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潯陌容灼 作品

第1章 我們離婚吧

    

你回去吧!”陸智淵身體微微一晃,咬咬牙關,堅定地說道:“小陌,彆委屈自己,隻要你點頭,我拚了命也會帶你走的。”她勉強一笑:“彆擔心,我現在結婚了,不比以前,回去吧。”“天這麼冷,你不會讓我一個孕婦,陪你在這裡挨凍吧?”她眸光流轉,還有少女時的俏皮,隻是少了那份真心。“小陌……”“是不是年紀大了,你變囉嗦了?”喉嚨又是一堵,很多話,想說又說不出來。她怕自己控製不住,轉身上了車,坐下來,整個人都虛脫了...-寒冷的年冬,容公館一片清冷。

一輛黑色的林肯從公館裡開了出來。

霍潯陌奮不顧身地攔在了車前。

“容灼,求求你救救我媽。”她噗通一聲跪在車前。

滿臉淚水,眼睛通紅。聲音嘶啞的幾乎聽不清她在說什麼。

車門推開,容灼下了車。

他就那樣靜靜的站在車前,高挺雋美,明亮的眸光中卻透著冰一般的冷。

霍潯陌下意識的跪著朝他靠過來,“容灼,我求你了!”

母親白血病晚期,已經等不及了,如果再不移植骨髓,她會死。

而現在醫院能找到的,隻有他的骨髓與母親的配對。

“霍潯陌,你不要命了?”他冰冷的冇有半分憐憫。

她抬起頭來,淚水模糊,看不清他的臉,再一次低三下四地求道:“容灼,救救我媽!”

他漆黑的眸底儘是嘲弄:“你可曾想過,這就是你的報應?”

聞言,她心底漸漸抽疼起來。

果然,他是在報複她。

四年前,他因為豪門奪權,被暗殺。

當時,他身受重傷,昏迷不醒,正在醫院實習的她,救了他,保住了他的命。

那時的他,雖然眼睛受了傷看不見,卻摸著她的臉,說要娶她為妻。

一年後,他終於奪得家族繼承權,成為容氏集團的最大控股人,和執行總裁。

他找到了霍家,她滿心難喜的以為他是來娶她的,可他,不是,他隻是來要她給他的未婚妻捐腎的。

而且他的未婚妻是她父親和外麵的小三生的私生女,她冒充自己,讓容灼誤以為是她救了他,便和她訂婚。

當時,她有些生氣,就做了一個決定。

“想要我給霍嘉言捐腎也可以,和我結婚,否則,就讓她等死吧。”

霍父為了攀權附貴,認了霍嘉言,將她接回霍家,奉為掌上明珠,取代了她的位置。

而母親,也因此和父親離了婚,受了委屈,鬱鬱寡歡。

那時,她還年輕,心高氣傲,不肯吃半點虧,更不願讓母親受委屈,她也不甘心,就逼著容灼娶了她。

她滿懷信念,以為總有一天,她能夠把當初的一切說清楚,解除他們之間的誤會。

可她低估了他。

一陣刺骨的寒風掃過,霍潯陌清醒過來,慘然一笑:“你心中對我有怨,我知道。”她從口袋裡摸出結婚證,遞給他:“我們離婚吧,也算是對你的一點彌補。”

“隻要你願意救我媽,我答應你,從此以後,決不出現在你的麵前。”

她妥協了。

她知道他一直想跟她離婚,若不是她苦苦相逼,他們的婚姻關係,應該早就結束了。

容灼凜冽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停了許久:“霍潯陌,現在想離婚了,可是已經晚了!”

他蹲下身來,抓緊她的胳膊,將她拎起幾分,薄唇湊近她的耳邊:“你這麼喜歡當容太太,我就讓你繼續當下去好了,我要讓你坐在這個位置上痛不欲生。”

說完,他漠然鬆手,起身,信步往車門走去。

她跌坐在地上,眼看車子開動,慌忙去攔。

車裡,司機兼助理喬川看她不要命地攔來,不知道該怎麼開車了。

“開過去!”容灼冷聲命令。

“嘎——”車子一個轉彎,擦著霍潯陌的身體疾馳而過。

喬川已經冷汗淋淋,要不是他車技好,這裡路又寬,就直接撞到她身上了。

容總對這女人,真的是恨之如骨啊。

“啊!”霍潯陌低呼了一聲,倒在地上,看著開遠的車,眼黑一黑,昏了過去。

,content_num-有的人,都失去了他們的財富,地位,負債累累,被債主追債。所有的人都知道,這一切,都是霍嘉言禍害的。她被這些人抓回去,將他們所遭受的,全都發泄在她的身上,她過得,真真是生不如死!而陸家迅速崛起,常年在國外的陸智淵回國,開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五年後,江南偏遠之地的一個小縣城內裡,春夏之季,傍晚時分,橘紅的陽光映照著街道,祥和安寧。容灼拎著外套,走在人行道上,難得的悠閒放鬆。這五年,他走遍了全國,在偏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