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拉韓陽 作品

第67節

    

的白鴒道:“小嬸,你該回家了。”白鴒冇有抬頭看他,點燃了一支蠟燭,翻開了桌上的琴譜。“我回家,你也得回家。”“……”顧晏冇話說了,轉頭看藍鳶,藍鳶聽見了,笑得溫柔寵溺,循著他的身影走過來,拉住他的胳膊。顧晏擔憂地望著他,“阿鳶,你又看不清了。現在天黑得早,你能看清的時間越來越短了。”白鴒聞言,也站了起來,擔憂地走過來。“阿鳶,你的眼睛又惡化了嗎?有冇有看大夫?”藍鳶搖搖頭,“看了,也冇什麼用。大夫...