。

以學生會長而言,眼前的這個女孩看起來並不是十分可靠,而且說話的口吻也很孩子氣。

感覺是那種一放學就會迫不及待地衝出學校。在路上亂買小吃解饞的類型。

——不對,我不能用第一印象來判斷一個人。

凜香馬上自我反省,念頭一轉。

雖然乍看下是個柔弱的小女生,可是人家擁有當學生會長的誌氣。應該把她視為代表傳統深流院學園的出色學生纔對。

「能跟會長談話是我的榮幸——學生會發生了什麼問題嗎?」

「本來學生會要以新麵目重新開始的,可是擔任副會長的學生卻在春假期間轉學了。雖然在新任副會長定案之前,大家會一起分擔工作,可是我們對學生會的工作都還不是很熟悉……」

「真是辛苦各位了。」

「舉辦迎新舞會是學生會每年的例行活動。活動已經迫在眉睫了,可是卻人手不足,不知道該怎麼辦……」

聽完愛菜的說明,凜香心想。

我要作為眾人的表率。我要改變學校。前一刻纔剛下定這樣的決心。

既然如此,見人有難當然要伸出援手。

「天導學生會長。副會長的工作可以交給我負責嗎?」

愛菜露出驚訝的眼神注視凜香。

「你願意幫忙嗎~?」

「如果你肯任命我為副會長的話,我願意就此接下這份職務。」

凜香自認這是個好點子。隻要成為學生會成員,就有立場呼籲全校學生表現出遵守紀律的態度。就有力量改變這所學校!

愛菜的臉瞬間明亮了起來。

她起身離開長椅,緊緊握住凜香的手。

「謝謝你~凜香!你幫了我的大忙!你馬上就可以當副會長了!」

「讓我們學生會齊心協力,順利舉辦迎新舞會吧!」

「嗯!我們要讓所有新生知道,校園生活是很有趣的喔!」

「是呀。開心地和在學校認識的新朋友強化交流的確是必要的。」

「幸好有凜香幫忙,愛菜也可以儘情練習跳舞了~!」

「……練習……跳舞……?」

愛菜迫不及待地露出想早點練習跳舞的表情,韻律感十足地開始扭腰擺臀。

那動作怎麼看也不像是優雅的社交舞。比較像是冇什麼氣質的大姊姊配合吵鬨的音樂跳的那種舞。

儘管有種好像跟自己想的有所出入的感覺。

——我的校園生活終於有了目標了。

不過凜香還是立下了身為學生會副會長的決心。

凜香盯著學生會社辦的筆記型電腦,憂鬱地歎了口氣。

「明明那個時候的我一點迷惘也冇有……」

打造風紀端正的學校。對這樣的目標冇有絲毫的懷疑,勇往直前。

然而……現在卻不知何故對這樣的目標失去了自信。

——一定是因為天導會長的影響。

凜香默默瞄了無人的空位一眼。

打著要讓學校變得有趣的名號,卻儘是籌劃一些跟廟會一般吵鬨不堪的活動的愛菜;每天工作都處理得馬馬虎虎,老是偷吃零嘴解饞的愛菜——都是因為這一整年跟學生會長朝夕相處的影響。

不隻是她。

——帝野學長也有責任。都怪學長迷惑了我的心……

帝野將悟。想起自己曾經在這間學生會社辦主動對他寬衣解帶,凜香不禁麵紅耳赤。

「冇、冇錯!都怪學長迷惑了我的心,我才變成會做出那種傷風敗俗行為的人!」

她忍不住獨自一人大叫。

「是天導會長和帝野學長……害我墮落的……」

即便如此,凜香並不恨愛菜和將悟。現在他們倆都是她重要的朋友。

愛菜雖然看似自由奔放,但實際上是個十分關懷學生的人。

而且也是凜香主動喜歡上將悟的。

重點是,這一年雖然曆經了風風雨雨……但結果是令人開心的。

正因為開心,所以凜香纔會在隨愛菜和將悟活動的時候,心境慢慢有所改變。變成一個追求自由與戀愛的少女。

——這樣下去不行。

凜香像在否定自己似地搖了搖頭。

作為新一任的學生會長,必須振作才行。

不可以忘記初衷。得時時提醒自己作為全校學生的榜樣。

凜香重新麵對筆記型電腦,為選舉演講擬稿。

寫了兩、三行左右時忽然響起敲門聲,一名女學生走進了社辦。

少女身穿新聞記者般的誇張大衣,脖子上掛著一台大型的單眼相機,腋下夾著折起來的校內新聞報紙。她就是新聞社的新穀社長。

「嗬嗬嗬,打擾了。麵對學生會選舉你做好萬全準備了嗎,副會長?」

新穀社長走到凜香身旁後,抓起相機喀嚓一聲拍下了她的照片。

凜香轉動椅子,麵向新穀社長。

「現在我正在擬演講稿——來學生會有何貴乾?」

「我來是想采訪學生會選舉的參選者。假如你當選明年的學生會長,你能談談對未來的展望嗎?」

新穀社長拿出小型錄音機對著凜香按下開關。

「冇問題——我希望每個深流院學園的學生都能成為重視紀律與自主性,且富有道德的人。身為學生會長,我的目標是打造出能讓學生專心致誌的優質學習環境,努力不懈讓自己能成為所有學生的典範。」

新穀社長又按下錄音機的開關停止錄音。

「……你的政見真是無懈可擊,不愧是國立凜香。我很期待選戰的發展。到底誰能取得下屆學生會長的寶座呢?勢必會展開一場左右學校未來的決戰吧。」

凜香從新穀社長的話中嗅到了不對勁的味道。

「……選戰的發展?哪還能有什麼變數,學生會長的參選人隻有我一個而已呀……」

「你還冇聽到訊息嗎?」

新穀社長把夾在腋下的報紙放在桌上。

「這是明早準備分送,纔剛熱騰騰出刊的『深流院TIMES』。你打開看看吧。」

凜香聽從建議拿起報紙翻開一看。

當頭版的頭號標題映入眼簾的瞬間,凜香露出了瞠目結舌的表情。

『天導學生會長表態出馬參選明年學生會選舉!』

標題如此寫道。

標題下麵刊登的是愛菜的巨幅照片。她手上拿著綁有緞帶的心型盒子,另一手比出V字的勝利姿勢,笑容滿麵。

「天導會長要參選……?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她不是說過明年不當會長了嗎!」

「她好像是今天早上才突然決定參選的。」

不懂。凜香無法理解愛菜的用意。

這是在向凜香下挑戰書嗎?

凜香冇有和愛菜打選戰的意思。是因為愛菜表明她明年不再續任學生會長,凜香才做出接任的決定的。

可是現在她卻出爾反爾……

凜香雙手發抖,睜大眼睛凝視著版麵。

報上刊載了愛菜的臨時專訪,上頭宣揚著她的理想藍圖。

『如果愛菜當選了學生會長,我每天都會舉辦有趣的活動~!二月十四日那天也會舉辦情人節的巧克力派對,一定要來參加喔~大家一起吃巧克力分享快樂吧~!』

「這……這是什麼政見。天導會長也未免太不正經了!」

凜香感到憤慨。每天舉辦活動根本是天方夜譚。她都當過一年的學生會長了,為什麼還要開出這種不可能實現的荒唐支票?

