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拉韓陽 作品

第68節

    

舊很熱。他端了一盆冷水,將手帕沾濕敷在他的額頭,如此重複了兩個時辰,他的額頭依舊是滾燙。顧清遙心中有些急躁,卻也冇有辦法。白鴒又皺了皺眉,呢喃道:“好冷。”顧清遙將他的手放回被子裡,又將他的被角壓了壓,白鴒又嘟嘴道:“冷。”顧清遙想了想,脫了外衣,鑽進了被窩,將他抱在懷裡,輕聲問:“有顧清遙一愣,感覺到懷中人滿意的鼻音,於是悄悄脫下了上衣,光著上身將他摟在懷裡。白鴒扭動了一會,似乎有些急切,顧清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