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妻要逆襲擄個將軍做夫君 作品

胖妻要逆襲擄個將軍做夫君衛梟薑小小爆款熱文 第48章

    

了一場小雪,地上薄薄一層,踩上去有輕微的咯吱聲。薑小小前世生長在南方,極少有機會見到雪,上大學時報考了一個北方的城市,一待就是八年。大概她強大的適應能力,就是那八年培養出來的。薑小小先去灶屋把火升了,鍋裡的熱水燒上,又將碗櫃裡發好的麪糰與泡好的豆子拿出來。等待燒水與醒麪糰的功夫,她搬了個小板凳坐在後院的草棚下洗衣裳。衛梟的燒退了,不再渾渾噩噩的,自然就醒得早了。他一瘸一拐地去後院洗漱,卻一眼瞧見了...--她剛坐起來,身子就被人勾到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再睡一會兒,彆慌著起來。”

雪思月嗓子發乾,驚恐的躺在他的懷裡,聲音哆嗦道:“王爺,王爺!”

歐陽穆聽到這個冰冷的叫聲,心中不悅,黑色的眸子動了動。

像是在夢裡,他又將她的小粗腰往自己身邊擠了擠,用額頭盯著她的頭,繼續睡覺。

雪思月被抱的緊緊的,一動也不能動。

她心裡越來越厭煩,他竟然抱著她睡覺!

實在是太……

噁心了!

尤其是想到他和柳怡情在床上翻雲覆雨,有可能大戰八百回合,雪思月恨不能將他踹到外星球上去。

她將身體轉過來仰頭看他。

他的眉心微微蹙著,看上去有些疲憊。

不知為何,她的心裡又是一揪。

躺了一會兒,她終於躺不下去了,翻身起來。

他也睜開眼睛,聲音暗啞的問道:“什麼時辰了?”

雪思月看了看窗外,回道:“天已經黑了。”

歐陽穆起身,低沉著嗓音,“人估計已經到了。”

雪思月迷茫,“什麼人到了?”。

歐陽穆並不回答,他穿好衣服來到門外,隻見汪副將正站在當院裡。

他已經來一個時辰了,陸陽說王爺就在屋裡,指不定正在嘿咻嘿咻,讓他耐心等待,千萬不能敲門,耽誤了王爺辦事,可要砍頭的。

他踏踏實實的在門外等待,還打發走了每一個來找娘娘和王爺的人,並告訴人家王爺和王妃正在嘿咻嘿咻,小心腦袋。

他自己則不折不撓的等了一個多時辰。

歐陽穆來到他身邊,將他上下打量一番,“我看你恢複的還可以。”

汪副將微微一笑,“托王爺和王妃娘孃的福,我恢複的非常好。”

就是站的有點腰痠腿疼。

歐陽穆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就好,以後你就住在曦輝閣,負責王妃的安全。”

自從上次雪思月遇刺後,歐陽穆一直惴惴不安,他總感覺對方不是就此罷休。

儘管他明裡暗裡敲打過柳怡情,又怕她哪天萬一發神經,再找黑暗組織。

想到那個黑暗組織,歐陽穆咬了咬牙。

總有一天,他會將他們的老窩端了。

歐陽穆將汪副將領進屋裡,向雪思月介紹了一番,最後安排他在西廂房最邊上的屋裡住下。

有了汪副將的保護,雪思月很開心,以後她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那天晚上,她睡的特彆踏實。

第二天一大早,雪思月將汪副將叫到跟前。

有些話,她需要給他交代一下,雖然汪副將是歐陽穆的人,但他不能什麼事都告訴他。

汪副將來到雪思月跟前,憨憨的一笑,“王妃娘娘,什麼事?”

雪思月站起來,親自給他倒了一杯茶,遞到他手上。

汪副將嚇了一跳,他連忙接過茶,咧開嘴笑道:“王妃娘娘,這使不得,使不得。”

雪思月見他憨厚老實,心裡踏實一點,“冇有什麼使不得的,以後汪副將要拿性命保護我的安全,這杯茶汪副將擔當的起。”

“保護娘娘是我的職責,有什麼吩咐您儘管說。”

雪思月呷了一口茶水,慢悠悠道:“是這樣的,我和王爺之間貌神合離,側妃娘娘患病在身,她乞求我幫忙完成她的心願,讓她當幾天正妃娘娘,我已經答應了。所以總有一天,我會和王爺和離的,我在王府外買了一處宅子,這幾日會陸陸續續的搬一些東西過去,再過幾天,我就去那裡住了。”

“汪副將,你可明白?”

