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見周 作品

④我與麟音的二人三腳。

    

具備的傢俱的話,那就是雙層床和兩個桌子,以及一個鋁合金架子了。架子上擺著遊戲盤、動畫角色的手辦,以及**類的DVD(非18禁)、寫真集和動畫設定資料集。我睡在雙層床的下層,上層則由同室的虹浦創平使用。這個畫麵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了,然而有一個異常到不行的東西擺在我的眼前。——女體。有一名身上隻穿著白襯衫的女孩子睡在我的被子中哎!而且,無比**。不,是爆乳。不不,是超乳。我想,那對**大概比以最強自居的...-

第3卷

④我與麟音的二人三腳。接下來。

事出突然,來玩聯想猜謎吧。

看到接下來的文字,你能聯想到什麼?

た(TA)

務必,我希望你自己得出一個答案再進入下一頁。

♡♡♡

運動會過後下一個星期一換成了休息日。

所以,返校時是星期二了。

早上。學校。學生會辦公室。

既是學生會書記,又是姬神家女仆的宇佐見學姐的大笑聲在迴響著。

「終於!這個時刻終於來了——!」

她使勁握緊拳頭。長耳兔似的頭髮唰地豎了起來。

「我逃離了學生會的最底層——!今後我將作為前輩,好好使喚書記月見裡君——!」

宇佐見學姐像侍女一般被美麗學姐使喚,這所學校的學生任誰都知道。難道說那種生活讓宇佐見學姐積攢了不少壓力麼?

我一邊捲起胳膊,一邊回答道。

「隻要我做得到儘管差遣。力氣活也行,多多益善!」

既然決定做了,多少要派上用場才行。

不,我可冇有邪惡的打算喔?

『我在學生會加油工作!』

『學生會長對我刮目相看』

『必須要給予悠太犒賞才行呢!』

『學姐過獎了,我隻是做了書記該做的事情而以讓我揉胸吧!』

『可以唷!來,我準許你揉了!』

『極樂狀態!!』

這種流程圖,我一丁丁點都冇有在腦中構造喔?

「那麼,你先來打掃學生會辦公室好了!」

把掃帚和簸箕交給我,宇佐見學姐仰坐在學生會長的椅子上。

「請問,要我一個人來做嗎?」

「當然嘍。我是你的前輩,長者為尊唷。嗬哼。」

……嘛,隨便了。冇辦法,我開始打掃地麵。

「角落也要好好打掃哦?之後我會檢查唷!」

『你是小姑麼』——邊說著想讓我如此吐槽的話,宇佐見學姐邊轉動學生會長的椅子自娛自樂。我一直在想,這個人有些怪胎呢。

正好是我用掃帚打掃窗戶周圍的時時候。

我透過窗戶看到外麵聚集了相當多的人。

人群的中心是一輛黑色轎車。

「……怎麼了,那個?」

寸步不離椅子,宇佐見學姐用小輪子滑了過來。

「啊啊,那個是天王寺家的轎車喲。」

「那個怎麼會在那?」

「天王寺翔君……吧?似乎今天他就要回去原來的學校了。」

說來,翔那傢夥的轉學是有時間限定的喔。

「就是說,圍在車周圍的那些看熱鬨的人……」

「是天王寺君的粉絲唷。你看都是女孩子嘛。」

真的。仔細一看,人群的大半數都穿著女生的校服。其中還有戀戀不捨甚至哭出來的傢夥。呸呸。

望著窗戶下麵的情景,宇佐見學姐加上一句。

「多半,龍凰院小姐或許也坐在那輛車上呢——」

「麟音?為什麼?」

「我想想,好像是有份檔案要學生會處理來著。請的我一下——」

滑滑——學姐坐在椅子上滑到廚櫃前。拿著一份檔案滑了回來。

「阿,果然。你來看看這個。」

學姐讓我看的是關於學生名單修正的檔案。上麵寫著『龍凰院麟音因為轉校,要從在校學生名單中一時剔除』。

——哎,麟音要轉校麼!?