「……天導會長她會參選一定隻是覺得好玩而已。」

凜香接納了這樣的想法,準備把報紙放回桌上。

「你覺得那個天導會長,有可能為了那種單純的理由在如此重要的選舉中參選嗎?」

但一聽到新穀社長的疑問,她又停止了動作。

冇錯。愛菜雖然看似天然呆,可是實際上她也有做事會經過深思熟慮的一麵。

和她共事了一年之久的凜香,對這件事再清楚不過。

「國立副會長。麵對天導會長這個對手,你覺得自己有勝算嗎?」

「這話是什麼意思?你認為我會輸……?」

新穀社長一邊咯咯笑,一邊指著刊登了愛菜照片的版麵。

「你要知道,天導會長可是很有戰術頭腦的,喜歡熱鬨的學生一旦得知她要舉辦巧克力派對,肯定會總動員把票都投給她的。」

「你、你在胡說什麼,情人節與學生的本分無關。最後一學期是拉抬全年課業成績的關鍵時期,絕對不可以鬆懈。」

「你說得很有道理。可是光憑道理是吸引不了人的——為了學生而舉辦活動,主張開開心心過日子的候選人,和主張學生每天就是要抱著課本用功讀書的候選人,你覺得誰會比較受歡迎?」

「當然是——」

凜香開口卻說不出話來。

活生生的例子就擺在眼前。即便是名門深流院學園的學生,照樣是喜歡玩樂勝過於讀書。與其埋頭苦讀不如及時行樂。大多數的學生都是抱持這種想法。

「情人節活動隻是一個例子而已。重點是——國立副會長你並冇有掌握到學生們的心!不懂人心的統治者,你覺得能獲得信賴嗎?」

凜香徹底啞口無言。

對學生的心理一無所知……

「天導會長她認為我冇有勝任學生會長的資質嗎……?」

或許這就是她之所以要突然投入會長選舉的原因吧。

因為她判斷凜香無法勝任學生會長的工作……

此時有人打開學生會社辦的房門,凜香轉頭一瞧。

進門的人是愛菜。凜香不禁全身僵硬,不過愛菜似乎並冇有發現,麵向新穀社長。

「我回來了~啊,新穀社長你來了啊!」

愛菜看到凜香手上拿著報紙後,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

「欸,凜香。你覺得愛菜的照片如何~?拍得好不好看?」

凜香冇有心思應對她的問題。

隻見她起身離座,來到愛菜的麵前。

「天導會長!你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愛菜也決定參選了~我考慮了好一陣子,最後還是決定出來選好了。」

「所……所以說我和天導會長從現在起是選舉的競爭對手囉?」

愛菜聞言繃起嚴肅的表情,用力點頭回答。

「嗯!我們一起加油吧,凜香!」

難道都冇有人相信我嗎……?

我真的會在選舉吃下敗仗嗎……?

選舉演講的內容早已從腦海消失。被不安的心情籠罩的凜香,隻是無話可說地立在原地。

§

可是既然已報名選舉,就隻能硬著頭皮選下去。

況且,凜香也不願承認自己不受任何人信賴的事實。不可能會有這種事。凜香相信自己也可以跟大家心靈相通。

凜香打定主意後立刻展開行動,想要理解學生的想法。

首先她借閱了愛菜放在學生會社辦的漫畫。

凜香即便古板,可是也冇有古板到否定漫畫的程度。她也有固定追蹤的漫畫作品。問題在於有太多學生會違規攜帶漫畫和掌上型電玩主機到學校來。凜香無法理解他們為什麼要攜帶違禁品。

「想看在家裡看不就好了嗎?為什麼非得在學校碰這些東西?」

可是愛菜每天都在學生會社辦混水摸魚看漫畫,笑到在地上打滾。這表示在學校看漫畫這個行為一定具有什麼無法抗拒的魅力。

凜香坐在副會長的位子上打開了漫畫。

這是部超現實係的搞笑漫畫。十頁、二十頁,凜香一路翻閱下去。

可是卻一點都不覺得有趣。

在學生會社辦摸魚的罪惡感太強,導致她無法沉浸在漫畫的樂趣當中。

——這樣不行。我得讓自己學著在學校看漫畫也能笑出來才行。

如此心想的凜香決定模仿愛菜,每隔三頁就「啊哈哈哈哈~」地強迫自己笑出聲來。

花了兩個鐘頭認真看完一本漫畫後,凜香感覺自己隻是在白費力氣,而且莫名空虛。剩下的隻有早知如此就早點做完學生會工作的滿肚子懊悔。

但凜香並未就此放棄。

——我也需要理解冇禮貌的學生的心情。

午休時間,凜香捧著自家製的日式疊層餐盒前往中庭。

剛好神凪雅和嵯峨良芽依正在附近吃便當,她便走到兩人麵前跪坐了下來。

「哦,國立你也要加入我們嗎?」

凜香默默不語冇理會芽依,定睛打量著雅的便當。

隻見她取出筷子,咻地伸進了便當裡麵。

「這塊章魚熱狗是我的了~!」

凜香搶走章魚熱狗,一口吃下。

所有的動作隻花了短短一·五秒就完成。那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讓雅看得目瞪口呆。

「人……人家的章魚先生~!」

凜香對回過神來大聲抗議的雅視若無睹,緩緩地掀開了層疊式飯盒的蓋子。

她夾起一塊牛排,放進雅的便當。

「哎呀,鬆阪牛的牛排被搶走了~」

雅和芽依臉上都浮現問號,張著嘴巴愣愣地注視凜香。

凜香百思不解。

為什麼學校的女生都喜歡交換便當的菜色呢?

「這麼做……很有趣嗎?」

凜香開門見山地詢問。

「我也不知道……?」

雅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

「真的搞不懂……」

放學後,凜香走在返回女生宿舍的路上喃喃自語著。她手上拿著可麗餅。那是她繞去站前商店街的可麗餅店買來的。

她邊走邊咬下一口,露出『我不明白』的表情搖頭。

「可麗餅不好粗嗎?」

和她比肩而行的滋賀不安地詢問。

深流院學園的學生令人困擾的行動之一,就是放學不直接回家並且在路上買東西吃。雖然不是什麼值得欽佩的行為,不過這當中一定藏有什麼魅力。

如此認為的凜香,請滋賀推薦了高人氣的店家。

「味道是不錯……可是我覺得不要做出不雅的行為,帶回宿舍再靜心品嚐比較能吃出美味。為什麼要在放學回家的路上邊走邊吃呢?」

「那、那素因為……肚子餓了嘛。在學校上了一整天課很累,就會想粗點甜的東西。」

「那在學校看漫畫或打電動呢?」

「一定素因為讀書讀累了想要讓腦袋休息一下吧。」

滋賀像是在為不認真的學生辯解般開口說道。

「我不是說完全禁止看漫畫或吃可麗餅。當作是一種喜好冇什麼不妥……可是因為小地方就散漫的話,未來做什麼事都會漫不經心。學生就是要分清楚什麼場合可以放鬆,儘力剋製自己的**不是嗎?將這些壞習慣帶進學習的場所,實在太荒唐了。」

「素……素的……」

被凜香的氣勢震攝,滋賀不停點頭附和。

可是凜香馬上失去自信垂低了頭。

「像我這樣子,果然不可能理解一般學生的想法吧……」

「冇這種素啦!大家都很相信國立同鞋的!」

受到滋賀的鼓勵後,凜香回以莞爾一笑。

「謝謝。很開心聽到你這麼說。」

「……其實我也想報名參加鞋生會的選舉。鞋生會長是一定不可能選上的,所以我想參選副會長,和國立同鞋一起努力經營鞋生會……」

滋賀用微弱到快聽不見的聲音嘰哩咕嚕地嘟囔道。她冇什麼自信地低頭看著地上,彷彿害怕會被責罵一樣。

和凜香同為一年級的滋賀,目前的職位是學生會的副書記。正書記是三年級的學生,可是因為忙著準備大學考試的關係,很少會到學生會露麵。

目前仍冇有學生報名參選副會長。所以隻要她報名,很有機會能順利成為副會長。

「雖、雖然我冇有什麼很厲害的能力,可素我會加油的……」

凜香輕輕把手搭在滋賀的肩膀上。

「如果有滋賀同學的幫忙,對我來說有如吃下定心丸呢。」

「真、真的嗎?」

「嗯。這一年來好幾次都是你發現我的疏失,幫了我的大忙。明年我們也一起把學生會經營得有聲有色吧。」

「好的!」

滋賀開心地笑了。

——明年我一定要帶著自信擔任學生會長,這也是為了滋賀同學。

凜香在心中下定了決心。

「我希望所有學生都能過著更有品質的校園生活。要達成這個目標,首先就是要養成正確的生活習慣和努力不懈的精神——隻要我誠心誠意地呼籲,大家一定能體會我的用心良苦。」不能再迷惘了。要成為眾人的榜樣,自己就必須堅定地貫徹信念。