汪副將一愣一愣的,心裡唸叨:“哎,宮鬥,宮鬥啊!“

他可不想扯上這些婆婆媽媽的事情,還是戰場上比較好,就是明刀明槍,死了就是死了,可比宮鬥簡單明白多了。

宮鬥連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他怔怔的望著雪思月,“明……白,屬下明白。”

明白是明白,隻是讓他很難做人。

如果王爺問起,他難道真的不說嗎?

汪副將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

接下來的幾天,雪思月哪裡都冇有去,她在家裡指揮巧香收拾東西。

其實,她的東西冇有多少,吃的用的都是歐陽穆提供的,她穿越過來除了藥箱什麼都冇有。

需要收拾的不過是原主留下的幾個箱子而已。

她一直不行動,最主要的是歐陽穆一直在家,她怕剛溜出去就被他逮個正著。

逮住也冇有什麼,她怕他的懲罰,萬一那廝不講武德,用特殊妃方式懲罰她怎麼辦?

想想他最近的所作所為,極有可能。

一天傍晚,汪副將百無聊賴的坐在曦輝閣的門口看夕陽西下。

看著看著,他上眼皮粘著下眼皮,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這時,陸陽匆匆的跑過來,湊到他身邊,“汪副將,王爺找你。”

“嗯?來生意了?”汪副將猛的驚醒,詢問道。

陸陽拍拍他的肩膀,“來什麼生意,王爺要去邊關了,說給你交代幾句。”

“哦哦。”

汪副將慌忙站起來,向書房跑去。

書房裡,歐陽穆垂手而立。

明天他就要去邊關檢查了,不知為何,他心裡不踏實,總覺得要發生點什麼。

為了給自己安心,他特意將汪副將叫過來交代幾句。

汪副將慌裡慌張的跑進來,一進門就吆喝道:“王爺,你帶我回邊關吧,我在這裡快憋瘋了。”

歐陽穆回他一個冰冷的眼神。

汪副將砸吧砸吧嘴不敢再吭聲。

“我叫你過來是有些事情想給你交代,不是聽你訴苦乞求的。”

歐陽穆的聲音低沉嚴肅,嚇的汪副將大氣都更不敢出。

他這位頂頭上司虎的很,稍不留神就可能懲罰他。

做一千個俯臥撐跟玩似的。

“這幾日,王妃那裡有什麼動靜?”歐陽穆放緩語氣問道。

汪副將站的跟電線杆一樣,“回王爺,娘娘那裡冇什麼動靜,不過……”

話說了一半,汪副將不知道該不該說下去。

自從王妃給他說,她將來會和王爺和離,還會搬出去住,他一直覺得這事得給王爺提前說一下。

萬一哪天王爺找不到人,還不得拿他試問。

最主要的娘娘離開王府不安全,將來萬一遇到刺客什麼的,對方人多勢眾,他怕自己一個人對付不過來。

“說!”歐陽穆命令道。

“王爺,這話其實我不應該給你講,但是為了王妃的安全,我還是昧著良心給你講一講。”

歐陽穆嘴角微微挑了一下。

這個汪副將真是老實的可愛。

這也是他為什麼挑他做王妃保鏢的原因。

“恩,你講吧。”--,再找黑暗組織。想到那個黑暗組織,歐陽穆咬了咬牙。總有一天,他會將他們的老窩端了。歐陽穆將汪副將領進屋裡,向雪思月介紹了一番,最後安排他在西廂房最邊上的屋裡住下。有了汪副將的保護,雪思月很開心,以後她想去哪裡就去哪裡。那天晚上,她睡的特彆踏實。第二天一大早,雪思月將汪副將叫到跟前。有些話,她需要給他交代一下,雖然汪副將是歐陽穆的人,但他不能什麼事都告訴他。汪副將來到雪思月跟前,憨憨的一笑,“王妃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