「我聽說,同天王寺君一樣,她也要有時間限定地去天王寺學園體驗一下。」

所謂天王寺學園,就是天王寺家經營的學校。翔就在那裡上學。

雖說有時間限定,但麟音那傢夥要轉校麼……太倉促了吧……

「據傳言說,她們兩人似乎開始交往了。解除過一次的婚約似乎也重新修複了哦。」

「學姐知道的很清楚呢」

「我最喜歡戀愛八卦了。還有喔,根據我名偵探宇佐見的優秀推理——」

把食指抵到嘴唇上,宇佐見學姐擺出一幅略有所思的樣子,然後用那根手指指向我。

「我認為她倉促轉學的原因在月見裡君你身上哦」

「我是原因?」

「因為你在,所以她纔不想待在這裡,我這樣說應該冇錯吧?你們吵架了嗎?和姐姐我談談好嘍♪」

宇佐見擺出一幅興趣十足的表情詢問道。

吵架麼,我已經說了不再和麟音見麵哎。

有關這個我認為冇有必要告訴宇佐見學姐吧。該怎麼說呢,丟死人了。

「我覺得宇佐見學姐一點也不給人長輩的感覺呢……」

「喝阿——!你說了絕對不可以說的話喔!我很在意彆人說我孩子氣耶!」

「尤其是胸部很小呢……但願能很快發育就好了呢……?」

「請不要用看不成器的孩子的眼神看我!當心我真的揍你喔——!」

坐在會長的椅子上,宇佐見學姐像鬨脾氣的小孩子似的打出拳頭。

「發生什麼了,吵吵鬨鬨的」

這時,美麗學姐走進了學生會辦公室。

「阿,美麗大小姐!您聽我說啊,新上任的書記有些差強人意唷——!」

「差強人意的是你纔對,宇佐見!立即從我的椅子上下來!」

「呀啊,對不起對不起!請不要用西洋劍刺我!」

邊用西洋劍戳宇佐見學姐,學生會長邊看向我。

「悠太。歡迎你加入學生會——雖然這是我第二次說這句話了。」

「這次我不會再不辭而彆了」

「但願如此。順便一提,你的職務是秘書長。有必要的話,你可以下達各種命令讓宇佐見去做。」

「請、請等一下!我的職位比月見裡君還要低嗎?明明我是前輩!二年級!還是姐姐耶!」

一邊躲避西洋劍的攻擊,宇佐見學姐一邊抗議道。

那個情形是那麼搞怪,不知怎麼我就笑了。宇佐見學姐對不住了。

此時,窗下的轎車發動了。

假如,麟音坐在那個裡麵的話,說不定我們就再也見不到麵了哎……

我在學生會。麟音在翔的身邊。

暑假期間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陰差陽錯因而產生交集的我與麟音,在此終於完全分道揚鑣了。

從今往後,我要和美麗學姐在一起,儘情享受開心羞澀的學生會生活。

好,接下來纔是真正的開始。各位,敬請期待吧。

我纔剛剛開始攀登,攀登這個名為學生會的漫長道坡——!!

女帝•龍凰院麟音的初戀——完!

請月見裡悠太老師的下一部作品!!

♡♡♡

——然而這個想法轉瞬間就破滅了。

第一堂課將近結束的時候,我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簡訊。

上課中禁止使用手機。所以,看到來信後我隻想確認一下發信人的名字。

From:麟音

麟音發來的資訊……真的麼……?

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眼花了?』。

女帝是要加上『超』形容詞等級的倔脾氣&不服輸。再者,十分痛恨不守約定。作為龍凰院家的獨生女做事必須光明磊落——她總是這麼說呀。

如果我讓步給她發資訊,她或許還有可能回信。

但是,要麟音主動發資訊給我是絕對不可能的吧。

再確認一次好了。

不是眼花。果然是麟音發來的資訊。

古文老師正在解釋仿若咒文一般的古文內容。

因為實在太在意,所以我避開老師的視線打開了資訊。

From:麟音

標題:無題

正文:た(TA)

……這是什麼?

正文中的內容隻有一個字。

隻有『た』。

除此外真的什~~~~~~~~~~~~~麼都冇有了。

搔擾人的新花樣嗎?還是垃圾郵件?

我仔細端詳手機畫麵陷入沉思。

嘛,算了。一定是搞錯了吧。就當冇看到過吧。

我關上手機。

繼續聽語文課。哎呀,語文真是難以理。解。呢(我說了很搞笑的話哦。你可以爆笑喲?)(銀:難以理解:ちんぷんかんぷん,かんぷん與語文的發音相似。好冷……)

「…………」

我唰地看看掛在牆上的鐘表。還有十分鐘才下課。

「…………」

我唰地看看掛在牆上的鐘表。還有九分五十秒才下課。

「…………」

我唰地看看掛在牆上的鐘表。還有九分四十五秒才下課。

「…………」

阿——,好好。我承認了。

我超級心神不定。因為我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不安。

『た』——隻有一個字。連標點都冇有的資訊。

平時的話我會認為是惡作劇或是哪裡搞錯,不再去想了。

可是,不知為何我就是不能置之不理。

你可不要笑話我哦?我也知道這是一個蠢得不行的想法。

不過阿,我就是這麼想了。

難不成,麟音她——

該不是想打『救命』這兩個字吧。(銀:『たすけて』:救命。P.s.你丫以前是裝傻吧!?)

連我都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之前我向麟音說了那麼過分話。很難想象她會向我求救吧。

不過,我越是考慮麟音是不是在求救,就越來越坐不住哎。

煩惱到最後,我試著給蘇芳姐發了一封資訊。

那個人比任何人都重視麟音阿。假如麟音發生了什麼不測,蘇芳姐的話一定能做些什麼吧。

正文就寫『麟音冇出事吧?』好了。

於是,片刻不到我就收到了回信。

『我目前砸(在)住院,無法證卻張握(正確掌握)麟音大小姐的動縣(向)。莫非麟音大小姐森(身)有不測嗎?我會讓部下去庫若(確認)麟音大小姐是否無恙。也清(請)悠太大人嘗試聯絡一(下)』

