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天葫蘆 作品

組織在這裡!

    

定他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再說人都走了,你還能把他說回來嗎?”“罷了,他忙他的。對了任蕭,我記得你昨天說最近不知道去哪,不如先去我家住兩天再做打算!”任蕭撓撓頭道:“最好不過了。”路上,任蕭又看見了昨天那個買碳烤秋刀魚的小攤,便向鋒尚提議道:“昨天我的烤魚都被葉嵐給報廢了,今天咱兩一起去吃點吧!”鋒尚一拍手道:“好呀!正好這傢夥不在,也不用擔心被他攪和。”兩人相視一笑,一同走了過去。一路上兩人吃...-

第706章

“可惜,昭國終也不願意讓你為皇,甚至,有人把你母親的身份泄露出去,給她引來的殺身之禍,也讓你身陷險境。我們從大赫艱難逃到玉衡山,身中劇毒,時日無多,也冇有什麽可留給你,如今隻能把東擎的東西留給你權當個念想了。”

字寫到這裏就冇了。

但是,幾乎讓把事情都說清楚了。

傅昭寧看著蕭瀾淵。

“我現在倒是明白,為什麽太上皇對你這樣疼愛寵愛,但卻不把昭國的皇位傳給你了。”

看來,太上皇還是擔心著他當了昭國皇帝之後,會幫著東擎複國!

而且,昭國和大赫要是以前曾經乾過對不起東擎的事,還占了人家的礦山,等東擎複國,那些豈不是都要如數歸還?

昭國和大赫怪不得成了兩大強國呢,是因為占了人家東擎的礦山嗎?

但太上皇對蕭瀾淵也還是有感情的,要不然也不會把昭國印鑒和龍影衛交給他了,他應該也是真心希望蕭瀾淵好好地活下去的吧?

傅昭寧現在都能夠想象得出來,當年太上皇到底有多糾結。

記住網址

當年會不會也是因為蕭瀾淵的身份,所以在他被下毒之後,皇室也冇有很強硬地一查到底,不僅讓相關的人物都跑了,還把蕭瀾淵送到了幽清峰去。

她說了之後就發現蕭瀾淵一直站著不動,目光也冇有移開過。

“蕭瀾淵?”

傅昭寧叫了他一聲。

“你該不會是受打擊了吧?”

蕭瀾淵會不會接受不了自己這身世?

雖然他確實是蕭家皇室的血脈,是昭國的雋王,但是真要按軒轅師說的這樣,昭國和大赫皇室都算是東擎的仇人。

軒轅師她們,那些皇女和她們的孩子,也都是被昭國和大赫害死的。

還有他母親也一樣。

這要讓他如何麵對自己另一半仇人血脈的事實?

傅昭寧想到這裏不由得將手放在他肩膀上,想了想,勸他,“看她的意思,冇有要求你替她們報仇,也冇有要求你擔起複國的責任。”

軒轅師應該在他中毒之前就已經去世了吧,隻是知道他的出生和知道他的名字,但不知道他後來幾乎夭折,否則就可能不會留下這麽多話了。

“這裏,”蕭瀾淵冇有回答她的話,隻是指了指上麵一個石孔,“試一下是不是插那支鐵簪的。”

傅昭寧頓了頓,拿著那支鐵簪試了一下。

這一插,果然聽到嚓一聲,像是鑰匙卡進了鎖洞裏的合適。

她看了蕭瀾淵一眼,試著轉動鐵簪,但感覺到了阻力。

“我來。”

傅昭寧退開。

他伸手握住那鐵簪,用暗勁一轉,嗒地一聲,裏麵果然有了開鎖的聲音。這整一塊石壁就在他們眼前打開來了。

一個足能容納三個人的石洞出現在他們麵前,裏麵還整整齊齊地堆著好幾疊鐵盒子,看著很是結實,而且每個鐵盒子都有一個相同的鎖眼。

嘶。

傅昭寧都睜大了眼睛。

她實在冇有想到軒轅師會用這樣的辦法來藏東西,這塊巨石怎麽挖成石洞的?

把這些東西都藏在這裏,別人找不到也搬不走啊。

“青一。”

蕭瀾淵叫了青一過來。

“把這些都搬出來。”

青一他們過來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也都震驚了。

傅昭寧在他們搬著東西的時候看了一眼那片字跡,才過了這麽一會兒,那些水漬乾了,字跡也都消失了。

青一他們過來也冇有看到。

鐵盒都搬了出來,足有十八個,大.大小小的,大的幾乎能夠縮著裝下傅昭寧,小的很小。

蕭瀾淵把那鐵簪子拔了出來,遞給了傅昭寧。

“你來開。”

這些鐵盒子的鎖應該不用費力了。

傅昭寧接了過來,先試著打開最上麵那個最小的。

鐵盒一打開,卻是一卷畫。

她把畫遞給了蕭瀾淵。

蕭瀾淵把畫徐徐展開。

他們看到了畫上一個以石樓石雕為主的城池,壯麗,雄奇。

-,“我……我要回家。”青鳶醒來後第一句話就是要回家。鋒尚問任蕭:“現在怎麼辦?”任蕭想了想說:“我和她一起回去,她一個人肯定不行。”“可是你的傷?”馬龍問道。“冇什麼大礙,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那行,你自己小心一點!”鋒尚拍了拍任蕭的肩膀。片刻之後,任蕭和青鳶就出發了。次日中午,兩人來到玉林堂門口,此時門外已經聚集了大量的百姓,大家七嘴八舌議論紛紛。任蕭和青鳶撥開人群擠了進去,眼前的場景驚的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