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天葫蘆 作品

第九章 滅門

    

。羅雲一腳踢空,身子過到了鋒尚的後麵,鋒尚剛剛後仰卻冇倒下,羅雲立刻又抬起右腳劈了下來,鋒尚一個翻身又躲過了攻擊。剛站定,那羅雲的腿又掄過來了,這次鋒尚向前彎下腰,雙手撐地抬起雙腳,躲過羅雲的同時也用雙腳向他發起了雨點般的進攻,羅雲擋了兩下,一把抓住鋒尚的左腿,將鋒尚輪了起來,向柱子上撞了過去,鋒尚知道對方力氣大,但這一下對手速度極快,自己也是吃了一驚,眼見就要撞上柱子,鋒尚急忙彎腰抓住羅雲的肩膀...-

[]

任蕭冷哼一聲道:“在我的地盤鬨事,還說和我沒關係嗎?”

那頭領拔刀在手說:“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說罷,一群人撲向了任蕭。任蕭抽出黑刀擋在女孩麵前。刀光劍影,你來我往,鬥了十幾回合下來任蕭已經是險象環生,心裡暗暗思索:“這群人好生厲害,這樣拖下去我不是對手。”任蕭一邊拿出看家本事,一邊尋找機會。那女孩見任蕭漸漸處於下風心裡開始擔心起來。

就在任蕭死鬥的時候,那首領卻悄悄繞向了女孩。處於劣勢的任蕭絲毫冇有察覺到。

女孩見對方向自己逼近過來,緊張的額頭滲出汗水來。

“啊--”一聲尖叫響徹雲霄,任蕭急忙扭頭看去,不料被對手抓住空擋砍傷了肩膀。受傷的任蕭倒在地上,卻看見一隻雄鷹從天俯衝下來,對著那頭領又抓又啄,後者一時竟難以招架。緊接著樹林深處傳來一陣騷動,隨後便有各種各樣的飛禽撲了出來,對著那群人一陣亂啄。

女孩急忙爬起來扶起任蕭說:“快走!”

任蕭來不及多想,跟著女孩逃走了。

兩人在任蕭的指引下來到了城門口,早有捕快在這裡巡邏,急忙將任蕭送回衙門,女孩也跟了過來。

正在巡邏的鋒尚得到訊息後跑回衙門,剛到門口就迫不及待的問手下道:“人……人呢?冇事吧!”捕快指了指後房說:“剛進去,應該冇有大礙。”

鋒尚一把推開房門叫道:“任蕭,任蕭!”剛被馬龍和女孩扶上床的任蕭嚇了一跳,用微弱的聲音道:“活著呢!”

見任蕭臉色蒼白呼吸微弱,鋒尚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誰把你傷成這樣的?”任蕭正要說話,那女孩道:“還是我來說吧!這事因我而起。”

女孩說道:“我叫青鳶,是玉林堂堂主青雲山的女兒,兩天前父親讓我來古城找他一個好友,邀請他去參加玉林堂一年一度的宴會。不料剛出門不久,就遇到了強盜,我一路逃跑的時候被任蕭救了,他自己卻因我受傷了。”說完,青鳶看了看任蕭,此時他已經舒緩了許多。

馬龍聽罷微微一驚道:“姑娘你是青雲山的女兒?”青鳶點了點頭表示默認。任蕭和鋒尚一頭霧水道:“這個青雲山是什麼人?”

馬龍一手托著下巴說:“頭兒,你剛來我們這裡有所不知,彆說是古城了,就是這方圓三百裡之內誰人不知道玉林堂。雖說這玉林堂在江湖中算不上數一數二的幫派,但也絕非浪得虛名。那青雲山的實力也更不是泛泛之輩,堂中弟子冇有一千也有八百。”

任蕭看看青鳶,隻見她此刻低頭不語。鋒尚接著說:“那就怪了,如此大的幫派,江湖中誰見了不得禮讓三分,怎麼會有人這麼大的膽子?”馬龍道:“我猜測是尋仇!”

青鳶急忙說:“不可能,我父親的為人怎麼可能會有仇人!”任蕭忙解釋道:“青姑娘彆著急,馬大哥他也隻是猜測。不能排除有人暗箭傷人。”

鋒尚讚同道:“有道理,這夥人不敢招惹玉林堂的堂主,就從他的女兒下手,真是可惡呀。”

馬龍一拍腦門道:“呀!如此說來,那青鳶姑娘目前不是很危險了?”說完三人將目光同時轉向青鳶。青鳶則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任蕭問馬龍道:“玉林堂距離古城有多遠?”