是嗎。我都忘了。蘇芳姐因為和姐姐(在姬神家做管家)吵架大打出手了一番,最後兩人都住進了醫院。

大概是看到我的資訊後亂了陣腳吧。到處都是錯字。

然後,蘇芳姐又發來了一條資訊。

『麟音大小姐目前的所在地可以藉由裝在鈴鐺型的頭飾內的GPS確定。我將來賓帳戶發送了過去。請作參考。』

資訊的地正文中貼著一條URL地址。我用手機登了上去。(銀:統一資源定位器。其實就是網址的完整形態。)

讀取出來的網站是龍凰院家的女仆們用來聯絡使用,類似公司內部SNS一樣的東西。女仆業也在IT化呢——喂,現在可不是發表感慨的時候。(銀:社會性網絡服務,開心農場就是用的這項協議)

這上麵似乎還有詳細記載了龍凰院家當家虎凰大叔,以及麟音的母親兩人的日程安排&健康狀態的頁麵,不過我華麗地無視之。

我使用賬戶登陸進搜尋麟音所在地的頁麵。

片刻不到畫麵上就顯示出了地圖。有一個紅點無時不刻地動著。

這個點就是麟音現在的所在地吧。

就地圖來看,應該正在高速公路上。

果然,天王寺家的轎車一定是朝著關西開吧。

……也就是說,麟音是在和翔一同乘坐的車中發生了什麼嗎?

不過,我已經等不住了。

「老師!我可以去廁所嗎——!」

班上的同學用『你是小學生嗎!』吐槽我。

「喂,月見裡!這堂課再過一會就結束了吧!忍一忍!」

「對不起,我忍不住了——!」

我聽都不聽老師的回答就衝出了教室。雖然聽到了同學們的笑聲,但事態緊急我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衝進廁所,試著給麟音打電話。

鈴音響起。一次。兩次。三次。四次。

「求你了,快接電話阿!!」

五次。六次。七次。八次——就在切入留言語音留言的前一刻。

麟音接通了電話。

「麟音?剛剛的資訊是什麼意思啊。嚇我一跳哎?發生什麼了?」

我一股腦地詢問道。然而回答我的卻是一個冷酷的男聲。

「這叫我很為難哎,月見裡君。你應該和我約好了不再聯絡吧?」

「……天王寺翔。為什麼是你丫接電話?」

翔冇有回答我的質問。而是用冰冷的聲音放出話。

「請你不要再打電話過來了……」

然後——哢嚓哢嘰股嚓、嘎嘎!!

通話伴隨著刺耳的噪音掛斷了。就好像電話被摔壞了一般。

之後就隻能聽見『嘟——嘟——』的忙音返回聲了。

「…………」

冇有證據能證明麟音陷入了危機。

隻有『た』這個資訊。以及,翔接聽了麟音的電話這個事實。

多半,我做的應該是『杞人憂天』吧。無論有多擔心,天空都是不會落下來的。

不過,我拚命地絞儘根本冇有的腦汁。

(要怎麼做才能立刻衝到麟音的身邊,有什麼辦法……?我可以做到什麼……?快動腦,動腦阿,月見裡悠太!)

♡♡♡

將時間倒回二十分鐘左右。

麟音給我發資訊的前後,貌似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天王寺家的轎車進入了高速公路。

車的前後都有車在護衛。

雖然氣氛凝重,但車內的麟音一點都冇有注意到。

「道路上相當清靜呢」

「因為我不想其他的車輛妨礙我與麟音小姐的行程。所以暫時製止了行車上高速公路。除我們之外的人是進不來的。」

「喔,天王寺家那麼有勢力嗎」

「過獎了。我家遠不及龍凰院家的腳邊。若是麟音小姐的家拿出真正的實力,應該可以買下整條高速公路吧。」

「這種程度應該很簡單吧。如果父親大人想的話……」

「龍凰院家與天王寺家若是聯手一定天下無敵。」

翔表情嚴肅地注視著麟音。

「很高興可以與麟音小姐一同回到天王寺家。我一早就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了。畢竟,我與麟音小姐共結連理是由上天安排的。」

麟音並不討厭甜言蜜語,她甚至有些心動了。

上天安排嗎……翔真的是我命中註定的另一半嗎……?

自從發現翔與《男有無超》中的《翔》酷似的那時起,我好像就感覺到了類似命運的東西。

阿,話說回來,翔說過我和他在小的時候見過麵。不過我一點都不記得了。

翔真的是我的初戀情人嗎……?

「呐,翔。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和你是什麼時候有的一麵之緣?」

「一麵之緣嗎?」

「我和你在小的時候見過麵吧?我和你都說了什麼?」

「阿阿,我確實說過那種話呢。」

翔的臉上浮現出甜死人的微笑。

「那個是騙你的。」

「……哎?」

「直至麟音小姐轉入聖綾學園為止,之前我與你從未見過麵。天王寺家是最近才壯大起來的。我們是不可能被邀請到龍凰院家的宴會的。」

我的大腦中捲起了???的漩渦。

「那、那為什麼——」

麟音從小書包中拿出一個信封。裡麵裝的是《男友無超》的原稿。

「那為什麼翔會和我寫的《男友無超》中的翔一模一樣?」

「天曉得?我隻是聽到你說『好像翔』,才順著話題說下去而已。」

這傢夥在說什麼?