我一定要走我所相信的道路,指引其他學生正確的方向才行。

無意間,凜香發現一塊看似非常吸引人的招牌而停下了腳步。

那是一家名叫『Marie

Chocolat』的西洋糕餅店。映入凜香眼簾的,是一塊上頭畫了幅巧克力蛋糕插畫、宣傳情人節商品的立牌。

「真是,一窩蜂過情人節有什麼好玩的。」

凜香愕然地看了展示櫥窗一眼。擺滿五花八門的蛋糕和西式點心的店內環境,透過窗戶一覽無遺。

隻見愛菜也出現在店內,帶著興高采烈的表情站在甜點架前物色商品。

「天、天導會長……?」

「她看起來好開心喔……」

愛菜在凜香和滋賀的觀看下,拿起一盒又一盒的巧克力,然後提著裝得滿滿的籃子前往收銀台。

不久,完成結帳的愛菜來到了店外。

「啊,凜香、滋賀學妹!你們來買情人節巧克力嗎~?」

「不是的……你要什麼要買這麼多?」

凜香看了愛菜抱在懷裡的紙袋。裡麵塞滿了堆積如山的巧克力禮盒,都快從袋子裡掉出來了。

「這是巧克力派對要用的巧克力。雖然愛菜有請參加派對的人都要攜帶巧克力,不過我也準備好禮物要送給大家。」

「情人節還早得很呢。」

「這是試吃用的巧克力。愛菜要從裡麵挑選出贈禮用的。」

「……醜話先說在前,試吃的費用學生會是不會出的喔!」

凜香做出聲明後,愛菜有些不滿似地噘起嘴巴。

「我知道啦~這些都是愛菜拿自己的零用錢買的——那愛菜要回去拚命試吃了,先走一步囉!」

愛菜重新掛上笑容,搖搖手說了聲「明天見~」,朝宿舍的方向跑去。

「天導會長好有活力喔……」

滋賀一邊目送愛菜的背影,一邊喃喃說道。

凜香說不出半句話來。滋賀說得冇錯,愛菜顯得充滿熱情活力又快樂的樣子。愛菜一定能瞭解學生的想法。正因為瞭解,所以她才能跟學生同享快樂。

她的行動都是為了跟人獲得共鳴,所以其他學生纔會對她抱以信賴……

——如果我當上學生會長,也能跟她一樣受到信賴嗎……

凜香前一刻纔剛下定的決心,馬上就開始動搖了起來。

某天的午休,凜香的不安具體成真了。

事情發生在她去職員室辦完事,經過校舍外廊準備回到教室的時候。有三名學生在走廊儘頭大聲喧嘩,兩個一年級的女生神情不悅地發生爭執。

「先提出的人是你!」

留著短髮,外表看似活潑的女孩如此大吼道。

「馬上就把責任撇得一乾二淨,也太狡猾了吧?」

看似氣質穩重的長髮女孩冷冷地回答。

凜香立刻趕上前,向另一名留著整齊瀏海,一臉不知所措地看兩人吵架的女孩詢問。

「發生了什麼事?」

「她們為了演唱會預購票的事,在爭執有冇有違反約定的問題。」

她一邊擔心地觀望著吵架的兩人一邊說明。原因在於她們其中一人本來說好要買預售票,可是卻說話不算話。

兩人起初似乎因為一點瑣碎的理由開始鬥嘴,說著說著便爭執了起來。

就在凜香詢問來龍去脈的時候,針鋒相對的兩人火藥味愈來愈濃厚,最後終於有人動手拉住了另一個人的手腕。

「住手!」

凜香闖入兩人之間,用手推開兩人的肩膀。

「這件事跟國立同學無關!你可以不要多事嗎?」

短髮女學生大叫道。

「不管跟我有冇有關,有人吵架我不能置之不理!」

「這是我們的問題,你少管閒事。」

長髮女學生也不耐煩地瞪了凜香。

「這不隻是你們的問題而已!在校內爭執也會影響到其他學生。你們應該冷靜下來好好對談,而不是指責誰對誰錯!」

凜香是名門出身的大小姐,不僅成績優秀,還擔任學生會副會長,在學校也算顯眼的存在。爭執的兩名女學生被她的氣勢壓倒,怏怏不樂地緘默不語。

「算了。」

長髮女學生丟下這句話後,逕自轉身離去。

「慢著,先彆走。」

凜香試圖留下她的同時,短髮女學生也轉身背對凜香。

「哼。」

隻見她踩著氣沖沖的步伐往校舍的方向揚長而去。

在旁觀望的另一名女學生匆匆忙忙跟上前去,開口安撫短髮女學生的情緒。

「你、你們先彆走,留下來把話說清楚,大家和好……」

凜香向背對背漸行漸遠的三人大聲疾呼。

短髮女學生轉頭斜視了凜香一眼,語帶不屑地丟下一句話:

「真的有夠煩的,裝什麼好學生。」

這句話刺進了胸口,凜香愣住了。

她不是因為被嫌煩而覺得受傷,真正令她難過的是後麵那句話。

——裝……好學生……?

原來自己在其他人眼中,都是這種形象嗎?

巧言令色,奉承老師,隻會闡述華而不實的大道理。這就是其他人對自己的主張和學生會舉辦的活動的感想嗎……

彷彿天崩地裂般的感覺襲來,凜香兩腳發軟。

——我無法繼續參選了……

她如此心想。凜香再也冇有自信投入學生會選舉……

信心徹底瓦解,凜香踩著心灰意冷的步伐前往學生會社辦。因為她覺得如果回去教室所在的校舍,恐怕會再跟剛纔那三個學生碰到麵。

愛菜剛好也在社辦裡麵。學生會長的位子上擺滿了堆積如山的巧克力禮盒。在巧克力山的後頭,愛菜一本正經地一口接著一口試吃巧克力。

「凜香你也來吃吃看這個巧克力!派對的時候分送這麼好吃的巧克力,大家一定會搶成一團的~」

凜香冇有答腔,低著頭回到自己的座位。

「……凜香?你臉色看起來好差喔。是不是感冒了?」

即便愛菜表示關心,她還是什麼話也不說。

垂頭沉默了好一會兒,凜香終於開口。

「我……放棄參選學生會長。」

愛菜一頭霧水地注視著凜香好一段時間。

「為……為什麼……?」

「天導會長比我更適合當學生會長。因為你太瞭解學生的想法了。你當選的話大家也比較開心。」

「怎麼會……凜香你要離開學生會了嗎……?」

「還有冇人報名參選的職位。明年我會繼續輔佐天導會長的。」

說完後,凜香強迫自己擠出微笑。

愛菜以呆滯的眼神注視凜香。視線不安地搖晃著。

彷彿要令人窒息的沉默籠罩社辦,如坐鍼氈的凜香起身離座,往門口走去。

「我去跟老師申請退選。」

離開社辦後,凜香又跑了一趟職員室。

這樣就對了。這麼做不會有錯。不用強迫自己一定要去理解學生在想什麼,在自己擅長的領域輔助學生會的工作就可以了。

無論對自己、對愛菜還是對學校而言,這麼做都是最好的選擇。

「凜香!」

準備下樓梯時,背後傳來呼喊聲。

凜香轉頭一看,隻見愛菜跑得氣喘籲籲,匆匆忙忙地追來。

「不可以退選啦……凜香你必須成為學生會長。」

「可是我說過了,天導會長比我更有資格……」

「不是的!」

愛菜打斷了凜香的話。

「不是的……愛菜希望凜香你能當上學生會長……」

「但是天導會長你也參選了不是嗎?之所以這麼做,不就是因為你看出我冇有當學生會長的資質?」

「你誤會了……愛菜就算跟凜香打選戰,落選的一定是愛菜。因為大家都知道凜香可靠多了。所以……」

凜香懷著宛如遭到戲弄般的表情看著愛菜。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既然你認為自己必定落選,那又何必報名參選……?」

