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見周 作品

第二卷 後記

    

ebus!」出山。用「殺X愛—killlove—」係列殺出重圍。經過一年左右的充電期,他終於真正開始創作。與本書同時,富士見F文庫還發售了「H P1—公主天國—」。("w")《==他時常被彆人點明很像這個表情。雖然他本身並不這樣認為,不過這樣形容他的人不在少數,所以這個可能性貌似很高。("w")這樣的臉泡妞根本冇戲阿,然而一旦這樣消沉起來,「看、更像了嘛」的糾正發言反而猶如惡性循環一般日複一日。不...-

第2卷

第二卷

後記繼八月之後,十月也在這裡跟各位碰麵了。我是風見周。

我的名字寫成『周』,但讀作『めぐる(MEGURU)』。如果各位讀者願意記下來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來吧,不知道各位覺得這次的『女帝·龍凰院麟音的初戀

2』如何呀

說起來,這本書對我而言其實非常具有紀念價值呢。

十月一迅社發行的作品之中,除了本作之外還有杉井光老師的『櫻色家族!』第二集,以及林直孝老師的新係列作『鏡原れぼりゅーしょん』等等。

這位林直孝老師其實是在我以小說家為誌,還冇有出道以前的創作夥伴。

追溯八年前,舊世紀即將告終的2000年,當時的我還是個大學生。我在那時候結識了林老師。

林老師身邊還有許多以成為小說家為誌的創作夥伴。我們在新宿的居酒屋中,明明不能喝,卻點了一堆便宜的酒猛乾杯。「大家一起以小說家身分出道吧!」「我們絕對要憑寫作過活!」「讓我們一起在21世紀的輕小說界背後偷偷活躍吧!」「冇錯,我們是乾禧年的黑手黨」——當我們正為自己取了這麼一個連中二生看了都會光著腳逃跑的蠢名字時,也正為了成為小說家出道而努力。

當時許多同伴後來都在這條夢想的道路上受挫,甚至冇辦法聯絡上了——但林老師卻冇有放棄,一直持續努力撐過來了!

在成為小說家以前,我和林老師都是以寫手身分進入社會——

我們曾經一起窩在一間公司的會議室裡整整一週,以完成一部遊戲中的故事劇本。

我們也曾經兩個人一起到沖繩進行創作合宿……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充滿許多又辛酸又歡樂的回憶呢。

後來我成為輕小說家,林老師成了劇作家。我們分道揚鑣,卻都還是勉強地以文字工作者身分過活。

到了2008八年十月,我跟林老師的作品終於同時陳列在書店架子上了!

哎呀!真是不得了!要是我在書店看到兩本書的封麵分彆寫了『林直孝』跟『風見周』兩個人的名字……我可能會感動得哭出來也說不定。

因此,請大家也要支援林直孝老師的『鏡原れぼりゅーしょん』喔!

由於第一集後記的篇幅有限,僅在此將未能提及的謝詞在此補上——

謝謝擔任本書插畫的水月悠老師——感謝您這次也為本書提供了這麼棒的插畫作品!聽說水月老師是平胸派,但我會透過作品告訴老師——其實**也是很棒的喔!(不過其實我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應該將這種熱情投注到彆的地方上去喔!)

還有我的責任編輯T澤——很抱歉,每次都拖延到您安排的進度!下、下次我絕對會按照流程做事的,請多多指教!(翻滾跪拜磕頭)

雖然本作『女帝·龍凰院麟音的初戀

2』在非常重要的地方結束,但其實能不能有下一本還不是確定的事。要靠各位讀者的支援,所以請各位多多指教喔!

那麼,希望我們可以在第三集的後記中再會!

-著我。碧綠色的眼眸快把我吸進去了。要是被吸進去然後去到一片無邊無際的豆角海洋就最好了。我好想吃豆角。「我聽說悠太被趕出房間了。都是因為我去找你玩的錯……」「什麼!?你是因為薩拉才被轟出宿舍的!?」麟音的眉毛高高挑起。眼睛中充滿烈火感覺地瞪著我和薩拉。即便如此,薩拉還是看都冇看麟音一眼。就好像這裡隻有我和她一樣。「真的對不起……都是我的錯給悠太添了麻煩……我聽說你連飯都吃不上……」薩拉把放在身後的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