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但我能感覺到,他那張宛若麵具般的笑臉突然間變得不寒而栗。

麟音從座位上站起來。向著把駕駛席和後坐隔開的,貼有粘膜的玻璃那邊大喊道。

「把、把車開回去!我要撤迴轉入天王寺學院的申請!」

「……已經完了唷」

翔抓住麟音的胳膊。用力將她提了起來。

信封從麟音手中滑落,手寫的原稿撒了一地。

「痛!?你想做什麼!?」

「做這個。」

——哢嚓。

手上傳來冰冷的感觸。這、這個是……手銬!?

翔把麟音的身體推倒在轎車的後座上。她的身體陷入柔軟的坐席中。

翔抓住一張漫車飛舞的原稿,瞥了一眼正文後撲哧笑了出來。

「……你還真的是喜歡甜言蜜語呢。和我調查的一樣」

「調查……?」

「對。一旦你購買了戀愛小說或是漫畫,我雇用的偵探就會像我報告哦。於是我就給自己設定了一個浪漫台詞脫口成章的角色。」

就是說,至今為止翔的言行舉止都是在演戲嗎?

「那麼,真正的你是……?」

「我想,就是人們常說的效率派野心家吧?至少,這種小說中的台詞我是不會說的唷」

翔撕碎了原稿。我好不容易寫的哎!!

我想要破口大罵,但是我立即察覺到了一個駭人的事實。

「為什麼要把實話說出來……?」

我不想看到悠太的臉,所以不想再待在聖綾學園了。

當翔邀請我『要不要來天王寺學園?』的時候,我想都冇想就點頭了。

我相信翔。

明明是這樣,為。什。麼。此。刻。他。要。道。破。玄。機?

「一直表演下去的話,自然而然我就會帶你去天王寺家了阿。但是,那樣是不行的唷。」

翔攏了一下長長的劉海。

「我的父親是個非常性急的人。『我要你去和龍凰院家的獨生女做成既成事實。不然,你彆想繼承家業』,他提出了這個要求。我的父親還真是讓人傷透腦筋呢。」

「既成事實——?」

就是說,他想要——!!

「我的本性早晚會暴露。既然如此,我決定趁早暴露讓你知道。」

翔笑臉盈盈地靠近過來。

「對了對了……麟音小姐,你永遠也不可能離開天王寺家的宅邸了唷。『因為太愛我,所以麟音小姐拒絕回家』。我會這樣轉達給龍凰院家的。而且,龍凰院家的當家——龍凰院虎凰原本就讚同你我的婚事。他一定會很高興吧。」

「我拒絕!誰要和你這種偽君子在一起阿!」

「麟音小姐,我呢……」

不知道打哪裡,翔拿出了塑料膠帶。

「不、不要靠近我!離我遠一點!」

「你可以表現得再厭惡一些唷。我非常喜歡馴服像你這種生著氣的小烈馬喲」

你的本性是大S鬼畜混蛋!(銀:好吐槽呀)

你根本不是《翔》!!

我想要這樣大喊,然而嘴巴被他用膠帶封住了。

「嘸嘸~~~~~~~~~!?」

翔看著無言掙紮的麟音嘻嘻奸笑著。

「竟然可以肆意處置龍凰院家的女兒,我真感動……」

不要!我不要!

誰來救救我!!

我在心中如此呼救時——

第一個浮現出來的,是悠太的臉。

我明明被那個傢夥說了那麼過分的話。

他明明清楚地對我說『最討厭你了』。

即便如此,麟音想到的還是悠太。

雖然手被用手銬從後麵銬住了,不過還可以伸進袖子中。

我摸索著打資訊。

通訊錄中隻有悠太的名字。而且,我平時一直和悠太用簡訊聊天。所以,即使揹著手我也能發出訊息。

『救命』

我想要在正文中寫下這個,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收到。

——拜托了!發現吧,悠太!

「我們的周圍由天王寺家的護衛車團團圍住。而且,這輛轎車是防彈的。任誰都不能來打擾你我」

翔用手指輕撫麟音的臉蛋,好像勒索一般。

麟音唰地起了一後背的雞皮疙瘩。

『到我家之前還有很長的時間。讓咱們倆人好好享受一番吧,麟音小姐……』

♡♡♡

「再快一些!無論如何都要趕上!」

美麗學姐發出命令,姬神家的奔馳繼續提升了速度。

我們在東名高速公路上飛速行駛著。

想要去追麟音的我搓破頭皮直至最後也想不出個所以然,於是我去向美麗學姐求助了。

加入學生會的話,什麼要求都答應我——因為學生會長那麼說了。

所以,我跪下來請求說『請幫助我去追麟音』。

蘇芳姐住院的現在,我能想到的貴人就隻有美麗學姐了

聽到我這麼說的美麗學姐一時之間全身疆住了。她閉上雙眼,輕輕地咬著嘴唇陷入沉思。

麟音和美麗學姐基本上關係很糟。

我還以為會被拒絕——然而學生會緩緩地點頭答應了。

她命令宇佐見學姐。

「去解救龍凰院麟音!宇佐見,你馬上去準備車輛!」

「哎艾!?第二堂課馬上就要開始了耶!?」

「沒關係!快去!」

「十分感謝你,美麗學姐!這個大恩我不會忘的!!」

就是這樣有的冇的。

我纔會坐著美麗學姐家的車去追麟音。

「呀阿——!好快!好可怕!已經將近二百公裡了耶!?」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宇佐見學姐正在慘叫中(這個人跟來是乾什麼的啊)。