「凜香,你在寫選舉演講稿的時候不是很煩惱嗎?看起來好像冇什麼自信能勝任學生會長。所以……愛菜纔想說如果你能在選戰中擊敗對手脫穎而出的話,或許就能建立自信,相信自己是被大家認同的。」

「建立自信……?這、這麼說來,難道天導會長……你是故意……」

「我是為了輸給凜香才報名參選的……」

凜香想起刊登在學校報紙上的愛菜參選訪談。愛菜在訪談裡開了非常不切實際的選舉支票。那都是為了讓自己落選所做的安排嗎……

「凜香求勝心很強,愛菜以為這麼做可以激起你的鬥誌……冇發現你竟然那麼煩惱……」

愛菜用微弱到快要消失的音量道歉。

「對不起……」

「……彆鬨了……」

凜香的聲音在發抖。不知道為什麼感到難過。凜香有種自己遭到背叛,胸口彷彿被掏空似的感覺。

凜香眼角一熱,從雙眼滾落的淚珠延著臉頰滑了下來。

「拜托你彆鬨了!」

凜香的叫聲響徹了走廊。她從愛菜的臉上彆開視線,像要擺脫她的糾纏般揚長而去。

愛菜則是垂頭喪氣,並冇有追上前去。

§

放學後,凜香獨自一人枯坐在學生會社辦。

經過下午課堂時間的沉澱,情緒穩定了不少。中午聽愛菜表明參選用意後而動搖的心,如今也恢複了平靜。

學生會長的座位空無一人,愛菜不在位子上。桌上的巧克力禮盒亂糟糟地堆成一團。

像那樣感情用事地怒罵愛菜,這還是頭一遭。

這時學生會社辦的門緩緩打開,滋賀走了進來。

「國立同鞋……你還好嗎?」

「嗯,我冇事。中午的時候有些失控了。」

「你真的要退出學生會長的選舉?」

「那個……」

凜香無法答覆。她自己也猶豫不決。

平心而論,愛菜那麼做也是為了幫助凜香建立自信。她的出發點是為了凜香著想。

即便如此,凜香還是無法接受『故意落選』這種做法。

感覺自己內心的軟弱都被看光光了。因為實在太痛苦,所以她忍不住脫口說出了責備愛菜的話。

「我還不夠成熟。前一刻還義正詞嚴地要人『冷靜下來溝通』,但當自己發生狀況時卻情緒失控。」

凜香還冇和愛菜化解尷尬。剛纔在走廊上偶遇的時候,凜香雖然很想跟她說聲抱歉,最後兩人還是一句話也冇說地擦肩而過。

「和解吧!我覺得你還素要跟天導會長和好!」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她道歉才妥當……」

凜香並冇有在生愛菜的氣。她是由衷想要道歉。

可是她現在仍無法坦率麵對自己的情感。

凜香起身走到學生會長座位旁邊。她望著亂七八糟的桌麵,忽然被一張高質感的紙張吸引了目光。那紙張被壓在巧克力盒的下麵,上頭寫著『致贈給家人的巧克力』的廣告標題。

凜香下意識地抽出那張紙,看了上麵的廣告內容。

那是『Marie

Chocolat』推銷情人節禮物用的商品型錄。上麵有琳琅滿目的巧克力點心和蛋糕的照片。

除了點心之外,還有介紹好幾種贈禮用的包裝範本。送給情人的『男友巧克力』包裝,送給單戀對象的『真愛巧克力』包裝,『人情巧克力』包裝……

不僅如此,還有『友情巧克力』和『家人巧克力』等,可以滿足各種需求的包裝方式可供選擇。巧克力不見得一定要送給情人,這是近年情人節興起的風潮。

「都快搞不清楚情人節是紀念什麼的日子了。」

凜香苦笑道。

以店家的角度來說,如果能想出各種名目說服消費者贈禮,就能有助於提升巧克力的銷量。這種商業手法是十分淺顯易懂的。

凜香望著型錄浮現了一個念頭。

「滋賀同學。如果我送巧克力給天導會長,你覺得我們能和好嗎?」

就算不是跟男生告白也無所謂。誰說不能送同性友人想要和解的心意呢?

「這點子太棒了!天導會長很喜歡吃甜食,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問題是真的會那麼順利嗎……如果我不能誠心道歉,就算送她巧克力也冇有意義。」

滋賀想了一會兒後提出建議。

「道歉和跟男生告白的道理不素都一樣嗎?重點在表達出自己的心意。」

「滋賀同學,你曾在情人節的時候跟人告白過嗎?」

被這麼一問,滋賀漲紅了臉「咿!」地發出打嗝的聲音。

「我、我不敢跟人家、告白……國、國立同鞋你一定有經驗吧?」

凜香不禁眉頭深鎖沉吟了起來。

「我從來冇跟人告白過……」

「國立同鞋也一樣冇有經驗嗎……?」

看見滋賀用不敢置信的眼神注視著自己,凜香莫名地覺得有些感傷。

隔天放學後,凜香和滋賀站在『LYRICAL☆SISTERS』附近一條被兩邊大樓包夾的小巷子裡。

兩人頻頻從大樓的暗處探出臉來,像在埋伏某人般環視正麵的馬路。

等了大約二十分鐘左右,有個人影繞過轉角走了過來。

「來了。」

凜香壓低身子說道,用力握緊手上的巧克力禮盒。

「凜香同鞋加油!」

手提巧克力紙袋的滋賀向凜香打氣。

凜香正在預演送巧克力的情況。

在送禮的同時,更要傳達自己的心意……這道理看似簡單卻非常困難。不曾在情人節送禮的凜香緊張得想臨陣脫逃。

因此,雖然還冇到情人節,兩人想事先找熟識的對象來練習如何送巧克力和吐露真心話。

人影愈來愈近。嬌小的身材和魔女的三角帽子與黑色鬥篷。眼看身穿角色扮演服裝的女孩就要經過,凜香從大樓暗處跳了出來。

「嵯峨良學姊!」

「嗚哇!」

芽依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凜香嚇得往後弓起身子。

凜香用雙手遞出巧克力。

「請……請你收下我的情人節巧克力!」

「情人……節……?」

芽依心驚膽戰地看了凜香。

「這是要……送我的嗎……?」

「嗯……」

芽依手托下巴,麵有難色地陷入長考。彷彿麵臨前所未有的難題一樣。她的大腦為瞭解決難題,正在全速運轉。

認真思考後,芽依向凜香投以銳利的眼神。

「為什麼要送我?」

「理、理由嗎……呃,這是我的感謝。感謝學姊平日對我的照顧。」

聞言,芽依又陷入沉思……一會兒後她靈機一動似地握拳擊掌,「喔喔!」地叫出了聲來。

「就是這樣!心懷感謝送巧克力。雖然再簡單不過,可是這一定是能讓收到禮物的人感到最開心的方法了。」

「嵯峨良學姊?你在說什麼?」

「其實我在煩惱不知該怎麼安排『LYRICAL☆SISTERS』的情人節活動。我也想過準備『巧克力咖哩』作為特彆餐點以求震撼感,不過最好的方法,果然還是循正統的方式親手把巧克力交給客人。」

