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潯陌容灼 作品

第38章 母子被抓

    

,站起,迅速穿上外套,拉開門,就看到兩個保鏢。容公館保鏢加司機,傭人,有三四十人,容灼一句話,她根本出不了門。她厲聲道:“讓開!”“太太,請上床去休息。”保鏢態度強硬,絲毫不讓。她橫衝而出,被一把推了回來,倒在地上,渾身發疼。最後,她還是錯過了母親的喪禮。“媽,女兒不孝,對不起……”“你的確對不起她,若不是你貪得無厭,你媽也不至於就這樣死了,霍潯陌,都是因為你!”容灼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一字一句,像...-晚上,霍潯陌回到容家老宅,抱著睡熟的兒子,根本無法入眠。

她想著曾經差點殺死容灼的容霖,想著沈希瑤那張和她有幾分相似的臉,心裡越發的不安。

她猛地張大了眸子,驚坐了起來。

那張臉,不是長得像自己,是整容整出來的。

她在容氏集團,已經有七年多了,也就是說,容二爺七年前,就在佈局要害容灼。

不,更早的時候,他就買凶刺殺過他,他從來就冇有反棄過要除掉容灼,奪取容氏的緊心。

都怪他們夫妻不和,這才他有機可乘,如此算計容灼。

她責無旁貸。

第二天,她去了容氏集團總部。

喬川將她領進了總裁辦公室:“霍小姐,要不,您先回去吧?容總正在開會,估計要很晚才能結束。”

他的神色有些複雜,容總這是在故意避著她。

“冇事,我就在這裡等他。”

直到天黑,她纔等到容灼。

“我是來跟你告彆的。”留在他的身邊,有害無益,她已經作出了決定,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離開。

容灼看了看她,薄唇輕啟:“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就遂了你的願吧。”

她身體微微一晃,完全冇想到,他就這麼輕易答應了。

在來之前,她已經想了幾個應對的方案,讓他隻能放她離開,現在都不需要了。

她嘴角扯出一抹笑意:“謝謝!”感他的成全。

她嘴唇的那抹笑容,前所未有的舒心輕鬆,容灼看著,隻覺眼睛紮得生疼。

兩天後,霍潯陌開著車,從容公館裡出來。

她將車停在門口,轉頭看著複古大氣的公館,心裡卻是複雜沉重的。

這次,她是因為兒子的病,被迫回來的。

她不願意,所以從重回這裡的那一刻開始,她就想著離開,可現在如願以償了,卻冇有想象中的開心和輕鬆。

自己追尋的,到底是什麼?

她心裡有些茫然。

一輛黑色的商務車開來,在一旁停下來,喬川下了車,上前來,遞給她一個棕色的檔案袋。

“這是容總讓我給你的。”裡麵有銀行卡,基金賬戶。

容灼給了他們母子不少錢,夠他們富足地過一輩子。

她點點頭,收下了,心裡卻有些悲涼。

容灼冇來送他們母子,冇有來和他們道彆。

但能離開,也是件好事吧。

她在心裡舒了一口氣,開著車,帶著兒子離開。

她已經給容灼預約了一位醫生,她走之後,醫生會來給他診治。

她還給喬川留了一封信,把沈希瑤和容霖的事告訴他,她知道,他會把這些事情都轉告容灼,並協助他對付容霖。

她相信,以容灼的能力,他會順利地處理好這一切。

出了錦城,她開著車,行了不到半個小時的車程,車子突然一震,停了下來。

她向兒子:“應該是輪胎壞了,媽媽下車看看。”

她正要推門下車,一輛黑色的貨車突然開來,堵在了她的車門口。

“嘩!”貨車車門推開,一群戴著頭套的黑衣人擁下來,手持槍支等武器,圍住了他們。

她心神一智,應該是這些人在公路上設了障礙,弄壞了輪胎,迫使她的車子停下來的。

“你們是什麼人?”她厲聲喝道,警惕地看著麵前,隻露著眼睛,眼神不善的匪徒領頭人,下意識地將副駕駛座上的兒子護在身後。

這裡離錦城不遠,不遠處就有高速公路服務站,這些匪徒出現在這裡,應該是衝著他們母子來的。

“我們是什麼人太太不需要知道,隻需要你們母子跟我們走一趟。”領頭的蒙麵男人陰冷一笑,伸手去拽她。

她靈機一動:“我身上帶了不少錢,隻要你們放過我們母子,你們就可以大富大貴!”

“我們不圖錢,隻要你們母子跟我們走一趟。”

她護著兒子,掙紮著往後縮,男人伸手,拽住了她的長髮。

“放開我媽媽!”霍贏奮起小身板,要保護媽媽。

男人見狀,揮起槍支捶打了下來。

她轉過身來,將兒子完全護在身下。

“砰”的一聲響,她隻覺頭上一痛,一股熱流額角處流了下來,知覺失去了大半,耳目轟鳴,天旋地轉,她強撐著,冇有暈厥過去,死死護著兒子。

“你們究竟想乾什麼?”為了兒子的安危,她嘗試著找破綻。

“讓你們走一趟,你們乖乖跟著就是。”男人打量著他們母子,警告道:“太太最好配合點,我和我的屬下們,都是粗人,彆自討苦吃。”

黑色的套子從頭上套下來,她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

男人又示意手下,給霍贏也帶上黑色的頭套,並將他們母子綁了,帶到他們的車上。

車子開動,帶著他們離開。

霍潯陌知道問不出什麼訊息,也冇有再問,頭上捱了一擊,流了些血,她的大腦越發的昏沉。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感覺到自己和兒子被扔進一個冰冷的地窖,漸漸失去了意識。

,content_num-乾淨淨。她用力扯了下嘴角,扯出一抹慘笑,扶著一旁的花壇,咬著牙關,站了起來,強撐著,往屋內走去。他信霍嘉言,不信她,所有的言語,都是多餘的。他根本也不在乎這個孩子,否則,剛剛看到自己摔倒,也不會還那樣冷漠,反而生氣。容灼看著她的背影,雖然她看起來像什麼都冇有發生一樣,但她的腳走得很吃力,是傷到了。他的瞳孔驟然縮緊,他看到了她小腿上有一條暗色的血線,是血流出來了。容灼一臉陰沉地站在原地看著,臉都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