順帶一提,高速公路的入口寫著禁止通行,不過我們硬是闖了過去。

撞飛檢查站橫杆的時候,宇佐見學姐發出了「我蒐購(受夠)了!」的奇怪慘叫。

「宇佐見,打剛剛開始你就煩死人了!」

一邊嗬責宇佐見學姐,美麗學姐一邊向我詢問說。

「和龍凰院麟音的距離縮短了嗎?」

我用蘇芳姐告訴我的麟音位置情報係統確認了一下。

麟音乘坐的車開得並不怎麼快。

「找這個樣子,還有五分鐘就能追上了……」

握緊手機,我盯著映在畫麵上的紅點。

拜托了,你不要出事阿,麟音……

此時我感覺,美麗學姐一直在注視著我的側臉。

雖然不知為何她的眼睛看上去是那麼難過,不過此時的我完全冇有多餘的精力去在意她的心情。

數分鐘後,透過灰色玻璃窗我看到前麵有一對黑色的車列。

那個是護衛車?黑色的車輛行使著,好比把正中央的轎車當三文治夾起來一般。

我確認一下GPS。

嗯。不會錯了。麟音就坐在那輛轎車上!

好嘞,給我追上了!!這樣就能獲勝了!!

我忍不住興奮起來握緊拳頭——

然而對方似乎也發現了我們。

開在轎車旁邊的黑色護衛車開始移動了。

彷彿要護住轎車一般,它們排成一排擋住了道路。

有兩台車當在了我們乘坐的奔馳前麵。

可惡,這樣下去根本超不過去!

而且,護衛車打開窗戶,穿得像賊匪一樣的男人探出身來。

他們手中——拿的是衝鋒槍耶!?

喂,等一下!這裡是日本哎!?東名高速上哎!?可不是芝加哥哎!?

哢哢哢哢哢哢!——男人二話不說直接向我們開火。

火化在瀝青公路上盛開。真的開槍了耶!?

「呀啊——!?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我明顯有危險n——!」

宇佐見學姐的叫聲在車內迴盪。

迫不得已,我們乘坐的奔馳拉開了車距。

駕駛車子的姬神家的司機(西裝打扮的女性)用冷靜的聲音向主人提出問題。

「美麗大小姐。不能夠再靠近了。請下達指示?」

意外的是,回答那個問題的是宇佐見學姐。她擦擦額頭上的冷汗,

「嗬嗬嗬,冇問題的。考慮到會發生這種情況,我事先就請到了援軍哦!」

「你說援軍?」

「是的!乾練的女性宇佐見想要獲取更多的特彆獎賞!」

宇佐見學姐擺弄著安裝在儀錶板旁邊的車載電話。

片刻不到一個冷酷的聲音在車內響起。

『大小姐,十分抱歉我來的遲了……』

同時,一輛摩托開到了奔馳的左側。

哇哦,一位包裹在緊身服中的冰山美女騎在摩托上耶!(銀:下半身是短裙的緊身服)

她全身各處都包著繃帶讓人看著就痛,不過美腿性感極了。

這位美女冇有戴安全帽。能看到她的耳朵上戴著耳麥。

那個是誰?

宇佐見學姐挺起不怎麼富裕的胸部。

「我聯絡了淺黃管家!我真厲害!」

那個美女就是和蘇芳姐乾架的淺黃小姐麼。

習慣使然,我下意識地發動了《悠太Eye》。雖然可惜被繃帶摧毀了原形,但血濃於水,不愧為蘇芳姐的姐姐,她也是**的持有者喲!

突然,彷彿算準了一樣我的手機響了。是蘇芳姐打來的電話。

『……月見裡大人又一次跑去解救大小姐了呢』

我『又一次』是什麼意思?

正在納悶的我的視線中——在奔馳的右側,另一台摩托車出現了。

全身包裹著繃帶的蘇芳姐登場。

她也冇有戴安全帽所以頭髮隨風飛舞。裙子也翻了起來。

擔心麟音安危的女仆長大概是從醫院溜出來的吧。雖然我也擔心她的傷情,不過現在多一份力量是一份!

手機對麵,蘇芳姐與那個平淡的聲音告訴我。

『……在去解救麟音大小姐之前,我要排除掉礙事者。請稍等片刻。』

同一時間,車載電話中響起了淺黃小姐的聲音。

『美麗大小姐,請給我與龍凰院家的女仆長交戰的許可……我將頃刻討伐她……』

我說,你們又打算姐妹乾架麼!?你們究竟關係不好到什麼地步阿!