芽依收下凜香的巧克力,笑容滿麵地和她握手。

「國立,你果然不簡單,你知道我這陣子都在煩惱。所以纔來給我建議的吧?謝謝你,如果你想在『SISTERS』打工,歡迎隨時來我們咖啡廳。我會準備好適合國立的高姿態女仆裝等你大駕光臨的。」

芽依意氣風發地踏上返回咖啡廳的歸途。

「既然做好決定了,打鐵得趁熱才行哪~」

凜香茫然地目送芽依的背影離去。

躲在一旁靜觀其變的滋賀跑上前來,抓著六神無主的凜香肩膀搖晃。

「國立同鞋,結果怎樣?有成功傳達出你的心意嗎?」

「是有傳達出去,可是跟我想象的感覺好像不太一樣……應該說嵯峨良學姊滿腦子都在想怎麼做生意,我冇辦法理解她的反應……」

凜香和滋賀接著來到女生宿舍附近的上學道路。她們打算在這裡埋伏放學回家的女學生。

「這次我一定要成功。」

凜香躲在轉角,握起拳頭為自己打氣。

「我會幫你加油的!」

滋賀從紙袋裡麵掏出下一個禮盒交給凜香。那是買來準備的巧克力裡麵最高價的真愛巧克力。收到這個禮物的話,對方一定能感受到誠意的。

等了一段時間後,有個女學生朝女生宿舍走來。

「是神凪學姊——學姊她在去年的時候也有過不少煩惱……」

圍繞著將悟『妹妹』鬨得紛紛擾擾的那些日子,彷彿還曆曆在目。

在那段期間,雅懷抱著巨大的秘密,和將悟的關係有了顯著的變化。縱使現在的她看似個性開朗活潑,可是她那時一定也滿腹憂愁,內心也受到了傷害纔是。

當作是獻給她的真心,把感謝她願意跟自己成為好朋友的謝意傳達出去吧。

凜香衝出轉角擋在雅的麵前。

「神凪學姊!」

「國、國立副會長?有什麼事嗎?」

凜香倏地遞出巧克力盒。

「這是我的真心!請你收下來吧!」

雅默默不語地注視著凜香好一會兒。

半晌,她宛如要安慰凜香般把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國立副會長,你的心情我懂。」

「神凪學姊……你能體會我的心情嗎?」

「那當然了。將悟最後選擇了鶴真同學,國立副會長一定也很痛苦吧。」

「……什麼?跟帝野學長有什麼關係?」

「可是人必須學會不被痛苦擊敗。國立副會長你長得漂亮頭腦又好,而且胸部又大,還有一副好身材。很快就能找到新的戀情的。」

雅定睛直視凜香的雙眼,為她鼓舞打氣。

「所以你不可以放棄喔。不可以因此就踏上想找同性尋求慰藉的歧路!放心吧。冬天過去之後,就換春天來臨了!」

然後雅收下凜香的巧克力,麵帶笑容往宿舍走去。她走路的速度似乎莫名快速。看起來就像在不動聲色地逃走,以免刺激到凜香一樣。

「你的好意我就心領了。不要想太多。明年你一定能找到一個帥哥送巧克力給他的。」

「…………」

凜香一臉茫然地目送雅的背影離開。

滋賀來到凜香旁邊,帶著有些不安的表情窺看了她的臉。

「結……結果怎麼樣了?」

「神凪學姊一副說得頭頭是道的表情……可是我完全聽不懂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巧克力被她拿走了呢。」

「那可是最高級的巧克力耶……」

凜香冇有因此灰心喪誌,繼續等待下一個目標。

剩下的巧克力還有一盒。這次一定要建立起傳達真心的自信。

三十分鐘後,天空暮色漸深時,鶴真心乃枝返回了宿舍。她手上提著超商的塑膠袋。看來她是跑去采購的樣子。

「鶴真學姊!請你接受情人節的心意!」

「什……什麼?怎麼突然送我巧克力?」

心乃枝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兩眼眨個不停。

凜香遞出巧克力盒,拉開嗓門放聲大喊。

「請……請吃我的巧克力吧!」

「什、什麼請吃……」

「拜托你了!收下我的巧克力!接納我吧!」

或許是太想跟愛菜重修舊好了,凜香不由自主地發出瞭如熱鍋螞蟻般的急迫聲音。

「請你明白我的心情……!」

她的音量變得愈來愈微弱。

發現凜香狀況不大對勁,心乃枝擔心地伸長脖子窺看著她的臉。

「國、國立副會長?你今天到底怎麼了?」

滋賀再也看不下去,跑出來向困惑的心乃枝解釋情況。

「鶴真鞋姊,其實我們素在練習。」

「練習……?」

心乃枝看著凜香,露出溫柔的表情。

「可以告訴我怎麼了嗎?」

等心情恢複平靜後,凜香等人移動到了女生宿舍大廳。凜香坐在長椅上說出和愛菜鬨得不愉快的事,心乃枝隻是默默聽她吐苦水。

「……所以我纔想借情人節這個機會,向天導會長傳達想要和解的心意。」

「原來如此……你是在練習怎麼跟人和好嗎?」

聽完後,心乃枝坐在大廳的長椅上,抬頭仰望天花板沉吟。

「雖然大家都會在情人節這天做出平日不敢做的告白……可是我覺得,那隻是借情人節這個名目推自己一把而已。」

「推自己……一把嗎?」

「就算是愛的告白,如果收到平時不太熟的人送的巧克力,收禮者也隻會嚇一跳而已不是嗎?真正重要的不是情人節這個日子本身,而是情人節前的每一天。要先有日積月累的相處,如果這樣還是冇辦法完整傳達出心意,那就會用情人節當理由推自己一把勇敢告白。」

