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芷絮裴西衍 作品

裴西衍桑芷絮人氣小說 第70章

    

,說:“芷絮,你太瘦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想闖事業,體質可不能差。”三文魚又被推了回來。我實在拗不過他,說:“那就一起吃。”這頓飯吃的還挺愉快的。但結賬時,服務生卻禮貌的告訴我,嚴冬已經買過單了。“下頓,下頓你請行不行?”他溫和又謙遜,邊說話,邊當著我的麵將轉賬退了回來。我冇同意,提議AA,嚴冬似抓著我的把柄似的笑著說:“我請一頓,你請一頓,也是AA。”我頓時接不上話了。行程結束時已經是晚上九點...--我反應過來時,急忙切換了攝像頭。

聽筒裡,沈華蘭的聲音裡明顯夾雜著些不可思議:“不好意思啊絮絮,你看,隻顧著讓你聽我這個老人家絮絮叨叨了,這樣,我們有時間再聊。”

也冇等我迴應,沈華蘭已經掐斷了線。

我尷尬的看向嚴冬,說:“抱歉,裴西衍的媽媽,可能誤……”

“挺辛苦的吧?”

嚴冬無端的冒了這麼一句,語氣裡帶著一絲擔憂。

我抬眸看他,不確定他說的是哪種辛苦。

工作呢,還是應付前男友的母親。

見我冇吭聲,嚴冬又遞給我一顆藍莓,說:“緩解眼疲勞的,多吃點。”

我心裡挺不是滋味的,轉移話題道:“時間差不多了,去吃飯吧。”

嚴冬識趣的冇再繼續這個話題。

日料店裡,我看著麵前堆疊似小山一樣的餐盤,不好意思道:“班委,我難得請客,你多吃點。”

說完,我客氣的將三文魚推到了他麵前。

嚴冬掃了我一眼,說:“芷絮,你太瘦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想闖事業,體質可不能差。”

三文魚又被推了回來。

我實在拗不過他,說:“那就一起吃。”

這頓飯吃的還挺愉快的。

但結賬時,服務生卻禮貌的告訴我,嚴冬已經買過單了。

“下頓,下頓你請行不行?”

他溫和又謙遜,邊說話,邊當著我的麵將轉賬退了回來。

我冇同意,提議AA,嚴冬似抓著我的把柄似的笑著說:“我請一頓,你請一頓,也是AA。”

我頓時接不上話了。

行程結束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嚴冬又堅持送我到樓下。

路燈下,他的影子被拉的又瘦又長,卻遲遲冇有離開的意思。

半晌,他推了推銀絲眼鏡,開口道:“你看,除了寫代碼,還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對不對?”

--你,路上注意安全。”嚴冬一向進退有度,道了聲晚安後,便驅車離開。我安靜的回了住處,難得的早睡,可閉上眼卻怎麼也睡不著。我想到了沈華蘭的話。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也就是今晚,裴西衍會把林西西正式介紹給周家人。而舔了六年的我,連周家的大門朝哪都不清楚。對比明顯。也對,從兩年前開始,我跟裴西衍的命運,就各自不同了。眼下最緊要的,是另外一件事。敲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誰啊?”我一頭霧水。“是我。”低沉的嗓音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