美麗學姐連忙出聲製止。

「不要吵架了!你們姐妹要一起擊退護衛車!」

我也向手機的那麵喊到。

「蘇芳姐,你們兩人請合作吧!麟音現在有危險!」

危險的兩姐妹『嘖』地砸下舌。

『……為了大小姐這次我放過她一馬』

『美麗大小姐若是這樣說我會服從……』

「月見裡君,手機請借我一下。我來切換成同時通話!」

我把手機交給宇佐見學姐。

頃刻後,車中就聽到了蘇芳姐和管家淺黃小姐的聲音。

『……竟然要與姐姐一起戰鬥,我萬萬冇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聽了蘇芳姐的話,淺黃小姐感慨頗深地迴應道。

『上一次是阿富汗嗎……不,應該是格魯吉亞吧……』

我說,你們快把之前的職業報上來!

……我這麼想,但還是覺得不聽為妙。一般這種情況得到的回答估計都是『誰知道誰就得死』。

奔馳兩側的摩托車開始加速。

包裹著繃帶的姐妹一邊在高速公路上馳騁一邊相互敵視。

『……還請你不要成為我的包袱,姐姐』

『哼,不知天高正是指像你這樣的……』

『……你想說自己是天嗎……何等自大』

『你與我之間的差距,恰好有天地間那麼大……我將自己比作天又豈是自大……?』

一邊向護衛車靠近,兩人一邊大打口舌之爭。

都這種時候了,你們就不要再吵了!真的冇問題吧!?

我不禁擔心到。然而我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護衛車開始用衝鋒槍掃射。

兩人用鬼斧神工般的駕駛技術避過了全部的子彈。

『上嘍,蘇芳……!』『……隨時OK,姐姐』

淺黃姐姐用肉眼捕捉不到的速度投出匕首。

匕首插入手持衝鋒槍男人的胳膊中。

抓住那一瞬的破綻,蘇芳姐一鼓作氣衝上前去。

那個是S&WM500吧?(銀:史密斯•韋森M500)

其在摩托上,雙手架好又大又長的手槍——砰!!

漂亮地把車帶射穿了!

兩人的速攻將其中一台護衛車無力化了。

好萊塢電影麼!你們那個明顯不是女仆長和管家能有的身手吧!

『另一輛護衛車也交給我們了……』

『……月見裡大人。麟音大小姐拜托你了』

我對司機拜托道。

「請和那輛轎車並排!」

「瞭解」

奔馳飛一般地加速。

蘇芳姐&淺黃小姐牽製住護衛車的時候我們與轎車並排。

好,終於追上了!

打開車頂窗,我探出上半身。為了不輸給迎麵風我大聲地喊道。

『麟音——!你冇事吧——!』

於是貼著車窗粘紙的窗戶打開了一個縫隙。

通過車窗縫隙我看到的是——天王寺翔得意的笑臉。

以及,身上衣服被脫了一半的麟音的身姿。

她的嘴巴被膠帶封著。橫躺在後座上,淚眼婆娑地注視著我。

「給我把車停下來!!」

我大聲怒吼道,然而轎車仍然在行駛。

翔向半裸狀態的麟音伸出手去。

「住手,你這個混蛋——!!」

身體擅自動了起來。

「悠太,危險!!」

美麗學姐的悲鳴傳入耳中。

「月見裡君,帥呆了哎哎哎哎!!」

宇佐見學姐瞪大了雙眼。

也不得怪她。

畢竟,從車頂窗爬到奔馳車頂的我用儘全力向旁邊的轎車飛身跳了過去阿。(銀:好萊塢電影麼!!)

即便快要被車頂的強風吹飛,我還是死死抓住轎車巨大的車頂,決不鬆手。

腳踝還有扭傷使不上力氣。我拚命地用手抓住車頂的邊緣。

「我說過了吧,給我停車!」

我把臉靠近打開五厘米左右的車窗,衝著車內怒吼。

轎車中,稿紙灑得到處都是。有的被踩,有的被撕得粉碎。

那是麟音費儘心血寫的小說哎。你這個混蛋做了什麼!

而且,手機也被折斷扔到了地板上。可惡,那個是麟音和我一起去買的,她的第一部手機耶!

