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見周 作品

第四章 就這樣,一個愛情故事畫上了休止符。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第4卷

第四章

就這樣,一個愛情故事畫上了休止符。

距離學園祭開始還有一天時間。

「總算趕上把教室裝飾好了♪」

看著眼前鋪著桌布的桌子以及用紙盒箱子做成的磚樣式牆壁,薩那滿足地點點頭。

我和薩拉一起在走廊上打量了一遍教室內部,然後聳聳肩。

「不過衣服還冇有做好,今晚肯定要乾通宵了。晚上在學校住一晚趕工估計還來得及。」

我這是第一次被推上學園祭負責人員的位置,剛開始我完全不知道該乾什麼……不過好在能平安地迎來了學園祭。

準備如果冇有如暢地進行,我就得負起責任,被同學們狠狠地修理一通哎。心中的大石終於可以落地了。

薩拉的雙手抱在爆乳的前麵,笑容滿麵地說。

「我好期待和大家一起留宿!」

「我的留宿傳說還在延續就是了。」

住在薩拉的房間對我保持神智不是很有幫助,結果我隻好繼續在學校留宿了。多虧同學們給了我充足的糧食支援,我終於不用再吃雜草汁了。

薩拉緊緊地貼著我的身體,小聲地嘟囔著。

「你可以到我的房間來唷。悠太希望的話,稍微做一些色色的事情也冇有關係♡」

「我說了多少次了,女孩子家不可以說那種話!」

你看我心中的野鹿又準備就緒了吧!?我就是○男有問題嗎!這樣的刺激對心臟不好耶!

薩拉整個臉都紅透了。

「做了那種事情,說不定就可以恢複記憶了喔?」

「暑假的時候我果然是和薩拉做了那種事情嗎?」

於是薩拉用手捂住嘴巴。

「啊嗚——不可以問這個問題。請你自己想起來。」

「是啊。我會努力想起來的。」

如果能想起來,到時候我一定要再揉揉那對爆乳。

看了看站在走廊上的我們倆,用粉筆在黑板上作畫的創平有些鬧彆扭。

「喂喂那邊——你們兩個人都是負責人員,不要搞二人世界了快點乾活!扔垃圾去快去!」

「明白了!我明白了所以不要扔粉筆了!」

我提著垃圾袋準備去扔垃圾,薩拉跟了過來。而且,她還輕輕地握著我的手指。

「扔、扔垃圾我一個人去就行了。」

「哪怕是一分一秒也好,我想和悠太多待一會。」

我說了多少次了,不要說一直那種會讓我把持不住的話啦。

我和薩拉在走廊上牽著手,一起向垃圾場走去。

一考慮到可以跟爆乳美少女獨處,扔垃圾也是美差啊。這是**星人的福利唷。

下樓梯的時候,我們同麟音擦身而過。

我和她一句話都冇有說。

連視線都冇有對上。

就如同是兩個陌生人,在人海中,擦身而過。

我與麟音奇妙的愛情故事結束了。

不,或許應該說是連開始都冇開始吧……

♡♡♡

「咳咳~……累死我了。冇什麼大事地迎來了學園祭真是太好了……」

聖綾學園學生會書記,宇佐見美雪——望著學園祭準備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的校內景象終於舒心地歎出了一口氣。

在我權宜、安撫外加坑蒙拐騙~~地引導下,一考慮月見裡君的事情就會讓工作滯待的美麗大小姐才得以履行職責,然後終於拚了她的命地把事務都處理完了。我已經記不得被大小姐用西洋劍紮過多少次了。

「給我再多的特彆獎勵都是應該的啊……唉唉……」

一邊疲憊地歎息,宇佐見一邊梳理著垂耳兔形狀的頭髮。

這陣子她的兔耳朵頭髮亂糟糟地筆挺筆挺著,現在她終於有時間打理了。

忽然,毫無征兆地,頭旋兒那裡的頭髮唰地立了起來。

「嘸嘸!宇佐見修羅場天線有反應!!」(銀:效能太霸道了吧!)

我勢必要解釋一下這個能力。

號稱最喜歡修羅場小霸王的宇佐見我,一接收到在空氣中傳播的修羅場信號,腦袋頂上的頭髮就會立起來唷。啊,不過要說的是,接受信號有些不良。(銀:效能太霸道了吧!!)

「哪~個~地~方~正在上演我最喜歡的修羅場戀愛呢?好期待好期待喔……!」

她向周圍四處張望。

「那個是……月見裡君和——薩拉同學?」

看上去正要去扔垃圾的悠太握著薩拉的手。那名交換留學生的胸部即便從遠處看也很大很大,光是走路就不停地上下抖~~啊~抖抖~~啊~抖。

再低頭看看自己扁平胸口。

「……切~」

宇佐見不禁砸了一下舌頭,這時……

「噢噢!?麟音小姐打前麵走過來了!」

麟音向悠太他們的方向爬著樓梯。

宇佐見心情激動地期待這一幕一觸即發的修羅場,然而悠太和麟音就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似的擦身而過。阿哩?

普通人看到這一幕會認為可能是兩個人都冇注意到對方。

但是,不斷磨練出來的修羅場小霸王宇佐見卻看出了其中的奧妙。

「月見裡君和龍凰院小姐兩個人的修行還都遠遠不到家呢。一眼就能看出來你們兩位是在故意無視對方喲!」

雖然不知道她們兩位之間發生了什麼。

不過,嗶哩嗶哩的火花聲與緊張的氛圍都傳達到了宇佐見的修羅場天線上。

「嗬嗬嗬,明天的學園祭要熱鬨了喔!糾結的波瀾在等著我哦!!戀愛的修羅場看之不儘!!」

宇佐見興奮起來了,她用童謠『燃燒吧燃燒吧』的節奏配上自己改過的歌詞,唱出了奇妙的翻唱童謠。

「♪糾~~結吧、糾結~~吧~~♪修羅場喲、糾~~結~~吧~~」

-道。“妹妹無法戰勝姐姐……從古以來就已是定數……”反手握住匕首的女管家像要摔倒一般伸出刀刃。切開失去意識的蘇芳的女仆服長袖。數把手槍以及衝鋒槍、主人龍凰院麟音的照片數十張、以麟音為模特的手辦、錄有麟音聲音的隨身聽等等掉落出來。(銀:太多了!)“這個歸我了喔……”從中,淺黃奪走了數十張的照片——插圖01厄嘛,就是這種感覺了。龍凰院家的女仆長蘇芳姐和,服侍姬神美麗學生會長的管家淺黃女士之間上演了激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