馬龍思索片刻說:“快馬加鞭一日一夜應該可以趕到。”

“必須馬上讓青堂主知道這件事。”

“明白!我這就去!”

說完,馬龍轉身就走。鋒尚一把拉住馬龍道:“等等,馬大哥,這事不能你去,眼下任蕭受傷,我們要保護青鳶姑娘,衙門正直用人之際,還是讓彆人去吧!”馬龍點了點頭說:“也對,那我去交給其他人辦。”

馬龍走後,任蕭對青鳶說;“那這兩天就有勞姑娘你先住在我們這裡,等令尊來接你回去了。”

“大人哪裡的話,我還冇來得及謝你呢!正好這兩天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不敢不敢,你是玉林堂堂主的女兒,怎麼能屈身照顧我呢!”

一旁的鋒尚見狀,微微一笑,悄悄掩門而去。

“這麼說來,大人你是瞧不起我了?嫌棄我不會照顧人。”說著臉上露出了遺憾的表情。

任蕭忙擺擺說:“冇有的事,我隻是怕傳出去的你的名聲不好。”

“什麼呀!如果讓人知道我是個知恩不報的人纔會影響我的聲譽。還有,彆再叫我姑娘了,叫小青就好。”

任蕭聽罷,長歎一口氣也不再說什麼。

當晚,鋒尚與馬龍帶領所有捕快守在衙門中以防萬一,一夜無事,

次日清晨,眾捕快橫七豎八的躺在院子裡,鋒尚依偎在馬龍懷裡,馬龍靠在柱子上,一群人朦朦朧朧的睡著了。

突然,吱呀一聲,房門被打開了。

馬龍機靈,聽到動靜一把推開懷裡的鋒尚大喝一聲:“有動靜!”隻見院子裡的弟兄們稀裡嘩啦瞬間都拔刀在手。鋒尚被摔在地上立馬翻身起來道:“何人在此撒野!”

青鳶從屋內走出,被門外的一幕嚇呆。

馬龍揉了揉眼睛看見青鳶才放鬆下來說:“虛驚一場,天已經亮了啊!青姑娘你醒了。”青鳶見眾人疲憊不堪,滿懷歉意道:“各位大哥們辛苦了,小青實在過意不去。既然天已經亮了,你們快去休息吧!我去給你們準備飯菜。”

馬龍拖著沉重的眼袋說:“冇事冇事,稍微休息一下就好。”

鋒尚依靠著柱子朝馬龍招招手說:“馬哥,你過來和你說個事。”馬龍剛走過來,鋒尚卻突然趴在他身上,馬龍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聽見鋒尚已經開始打呼嚕。

青鳶來到任蕭的房間,推門進去發現任蕭已經坐在床邊,青鳶急忙走過去問:“你怎麼自己起來了?都怪我來晚了。”

任蕭解釋道:“我剛剛聽到院子裡一陣躁動,因此想起來看看,發生了什麼?”

“冇什麼,是我讓鋒尚和馬大哥他們去休息了!”

“嗯!他們辛苦一晚上確實應該休息休息了。”任蕭扭了扭胳膊接著說:“疼痛感已經冇有昨天那麼明顯了,睡一覺好多了,哈哈!”

“嗯!麵色看上去也好了很多!”

“嘿嘿!這樣下去三兩天就能痊癒了!”青鳶見任蕭恢複的這麼快,心裡一陣欣慰。

轉眼兩天就過去了,任蕭已經恢複了七七八八。

“回來了,去玉林堂的弟兄回來了!”馬龍跑到任蕭的房間說。

任蕭和青鳶第一時間來到了衙門,隻見捕快一邊擦汗一邊大口的喝水,見任蕭來了,忙放下手中的水碗。

“頭兒,出大事了!玉林堂被人滅門了!”

-什麼呀!如果讓人知道我是個知恩不報的人纔會影響我的聲譽。還有,彆再叫我姑娘了,叫小青就好。”任蕭聽罷,長歎一口氣也不再說什麼。當晚,鋒尚與馬龍帶領所有捕快守在衙門中以防萬一,一夜無事,次日清晨,眾捕快橫七豎八的躺在院子裡,鋒尚依偎在馬龍懷裡,馬龍靠在柱子上,一群人朦朦朧朧的睡著了。突然,吱呀一聲,房門被打開了。馬龍機靈,聽到動靜一把推開懷裡的鋒尚大喝一聲:“有動靜!”隻見院子裡的弟兄們稀裡嘩啦瞬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