「你真是糾纏不休呢……」

天王寺翔為難地聳聳肩。

麟音在他旁邊。和服被拔了一半,文胸掀起。還能隱隱約約看到類似三點式的內褲。

「你在做什麼,混蛋……!」

「看就明白了吧?我正打算做成既成事實哦。」

『嘸——!嘸嘸——!』

麟音看到我後,不知道在喊些什麼。

她一定是在喊救命。

「等著我,麟音!我現在就去救你!」

完全不顧即將被強大的風壓吹飛,我使勁去打貼著玻璃粘紙的車窗。

「咕阿,痛死了!」

拳頭都快裂了。然而玻璃動都不動一下。

「這可是防彈玻璃哦。想要空手打碎簡直是天方夜譚。連劈瓦片都輸給我的你是絕對打不碎的……」

「彆開玩笑了!」

我不停地毆打車窗玻璃。

然而,連一個裂痕都打不出來。

拳頭裂開流血不止。

即便如此,我還是繼續毆打。

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

「哼哼哼……」

不理會拚命的我,翔悠然地翹著二郎腿坐在躺著的麟音的旁邊。

「把你從車上甩下去很簡單……不過,那樣就太冇有意思了……」

一邊維持著淡淡的微笑,他一邊來回撫摸麟音露出的大腿。

女帝厭惡地搖著頭。

「不準用你的臟手碰麟音!」

「月見裡君……你就在那裡參觀我與麟音小姐合為一體的過程好了」

「嘸——!嘸——!」

麟音發出不成聲的悲鳴。

天王寺翔把手放到了麟音暴露的胸口。

抓了一下麟音的貧乳。

很痛吧。

「嘸嘸——!」

麟音發出了更大的叫聲。

那個刹那——噗嘰。

一個小聲在腦袋中響起。

我全身的汗毛都倒豎起來。

身體中的血液燃燒了起來。

「住手oooooo!!」

我鉚足全力地握緊拳頭——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朝車窗揍了下去!

至今為止連動都不動一下的防彈玻璃化作碎片飛舞於空中!

我衝進轎車中。

「什!?竟然把防彈玻璃打碎了……!?」

翔擺出一幅不敢置信的神情抬頭看向我。

「喂,天王寺翔……你說過你是貧如教徒吧……」

「是、是又怎麼樣!?」

我曾經以為賭上喜歡**,我都勝不過翔。

不過,現在我完全想通了。

「我絕對不承認你這個混蛋是**愛好者……!!」

我再次揮起拳頭。

「揉**一定要溫柔!你這個大混蛋——!!」

我揍了翔那混蛋。

我的拳頭擊中了翔的下顎。

被揍飛的翔撞到了轎車內的小櫃檯上暈過去了。

「司機!你要還在意你們家少爺就把車停下!」

大概是聽到我的聲音了吧,轎車緊急刹車了。

「冇事吧,麟音」

我把她的和服整理下看不到內衣了,再把嘴巴上的膠布撕掉。

麟音一語不發。呆呆地抬頭看著我。

我從暈過去的翔身上翻出鑰匙,打開她的手銬。

我一秒鐘也不想待在這輛該死的轎車中了,於是抱著麟音下了車。

輕輕地把她放在高速公路的停車道上。

「哪裡受傷了嗎?冇事吧?」

我看著她的臉詢問道,於是——嘩嘩嘩。

轉瞬間,淚水就從麟音的雙眼中傾瀉而出。

「嗚~~~~5,人家怕死了啦~~~~!」

一邊哽咽,麟音一邊抱住我。

「喂,我說,麟音!」

我可冇有被貧乳擁抱還高興的興趣哎。

……不過,一把推開她未免有些可憐。

雖說即蠻橫又傲慢,可麟音也是女孩子。

剛剛纔經曆過被強推未遂的事件,必定會害怕吧。

冇辦法。今天我就乖乖讓她抱個夠吧。

「已經沒關係了……我已經揍過翔那混蛋了……」

我輕輕安撫她的後背,看來她終於冷靜下來了。

「嗚5、55、呃5、55……」

一邊不停地哽咽,一邊用胳膊擦拭哭花了的臉頰。

「我、我纔沒有哭呢……有淚不輕彈……呃5……是龍凰院家的家訓…嗚5……」

我說,你都剛剛都哭得那麼放縱了,現在再來找藉口也太晚了吧。

「這隻是眼睛中進了砂子而已……」

到底是多大的砂子跑到你的眼睛中了阿你說,真是的。你這個倔丫頭……

「話說回來,悠太。你為什麼來救我?你明明都說過最討厭我了……」

「阿阿,那個是我不好啦。」

我把和翔打賭的事情說了出來。

「那麼說,你並不是討厭我嘍?」

「……不討厭呀」

「是、是嗎……」

麟音的臉蛋稍微染上了粉紅。

「你纔是,為什麼向我求救阿?你明明嘴上一個勁地說我是負心漢阿,為什麼……」

「因、因為……」

不時地將雙手食指的指尖對到一起,她難為情地撅起嘴。

「快要被翔襲擊的時候,我大腦中出現的隻有悠太阿……悠太的話一定會來救我,我就是知道……」

她上吊著眼不時地偷看我的臉。

「悠太真的真的真~~~~~~的冇有見異思遷嗎?」

「煩不煩阿。我纔沒那種能耐呢!」

班上所有的女孩子都拒絕和我一起參加二人三腳哎!?這麼不受歡迎的我怎麼可能見異思遷阿!!

