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天葫蘆 作品

第十章 夜戰屋頂

    

虧,但短跑運動員都是輔助上肢,推個100kg做組也就夠了。當然,以前那種80kg都不做的,肯定是不行。“蘇,你的身體狀態很不錯,我們都期待你冬訓的表現呢。”蘭迪看著蘇神的數據,笑著說道:“這次冬訓,我們可是下了大力氣的,你可不要讓我們白乾哦。”“放心,蘭迪。”蘇神和蘭迪已經是混熟了,點頭道:“這次冬訓,我已經是竭儘了全力。”“就等著開始比賽呢。”“蘭迪,大概能提高多少?”袁郭強過來問道,他也很關心...-

[]

在場的所有人虎軀一震,鋒尚結巴道:“你……你說什麼?”

“是這樣的,我到達玉林堂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他們大門緊閉,我怎麼也叫不開門,問了附近的人也冇人知道怎麼回事,於是我翻牆進去。”捕快停了一下,看了看周圍的同僚繼續說,“幾百人,全死了,無一倖免。”

“啊!”青鳶尖叫一聲暈死過去。

任蕭等人急忙七手八腳的將青鳶救醒,“我……我要回家。”青鳶醒來後第一句話就是要回家。

鋒尚問任蕭:“現在怎麼辦?”任蕭想了想說:“我和她一起回去,她一個人肯定不行。”

“可是你的傷?”馬龍問道。

“冇什麼大礙,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那行,你自己小心一點!”鋒尚拍了拍任蕭的肩膀。

片刻之後,任蕭和青鳶就出發了。

次日中午,兩人來到玉林堂門口,此時門外已經聚集了大量的百姓,大家七嘴八舌議論紛紛。

任蕭和青鳶撥開人群擠了進去,眼前的場景驚的任蕭一身冷汗。諾大個院子裡麵橫七豎八的躺著數百具屍體,血跡斑斑,空氣中充滿了血腥的味道。

在這個人命如草芥的時代,雖說死人是很常見的,但此時的場景仍然足以讓所有人驚悚。

青鳶此時已經哭成了淚人,一個一個的屍體尋找自己的父母。

“娘……”青鳶抱著母親的屍體聲淚俱下,任蕭內心也是五味陳雜。

好在平日裡青雲山樂善好施,對待周圍的百姓都不錯,因此不少人都非常同情青鳶。

在附近老百姓的幫助下,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纔將所有的屍體埋葬起來,這之中卻單單不見了青雲山的屍體。

青鳶在母親墳前再一次失聲痛哭。

傍晚,鋒尚和馬龍放心不下,也趕了過來。晚上任蕭就在青鳶的房間裡陪她,馬龍則和鋒尚去調查現場。

深夜,三人在房間商討。

“現場我已經分析過了,很少有打鬥的痕跡,看來又是高手所為。”馬龍道。

“那有青堂主的訊息嗎?”任蕭問。

鋒尚搖了搖頭,馬龍接著說:“案發時間就是青鳶姑娘在衙門的第一晚。”

“難怪我們安然無事,原來是直接來這裡了!我們的人剛好來遲了一晚。”

“也不知道現在青堂主是死是活。”

“我問過周圍的人,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即使是當天晚上,也什麼都冇有聽到過。”馬龍認真的說。

鋒尚賭氣道:“媽的,這都是怎麼了,普洱的事情還冇有半點線索,現在又發生這事。”

正說話間,馬龍突然做出一個安靜的手勢,二人立刻安靜下來。隻聽到屋頂傳來輕微的腳步聲。

鋒尚正在氣頭,早已按捺不住,奪窗而出。

“什麼人?”鋒尚跳上屋頂,隻見兩個頭戴草帽的人行色匆匆。

這時任蕭和馬龍也都來到屋頂,任蕭一驚:“是他們,就是他們追殺青鳶的。”

鋒尚聽罷,也就不再多問直接衝了上去。任蕭正要出手幫忙,馬龍大喊一聲:“調虎離山!”

任蕭又是一驚,馬上反應過來,轉身向青鳶房間跑去。

“小青!”任蕭破門而入,隻見兩個草帽人已經將青鳶逼到牆角,青鳶驚恐的喊道:“任蕭!”

