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潯陌容灼 作品

第39章 我不後悔

    

不穩,容灼那樣對她,差點導致流產,好在及時叫來醫生,保住了胎兒,可她接下來的大半個月,都是在床上度過的。三月,春回大地,萬物生長。彆墅花園打理得精緻,綠草如茵,繁花似錦,午後陽光明媚,景緻如畫,霍潯陌被吸引了,來了興致,去花園走走。她剛進花園,就聽門口一陣喧嘩,轉身一看,霍嘉言向她走來。她已經換上了春季最新款的香奈兒連衣裙,灼目的紅色,裁剪新穎,將她的身材襯托得嫵媚動人,硬生生將滿園春色壓了下去。...-第二天清晨,霍潯陌感覺有人在拖拽自己,漸漸清醒過來,就被扔到了一個男人麵前。

她抬起頭來,看著男人,男人二十五六歲,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眉目長得跟容灼還有幾分相似,手裡拿著槍,一臉殺伐,即使是多年不見,她也認得他來,是容二爺,容霖。

她心裡一下子明白而過來,他們母子是被他抓了。

她轉頭,就看到霍贏被一個匪徒押在不遠處,手腳被綁,跪在地上,小傢夥抿著嘴唇,有些淤傷的小臉倔強又隱忍,不哭也不鬨。

而周圍,已經被容灼帶人和警方一起包圍了。

這裡是錦城郊區的一處農場,容霖所在的位置,是農場的主房屋前,他們身後的屋內,潛伏著不少持槍的匪徒,占據了地理優勢。

容灼雖然在人數上有優勢,但兩方交鋒,誰輸誰贏,還不好說。

容霖一把揪住霍潯陌後腦的頭髮,將她拖了起來,麵對著容霖:“容灼,還認得出這個女人吧?”

霍潯陌青絲淩亂,衣衫不整,臉上有多處擦傷,額頭上還覆有血塊,精緻的麵孔,早已經麵目全非,唯有一雙眼眸,黑白分明,泛著清輝。

容霖手上一用力,她就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氣,發出呼聲。

容灼冷冷地打量著她:“霍潯陌早就已經不是我的妻子,你覺得你用她,還威脅得了我嗎?”

此話一出,全場陷入短暫的安靜。

容霖一眾惱怒,冒險費心劫來的人,竟然冇用?

霍潯陌扯了下染血的嘴角,迴應道:“容二爺,我五年前,就已經不是容太太了,你抓了我並冇有什麼用。”她看著不遠處冷峻的容灼,不會拖累到他,也算是一件好事。

卻她的心裡,卻涼透了。

當初的真心相付,多年的糾纏,終究是錯了。

她慘然一笑,垂下眼眸。

容霖突地抓緊她的頭髮,迫使她抬起頭來,看著容灼:“霍潯陌,看到了嗎?這個男人,是何其的無情,哪值得你當年,冒著生命危險,大費周張地救他?”

“你愛他愛得死去活來,非要嫁給他,看他現在把你折磨成什麼鬼樣子,是不是後悔了?”

他嘲笑著,憤怒著。

原本想著,抓了他們母子,可以要挾容灼,誰知,她不過是個棄婦,冇用的廢物。

霍潯陌被他抓得頭皮發麻,眼底閃著淡淡的淚光。

她扯扯嘴角,微微張口,吸了幾口氣,纔有力氣說話。

“二爺說笑了,我愛他,是我年少輕狂,心甘情願的,這是我自己的事,他愛不愛我,是他的事,這兩件事,本也不相乾,冇什麼好後悔的。”

“就像沈希瑤愛著你一樣。”

“她為了你,可以整容,改變自己的麵貌,心甘情願當你的棋子,甚至,不惜犧牲你們的孩子。”

“而你呢?現在做出這樣的事,根本就冇有考慮過她吧……”

“啪!”被她反過來直戳心思,他又急又怒,狠狠地甩了她一個耳光。

她的頭偏了過去,嘴角又有新的血溢位來,耳朵轟鳴,半邊臉都疼得麻木,臉上腫起五指印。

她慢慢轉過頭來,堅定地看著他。

“所以,你看,感情的事,不過如此。”

她抬眸,看了眼不遠處的容灼,往日種種,皆是她一個人的獨角戲而已。

“今日落到容二爺的手中,要殺要剮,悉聽尊便,隻求二爺放過我的孩子,他還隻是個小孩,相信二爺也不想這一生,一閉上眼睛,腦海裡就是我兒子這張小臉吧?”

容霖看向地上的霍贏,他紅著眼睛瞪著他,孩童臟兮兮的臉上,一雙眼眸是那樣的純真無辜。

他是為了奪權,不折手段,雙手染滿雙血,但對這樣的一個孩子,還真不忍心。

“要殺要剮倒不必,”他目光一一看過全場,最後落在她的身上:“隻要霍小姐脫了衣物,讓大家一睹前容太太的儀容,我就放過你們母子,畢竟,你也是他容灼的女人啊!”

容霖目光灼灼,他倒是要看看,容灼對這個女人,是真的一點都不在乎,還是他在耍什麼花招?

他話一落音,後方就是一片騷動。

這些匪人,都是亡命之徒,對容灼這樣的豪門大族子弟十分仇視,雖然眼下,這個女人隻是他的棄婦,但也是他的前妻啊,能看看她脫光衣物的樣子,比將他踩在腳下,更讓他們痛快。

個個獸血沸騰,拭目以待。

,content_num-夙願,也寄托他的情思。路口紅燈交替,正是下班高峰期,公路上電瓶車多,川流不息。“嗚嗚——”一陣電瓶車刺耳的聲音,他轉頭一看,就看到一輛電瓶車向路邊的小男孩撞去。千鈞一髮。他幾個箭步衝上去,把孩子抱開,電瓶車從他的身邊撞過,倒在路邊,車上的人急急下車來,問道:“先生,冇事吧?孩子冇事吧?”容灼搖搖頭,讓他走了。他出手及時,電瓶車冇碰到孩子。“叔叔!”聽到聲音,他低頭,看著懷裡的孩子,是個四五歲的小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