聽了心乃枝的看法,凜香才恍然大悟。

情人節巧克力終究隻是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表達機會。

和愛菜的和解也是同理。如果平時不釋出願意讓步的善意,就算送再好的禮物,也無法把心意傳達出去。

「你說得對……不可能隻靠送禮就能跟人和好如初的。即便隔閡再深,還是得慢慢跟對方拉近距離才行……」

凜香起身離開長椅,向心乃枝低頭行禮。

「謝謝你,鶴真學姊。我差點搞錯重點了。」

凜香也冇有把握能否馬上消除跟愛菜之間的疙瘩。

但是她下定決心每天都要一點一滴地行動,好讓自己的心情傳達給她。

凜香一邊捧著巧克力送給心乃枝,一邊如此心想。

§

隔天放學後,來到學生會社辦前麵的凜香,輕輕推開房門檢視室內的情況。

愛菜獨自一人坐在學生會長的位子上。她麵朝窗戶,無法看清楚表情。

「午安,天導會長。」

凜香走進社辦後,打了個簡單的招呼並往自己的座位移動。

「嗯……」愛菜隻是無精打采地回了一聲。

兩人之間瀰漫著一股讓人渾身不自在的尷尬。

在位子坐定後,凜香打開了筆記型電腦,開始檢查前些日子的會議報告書。雖然不是需要急著處理的工作,可是不找點事情做的話感覺如坐鍼氈。

就算想聊點什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話題纔好。

凜香三不五時斜眼偷偷觀察愛菜,無意間發現她的桌上放著好幾張大尺寸的紙張。一開始她以為那是學生會的資料,結果不是,而是印有可愛心型巧克力圖案的海報。

凜香離開座位靠近愛菜一瞧。原來是以學生會之名主辦的巧克力派對的宣傳海報。

「你又擅用學生會的預算印海報了。」

凜香垂眼看著海報,忍不住像平時一樣說起教來。

「這是我很久以前就拜托人印好的……」

愛菜小聲地說道。那聲音聽起來像在辯解,又像是在道歉。期盼派對那天到來的興奮感已不複見。

「愛菜是不是太多事了呢?我做的這些事,是不是隻是在給人添麻煩而已……」

「天導會長,你說你參選的目的是為了要故意輸給我……可是其實你很期待這場派對吧?」

愛菜沉默了好一會兒後,輕輕點頭。

「學生會長的任期就快到了,所以愛菜最後想自己策畫一個活動……」

「……既然木已成舟,那也冇辦法。反正海報印都印了,如果不把活動辦得有聲有色,那也太浪費了。」

凜香邊說邊捧起幾張海報。

「凜香……?你要做什麼……?」

「身為學生會的一份子,我也來幫忙吧。反正今天也冇什麼重要的工作,我去外麵張貼海報了。」

凜香向麵露不安的愛菜投以微笑。

她捧著海報從社辦出發。隻是把海報貼在校園佈告欄,就這麼簡單。即便如此,應該還是有稍微傳達出希望兩人可以和好的心情纔是。

凜香走到鞋櫃附近的佈告欄,貼上海報。

因為適逢放學時間,所以在張貼海報的時候,走廊上有不少準備回家或前去參加社團活動的學生。凜香不斷把握機會宣傳巧克力派對。

「派對現場會分送天導會長精心挑選的巧克力,請各位同學務必參加喔。」

學生們的反應則是……不怎麼熱絡。雖然他們會看海報一眼,可是馬上興趣缺缺似地匆匆離開。

凜香不免感到心灰意冷。

「雖說如果每個人的反應都跟天導會長一樣興奮的話,我也很頭痛就是了。」

凜香繼續尋訪校園各個角落的佈告欄,把剩餘的海報一一貼出去。貼完第二張、第三張,最後來到位在正門口附近的戶外佈告欄。

在這裡凜香也不忘向經過的學生喊話,為派對打廣告。

無論是男生女生,無論有冇有男女朋友,凡是深流院學園的學生都能毫無顧慮參加的巧克力派對。

「怎麼樣。你有冇有興趣參加呢?」

凜香試著向某一個女學生主動提出邀請。

「放學後我隻想早點回家。」

隻不過對方的回答卻是十分冷漠。

每個人的反應都意興闌珊。雖然不乏有感興趣的學生,可是大部分的人都視若無睹地直接經過。

——現實就是這樣嗎?

凜香感到錯愕。

貼完海報後,凜香怔怔地杵在原地,看著運動社團的學生在操場練習的模樣。

她本以為所有學生都跟愛菜一樣喜歡派對活動。以為愛菜理解學生的想法,跟其他人心有靈犀。

可是現在呈現在凜香眼前的,卻是大部分的學生都對愛菜的活動感到不置可否。因為以前愛菜企劃的活動總是跟學校的例行活動連結在一起,所以凜香才一直冇有發現,冇想到大家對她的獨自企劃反應會這麼冷淡。

「國立副會長,你在忙學生會的工作?」

聽到有人跟自己講話,凜香回頭一瞧,隻見將悟站在眼前。他似乎正準備回家的樣子。

「剛纔在張貼海報。替天導會長那感覺像趕鴨子上架的派對打知名度。」

將悟看了海報。

「巧克力派對嗎?大家聚在一起熱熱鬨鬨的感覺也挺有趣的呢。」

「帝野學長你有鶴真學姊了,所以這活動跟你也冇什麼關係了吧?」

凜香語帶挖苦得說道後,將悟連忙搖頭否定。

「怎、怎麼會,冇有那種事啦。」

「真的嗎?……反正像我們這種冇有男女朋友的人,也隻能參加這種派對,和同性的可憐人交換巧克力過節了。」

凜香得理不饒人似地繼續冷嘲熱諷,將悟麵露傷腦筋的表情搔了搔頭。

他那搔頭煩惱的模樣莫名逗趣,凜香忍不住笑了出來。

「嘻嘻。跟你開玩笑的啦。」

「拜托彆鬨我了啦——話說情人節雖說是屬於情人的節日,大家聚在一起熱熱鬨鬨地過也冇什麼不好啊。把情人節定位成隻是吃巧克力的日子,還滿符合天導會長的作風的。」

「你說得也冇錯……可是好不容易籌畫的活動如果都冇人蔘加那也太可憐了。天導會長一定會覺得很難過。」

「都冇人蔘加?」

凜香把學生看到海報後的反應告訴了將悟。

「照這情況看來,派對那天的人數恐怕會寥寥無幾吧。」

「因為活動隻有吃巧克力,說無聊也是挺無聊的冇錯……」

「虧天導會長還四處奔波張羅好吃的巧克力呢。」

將悟思考了一會兒後開口說道:

「好吧,我在班上設法動員看看。能多一人蔘加是一人。」

「這樣不會給學長添麻煩嗎?追根究柢,巧克力派對不過是天導會長臨時起意想到的活動……」

「不會麻煩啦。活動如果有趣,我自己也想找朋友參加呢。」

「那麼……我就拜托學長幫忙了。」

凜香道謝後,將悟留下「我很期待巧克力派對舉行喔」這句話離開了。目送將悟離去的同時,凜香浮現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心情。

原本自己是那麼反對巧克力派對這種喧鬨的活動,可是不知不覺間,自己竟開始替愛菜宣傳,甚至還找將悟一起幫忙。

——看來我似乎被天導會長牽著鼻子走了呢。

愛菜不是那種『精明能乾的人』。她讓人缺乏安全感,動輒驚慌失措,可是也因此讓人往往不禁向她伸出援手。

或許就是因為這種個性,所以才具有可以推動旁人的奇妙力量也說不定。

——天導會長纔是最適合當學生會長的人。

雖然有些落寞,但凜香接受了這樣的事實。

果然自己還是比較適合站在輔助她的立場,所以果斷退選學生會長吧。

正當凜香準備返回校舍的時候,又有返家的女生從附近經過。把動員的工作都交給將悟負責也不好意思,自己也要有所行動才行。

「你好。要不要參加情人節的巧克力派對呢?」

聽到凜香開口攀談,女學生停下了腳步。

留著齊瀏海髮型的她看到凜香不禁「啊」一聲叫了出來。

「國立同學!上次謝謝你了!」

端詳女學生的臉後,凜香這才被勾起記憶。

她正是前些天跟吵架二人組在一起的女同學。

「我有做什麼值得道謝的事嗎?」

凜香一問,女同學以一副彷彿臉上寫著「你忘了?」三個字的表情靠上前來。

「你上次出麵幫我朋友勸架不是嗎?」

「可是她們最後還是不歡而散了。」

「後來經過我努力勸說,她們又和好了。感情就跟以前一模一樣。」

「那太好了。當初我實在冇必要硬要當和事佬呢。」

女同學搖頭否定。

「她們兩個還是第一次吵得那麼厲害,我隻能乾著急不曉得該怎麼辦。直到看到國立同學挺身而出勸架,我才意識到自己必須當她們的和事佬——是國立同學為我製造契機的。」

女同學再次向凜香道謝後,邁步向校門口走去。離開之前答應凜香會帶另外兩個朋友一起出席巧克力派對。

凜香佇立在原地心想。

——我製造了契機……

自己勸架失敗了。原因很單純,就是因為無力。那兩個女學生之所以能和解,是因為有剛纔那個女同學居中協調,而且當事人也願意各自退讓一步。

凜香忽然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

本以為在這曆史悠久的傳統學校就讀的,都是遵守風紀的學生。

可是現實卻違背了理想。看到那些行為和自己理想背道而馳的學生,凜香就感到氣急敗壞。所以她加入學生會,打算讓大家瞭解何謂深流院學園學生的楷模。希望所有學生都能變成符合自己理想的模樣。

……可是有必要強迫嗎?這麼做豈非隻是限製其他人透過某種契機而成長改變的可能嗎?

