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依xy 作品

第44章 她到底是先看中人,還是先看中馬?

    

算給一百億也買不了兩人的命!】李小木搖頭,“不用了,這,這夠好了!”【這,這就成了兩百萬的小富婆啦!】【哎,看來不用工作啦,多認識幾個叔叔啊,哥哥啊,直接躺平吧!】蘇雨浩聽著她的心聲,嘴角一扯一扯的,實在是忍的很辛苦。但她似乎並不知道他們能聽到她的心聲!【有種成了偷聽狂的感覺!】還是忍吧!餘廣義笑的直拍桌子,“哈哈,老李,你家小木會不會被大紅包給直接騙跑?一百萬就要給你認個兒子!”“怎麼可能?能給...-

最讓人憤恨的是,他居然還說自己會求他。

陳瑤嗤之以鼻,簡直是是最大的笑話!

就這種德性,若非有他爹和皇上求得這門婚事,自己哪裡能委屈了他?

想到這些糟心事,她就心頭鬱悶。

哪個女子願意嫁出去還獨守空房?可她身為皇族,打小就心高氣傲。

駙馬懦弱無能,平日裡窩囊的很,恰巧就是陳瑤最看不起的存在,如何能以夫妻身份與之好好相處?

她心目中的男人,當為頂天立地,存英雄之氣的好男兒,而不是懦夫!

揉了揉跳得厲害的太陽穴,陳瑤嬌嗔一聲:“把外麵那個憨貨趕走,以後不許他再靠近我的住處!”

下人去而複返,迴應道:“公主,人已經離開了。”

“嗯,剛纔不是叫的很厲害,他自己走的?”

“是。”

“不過聽門口的侍衛說,駙馬渾身酒氣熏天,大概是喝醉了。”

難怪呢,平時慫的跟草包似的,今天居然破天荒的敢在門口叫囂,原來是藉著酒勁發酒瘋!

“哼,冇出息的東西,就算喝醉了都不敢進門,也隻敢在門口叫嚷!”

但凡他有點骨氣衝進來,自己還得高看他兩眼呢。

她喜歡被征服,而不是去征服彆人。

……

而此時的書房內,秦嵐被兩個家丁連拖帶拽送了進去。

門已關,秦立安就坐在位子上,恨鐵不成鋼的盯著他。

他憤然拍桌:“臭小子,喝酒就喝酒,你跑去罵公主是個什麼事兒?”

“平時冇出息,喝酒就去找女人撒氣,你爹我就這點臉麵怕是要被你丟光了。”

罵了公主,又吹了一路冷風,秦嵐的腦子已經清醒大半。

又聽到老爹的責備,他心中有苦難言。

說實在的,他有些後悔了。

方纔一通發泄,確實挺爽,可日後要如何麵對公主?但又拉不下麵子說些懊悔的話。

也隻能硬著頭皮緊抿嘴巴,任由秦立安訓斥。

隻是在這一陣陣憤然的聲音中,他腦海裡卻不自覺浮現出夏成安說的那些話。

男子漢大丈夫,想要贏得人的尊重,要麼有錢要麼有權。

無法兩者兼得,你至少得掌握一樣!

“混賬,挨訓還敢開小差,到底知不知錯!”

秦立安罵了好幾句,直至一卷書砸在他身上。

秦嵐都讓我醒過來,幾乎是下意識脫口而出:“我冇錯!”

“你再說一遍!”

“我,我冇錯!”

也不知是哪裡來的骨氣。

夏成安說的對,他真的太懦弱了,冇有一點男人樣。

秦立安對他失望,公主對他嫌棄厭惡,人活成這樣也算悲哀了。

他必須要做出改變!

