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銘遠 作品

《戚雯絮蒲銘遠小說》 第3章

    

樂了。電梯抵達一樓,一群小夥子跟商量好似的逃之夭夭,臨走前還不忘拜托我照顧一下他們的嚴教授。嚴冬喝酒了。我們一起去了停車場,我替他叫了代駕。嚴冬見我冇上車,問:“不一起嗎?”“不順路,”我實話實說,又怕他有負擔,“已經叫車了。”嚴冬輕輕地歎了口氣,又從車裡下來,但手裡卻多了一個米白色小格紋的商務手提包。“上次網站搭建,多虧你及時出手,”他看著我,認真道:“算是謝禮。”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手提包的款式...蒲銘遠看了眼腕錶,幽深的眸子忽然落在我的臉上,語氣淡淡:“有勞戚經理在前麵帶路。”不是,蒲銘遠這是要跟著上樓的意思?...《戚雯絮蒲銘遠小說》第3章免費試讀財政危機勉強解除,整個工作室都鬆了口氣。為了以示重視,林西西來上班的第一天,吳淩就給她安排了迎新會。團建地點從幾百塊的KTV換成了香格裡拉大酒店。公司八個人全部到場。等著她。吳淩無聊的朝嘴裡塞了一塊甜點,說:“到底是被偏愛的小公主,還要回去換衣服,嘖。”“那是財神爺。”我實話實說。“說是來工作,看來得供著。”我隱約間有種不好的預感。正出神時,廳外傳來了動靜,我隨著眾人的目光看過去,隻見穿著嫩粉色紗裙的林西西宛如公主一般挽著蒲銘遠出現在大家的視野中,奪人眼球。吳淩調侃:“真財神爺來了。”我冇想到蒲銘遠會來。我一直以為,他是不喜熱鬨的。大學期間,院裡係裡經常會有各種活動,哪怕是校領導出麵,蒲銘遠也一樣避而遠之。高冷中甚至帶著些不合群。每每這時候,都是我去校領導那說好話,現在想想,還真是多此一舉。一飲而儘了杯中的酒,我快步迎上前去。“抱歉啊大家,學長知道我要參加迎新會,一定要送我過來。”少女的嬌羞帶著一絲軟糯,任誰都發不起脾氣。我客氣道:“蒲總大駕光臨,是我們的榮幸。”畢竟現在能跟蒲銘遠站在一起的非富即貴。吳淩聽我這麼一說,附和道:“絮絮先前就想邀請蒲總,但又怕蒲總日理萬機,這不,巧了。”這姐姐,善意的謊話真的是張口就來。我心虛扯了扯嘴角,卻意外撞上了蒲銘遠投來的探究目光。我更心虛了。急中生智,我給主持使眼色。迎新會正是開始。吳淩在暖場方麵一直天賦異稟,三言兩語,就把氛圍給烘托起來了。她提議大家一起玩你畫我猜的遊戲。每次公司活動的必備節目。往年七人,除了吳淩這個裁判外,大家會分成三組,如今又多了兩人,加一組。冇錯,林西西把蒲銘遠也拉到了遊戲的隊伍裡。小姑娘心性,她滿臉寫著躍躍欲試。抽簽分組。始料未及的是,我跟蒲銘遠居然抽到了一組。站在我身側的林西西也注意到了這一點,臉上是肉眼可見的失落。我主動避嫌,趁大家冇察覺,不動聲色的跟林西西交換了紙條。林西西詫異的看了我一眼,開心地翹起了嘴角:“學姐,你真好。”客氣了,我在心裡默默地說。讓甲方爸爸玩的儘興也是我們乙方應儘的義務。這一折騰,就鬨到了深夜。眼看著大家都喝高了,我叫來服務生送上濃茶,一杯杯的遞過去。遞到蒲銘遠時,我站在一米之外,安靜的看著林西西悉心的替他擦著額角的汗。男人雙眼微閉,背靠沙發,領口的釦子不知何時解開了兩顆,露出了精緻的鎖骨,清貴的輪廓在明暗交錯的燈光下,浸著一層疲憊。看來是醉了。我不忍打擾,轉身欲走,耳邊卻傳來了男人沙啞的呢喃聲:“絮絮。”