凜香並非不懂學生的想法。

而是想乾涉學生的心,剝奪他們的自由。

因為她缺乏相信人會自我改變的信任感。

「我自己都冇辦法信任彆人了,更彆說要得到彆人的信任。」

凜香終於明白自己會對選舉冇什麼信心的理由了。

她開始對這一年來,自己試圖剝奪學生思考自由的作為感到疑惑。

和身邊的朋友相處的這段時間,凜香自身也慢慢受到了潛移默化。

回到學生會社辦的凜香,發現愛菜還坐在位子上發呆。

「我去貼完海報了。」

凜香一邊走進社辦一邊報告。

「……凜香,你應該要當學生會長的。」

愛菜嘟囔道。或許她在社辦枯等不回家,為的就是跟凜香說這句話。

「天導會長,你覺得我有能力當學生會長嗎?」

「一年前愛菜參選學生會長的時候啊,一個競爭對手也冇有。所以愛菜不戰而勝地輕鬆當上了學生會長……可是心中的某處一直感到不安。常常在想大家真的相信愛菜的能力嗎?如果有其他人蔘選的話,愛菜是不是就會落選了?——我不希望凜香日後也為同樣的不安所苦……」

「所以天導會長你為了讓我擁有自信才報名參選,想故意成為我的手下敗將對吧。」

愛菜點頭承認。

「可是凜香,你一定能成為優秀的學生會長的!所以你千萬不要輕言放棄,愛菜會申請退選的!」

「……我會失去自信,理由出在心理層麵。我發現自己老是千方百計地,想要把自己的理想加諸在其他學生身上。」

「所以你決定退出選舉了嗎?」

「……我想知道自己是否能讓大家傾聽我的聲音,而不是一意孤行地強迫他人接受我的價值觀。也想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說出讓大家願意傾聽的道理——所以我要參選,宣揚自己的想法。」

「太好了……這樣纔是凜香啦~」

久違的笑容終於又回到愛菜的臉上。

「愛菜啊,一旦碰上麻煩的問題或痛苦的事馬上就會想逃避,隻想要快快樂樂的就好。可是凜香有勇氣正麵挑戰。學生會長就是要有這樣的氣勢才行。」

「怎、怎麼會,你太抬舉我了……其實我還冇能完全克服不安。一想到在選舉演講時如果冇得到任何人的支援,我就害怕得不得了。要是我懷著這種心情不戰而勝獲選為學生會長的話……」

如此一來,愛菜所懷抱的不安日後勢必也會纏上凜香。擔心成為得不到民心支援的學生會長……

「天導會長,我可以跟你請求一件事嗎?我還冇把握自己是否有能力繼承天導會長的職位。所以……你願意在選戰與我一決勝負嗎?我想知道自己有多少實力。」

「可是愛菜是故意想輸才……」

話還冇說完,愛菜便閉口不語。

她默默思考了一會兒後,心意已決似地抬起了頭來。

「我明白了,凜香。愛菜會繼續參選下去。但是……」

愛菜眯起眼睛,正色直言地說道。

「愛菜不會再故意落選了。既然要選,就要打一場認真的選戰!」

凜香也振作精神,嘴巴抿成一直線,用力地點頭回答。

「想必這會是一場實力相當的激戰吧。」

和愛菜用激烈的視線隔空交火的同時……凜香有種感覺。

這場選戰真正的敵人不是愛菜。主要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擊敗她。

這場戰鬥的目的其實是為了克服自己的軟弱。

§

時光飛逝,終於來到了二月十四日情人節,也是學生會選舉的日子。

第一節課被挪做學生會選舉的投票時間。全校學生都會在禮堂集合聽各候選人上台演講,最後再票選各職位的成員。投票結果將在下午出爐。

愛菜正在講台上發表參選演講。

凜香在後台排隊等候上台的同時,一邊聆聽愛菜的演講內容。

……我想要打造出能讓大家留下美好回憶的校園。令所有學生都能慶幸自己身為深流院學園的一份子,纔是我理想中的學校。雖然校園生活裡難免會碰上不少令人討厭和痛苦的事情,可是我希望日後能藉由學生會的活動,幫助大家從那些痛苦中獲得解脫。

這就是愛菜所提出的主張。

一年的學生會長也不是白當的,她很習慣上台演講。演講時的語氣和表情也充滿歡樂,明明是氣氛嚴肅的選舉演講,可是卻能常常聽到台下聽眾發出笑聲。

演講完畢後,愛菜在聽眾的熱烈鼓掌下回到後台。

「那麼,接下來歡迎國立凜香同學上台演講。」

學生會顧問小都裡老師的聲音,透過喇叭在禮堂響起。

凜香朝舞台中央出發。

途中和愛菜擦肩而過,兩人打了個簡單的招呼。

「——加油。」

愛菜小聲地為她打氣。

在麥克風前麵站定後,凜香環視了台下多達數百人的學生。

當中零星地夾雜著幾張熟悉的麵孔。心乃枝、雅、芽依、還有將悟。新穀社長拿著相機在講台前麵準備獵取鏡頭。上次跟凜香道謝的女同學也在台下。以及大批的同校學生……

凜香深呼吸後,開始了演講。

「各位同學,你們是不是認為學生會不管由誰管理,結果都是一樣的呢?既然誰當都冇有差彆,所以就不想主動參選。心中是否存有這樣的念頭呢?」

意想不到的挑釁言詞令台下的學生一陣嘩然。

可是當接下來的話自凜香口中說出後,聽眾又安靜了下來。因為他們聽到的是更加教他們感到意外的說詞。

「——我想,事實也確實是如此。學生會其實並未握有太大的權限。不管由誰來擔任學生會長,都不會有太大的差彆,因為我們的力量實在太渺小了。」

儘管學生的騷動平息了下來,這次卻換在場的老師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這也難怪,因為向來給人好學生形象的凜香說出了那種像是突然翻臉不認人的話。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又要參選學生會長呢——那是因為我發現,可以憑一己之力改變事物的偉大力量並非是最重要的。真正重要的,是能喚起巨大變化的小小契機。」

凜香繼續演說。

校園生活裡有目標,也有困難。既不能輕易達成目標,也冇辦法輕易度過難關。碰上這種時候,任誰都會感到無助而痛苦。

正因為如此,凜香希望建立一個可以幫助大家相互扶持,把痛苦轉變為蛻變契機的學生會。

「我希望學生會可以變身成,幫助大家把校園生活變得更美好的小小契機。如果各位同學在學校麵臨到任何困難,歡迎來找我們學生會商量。如果你想在學校進行任何活動,也請告知我們。或許我們並冇有能馬上幫助你們解決困難的力量,可是我們可以讓彼此的交流化成契機,令事物出現不同的麵貌。」

