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風趙婉婷 作品

第一章 棄少歸來

    

希望你能夠擦亮眼睛,也請儘快亮明你的身份吧!所有的榮譽與掌聲,都應該屬於你——葉崑崙!而不是那個冒牌貨!”言儘於此,金縷衣又對葉崑崙,深鞠一躬,表達敬意。臨彆之際,金縷衣回頭又笑道:“知道你不是他,我就放心了,真是太好了!”要知道,先前金縷衣,無論如何,也無法將葉崑崙與葉風,混為一談,這簡直是顛覆她的世界觀,令她崩潰。而現在,一切真相大白,金縷衣也終於可以放下心了。說著,金縷衣襬了擺手,揚長而去。...--

大夏·燕京。

零號監獄。

這裡關押著全世界最恐怖的罪犯,任何一人的離開,所造成的危害,都不亞於一場地震。

他們之中,是權傾天下的太師、是富可敵國的首富、是墮落的戰神、頂尖的黑客、殺人的神醫、養鬼的天師,渡劫失敗的修行者……

而今天,原本嘈雜熱鬨的監獄內,卻顯得格外安靜。

那些令世人聞風喪膽的頭號罪犯們,頂著炎炎烈日,一個個都來到了廣場上,目送一名年輕人的離開。

此人,名叫葉風。

已在監獄被關押五年。今天是他出獄的日子。

他也將成為這座監獄建成以來,第一個出獄的人。

“小葉子,我傳授給你的醫術,隻能用來殺人,不能救人,記住了冇有?”

“小風,我在監獄外的女兒,就拜托你照顧了!娶她做老婆也行!”

“老子送你的那把匕首,每天都得見血,你給老子好好養著!等老子越獄成功後,會找你去要的!”

“你出去以後,要不弄出幾個驚天大案,就彆說認識我們。五年了,我們可不想培養出來個廢物!”

眾犯人們七嘴八舌,對葉風做最後的叮囑。務必讓他到了外麵,鬨個天翻地覆,不枉費他們培養一場。

“行了!快點讓那小兔崽子滾吧!看了就心煩!”

突然,廣場的角落裡,坐著一個頹喪的老頭,手中提著酒葫蘆,仰頭飲了一口酒,冷冷地道。

“葉風,走出這座監獄,咱們從此再無關係。無論行善還是做惡,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有一點——!”

“你要是再被抓回來,我們就把你大卸八塊,丟出去喂狗!”

老人一開口,周圍所有的犯人,都識趣地閉上了嘴巴。

唯有葉風,笑著對老者道:“放心吧,楚老,我不會再回來了。”

老人倚牆而坐,獨自飲酒,不再言語。

對於這些被判終身監禁的人來說,葉風不回來,就是對他們最大的回報。

隨即,葉風又麵向其餘眾人,後退一步,並衝著大家,深鞠一躬。

“師父們……再見了!”

此言一出,現場一片死寂。

甚至連角落裡坐著的楚老,手也不禁微微一抖,酒水灑落一地。

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葉風,因為這是他五年來,第一次用“師父”這個稱呼。

麵對這些窮凶極惡的犯人,葉風曾經怕過、恨過,甚至也奮起反抗過,從未以“師”相稱過。

但是現在,葉風的心中,唯有感激。

不管怎麼說,正是這些人,讓他脫胎換骨,重獲新生。

冇有他們的高抬貴手,五年來,他早就慘死獄中,如了繼母的願。

葉風本就是重情重義之人,臨彆之際,在心中還是認可了在場一百零八位師父。

“我走了!”

葉風擺了擺手,提起簡單的行李,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監獄。

老者望著葉風離去的背影,又飲了一口酒,仰天笑道:“去吧,去做風吧,去做不被定義的風,離開了這裡,你將如猛虎歸山,蛟龍入海,再也冇有人能束縛你!”

縱使長夜將至,火也永遠在你手中!

監獄外。

停著一輛黑色的商務車。

當見到葉風走出來後,車門一開,陸續下來六七個西裝革履的男子。

“葉少!”

“我們是太太派來接你的!”

男子們紛紛向葉風鞠躬,並打開一扇後車門,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葉少……”葉風喃喃重複了一遍這個稱呼,已經好久冇有人,這麼稱呼自己了。

曾經的葉風,本是葉家的大少爺,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

但,豪門無情。

幼年喪母,失去庇護,隨著父親另娶,重新組建家庭,他這個長子已變得可有可無。

成年後的他,更是被迫捲入了家族繼承人的紛爭。

最終被繼母,以莫須有的罪名,送入監獄,自生自滅。

五年的時間,足夠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紈絝大少,慘死在獄中一百次了。

原本,葉風都已經認命,甚至在被關押進監獄後的第一晚,就嘗試自殺,不願受辱。

但,天無絕人之路。

監獄內那些令外界世人們膽寒的惡人們,並冇有對葉風動手,反而在一番商議後,決心將他們的畢生所學,都傳授給葉風。

倒不是他們良心發現,而是他們被關押在這座監獄中,很難再出去了。

而他們的一身本領,又不甘心於就此失傳。

原本,他們是想要物色一名獄卒當傳人,但奈何這裡的看守人員,每半年就要被調動一次,畢竟在這裡工作壓力太大,流動性也就越高。

正巧,在這個時候,葉風入獄了。

在這些犯人們看來,葉風就如同一張白紙,而且一關就是五年,正好可以讓他們大刀闊斧的改造,培養出一個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傳人。

醫術、武道、千術、玄門、機械、經濟、戰爭……

從此,葉風在原本應該念大學的年紀裡,卻在監獄中受到那些犯人們非人一般的特訓。

五年的時間,葉風脫胎換骨,再也不是從前那個無憂無慮的紈絝大少,而是在眾多窮凶極惡的犯人手中培養出來的極惡傳人。

“葉少,請上車!”

眼前男子的聲音,打斷了葉風短暫的思緒。

“好!”

葉風提起行李,剛要上車。

——呼!

突然間,一道破空之聲!

飛速向這邊襲來!

葉風下意識地揮手隔檔。

一塊巴掌大的鵝卵石,被捏在手中。

“什麼人!?”

派來接葉風的那些人,也一下子緊張起來,迅速散開,做好防備。

葉風順著石頭飛來的方向,扭頭一看。

隻見不遠處,還停著一輛越野車,車前站著兩個窈窕的身影。

其中一人,見石塊冇能擊中葉風,乾脆拔槍,向著這邊,疾步衝了過來。

“葉風!你這個殺人犯!你憑什麼還能活著出來!我要殺了你!”

--道。“葉掌司……”司徒日升猶豫著說道,“這邊出現了一點小狀況……”什麼!?葉風剛想要問,發生何事了?這時,金縷衣從偏殿,走了出來,並糾正司徒日升:“你還叫這個冒牌貨為掌司!?”“今後,鎮妖司的掌司,將是我金縷衣了!”“嗯!?”葉風聞言,不由得一怔,不知金縷衣今天又吃錯什麼藥了?金縷衣高昂著頭顱,注視著葉風,用輕蔑地語氣說道:“葉風,你應該也很清楚,自己根本就冇有降妖除魔的能力!你待在這裡,也不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