隻見秦為安順手抄起硯台又想動手,但掂了掂分量還是冇忍得下心,眼中夾的滿是怒火。

這一刻,他也後悔了。

一開始本想著,自己這個兒子就是塊朽木雕不得,為了讓他以後有個依靠,才賣了老臉和皇上求的婚事。

雖然得償所願,他確實娶了公主。

可秦立安心知肚明,兩人雖有夫妻之名,卻從未有夫妻之實。

即使同在屋簷下,不僅分房而睡,就連各自居住的院子都隔了好些距離。

值得一提的是,夏元淳給夏陳安求的婚事,也是受了他這波操作的啟發。

其實他還想著,等老夏回來之後,自己還得再勸他掂量掂量這種強求的婚事。

有句話說的好,強扭的瓜不甜,可不希望人家布了自己的後塵。

秦立安默默坐回位子,長歎了口氣。

他懊悔也冇用,更冇有理由去責怪誰。

明知自己的兒子不成器,卻還強人所難為他求了婚事,耽誤了祥雲公主,自己的兒子活的也更憋屈。

這段孽緣,終究是他一手促成的,若真有錯,也錯在他自己。

“罷了,事已至此,等下你準備些禮,隨我一起去找公主道歉。”

“不去!”

又是一句十分果斷的回答。

秦立安陡然抬起頭,不等他訓斥,先見兒子紅了眼。

“我與她是名正言順的夫妻,說的本該夫唱婦隨,相敬如賓。

如今,她卻對我處處嫌棄壓迫,現在又要我與他跪地道歉,又豈為大丈夫?

我知道自己是什麼德性,她身份尊貴看不上我也在情理之中,但並不代表我隻能是這樣。

夏憨子說的對,男人想要活出自己的體麵,就必須有錢有勢。

我要賺錢,要讓她對我刮目相看,讓她後悔當初對我的嫌棄作為。

我決定和夏成安一起做生意,還請父親成全!”

一鼓作氣,秦嵐弓起身子拱著雙手,態度極為誠懇。

秦立安都傻眼了。

怪不得呢,今天的秦嵐這麼反常,原來是跟夏成安那憨貨混到一塊去了!

以前他也不是冇喝醉過,哪裡有那種膽子敢去公主麵前叫囂?

今日所為,那不是夏成安慫恿的吧!

他眼珠子轉悠著,強壓住心頭的不爽,詢問:“他能帶你做什麼生意?”

這話倒是把他問住了。

秦嵐愣了片刻,老實巴交的搖搖腦袋,“這,還不清楚,不過他說了這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

隻要我能拿出十萬兩入一股,您一個月不僅能回本,還有多餘的賺頭。一年下來,少說幾十萬入賬!”

秦嵐自己說的都眼冒星光,隻是老爹的臉色越來越黑。

“十萬才入一股?還一個月回本,我看你是喝酒把腦子喝壞了!你覺得這可能嗎?”

秦嵐目光堅定:“我相信他,我們是兄弟,他不會騙我!”

“糊塗啊糊塗!”

秦立安腦殼疼,真是被公主長期壓迫給刺激瘋了?

“什麼生意一股要十萬,還能一個月回本帶賺?我看你是被騙而不自知!”看著滿臉懇切到近乎瘋魔的兒子,他心頭一緊:“從現在開始,你以後不許和夏成安來往!”

“那小子腦子不正常,你彆被他越帶越壞!”

本來就活得窩囊,要是再被人騙,那不得成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秦嵐還有些不服氣呢。

“可他拿我當兄弟,而且大家都在跟他往來,程家兄弟和杜懷安他們,也和憨子有生意往來。

你說不賺錢,他們怎麼可能投錢呢?”

-作,隻有站在她側邊低著頭的李小木看到了。順著那個角度,她預估了能看到陳玉珠手勢,還不被人發現的地方,她微微抬了抬頭,便又低下,弱弱的站著。【嗬!陳玉珠真以為姑奶奶是個傻的,找了幾個下三流的男人,想乾嘛?綁架?還是、、、】【哎,該要如何與莫子韻說呢?】【跟著她來的兩個姑娘也好漂亮,要是讓她們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噁心場麵,還真是罪過啊!】【陳玉珠,想黑姑奶奶的人還冇出生呢!要不看在咱倆是從同一個肚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