凜香做出了最後的總結。

「成就大事的關鍵不是其他,正是個人的渺小力量。這就是我的信念。」

演講結束後,禮堂靜悄悄地鴉雀無聲。

直到有零星的掌聲響起,纔像漣漪般慢慢擴散,那是發自內心的拍手,還是純粹禮貌性的拍手,這一點無從得知。

凜香行了一鞠躬後,退到後台。

冇有吸引人的選舉支票,也冇有想博君一笑的幽默話。這樣的演講內容是否成功傳達了自己的想法,凜香感到不安。

不過至少想說的話都說了。就算結果落選也無所謂。那時就以學生會成員的身分全力輔助愛菜吧。

當天午休,打完選戰的凜香、愛菜以及滋賀都來到學生會社辦。

新穀社長也來了,她手上拿著錄音機正在對三人進行訪問。

選舉結果已經出爐,明年的學生會成員名單已拍板定案。於是新聞社立刻找來凜香等人,為的就是要采訪新任成員。其餘成員應該也馬上就會到齊。

「咯咯咯,你可以表現得再落落大方點,下屆副會長。」

新穀社長拿起單眼相機「喀嚓」地按下快門。

「素、素的!像、像這樣嗎?」

在她的麵前,滋賀想儘辦法讓自己更抬頭挺胸。

早上演講的時候滋賀緊張得渾身僵硬,最後如願當選了下屆學生會副會長。由於副會長的候選人隻有她一個,所以順理成章地不戰而勝。

拍完滋賀的照片後,新穀社長輪流打量了凜香和愛菜的臉。

「接下來要拍誰的照片好呢?」

愛菜瞄了凜香一眼。

「凜香,你先吧?愛菜最後再拍就好了~」

「沒關係,我最後一個拍吧。」

見兩人互相謙讓,新穀社長打了個岔。

「不然這樣吧,刊登篇幅最大的那個人留著最後拍吧。報導的主角總是要由下屆學生會長來擔任嘛。」

愛菜接受新穀社長的提案站上前來。

「所以說愛菜要先拍囉!」

「冇錯,下屆會計。」

「嗯~『會計』這個職稱聽起來怪俗氣的。不如把名字改成『零嘴預算委員』好了?就這麼決定,愛菜決定了!」

愛菜宛如很滿意自己的提案般,笑著轉頭看了凜香。

「可以吧,學生會長!」

隻見凜香的太陽穴冒出青筋……

「冇有這種職位存在!提案駁回!」

然後捲起手上的檔案敲了愛菜的腦袋一記。

「嗚咿~升上二年級後,凜香一定會更愛欺負人家的啦~」

……看來即便當上學生會長,日後還是得過著勞心勞力的苦日子了,凜香心想。

情人節放學後,愛菜主辦的巧克力派對順利展開,並且在一個鐘頭左右後圓滿地落幕了。結果凜香從頭到尾都在派對裡幫忙。

參加派對的學生比預期的還多,充當派對會場的會議室人潮絡繹不絕。將悟遵照先前的預定找來同班同學,而且也帶心乃枝和雅一起來共襄盛舉。

有咖啡廳工作要忙的芽依也抽空露麵。『LYRICAL☆SISTERS』本身也有舉辦情人節活動,她仍特地攜帶特製巧克力前來助陣。當然精打細算的她並冇有忘記打廣告,邀請大家派對結束後移駕到咖啡廳續攤。

那天吵得不可開交的女孩子們也和好如初地出席了派對。

派對的目的隻是請大家各自攜帶巧克力一起分享著吃。

即使如此,仍是高中生活的一個小小回憶。

派對結束後,凜香和愛菜留下來收拾會場。兩人搬垃圾去後庭的垃圾集中場倒完回來時,太陽已經快下山了。

「天導會長果然了不起。最後活動辦得非常圓滿呢。」

從後庭離開時凜香開口讚揚,但愛菜輕輕地搖了搖頭。

「那是因為有凜香幫忙~明年起換愛菜輔助凜香了,所以……」

愛菜停下腳步,注視凜香的眼睛。

「你要努力成為優秀的學生會長喔。」

凜香也注視愛菜的眼睛,重重地點頭表示答應。

「我能當選學生會長,都是你的功勞。」

投票結果,凜香囊括了三分之二的得票率。

凜香戰勝了愛菜。可是如果冇有愛菜,自己是冇辦法贏得選戰的。凜香如此認為。

「不。這一年凜香的作為大家都有看在眼裡。所以大家才願意相信你。」

愛菜落選時,表情也是冇有一絲悔恨。

就在準備拐進校舍轉角時,兩人發現一對待在那裡的男女而停下腳步。

原來是將悟和心乃枝。

他們麵對麵站在牆邊,頭垂得低低的心乃枝有些麵紅耳赤。

「將、將悟同學,這、這是……我送你的巧克力……」

心乃枝雙手捧著包裝得漂漂亮亮的巧克力盒向前遞出。

「謝謝……我會仔細品嚐它的美味的。」

將悟又羞又喜地伸出雙手收下巧克力。

凜香躲在校舍的轉角後麵聽著兩人的對話。過一會兒將悟和心乃枝離開後,她才放心似地鬆了口氣。

「……凜香,你還好嗎?」

愛菜用帶著掛唸的語氣問道。應該是擔心凜香的感情會受到傷害吧。

「我冇事。心情我早就已經調適好了,況且……如果我真的想橫刀奪愛的話,還怕帝野學長不會被我迷倒嗎?」

但是……凜香忽然想到另一件事,感到困擾。

——真教人頭痛。不小心撞見他們倆卿卿我我的那一幕,反倒害我不好意思把巧克力拿出來了。

愛菜邁步往前走準備返回校舍。

「啊,先彆走,天導會長!」

凜香急忙留住愛菜。拿出藏在口袋裡的盒子。

她雙手捧著精心包裝過的禮盒,遞送到轉過身子的愛菜麵前。

「平……平日……承蒙天導會長的關照,這是我準備給你的回禮。」

「咦……給愛菜……?」

愛菜備感意外似地眨眨眼,定睛注視凜香。

這巧克力原本是準備送來跟愛菜道歉用的。

雖然現在已經冇有道歉的必要了,不過……

「謝謝……」

愛菜道謝後,慢慢接過巧克力。

凜香閉上眼睛,放下了心中的一顆大石。

雖然明知兩人的關係早已和好,可是遞出巧克力的瞬間還是忍不住會緊張。

「還有天導會長,你也彆老是煩惱要如何帶給其他人歡樂,否則會讓自己精疲力儘的喔。」

凜香邊說邊睜開眼睛看了愛菜……

隻見她早已迫不及待地解開盒子的包裝拿出巧克力,張開了大嘴。

「嗚哇~看起來超好吃的~!我要開動了~!」

「天導會長!你滿腦子都隻有吃的念頭嗎!」

愛菜當著大吼大叫的凜香麵前,露出幸福洋溢的表情津津有味地吃起了巧克力。

「你啊,就是隻知道吃零食。剛入學的新生會被你嚇壞的。」

凜香有些傻眼地歎了口氣。

「是嗎~入學典禮就快到了呢。」

新生。很快地凜香就要有學弟妹了。不曉得會是什麼樣的新麵孔呢。

「天導會長,我們學生會就以全新的麵目來迎接新入學的學弟妹吧。」

凜香對明年的學生會活動充滿了期望。

-見的吧」「那傢夥的執拗程度已經不是欺負兩個字可以帶過的了,感覺就是不正常。」「冇錯!一點都不正常!」雅就像在表示「我懂了!」似地擊掌說道。「這是異常狀況!我的第六感天線接收到了強烈的危險訊號!」「什麼異常狀況」「就是異常的愛呀。該怎麼說……就好比跟蹤狂」「跟、跟蹤狂」「跟蹤狂這種人,為了獨占心愛的對象,就算是下手殺害或把對方抓起來關著也都在所不惜不是嗎」將悟忍不住想像了自己被柚璃奈銬上腳銬關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