「寫有我見異思遷的那篇日記一定是搞錯了」

「是哦……」

數次猶豫地咬咬嘴唇後。

冇想到阿,麟音深深地低下了頭。

「對不起。原諒我。」

「為、為什麼麟音要道歉啊?」

「我冇有相信悠太。還說了很多過分的話。不止如此,我還頭腦一熱……和翔去約會了。就是說我也有錯。」

最討厭認錯的麟音,居然會這般認真地謝罪……嚇我一跳。雖然不敢置信,但這不是夢吧。扭傷的腳踝,以及血肉模糊的拳頭至今還在作痛。

「你肯原諒我嗎……?」

我邊笑,邊回答。

「我也撒了一個大謊呀。就當扯平了吧。」

麟音的表情一下子變開朗了。她像小孩子一樣使勁點頭。

「嗯嗯。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原諒你」

「我說,為什麼你那麼囂張阿」

「還用問嗎。當然是我比較偉大啦」

就在這個時候。

從天王寺家的轎車方向傳來了類似呻吟的聲音。

「那可不行……即便不擇手段我也得帶麟音小姐回去……」

一邊像亡靈一般搖晃著,翔一邊從車上走了下來。

他的笑臉已經消失,現在是一幅憤怒的神情。

「不然我就不能繼承家業了!!」

她向麟音衝了過來!

「……麟音大小姐!」

蘇芳姐的聲音響起。

她從長袖中拿出了麟音經常用的薙刀。

於空中抓住薙刀的麟音壓低重心架好利刃。

「我冇有叫你過來,你這個下三濫!!」

揮舞薙刀劃出一閃——!

「天諸——!!」

「噗阿~~~~!!」

吃下薙刀的一擊,翔發出丟人的慘叫飛了起來。

伴隨著華麗的動作,麟音收刀歸腰。

「嗯。這樣事情就解決了!」

她背對著我說道。

「走嘍,悠太!」

「哎?走是去那裡?」

「還用問嗎?聖綾學園呀。回學校。」

回頭看了我一眼後,她鬧彆扭似的把頭扭向一旁。

「你是我的戀人——也說不定。為了找回記憶,咱們必須要過像有戀人感覺的生活才行。喏,回去嘍!」

麟音把冇有拿薙刀的手放到臀部附近甩甩。

這是牽手的信號。

要牽著手回去嗎……?

唉呀唉呀,這不就恢覆成從前了嘛。一點進步都冇有哎……

一邊搔頭,我一邊為了牽住麟音的手走過去。

在我牽到麟音的手之前,有人殺出來握住了我的手。

「一起回去了,悠太」

「喂,你乾嘛!姬神美麗!為什麼你和悠太牽著手阿!」

「阿啦?你那是對來救你的恩人該說的話嗎?我覺得你該五體投地感謝纔對。」

「嘸咕。我、我不記得有拜托你來救我。說起來,為什麼你要來救我?你應該討厭我纔是吧?」

「哼,我不會原諒你這個女人的敵人。而且……」

美麗學姐看看我。看看我遍體鱗傷、傷痕累累的身體。

「龍凰院麟音……我發現了,隻要不是真正意義上勝過你,我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我絕不會讓機會溜走。咱們走吧,悠太!」

美麗學姐緊緊地抱住我的胳膊。

柔軟——爆乳碰到我的胳膊了!雙峰雙峰!

「不可以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和悠太一起回去的是我!你不可以和悠太牽手——!」

麟音緊緊地拉住我的另一隻手。

那邊的手收了重傷很痛的!還有你是貧乳所以一點都不舒服!

美麗學姐發出炫耀勝利的大笑。

「你在說什麼?悠太已經成為我們學生會的一員了。必須要和我在一起纔可以唷!」

「什麼!?我怎麼可能允許那種事情!快放開你的手——!」

蘇芳姐滿臉幸福地望著麟音吵嘴架的樣子(不要看了快來勸架阿!)

說到淺黃小姐,她正在給各個相關部門打電話,想要儘快把事件掩埋掉(這位做得GJ!)。

「♪糾~~結吧、糾結~~吧~~♪修羅場喲、糾~~結~~吧~~」

宇佐見學姐一邊拍手跳舞,一邊唱著愚蠢的歌曲。

麟音&美麗學姐的拉扯(我)大戰持續著。

痛!!胳膊要掉了哎——!?你們看不到我滿身瘡痍嗎——!!

正當我想要發出慘叫的時候。

我意識到唯一一個得到了治癒的東西。

與其說是『治好了』,『消失了』這個說法更加正確。

那個一直在內心蝸旋的煩躁感,消失的乾乾淨淨、無影無蹤了。

唔——嗯。那個焦躁感究竟是什麼啊?

我自己真的完全搞不懂那個是什麼哎。

嘛,既然已經消失,那就是說冇問題了吧。

-指床。「……一起睡在床上也冇有關係。」「……!!」我還以為心臟要不跳了。我說,真的停了一瞬間哎。一起睡在床上也冇有關係!?可以和這樣爆乳的金髮美少女同睡一張床的權利,在拍賣會上能賣到多高的天價我想都不敢想!!她麵紅耳赤地慌亂揮手解釋道。「當、當然,我睡在沙發上,悠太一個人睡在床上也是可以的。」「不,不會那樣的。即便是睡沙發,也是我睡在沙發上。」「不過,沙發上睡起來好不舒服的……悠太樂意的話,我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