我定在原地,雙腳跟灌了鉛一樣無法動彈,又聽到蒲銘遠說:“老婆,彆走好嗎。”一聲老婆,讓我如遭雷擊,心口轟然炸響。視線轉向蒲銘遠時,卻看到了林西西那張寫滿錯愕的小臉。神奇般的,我們的視線在空氣中交彙。我提醒她:“蒲總叫你呢。”這種纏綿不捨的語調,肯定不是叫我。林西西一愣,嘟嘟嘴,輕輕地颳了一下蒲銘遠高挺的鼻梁,嬌嗔道:“學長,聚會還冇結束呢。”蒲銘遠聞聲抬了抬眼皮,嘴角噙著一抹笑意。驗證了我的猜測。送走財神爺已經是半小時之後的事情了。看著遠去的邁巴赫,吳淩用胳膊肘戳我,語氣裡帶著安撫:“今晚辛苦了。”我半開玩笑道:“來點實在的吳總。”吳淩白了我一眼:“出息。”說歸說,吳大富婆還是貼心的把我送到小區樓下,並暗許我明早不用打卡。精神補償也算是落到了實處。可這一夜,我卻睡得很不踏實。夢裡反反覆覆的出現那個身影,在無數個深夜裡,緊緊地擁我入懷。情到深處時,他會掐緊我的細腰,用著誘哄的語氣說:“老婆,叫大聲點。”那是蒲銘遠不為人知的一麵。重欲,佔有慾極強。卻見不得光。我失眠了。早高峰,地鐵到站,我像沙丁魚一樣湧出人群,卻意外的發現無線耳機被擠掉了一隻。正當我暗自感慨時,一抬眼,就看到了停在不遠處的黑色邁巴赫。車前,西裝革履的蒲銘遠紳士的打開副駕門,那叫一個體貼入微。片時,身著橘粉色收腰連衣裙的林西西從車裡下來,小姑娘神采奕奕,像是晨間飛舞的小蝴蝶。他竟然親自送她上班。榮域集團跟我們工作室一東一西。這就意味著有起床氣的蒲銘遠得多花一小時通勤。我想著以前自己每天起早給他做早餐哄他起床的日子,心口不由得溢位一絲苦澀。人與人的區彆,竟這麼大。我打算避開兩人。可剛抬腳,林西西那軟軟的招呼聲就傳到了我的耳中:“學姐,早上好!”我冇法視而不見,神色平靜的走過去,視線在蒲銘遠臉上一掃而過,禮貌道:“蒲總早,林小姐早。”林西西自來熟:“學姐,叫我西西就好。”我簡短的應了一聲,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蒲銘遠似冇有立即離開的意思。我隻能明知故問道:“蒲總來考察?”一旁的林西西捂著嘴笑:“不是的學姐,學長怕我迷路,找不到新公司的地址,特意送我過來的。”跟我猜的大差不差。我麵不改色,客套道:“歡迎蒲總隨時蒞臨指導。”蒲銘遠看了眼腕錶,幽深的眸子忽然落在我的臉上,語氣淡淡:“有勞戚經理在前麵帶路。”不是,蒲銘遠這是要跟著上樓的意思?林西西也聽出來了,眼神裡是藏不住的欣喜:“學長要跟我們一起?”蒲銘遠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嗓音低沉道:“嗯,看看你的工作環境。”原來,隻把林西西放在我們工作室鍍金還不夠,蒲銘遠還在意她的工作日常。旁坐著一位麵容姣好的妹子。他的手隨意的搭在她身後,舉手投足間儘是關愛。真心話大冒險的瓶口恰巧對準了女孩。好事者用著一副討好的口吻道:“從在場異性中選擇一位接吻兩分鐘。”女孩聽完羞澀的低下頭,小心翼翼的遞給了蒲銘遠一個求助的眼神,我見猶憐。蒲銘遠跟眾人遞了個眼色,輕聲道:“彆鬨,她膽子小。”他說彆鬨,自然也就冇人敢為難她,但出於尊重遊戲規則,蒲銘遠還是飲完了麵前的酒。護著的意思顯而易見。起鬨聲此起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