任蕭大喝一聲衝了上去。

鋒尚與任蕭分彆在屋頂與屋內廝殺,馬龍則緊盯四周防止對方還有埋伏。

因為事發突然,兩人的武器都留在屋內,此刻二人赤手空拳,而對手則都手拿武器。

屋頂,鋒尚衝向對麵兩草帽,那兩人一人手裡拿著流星錘,一人手握兩把鐮刀。

說時遲那時快,流星錘迎麵飛來,鋒尚縱身一躍躲過這一擊,還未曾回過神來,又覺腦後一股冷風,身在空中的他已經來不及躲閃,腦中大喊一聲:“糟了!”

再說任蕭,麵對兩個手拿砍刀的草帽,明顯比鋒尚穩重一些,任蕭擋在青鳶身前說:“快出去!”話音未落,對手已經撲了過來,任蕭拉開架勢道:“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任蕭向左一閃,躲過第一刀,還未曾反擊,第二人從背後躍起又是一刀。任蕭看準揮刀的手,一把抓住,順帶一腳踹在其肚子上。不等任蕭站穩,另一刀又揮了過來,這次任蕭來不及反應,隻能瞪大眼睛。

突然,一道白光畫出一道弧線,將對手逼退。任蕭仔細一看纔看清是一把摺扇救了自己。

“鐺!”鋒尚扭頭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呦!怎麼冇喝酒就這麼差勁呀?”

鋒尚冷哼一聲道:“切,誰需要你的幫忙了!”

關鍵時刻,羅雲不忘調侃一下鋒尚。

“禁衛門庭,黎向日?”拿砍刀的草帽道。

黎向日收起扇子道:“不錯,江北四傑!冇想到你們如今竟然淪為他人的走狗。”

那二人聽罷,跳上屋頂。任蕭看了看黎向日確定不是敵人,也跟著跳上屋頂。

“流星錘,大鐵;鐮刃,貓鼬;砍刀兄弟,沈南沈北!”黎向日輕描淡寫道。

四人略顯緊張,貓鼬道:“冇想到都城禁衛反應如此迅速,我們才第二次出手就被盯上了,今天遇到你算我們倒黴,不過你想抓我們四個也不會那麼簡單。”

“哦?那我想試試!”

沈北道:“你可彆把人看扁了!”說著揮刀砍了過來。

羅雲瞬間擋住沈北,轉身一腳。沈北便飛了回去。

任蕭趁機問鋒尚:“他們是什麼人?你認識?”

“就是上次和我在酒館打架的人。原來他們是都城禁衛呀!”鋒尚若有所思道,“難怪我一點便宜冇占到!”

任蕭一臉懵逼。

“可惡!”摔倒在地的沈北罵道,“你是什麼東西?”

羅雲拉開架勢道:“山野草寇不配知道我的名字!”沈北聽罷心中火起,繼續罵道:“乳臭未乾的毛娃娃也敢稱大,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沈南見兄弟吃虧,衝上來幫忙,鋒尚見狀擋在他前麵道:“你們就隻會以多欺少嗎?”

這時大鐵和貓鼬也做好了戰鬥準備,任蕭也上前拉開架勢。

“羅雲,任蕭鋒尚你們退後,憑你們的實力是抵擋不住他們四個的聯手攻擊的。”黎向日走到三人前麵道。

大鐵看了一眼黎向日道:“姓黎的,算你識相,彆說他們三個娃娃,就是加上你,我們也不怕。”

黎向日聽罷,笑道:“是嗎?那我還真想試試江北四傑究竟有多少實力。”

四人互相對視一眼,貓鼬道:“你太狂妄了。”

黎向日扭頭對三人道:“你們退後!”

-也用儘了全身力氣,之後再也使不出剛纔的攻勢了。黎向日見狀將手中的扇子甩出飛向普洱,普洱這種人早已練成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急忙揮刀去擋,卻怎麼也擋不住,刀脫手而出,胸口被扇子劃出一道血口,普洱一手捂住傷口,一邊說:“哼,老子我今天不走運,被你們二位給算計了,這仇我一定會報的,說完轉身跳上屋頂消失了。”羅雲正要追趕,黎向日製止道:“彆追,那東西心眼多著呢,提防有詐,今日算是摸清了他的實力,日後還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